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演变 第二卷(军队只有在铁与血中,才能炼制,游戏中的杀伐) 26三千里江山(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95.html


肃反,这个从后来人们收集的当时的资料来看,当时的共产党人从中央苏区当时的情况看,以为肃反是必要特敌的破坏,指导思想的“左”倾,和手段方法的错误,把肃反扩大化,建国后都查明,历史上中国共产党内从来没有过“AB”团这一类的组织。

说到肃反,就不得不说到肃反运动中的第一站富田事变。共产国际又不在中国,它怎样能了解到中国的实际情况呢?中国人还要为外国人民的命令去在本国为他们服务,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吗?就因为对方的破指示,在肃反大气象中纷纷诬告,让一大批曾经镇压过他们的军官,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纷纷被冤杀。

1930年12月3上午,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兼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年即命令士兵迅速包围省行委和省苏维埃政府,将正在里边开会的几位负责人捆起来,接着开始翻箱倒柜,满屋搜查,一片杀气腾腾,被捕的人中有省行委常委,赣两南团特委书记段良弼,省行委秘书长李白芳,省行委军事部长金万邦,省苏维埃财政部长周 ,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昌……随后李韶几亲自主持审讯,不许对方辩解,只许承认自己是AB团,然后交待其他AB团成员的命字,否则便施以“地雷公烧香头,”“点天灯”,女的烧阴户等酷刑。真不知道这李韶九的大脑是怎么想的,连古代的人都知道还有曲打成招一说,他就不知道这样问的全都做不得数吗?别人要是这样打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承认自己是AB团。要么他就是国民党特务,要么他就是有意来杀光这批人好换上自己一方的人是早就想杀权。

一夜间,省行委和省苏维埃从领导到一般工作人员120多人被抓,连夜刑讯逼供,受刑人惨烈的呼叫声震撼着富田的夜空,被捕的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晶,被近供出二十军174团政委刘敌也是AB团,这时已是8日凌晨。

于是,李韶几对巴月光投向了四十里外的红二十军驻地东团,就在李从黄陂出发的第二天,李自己带一排人押着谢汉昌前往东固,提拿红二十军中的AB团,9日吃黑早饭,正要动身,蒋军飞机来这一带轰炸,为防犯人逃跑,李韶九便将不重要的AB团犯人,匆匆杀了一批,然后上路。

二十军174团政委刘敌率领独立营正的前方,接军部通知赶回来即被当作AB团要犯抓起来,由李韶九审讯,刘敌与李是湖南同乡,且早相识,知道李的为人,心想硬顶不是办法,应该用长沙话与之攀谈,附和李,渐渐取得了李的信任,不反不把他当作AB团,还要刘好好干,示意将来二十军会交给刘敌,并派人送刘回营。

侥幸脱险的刘敌到达营部时,营长张兴和政委梁贻喜出望外。刘敌将这天的遭遇说了一遍,张,梁二人都愤愤不平。第二天,吃罢早饭,刘敌找到张兴和梁贻,说出自己的心事,肯定李韶九这次来的目的是企图消灭江西党和部队的干部。于是三人商定请李韶几来讲话,乘机将他扣留,但血气方刚的张兴,不等请来李便去军部质问,这一去自然是自投罗网。刘敌闻张兴被扣,立即与梁贻集合部队,迅速包围军部,释放了被捕的谢汉昌,张兴等人,抓住了与李韶九合作的军长刘铁超,只可惜偏偏跑了李韶九。

为了防止总前委派兵来,红军之间发生冲突,他们决定二十军向西开拔,渡过赣江,进驻永阳。

第二天一早,二十军士兵在富田广场召开士兵大会,被捕同志在会上报告了事件的经过,控诉了李韶九的恶行,有人还脱下衣服展示满身伤痕……整个会场群情激愤,富田事变的领导人曲段良弼代表他们向党中央汇报,刘敌也给中央写了一封态度诚恳的长信,述说事情经过,承认自己做错的地方,恳请处分,得知党中央经济十分拮据,事迹领导人还决定将所有200斤黄金由段良弼送交中央。段一路辗转到达上海,见到了任弼时和博古,将黄金与报告交给了党中央,结尾写道:“关于我们个人的错,请求中央指出处罚,任何处罚我都会心甘情愿。但我因工作能力的薄弱,请求中央派我到莫去学习。”这份用毛笔书写在毛边纸上的报告,至今还藏在中央档案馆内。

幸又不幸的是:未待中央委派的温裕成与他相见,段良弼就发觉情况有变,一个人悄悄走了,消失在历史的深处。这位中共江西省行委常委党委不幸中断了革命生涯,但有幸负遭冤杀。

四中全会后的“在”倾中央政治局于3月28日作出了《关于富田事变的决议》,将“富田事变”定性为:AB团领导的反革命暴动,事变的领导者并不知道这些,往当时的苏区中央局去汇报工作,当他们一行刚走进中央局所在地看护村,立即被一网打尽,接着就召开了会审他们的大会。然而审判中这些被诬陷的忠良没有一个承认自己是反革命的A。但会后“罪魁祸首”刘敌仍被当即处决了,其他被捕的原省行委领导不久也先后被处决。

备受猜忌和歧视的红二十军指战员,这时依然在永阳一带坚持抗敌斗争,配合广西来的红七军,还打了几个大胜仗,不久红二十军奉命边打边走,向兴国,于都一带转移,七月,他们一路风尘,辗转到达于都平头寨,没有人知道,平头寨是红二十军生命的最后一站,山里的清晨特殊凉爽,吃黑早饭,二十军副排长以上军官奉命到谢家祠堂开会,彭德怀、林彪的部队立即将祠堂包围。行是收缴了他们的枪木战,然后将这七八百名军官一个连一个捆绑起来,包括二十军军长有大鹏,政委曾炳春,接着二十军的番号被宣布撤消,不久又将这些浴血奋战过的指战员全部杀害,仅二人幸免于难,一位被人搭救,一位正逢值日逃脱,这些功臣他们也杀的下手。

短短的几年时间,处决了7万多AB团2万多攻组派6200多社会民主党,这还只是有名有姓的受害者,最少十万人,可以武装多少战士?不得不说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悲哀。

沈云飞也只能是在心里深深的叹息,现在应该是第四次反“围剿”的时候了,赢的艰难,到三三年就是五次了,中国革命也要转折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