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你准备往何处去????????????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是稳固的,美、欧、日三足鼎立。日本作为经济大国、贸易大国、金融大国和投资大国的



地位没有改变。在各个领域的国际化程度也在逐步加深,与此同时,日本国内的政治开始出现右倾化倾向,思想意识逐渐变得保守。尤其是中



国经济高速发展以后,这种倾向更加明显。虽然中国经济在一定程度上为日本经济的繁荣起到推动作用,但中日关系也在小泉纯一郎当政之时



,长期处于“政冷经热”的困难状态。



90年代以后,作为日本成为政治大国的国策,大国意识开始抬头,其中一直持续着的是修改宪法第九条和争当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但是让世界人民警惕的是,日本的这种大国梦,是和日本的“战前史观”紧密联系着的,日本内阁成员多次参拜靖国神社,多次失言否认日本对外侵略的历史,不能不让世界正义之士和亚洲广大人民怀疑,这样一个国家能否堂堂正正地成为一个大国?



1994年12月7日,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诺贝尔皇家文学院的讲坛上,获奖的日本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发表了《暧昧的日本的我》的获奖演说。



也就是在26年前,另一位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在这里发表过获奖的演讲《美丽的日本的我》,这个对照成为大江健三郎反思日本的一个重要由头。大江健三郎说:川端康成的“这一演讲极为美丽,同时也极为暧昧。”



“坦率地说,与26年前站在这里的同胞相比,我感到71年前获奖的爱尔兰大诗人叶芝更为可亲。”因为他“在破坏性的盲目信仰中守护了人类的理智。”



“倘若可能,为了我国的文明,为了不是因为文学和哲学,而是通过电子工程学和汽车生产工艺学而为世界所知的我国的文明,我希望能



起到叶芝的作用。在并不遥远的过去,那种破坏性的盲目信仰,曾践踏了国内和周边国家的人民的理智。而我,则是拥有这种历史的国家的一位国民。”



“作为生活在现在这种时代的人,作为被这样的历史打上痛苦烙印的回忆者,我无法和川端一同喊出‘美丽的日本的我’”。



“我觉得,日本现在仍然持续着开国120年以来的现代化进程,正从根本上被置于暧昧的两极之间。而我,身为被刻上伤口般深深印痕的小



说家,就生活在这种暧昧之中。”



“把国家和国人撕裂开来的这种强大而又锐利的暧昧,正在日本和日本人之间以多种形式多样化和表面化。日本的现代化,被定性为一味



向西欧模仿。然而,日本却位于亚洲,日本人也在鉴定持续地守护着传统文化。暧昧的进程,使得日本在亚洲扮演了侵略者的角色。而面向西



欧全方位开放的现代日本文化,却没有得到西欧的理解,或者至少可以说,理解被滞后了,遗留下阴暗的一面。在亚洲,不仅在政治方面,就



是在社会和文化方面,日本也越发地处于孤立的境地。”



“支撑着日本人走向新生的,是民主主义和放弃战争的誓言,这也是新的日本人最根本的道德观念。然而,蕴含着这种道德观念的的个人



和社会,却不是纯洁和清白的。作为曾经践踏了亚洲的侵略者,他们染上了历史的污垢。”



“日本经济极其繁荣,使得日本人在近现代进程中培育出来的慢性病一般的暧昧急剧膨胀,并呈现更加新异的形态。国际间的批评眼光所看



到的,远比我们在国内感受到的更为清晰。”



1995年,在世界各国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的时候,德国前总统魏兹泽克撰写了《德国和日本战后的50年》,对德国和日本对



待战争罪行的不同态度作了这样的评论:



“处于领导地位的政治领导人,如果不想或者也不能从历史角度对本国在战时的行为做出估价;如果在判断究竟是谁发动战争以及本国军



队对其他国家究竟做了什么这类问题上犹豫不决;如果一方面迅速染指战利品,一面把对其他国家的进攻解释为自卫;那么对现在的我们来说



,即使完全不谈道德后果,也会产生外交上的严重后果。



产生不信任是导致战争的原因。成功消除不信任是关系到现在和未来生死攸关的大事。否认过去的人就将冒重蹈覆辙的危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