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城 第十五章全面战争 第二节盲目开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11.html



嘉良少校连续射杀了十个敌人,其他敌军炮兵已经吓的不敢乱动全部趴在地上,炮兵的防身武器除了一支普通的步枪之外基本什么都没有,枪上没有光学瞄准设备,更没有热成像瞄准,唯一威力巨大的就是M109自行榴弹炮车顶部的重机枪,重机枪可以对付低空目标,近距离轻装甲目标以及软目标,狙击手虽然是软目标可不好发现,同样在M2HB机枪上也没夜间瞄准设备,个别有红外夜视镜的炮车驾驶员也什么都看不到,他们的夜视镜有效距离也不过两三百米,跟狙击武器上的有所差别。

“炮兵营阵地遭到袭击,附近友军速来救援。”炮车内的一个排长用电台呼叫支援,他认为自行榴弹炮钢铁般的车身可以保护他的安全,就安心的躲避在这里,可对面的敌人觉得他的炮车又大又好大,嘉良少校依旧卧倒在地面不动,他看了看身边的士兵,“用重型火箭筒依次射击炮车。”

扛着阿皮拉斯112毫米口径火箭筒的士兵打开增强夜视瞄准系统,停着不动的自行火炮清晰的出现在瞄准镜内,射手早就把电源接通保险打开,锁定目标后轻松的发射了火箭弹,三四秒以后一辆车身庞大的M109帕拉丁自行榴弹炮变成燃烧的火球,躲藏在其他炮车内的炮兵才知道来的不光是狙击手,还有火箭筒射手,这可麻烦大了,看旁边燃烧的炮车后他们也担心起自己的安全,炮车驾驶员纷纷打开发动机,驾驶自行榴弹炮车掉头就跑。

敌人的逃跑速度还不算快,火箭筒射手从容的击毁三辆炮车,还有几辆弹药输送车,强大的破甲弹对付这类轻装甲目标没有丝毫的悬念,命中就是毁灭,等敌人的炮车逃远了火箭筒手就不再射击,特种兵知道在敌后作战的规矩,浪费弹药可不行,那是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嘉良少校看看导弹射手,“用导弹继续射击,直到他们逃出射程。”

导弹射手扛着发射器瞄准目标,夜视瞄准设备已经打开,导弹呼啸而出直扑逃跑的炮车,十几秒以后导弹成功的击毁目标,射手把发射筒上的瞄准设备拆下来,安装在另一个发射器上,继续猎杀逃跑的目标,一个炮兵营被个步兵排打的全部撤离,炮车开到三公里外的海滩上,炮兵彻底出了敌人的武器射程,活下来的士兵才松了口气。

嘉良少校满意的看着逃跑的敌人,可他还是忽略了一个问题,敌人也是职业军人,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义务兵,损失了十几辆车几十个人以后惊魂未定的炮营指挥官下达了战斗命令,自行火炮停好了以后就收到指挥车发来的目标位置,炮手们根据命令装填好炮弹,一起瞄准了三公里外有火光的地方。

“榴霰弹准备完毕。”各连向营部报告。

营部指挥车只发出最简短的命令,“急速射击。”

十几门榴弹炮一起轰鸣,炮口的火光让敌人看见了他们的位置,不过这不要紧,敌人没有携带射程更远的武器,步兵可以携带的导弹射程越大越笨重,嘉良指挥的部队带的最重的武器是龙式导弹和阿皮拉斯火箭筒,眼看着几公里的大炮发出了射击时的火光,有经验的士兵马上寻找便于隐蔽的阵地躲避炮弹,低空爆炸的榴霰弹威力巨大,郁郁葱葱的大树被炸一下,树叶和小树枝全部脱落,只剩下树干和粗大的树枝,树叶和树枝碎片散落的到处都是。

炮兵的射击目标并不精确,对面发射过导弹和火箭弹的位置并没有人,有经验的士兵不会呆在射击时的位置,他们不断的变换位置,一群轻装步兵就在炮击区附近,虽然没有伤亡可他们也感觉到了炮弹爆炸的高温,榴霰弹打过之后是榴弹,各种引信的榴弹,然后是燃烧弹等特殊炮弹,现在使用白磷弹和黄磷弹也没有了限制,炮兵敞开了打,树林和灌木丛也被他们用燃烧弹点燃。

嘉良少校从隐蔽处站起来,“我们向南转移。”

少了很多重武器的分队开始远离炮击区,他们已经反动了小规模反击,彻底打碎了敌人和平的幻想。嘉良也知道,敌人打了他们好多天没少占便宜,部队撤回去是休整,已经留下的仇恨还没了解,这只是给他们一点点教训。


边缘已经成废墟的狮子城恢复了平静,市区周围没有敌人,敌人已经逃回自己的国家,在家憋了很多天的市民们纷纷从家里出来,冰箱里的储备食物早就吃的差不多,方便面和面包等食品他们也吃腻歪了,有钱的纷纷开着车从家里出来,先找还在营业的大酒店好好吃一顿,然后去超市里疯狂采购生活必需品,好多天不能出家门,家里连手纸都快没了,不出来购物能行么。

市民们惊奇的发现街道并无大的破坏,除了环城路附近有个别房屋破坏严重,其他地方基本跟战争前一样,警察也不限制他们出门,禁止通行的路障也不见了,而街头更多的是军队,绿色的军用卡车停在十字路口,端着步枪的士兵来回巡逻,看这些人还在市民们不由得继续紧张起来,虽然没有炮声可看上去似乎还没完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为南洋州地面部队总指挥的伍俊文从新调整部队,几个坦克营和机械化步兵营部署在市区边缘,并不是暴露在外,重型装备隐蔽一些建筑物里,或地下停车场里,部队借助废弃的建筑物建立一条临时的防线,并不是在草坪上大量挖战壕,部队尽量全部隐蔽起来,只有市区中心有大量维持秩序的轻装步兵,很多防空武器也配属下去,他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否正确,但他预感到邻国的军政府不友好,自己打败了人家引以为豪的陆军,等于当面抽了人家,不少军政府要员都是陆军出身,他们能善罢甘休么。

刚停战余飞就接到了邀请,好多天没见到他的千慧有点急于见他,打过电话后千慧就让保镖开着车去余飞呆的地方来接他,让然车是足够大的加长卡迪拉克,余飞要带一些朋友也可以的。陆军指挥部新来的士兵并不认识千慧,轿车就停在指挥部外。没事干的余飞在窗前站着,看到豪华轿车来他就知道是千慧来了,难得她这么早就来请自己,他也不得不给更多的面子,伍俊文早就被他叫起来,换上干净的衣服好参加活动。

“人家是请你的,干嘛总把我拉上。”伍俊文整理好衣服跟着余飞一起出去,雅云自然因为身份不同也在邀请之列,千慧即使不请伍俊文也不能不清雅云。一行人离开指挥部坐上豪华的轿车,余飞好奇的问:“你每天这么早起呀?”

“平时这会还睡着呢,以前每天要去公司,要在录音棚里录歌,半夜一两点回去我就很高兴了,通常要忙个三四点,白天有时候要去摄影棚,或者出去拍广告什么的,难得在家休息这么久,公司的人还没上班,还还能休息几天,最近这里安全了么?”千慧问道,余飞说:“我不是长官,这个要问他。”

伍俊文看看大家,“不用问我吧,这也不是记者招待会,现在没事了,即使有事也不是在这个州,我也给自己放假几天,最近可把我折腾死了,今天我们去那玩么,这么早在家里开派对么?”

“几天不在家玩,我都很多天没出门,在家我总看高尔夫球赛,我也很想打,我家附近的草坪只能做练习,没有标准场地那么好,我们今天一起去打高尔夫,你们喜欢么?”千慧征求大家的意见,伍俊文和余飞都会打,就说:“我们都会打,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雅云姐,你会打么?”千慧又问。

雅云说:“我只见过别人打,总统府里有保龄球和台球,还有网球场,没有高尔夫场地,我父亲也不怎么打,所以我也没机会打,今天天气不错,适合出去打球,要是阴天下雨就去打别的。”

豪华轿车开到高尔夫俱乐部,这里没什么人打球,生意十分冷清,开球场的人也换了,因为余飞带着宪兵大量抓捕犯罪分子,本城所谓的成功人士都被抓的差不多,球场以前的老板因为吸毒、赌博、藏毒、非法持枪早被宪兵抓了,如果他活着的话还应该在监狱,不过战争中宪兵的军营都被炸平了,旁边的监狱也一起完蛋。

球场上也没那么多有钱的闲人再打球,余飞站在草坪上只看到一个女人在打高尔夫,余飞自己还纳闷,本地能玩的起高尔夫的人还有么,难道没被自己抓,他开上一辆高尔夫球车过去看别人打,千慧问:“还有人比我来的早呀,早知道还有人来就把这里包下,不让别人进来。”

“只多一个人而已,就当她是没事干的工作人员。”余飞开车过去,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原来是她悠闲的打球,最近的确没什么事,她的确可以舒服的在这里玩一整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