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四卷 亚欧大陆 第八十一章 热带低压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在接到命令后,后面的三架飞机拉开了距离,变成了一条“一”字形跟在我们后面。我将发动机燃料注入速率调到最大,然后迅速拉近了与那艘满载“军火”的“走私船的距离。在仅仅十几公里外,热带低压形成的巨大气团如同一个白色的巨人,伫立在海天之间,白茫茫的又像是一座厚重的墙壁。只看一眼,就给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在接到命令后,后面的三架飞机拉开了距离,变成了一条“一”字形跟在我们后面。我将发动机燃料注入速率调到最大,然后迅速拉近了与那艘满载“军火”的“走私船的距离。在仅仅十几公里外,热带低压形成的巨大气团如同一个白色的巨人,伫立在海天之间,白茫茫的又像是一座厚重的墙壁。只看一眼,就给人以一种泰山压顶式的巨大心理震慑感。我虽说飞行经验也不算少,但这般冲向一个风暴区那还是头一遭,一时间握着操纵杆的手心一阵发麻。不过我现在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无路可走,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嘿,其他飞机刚刚通过无线电请求我们停止追踪,说是根据军事条例,在遇到灾难性气象条件时,可以放弃行动。”戴维斯关掉了无线电,“我告诉他们不想死的就快滚吧,我们要继续追击走私船。看来救国阵线那帮‘专家’至少有一点是对的:国防军的飞行员们确实没有俄国飞行员的胆量。”

这家伙,真不知道是在夸赞我呢还是在抱怨,但根据他昨天和今天早上的表现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明显较大。于是我故意顶了一句:“我说戴维斯同志啊,我李笑云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俄国人,但是俄罗斯军人的英勇无畏那是一脉相承的。不过么,这回我们可不是在玩儿‘巴伦支海手术刀’,不是胆大心细就能过得去的,关键还是看运气。要是待会风暴风速超过预计,或者咱们这架木头疙瘩出了点什么毛病,咱俩就有机会尝试一下在八级大风中自由落体的感觉了,到时候就是有弹射座椅都救不了你的命。知道么,强大的风力会直接压迫你的呼吸道,把你窒息,拧断你的颈椎骨,那滋味……”

戴维斯对此似乎不置可否,也没有答话。过了一会,我们已经来到了那艘在四五米高的巨浪间颠簸的“走私船”上空,我开始逐渐减速,他突然说道:“也许我们还算不上最玩命的,下面这帮兄弟比我们更玩命啊。”

这倒也是。那艘机帆船估计排水量不会超过20吨,在热带低压的外围暴风区就已经被巨浪打得左右颠簸,似乎随时都会倾覆,待会还要带领我们往巨浪滔天的风暴内部冲……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活着降落到陆地上,但至少还是比他们安全得多了,这支配合我们演戏的敢死队,其前途可是货真价实的“九死一生”。

“好了,我们的僚机已经开始掉头返航了,看来他们可没我们这个胆子,明知是死路一条还要往里撞。”戴维斯说,“我们现在离风暴云层最多还有五公里,风速和我们飞机的速度各是多少?”

我看了一眼仪表盘:“迎面风速三十米每秒,我们现在的时速是一百七十二公里,怎么,你有什么高招么?”

“我建议你还是不要真的拿我们这两条命去做实验,尤其是这种几乎肯定失败的实验,”戴维斯指着远方正迅速朝我们靠拢的云墙,“我说,我们好歹也算是二十一世纪最优秀的飞行员之一,犯不着这么死脑筋吧?我看三架僚机现在都已经离我们有相当的距离了,他们又没有尾部雷达,我们不如现在就转到正东方向,顺便通知下面船上的同志们回去,这样我们都不用玩命了。就算僚机发现我们逃走了,我想依你的水平,不至于连全身而退都做不到吧?要知道,他们虽然都已经服役了好几年,但是顶多在天上飞过不到五十小时……”

“停!”我听得有些不耐烦了,“你害怕了就直说,现在用无线电告诉他们飞机出了故障,然后跳伞下去,我想他们会通知救援船把你小子捞上来的。不过我可是一定要到风暴里去闯一趟,要知道,只有借着气旋的大片云团掩护,我们才能,或者说至少有可能躲过对面的预警雷达,而且要是我们现在转向,不排除还有被发现的可能。到时候逃倒是能逃掉,可是我们是来当信使的,不是跑过去享受荣华富贵的,按照计划以后还得回来!要是被定性为‘叛逃’而不是‘失事迫降’,我俩一离开亚欧大陆就得上军事法庭!到时候跑这一趟的意义就要降低一大半了。”

戴维斯总算被我说服了,至少他不再反对冲进风暴区:“得了吧,现在风暴可是在往北走,我要是现在跳伞,那肯定是死路一条,再说我可对这些BUB公司生产的降落伞没有任何信心。”

我将飞行高度拉升到了两千米,这个高度应该足以让我避开热带低压光线暗淡、风力最强的外围风雨区底部。一般来说,这种大型热带低压除了风力弱些,其结构大致与台风相去无几(事实上,台风就是进一步得到海面热能加强的热带低压)——都是一个巨大的气旋,底部空气螺旋状上升,最外面是积雨云密布、闪电交错的风雨区,靠里面一些则是气旋的主体部分,在中心则有一个绝对无风的台风眼。当然,按照计划,我并不需要进到风力强大的气旋深处,而只需要穿过相对“平静”的风暴北部边缘,就能安全地(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来到阿拉伯半岛的西海岸。

虽然“蜗牛”的速度并不算快,不过我们还是在几乎一眨眼的时间内就冲进了热带低压那富含水汽的外围云团。转瞬间,四周的大海、天空、远处的海岸就变得无影无踪,上下左右、四面八方,都成了单调的、虚无飘渺的一片乳白色。四周的风力也发生了变化,开始有越来越强的上升气流从下方和侧面冲击着“蜗牛”单薄的机翼,我不得不竭尽全力地稳定住飞机,以免被气流裹走——这不是不可能的,要知道,这架飞机质量小、速度慢,本身动能不大,一旦撞上强气流,很可能陷入失控状态甚至解体。

当然,更大的问题还不是这个。由于气旋云团中可见度为零,因此我只能进行盲飞。假如现在我驾驶的还是苏-33战机的话,也许这算不上特别严重的问题。可是,这架飞机一无雷达二没有无线电导航,所能仰仗的只有罗盘、高度表、空速计这寥寥几件机械仪表而已。而一旦在这里迷失方向,接近了气旋中心,那么我恐怕会死得相当难看——别说这架木头飞机,就算是C-17飞进去,也免不了粉身碎骨。

在尽量让飞机稳定之后,我又看了看罗盘,想要在这一团白色中保持航向,随时修正是必不可少的。孰料我却看到了令人吃惊的一幕——现在我们的航行方向居然已经变成了正南方,远远偏离了东偏南20度的预定航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