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沈阳2月9日电(王绍波、孙磊、王天德)隆冬时节,沈阳军区集团军将数万官兵拉进长白山及大、小兴安岭深处的林海雪原,走、打、吃、住、藏,展开了一场向严寒要战斗力的冬季极限野外训练。


住:雪地露营,雪洞、冰屋涌热流


“四九”第5天午夜,丛林地面温度已降至零下36摄氏度。


密林深处,官兵们的宿营方式多样且隐蔽——有的是利用冲沟、裂沟依地形搭建,有的是利用车厢改造而成,有的是“冰屋”雪洞、猫耳洞。 “我们的宿营方式有20多种。”某红军团团长王铁峰说,“不管哪种方式,里面的温度都在零摄氏度以上,有的还达到了十五六摄氏度。”


一座近百平方米的“雪屋”,被隔成3室1厅,住了整整一个排。“雪屋”四壁、天棚、地面都用玉米秆串成帘子铺就,外面用塑料布罩着,起到隔凉、防潮作用。官兵们的床铺下用玉米秆、稻草、棉褥子等垫底,热宝、水袋、燃气灶等取暖设备还保证大家不会被冻伤。


“根据冬训安排,集团军规定所属部队野外露营时间不少于7天。”王铁峰介绍说,为了解决官兵冬季野外宿营保暖问题,集团军还专门设计制作了既能保暖还能防火、防水、防辐射、吸收红外线的羽绒睡袋,可以确保官兵在零下40摄氏度的环境安全宿营,而且睡袋折叠后的体积与普通羽绒服基本一致,携行非常方便。


练:滑雪训练再现林海雪原


身披白色斗篷,脚踏滑雪板,疾驰在林海雪原……电影《林海雪原》中我军战士的英姿,又在大兴安岭某密林深处重现。


某摩步师师长刘凤奇说,如同美军在沙漠地区作战离不开阿富汗的毛驴一样,现代战争同样需要一些传统的训练手段。


“快!快!”在指挥员的命令下,一群年轻战士脚踏滑雪板,技术娴熟地舞动着撑杆,很快就消失在茫茫雪野中。


“刚开始训练时,由于不得要领,浑身上下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一个浑身冒着热气、脸上挂满白霜的南方籍战士十分自豪,几个月下来,我们全营官兵都成了“雪上飞”。


滑雪射击训练是对官兵滑雪技术和射击技能的综合考验。


“前方50米处发现目标,准备射击!”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某团二营战士刘东升迅速丢开撑杆,举枪、瞄准、射击。“叭!”枪响靶落。


创新:百余件“小发明”闪亮雪野


“B地域遭‘敌’空袭,车队立即返回!”接到骤然而来的“敌情”警报,一支15辆后勤保障车辆组成的车队正行驶在某山路地段。


官兵们迅速跳下车,每两人携带一只千斤顶,一辆辆钢铁车身被旋转180度……3分钟后,所有车辆完成调头,迅速返回。


两名战士、一只千斤顶,就能让重达5吨的运输车辆“神龙摆尾”!“这只是我们百余件技术革新成果中的一项。”集团军后勤部部长张代礼说。


在野外宿营地,每个帐篷内都放置了3个集热筒。这种集热筒内置电阻丝,接通电流后,就会转化为安全温度下的热能,能够确保信息化指挥系统在低温下正常工作。


在战地测控中心,激光测距仪、观测器材等精密训练器材上都挂有一个小型红外线加热器,目镜上贴有一层保鲜膜,以往受气温变化而结霜起雾的现象不见了。


在冻土工事构筑现场,以往电钻的冲击钻头“摇身”变成了螺旋头,功效提高了3倍。


在综合训练场,坦克驾驶模拟器、地面装卸电瓶台架、反后坐装置指示灯及防冻电池等创新训保器材,供官兵模拟实训。


……


“高寒条件下开展作战训练,要不断思变、不断创新,这样才能事半功倍!”集团军军长高光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