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北京工人俱乐部礼堂内,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名孩子依次登台亮相,满脸喜悦地表演着排练了好久的节目。也许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多月的辛勤付出却仅限于这个舞台上的“自娱自乐”。当他们来到北京前,主办方的承诺是——节目要在春节期间在央视少儿频道播出,可当很多人怀揣“明星梦”来到北京时却被告知,节目不能在央视播出,而央视少儿频道表示,他们从未与该组委会有过合作,更谈不上播出其节目。


■事发


交费来北京录晚会,承诺能上央视


来自河南的史先生是郑州中央舞台艺术学校的一位老师,他告诉记者,上个月,他接到一份来自北京的邀请,自称是“2010年少儿春晚组委会工作人员”,邀请各地青少年参加“少儿春晚”海选。“当时我觉得是个好机会,就将一段视频发给了对方,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对方回复:节目很精彩,邀请您来京参加节目录制。”


就这样,史先生陪着5个孩子来到了北京,最小的才5岁,每人交报名费3500元,“组委会当时承诺这笔钱包含往返交通费、食宿费和录制费。”但史先生透露,来北京后发现承诺的一切都变了,“机场接机没有了,驻地也改了,标准也由四星级降为了两星级,组委会说已将饭钱给了住宿饭店,但饭店人员却坚持未收到任何钱,最后还得自己掏钱吃饭。”据记者了解,此次来京的孩子共210多名,另外还有几十位陪同老师和家长,每个孩子所交费用也不一样,最少的是1800元,最多的是3500元。


中途被通知录制工作告吹


按计划,2月6日上午组委会安排出席开幕式,地点定在人民大会堂,但“车辆直接将我们拉到解放军军乐厅。”史先生说,开幕式上讲话的人都是一些陌生面孔,”讲话磕磕绊绊不说,还不时爆出粗口。”据家长回忆,2月6日晚,组委会通知称由于档期调整,原本打算播出的“少儿春晚”不能播出了,录制工作就吹了。“把我们从全国各地弄来,一句话就把我们打发了?”


情急之下,众人将组委会负责人孟女士堵住,要求必须让孩子们登台演出,“哪怕是走走过场,一来不想让孩子们受到打击,二来也好回学校交差。”广东一位带队老师说。昨天下午,组委会临时租来北京工人俱乐部场地,让孩子们走了个过场,台下的观众仅仅是老师和家长——这些认真表演的孩子们也许不会知道,节目还没上演,就注定了夭折,“即使录下来了,也没地方播了,关键是别让孩子们受伤害。”来自河南的史先生感叹。


■调查


发起单位未在民政部网站登记


昨天,此次“少儿春晚”组委会负责人孟女士表示,她也是受害者之一。据孟女士介绍,她并非央视员工,而是专门从事组织大型活动的外联人员,“我们没有固定的单位,一直都是挂靠在主办活动的单位之下。”据孟女士介绍,这次“少儿春晚”的发起单位是中国爱心工程委员会(以下简称“爱委会”),“当初说在央视少儿频道播出和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都是“爱委会”给我的空头承诺,现在对方突然变卦,我自己也很被动。”


记者多次向孟女士索要中国爱心工程委员会的联系方式,都被她婉言拒绝,“号码不在身边,回头再说吧。”记者随后查询114,也未查到爱委会的相关联系方式。记者又登录民政部官方网站,在网上咨询栏目中,2月2日曾有一名王女士咨询中国爱心工程委员会是否在民政部注册,而网站方面给出的回答则是:该组织没有在民政部登记。


央视称从未听说过该晚会



据了解,得知节目无法播出后,众家长从前晚开始就追着孟女士讨要数千元的报名费,起初孟女士以“先让孩子们演出”为由再三推脱。昨晚六点,“演出”结束后,家长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孟女士“彻底失踪了”。很多家长担心,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一个骗钱的圈套,据了解,在200多名孩子中,仅有十几位孩子的报名费要回来了,其他的人均被收取1800元到3500元不等,剩下的人仍在等待中。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央视少儿频道,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从未听说过这台“少儿春晚”的活动,更谈不上播出了。也没有跟“爱委会”进行过合作。昨晚7点记者截稿前多次拨打孟女士手机,显示仍是关机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