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十一章 确定目标

zjqian96 收藏 42 2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066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日军大部队围在太湖边上疯狂扫荡了两天,除了祸害渔民百姓以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倒是活跃在芦苇荡中的新四军太湖游击队和岸上各地的新四军武装不断给他们造成麻烦,太湖边上根本就不适合大部队作战,折腾两三天的日军被糟糕的后勤拖得进退维谷。

鬼子也不是吃干饭的,在军队主力大力围剿的同时,情报机构也在高速运转着,想从中发现哪怕是一点点蛛丝马迹。泽田茂中将司令部的个别参谋也曾经怀疑过“雷霆”中队渗透上海的可能,但是很快就被否决了。理由很简单,这是一支野战部队,在重兵防御的上海,他们不但不可能安然无恙地进来,更不可能像上次在南京那样从眼皮底下逃脱。

当然,在这支给帝国造成巨大损失的“神鹰”独立师特种部队面前,任何谨慎都是有必要的,泽田茂中将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就下令增派兵力防守各机关、仓库、车站、码头和机场等重要设施。

这对于已经潜伏在上海闸北、公共租界等地的“雷霆”中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听着情报人员每天的汇报,有些队员像苏靖威等都非常着急,每天从早到晚不是听见警报响就是看见一车车的日军从面前跑来跑去,任谁都会着急的。

“师长,咱们会不会被发现了?”个别队员着急地问道。

“以后不要叫师长了,这是在上海。就和赵队长他们一样叫我头儿吧。鬼子可能是闻到什么风声了,大家要沉住气。钓大鱼嘛,总得有点耐心才是。”

陈际帆说的“大鱼”是位于虹口区的日军13军司令部,这里原是日军上海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驻地,后改称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南京沦陷后,上海派遣军司令部撤销,新成立的中国派遣军司令部移驻南京,这里便顺理成章地成为第13军司令部驻地。

第13军下辖第15、17、22、116师团,独立混成第11、12、13、17旅团。15师团驻南京,负责周边地区防卫,17师团驻苏州,负责沪宁铁路沿线的防卫,22师团驻杭州,116师团驻江对岸的安庆。上海地区的守备兵力除了一些宪兵部队以外,主要是独立混成17旅团,旅团长谷川正宪少将。

“除了上述部队,鬼子在上海还有一个最大的特务机关,机关长影佐帧昭,其手下的南本实隆被誉为远东第一流的超级特工,任上海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课长。这家伙在军统那边排上号了。”高焕捷一字一句地向陈际帆报告。

“有没有76号的消息?”陈际帆似乎对鬼子的兴趣不大。

看见大家有些疑惑,陈际帆说道:“咱们刚刚来,情况还不了解,就算能够在鬼子占领区搞出点动静,但是鬼子的报复和搜捕一定也会很凶,所以我准备先从租界动手,这个76号不是臭名昭著吗?咱们就先从这里下手。”

“头儿说得没错,76号的确是臭名昭著,这76号全称是汪伪‘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地址就在租界极司菲尔路76号,是之前投敌的特务丁默邨、李士群等与日本人合作搞得一个特工组织,丁默邨任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76号成立以来,不仅策划实施多起针对抗日组织和个人的暗杀活动,而且豢养大批特务大肆抓捕爱国抗日人士。由于这个组织成员大多为国民党特务投敌,所以国民党军统、中统等组织遭受打击最为严重,共产党地下组织也受到相当大的破坏。”

“那还等什么?端了它!”赵俊喊道。

“没那么简单,”高焕捷苦笑道:“人家既然敢在这块地盘上胡作非为,自然是有所依仗的。首先这极司菲尔路处于意大利军队的警备区,意大利和小日本的关系我就不说了。最主要的是这个76号防范之森严,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高焕捷这么一说,大家的脸色马上严肃起来。只见高焕捷摊开一张图,对大家说道:“这是我们特工搞到的,你们看,这条狭长的马路就是极司菲尔路,中间钱家巷斜对面的这座花园洋房原是安徽省主席陈调元的住宅,整个花园占地七万两千平方。花园周边是大量的碉堡、铁丝网和机枪掩体组成的防御体系。外面从曹家渡新康路至地丰路(今乌鲁木齐路)一带,有76号特务化装成各式各样的特务望风警戒,在东面,就是这儿,康家桥头开有一家杂货店,在这里也有一家小店,全是特务用来望风的桥头堡,只要有可疑的人踏入警戒圈,就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上。反正外面只要有什么动静,里面很快就会知道。”

76号的大名对他们来说倒并不陌生,以前电影上面不时就有,不过电影上面是一回事,身临其境又是一回事。

“76号因为干尽坏事,所以防范也特别严密,附近弄堂里的居民平日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近这个地方,其实就算是让他们去,他们也不敢。不过军统那边买通了里面的人,好不容易才弄出来一张里面的设施图。大家看。”

高焕捷又拿出另一张图,很潦草,上面画着一些建筑,“这是大门,除了偶尔进出汽车外常年都是关着的,行人通过旁边的小铁门必须持有贴本人照片的蓝色出入证。而进入第二道门就必须另有一本红色出入证,据说还带有磁性感应功能。”

“磁性感应?这也太先进了吧!”赵俊好像不大相信。

“干什么?这是大上海,有什么不可能的。我提醒大家啊,不要以为咱们来自后世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个时代的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在上海混的人,我们这些军人还真不一定混得过他们。小高接着说。”

“进来这第二道门,就算是到了76号的中心区了,东面这二十多间平房是特务们的办公室,还有审讯室等设施。这边原来是花园,这个位置原来是花棚,改成了看守所。前面三间西式平房是给前来监督和指导工作的日本宪兵居住的场所。而中间这一栋高大的主建筑才是76号的核心,当然也就是李士群、丁默邨等人的指挥中心。有会客室、宣誓室、会议室、电讯室,还有所谓的软化室。此外还有地牢、水牢等暗无天日的地下设施,估计里面一定关押不少的抗日人士。”

“这张图是我们的情报人员花了巨大代价才搞到的,现在把它复制下去,争取每一个人都熟悉它。咱们来上海,就拿它开张!”

“头,我们人生地不熟,我们的特工也只能在外围活动,和76号打交道最多的,还是军统那帮家伙,我觉得有必要和重庆联系,让戴笠帮帮场子。”胡云峰建议道。

胡云峰的建议一出,大家纷纷看着陈际帆,“好吧,和老蒋取得联系,上报行动计划,让老蒋出面把我们戴老板请出来帮忙。”

钟鼎城道:“头,计划一旦上报,有泄密的危险啊,万一下面有人把我们给卖了,我们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钟大哥也说的太离谱了,就算是计划暴露,我们也不至于这么惨吧?”赵俊笑道。

“老钟的担心不无道理,军统和汪伪特工在这上海滩斗了那么久,双方互相安钉子是常有的事,我会把这个担心上报的。没有军统这些地头蛇的帮忙,要敲掉76号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咱们不能在这些乌合之众手底下翻船吧。事到如今,只有赌一把!咱们还是分工,我和赵俊先去英租界找比尔,小高负责把和重庆联系,记住,使用最高级密码。与军统联系的事情你专门指派一个可靠的兄弟进行。参谋长负责制定行动方案,老钟、罗汉,对了,还有文川浩,你们三个负责侦察地形。主要是撤退路线和隐蔽集结地的选择等等。没什么问题的话,立即展开行动。”

“兄弟们怎么办?”钟鼎城问。

“交给苏靖威,由他全权负责。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驻地,违者杀!”

英租界实际上已经美租界合并成为公共租界,位于上海最繁华的地段,人们经常说的“十里洋场”实际上指的就是公共租界,公共租界以北过了苏州河就是日本人的占领区虹口、杨浦和闸北。

比尔的公开身份是公共租界美商旗昌洋行下属一个分支机构的经理,旗昌洋行原为美国资本最早侵入中国并依靠走私鸦片起家的商行。现已成为美资在华最大的商行,经营范围涵盖航运、仓库、码头、机器制造和缫丝业,这样一个庞大的企业集团在上海不可避免会成为美国政府在华的情报站和有背景的军火走私商的靠山。比尔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比尔的公司就设在外滩后面的一栋小楼里,自从日本人封锁了长江沿岸,公司的正常航运就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至于他的军火生意自然是一天不如一天。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副便装打扮的陈际帆。

陈际帆带了一个商人礼帽,嘴上还沾了些胡子,赵俊则变成一个跟班,几个兄弟也被打扮成上海滩典型的打手模样。

“老朋友,最近过得还好吗?”陈际帆熟悉的英语把比尔一下子从冥思苦想中拉回来。

“噢!陈,你,你怎么来了?”比尔惊诧不已。他立刻吩咐下去,不见任何外客,并且把陈际帆一行带到一间隐秘的房子里。

“陈将军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东方人谜一样的勇气和智慧,我知道你会来的,自从报纸上登载你们越过长江,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找我的。看来我又要做生意了,对了。诸位喝点什么?”

“请便,比尔,我的老朋友,感谢前几年你对我们的支持,正如你所说,我们来到上海,你发财的机会到了。”

“不不,恕我直言,作为一个统帅上万军队的将军,你不该冒这个风险亲自来到这个危险的地方,你知道就算是你们的蒋委员长亲自来,武器还是无法顺利运输。至于少量的子弹,您完全可以派你的得力手下来,在我的档案里,您的信誉最好的。”

“比尔,谢谢关心,我亲自到上海来,一来是看望你这位老朋友,寻求您的帮助,我的部队被日本人追了一个多月,弹药已经用光了,只有您这里可以得到补充。”

“唔,这个没问题,我已经给您准备好了。等等,陈将军,你不会在上海给日本人找点麻烦吧?”

“有这个想法,但是不现实,上海可不比其他地方,我来到这里是两眼一抹黑,不过,既然来到上海,我想通过您认识一些美国人,我要告诉他们,战争离你们不远了。”

“对不起陈将军,恕我冒昧打断您的话,认识一些美国人不成问题,但是您的这个言论是不会打动他们的,您也知道,在美国并不是一两个人说了算。”

“好吧,这事以后再谈,既然我来了,生意还是要做的,比尔,这次又有什么好东西给我们见识呢?”

“国内查的很紧”,比尔苦笑,“日本人对海岸查得也很严,飞机坦克我是没办法,不过枪支倒是还有一些。”

“先给我一些汤姆逊冲锋枪子弹,再给我100支勃朗宁手枪,每枪配200发子弹。嗯,对了,手榴弹炸弹什么的有没有?”

“日本人的麻烦真的来了?亲爱的陈,你和你的勇士可要当心,这里是上海,除了我没人会帮你,日本人就在外面,我建议您停止您的疯狂计划,还是赶紧回去吧。至于武器,我会想办法通过公司的轮船送过去。”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要的东西有没有?我可是带了黄金的。”

陈际帆把从太湖穆老四处缴获的金条一根根放在比尔面前的时候,比尔便没再说什么,谁愿意跟钱过不去呢?陈际帆交了几根金条作为定金,双方仔细商定好交货地点以后,陈际帆便告辞回到驻地。

按照事先计划,“雷霆”中队在各地特工的安排下分批混进公共租界隐蔽起来,陈际帆回到临时指挥部的时候,高焕捷已经和重庆取得了联系。

陈际帆发给军委会的这份电文因为保密级别很高,所以在第一时间就交到了老蒋手上。对于这支野性难驯的部队,老蒋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惊讶。但是当他看到这份攻击76号特工总部的计划时,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76号给他的中统和军统等情报组织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戴雨农手下最多只能有针对性的进行一些报复,根本不敢打76号本身的主意,但如果是由特种部队亲自出马,情况就会大不一样。

老蒋单独接见戴笠,把这份电报给他看。

见过大风大浪的戴笠看了这份电报,两手不禁有些发抖,这几年来他的军统和76号在上海斗来斗去,双方各有损伤,很多时候不得不通过一些帮会和国际人士的调停才能解决问题,如今陈际帆居然混到了上海,而且还要拿76号练手,这让他城府极深的脸上不由有些兴奋。

“人家给你帮忙来了,”老蒋不阴不阳地说,“人家好歹还认我这个委员长,要是不声不响地敲掉76号,我看你的军统上海站可以解散了。”

戴笠心里虽然激动,但嘴上仍然很恭敬,“学生敬听校长吩咐。”

“你带的好兵,人家特别强调要保密,就是怕你的下面出问题,事关重大,你自己看着办。”

“是,校长,学生一定亲自过问。”

“这件事在重庆只有你知我知,在上海那边也只能是少数人知道,上海的情况你们比人家熟,希望你以党国利益为重,和他们精诚团结,完成这次行动。娘希匹的,这回我倒要看看,丁默邨、李士群这些国贼还能活到几时。你下去吧,事情马上办!”

“是!”

戴笠办事效率极高,很快就让上海军统站站长亲自派人过来联系。将他们所掌握的76号的情报一并送过来。

陈际帆指示高焕捷,先不忙将计划向对方透露,等待时机成熟后再与对方联系合作事宜,这么大的行动,外围必须要有军统人员的参与,但是行动只能由他们完成。

武器到手后,陈际帆命令把所有人员集中在一个事先安排好的秘密地点居住,开始与伙伴们商定行动细节。

“行动有两个关键,”胡云峰说道,“一是如何接近这一地区,76号的特务在这一带可是全天候监视的,二是行动得手以后的撤退路线。无论我们行动成功与否,都将在上海掀起轩然大波,汪伪政府和日本人一定会有所行动,他们一方面会给租界当局施加压力,要求捉拿肇事者,另一方面,他们会用各种可能的手段向租界渗透。我要特别强调一句,在这里,日本人的鼻子不是一般的灵,我们在租界没有任何安全性可言。”

“得手以后,我们应迅速往西南边撤离,外围的军统人员向租界撤离。”

“不是吧头,这边是虹桥机场方向,又要端鬼子机场啊。”

“不要以为就咱们有胆量端鬼子的机场,人家新四军两年前也来过虹桥机场,还点燃了鬼子4架飞机。”罗玉刚奚落赵俊。

“哪能三番五次袭击机场?”陈际帆说道,“我们在那边的特工已经安排好了落脚点,只要我们不在租界,鬼子和汉奸就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

“那还打不打鬼子司令部了?”

“打!但不是现在,这里是上海,要想吃着大鱼,就得有耐心,只要咱们不暴露身份,就有机会。”

“那功劳岂不成了军统的了?”

“人家替我们背黑锅,你以为这是白背的?只要能给汉奸沉重打击,功劳无所谓。回到部队我再给各位庆功!好了,准备去吧。行动时间定在明天晚上两点。”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