东海舰队海测兵险恶环境精确设置13座领海基点

jiwuy 收藏 0 141


东海舰队海测兵险恶环境精确设置13座领海基点

资料图:石碑式领海基点标志


新中国的第一幅海图,是他们一寸一寸测量绘制出来的;


东南沿海6000多公里海岸线、3000多座岛礁、13座领海基点,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1300余幅海岸地形图,42万公里测深里程,29项国家海洋测绘空白,每一组数据都见证着他们的忠诚……


他们,就是东海舰队某作战支援舰支队侦测船大队测量作业二中队官兵。


50载犁海耕波写传奇,这个中队官兵用青春和热血向祖国交上了一份合格答卷:中队先后荣立集体二等功1次、集体三等功9次;有6人荣立二等功,160多人荣立三等功;多次被海军舰队评为基层建设标兵单位。


为国立碑:13座领海基点分毫不差“扎根”海上

2010年1月4日,东海深处,一轮红日从海平面升起。


在旭日的照射下,麻菜珩、外磕脚2座高约30米的灯塔式领海基点,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望着眼前的美景,测量作业二中队官兵陶醉了:“终于建完了……这里是我们中国的东海!”


领海基点是计算领海、毗连区和专属经济区的起始点。中队官兵承担的任务是在远离大陆海岸的孤岛上测量领海基点的最佳位置,并竖起领海基点碑石。


领海基点分为碑石式和灯塔式。麻菜珩、外磕脚2处滩涂,距离大陆约80公里,地质松软,不仅不利于进行石碑式领海基点建设,就是建设灯塔式领海基点也十分困难。


测量灯塔坐标高程时正值9月,3米多高的海浪咆哮着冲向灯塔底座,工程师王双喜冒着被海浪卷走的危险,用绳子把自己和测量仪器绑在塔尖进行测量,采集出各种数据21600多组。


灯塔式领海基点建设充满艰辛,石碑式领海基点建设也是险象环生。


埋设领海基点碑石,精确为第一准则,几十公分的误差,就可能将几十平方公里的海域拱手送人。在怪石嶙峋的海岛礁盘上竖起重达1.5吨的碑石,方位坐标还要分毫不差,其难度可想而知。


“牛粪礁”环境十分复杂,领海基点的最佳位置位于礁岛最高峰不足1平方米的峰顶,如何搬运碑石成了大难题。工程师周坚认真观察后,决定从坡度相对较缓的南面向峰顶吊运碑石。搬运时一不小心,碑石失控突然向下坠落,站在最前面的中士邢学波死死攥住手中缆绳,双手被磨得鲜血直流……


历时近4年的测量和建设任务中,中队官兵在号称全球“风窝”的东海上战狂风、斗恶浪,攀悬崖、登岛礁,让13个领海基点分毫不差“扎根”海上,忠实履行了他们的使命。


犁波探浪:为打赢测绘准确数据


苏北大沙滩是一片测绘空白区。由于没有完整的海图,过往舰艇不得不绕道而行。外国专家断言,此处乃“不测之地”。


环境再恶劣,挡不住海测兵的脚步。在这个“不测之地”,二中队官兵硬是用双腿一步一步探清了22个河口、800多条沙沟和数千公里的岸滩坡度,绘制了8幅海岸地形图,使我海军舰艇的南北航程缩短了近1/3。


联合登陆训练对海域环境参数要求特别高,机械化部队集结场、登陆装载的理想潮汐、舰艇锚泊航行的最佳通道……这些联合登陆的关键环节,都离不开精确海图的保障。为了获取精确数据,中队官兵在杳无人烟的小岛上,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分队长怀盛永远忘不了那个不足0.5平方公里的小岛验潮站。岛上没有居民,他们住在草棚里;为了减少用水,大伙理成光头;风浪大时,验潮站无法补给蔬菜,他们就吃酱油泡饭……


二中队官兵的足迹踏遍了联合登陆训练场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用汗水绘制的56幅水深测图,供部队使用至今,未发生一起因测绘数据不准确导致的事故。


自主创新:加速海测兵“解密”大海的脚步


上世纪80年代末,沿岸海道测绘技术还在“大劳动量、低科技含量、一般成果质量”的低层次徘徊。


为了突破瓶颈,工程师许家琨经过3年攻关,成功研制出“海岸地形快速测图系统”,实现了全球定位、自动测量、现时成图,使我国海洋测绘水平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运用自主创新这把“金钥匙”,中队官兵近年来加快了“解密”大海的脚步。


那一年,近海测量自动化系统配发到中队,但电脑无法与系统联机,数据只能人工量取后输入电脑。中队工程师黄兴兴和蔡永年研制出某型多功能数显接口,解决了数据转换的技术难关,使测绘效率成倍提高。


面对信息技术在海洋测绘领域的广泛应用,中队官兵向高性能测量器材的开发应用发起了冲锋。仅去年,他们就掌握了6项我国新近应用开发的先进海测技术。


国家某专项工程时间紧、要求高、工作量大。任务期间正值台风雨季,中队官兵手中的测量仪器始终无法避免恶劣天气的影响,工作进展缓慢。负责该项任务的工程师孙雪洁,大胆采用中队刚开发的某型实时数据采集系统进行作业,一举解决了长期以来测量仪器受外界环境影响不能正常工作的“痼疾”。


据大队长余如松介绍:该中队先后取得大小科研成果近百项,填补29项国家海洋测绘空白,某型测量信息处理工程、某型测量机动作业系统等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


海阔鱼跃:有国土的地方就应该有测绘兵的足迹


“如果算的话,二中队官兵恋爱40%的分手率大概也是一项全军纪录。”说这话时,大队政委邹兴国表情有点“悲壮”。


关于千纸鹤的故事在此广为流传。有一位士官刚和一名女青年确立恋爱关系,就开赴测区执行任务。为了寄托相思之情,他每天给女朋友叠一只千纸鹤。5个月后,当他捧着装满纸鹤的相思瓶赶到女朋友家时,却看到对方已牵上了另一个小伙的手。


中队官兵还创造了一个全军纪录——测量成果的优秀图板率连续17年名列海军前茅。


在二中队官兵眼中,海测事业比天大。博士生王双喜的导师至今想不通,他为什么肯放弃留校搞科研的舒适生活,非要过那面朝大海背朝天的苦日子?


工程师陈春家属也想不通,一个胃被切掉2/3的病人,他究竟是着了什么魔,非要跑到艰苦的海测一线?


二中队工程师陆驰从舟山群岛完成海岛礁复测任务回家。一进门,3岁的儿子看到变得又黑又瘦的他,转身问妈妈:“这个人是谁?”


一位好友听说此事后问陆驰:“你们付出那么大代价,值吗?”


“值!有国土的地方,就应该有中国测绘兵的足迹。”这是陆驰的回答,也是中队官兵所有人的回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