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六章 第七十回 派人筹粮款 深入敌后渡冰河

横笛竖箫 收藏 0 2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寒冬腊月,运河支队的战士虽然好不容易都穿上了棉衣,但粮食供应却愈加紧张。机关和部队早已吃开了;另外,下一年所需的军用物资、战士们的单衣等都急待解决。黄丘套山区十分狭小,这里的老百姓为了支援子弟兵,生活十分艰难。为了减轻根据地老乡的负担,更好地解决部队困难,领导决定到运北敌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寒冬腊月,运河支队的战士虽然好不容易都穿上了棉衣,但粮食供应却愈加紧张。机关和部队早已吃开了;另外,下一年所需的军用物资、战士们的单衣等都急待解决。黄丘套山区十分狭小,这里的老百姓为了支援子弟兵,生活十分艰难。为了减轻根据地老乡的负担,更好地解决部队困难,领导决定到运北敌占区筹集一部分粮款。

此时,运北地区的敌人正实行“治安强化”运动,十里一个据点,五里一个乡公所,日军横行,伪军乱窜,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敌占区。要派人到那里去征收抗日粮款,简直就象入虎穴,其危险自不必说,非干练果断之人,是不能完成如此重任。

支队政委纪华等负责同志认真分析研究了人员,决定派原来在峄县县政府财粮科(运河支队供给处)工作过的王子刚和张月如两人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王子刚新被任命为一区区长兼区中队长。

腊月二十七这天,王子刚和张月如走进纪华的办公室,纪华急忙迎上来,热情地握住王子刚和张月如的手,让他们坐到椅子上。

王子刚抬头一看,见县委和支队的主要负责同志大都在场,知道又有了重要任务,心中十分高兴,不由得张口问道:“政委,又有任务?是不是筹款的事?”

纪华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大家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笑声,他一边指着我,一边笑道:“好一个王子刚,真赛过孔明刘伯温啦!”

王子刚用手摸着后脑勺,也笑了:“干啥的吆喝啥,这些天我为咱们的供给发愁呢!”

“嗯,不愧咱们的后勤健将!”纪华止住笑,高兴地说:“今天把你俩叫来,正是为了商量这件事。”

接着,纪华传达了县委关于到运北筹集粮款的决议。

“好哇!” 王子刚高兴地拍着手叫道。

张月如问道:“到运北哪个地方去?”

纪华说:“经分析,到棠阴乡比较合适。”

纪华停了一下,接着分析道:“首先运北伪化以后,我们的部队还没有到那里征集过粮其次,棠阴是一片盆地,收成不错,那里有些大地主,土地多,比较有油水;再就是那个乡的乡长王平明是我们的人。以这些条件能够保证我们在短时间内筹集出款,解决我们一时急需。”

王子刚和张月如听罢,点点头,完全同意县委的分析和决定。

这时,纪华走到王子刚和张月如面前,带着亲切的笑容,嘱咐道:“啊,你们这次运北筹款的任务是光荣而艰巨的。第一,要发动那里的群众,宣传抗日形势,坚定敌人必败、我们必胜的信心;第二,到棠阴后要秘密找到王平明同志,让他利用合法身份,召集伪保长开会,宣传党的政策,动员和迫使他们交纳抗日款;第三,所征粮款一律要钢洋,不要伪票;第四,要尽量征集到500块钢洋,并把这些尽早送回来。”

王子刚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刚要说话,纪华又说:“子刚啊,这次你们去运北筹款,真好比虎口拔牙,狼窝掏崽呀!希望你们大胆、谨慎。”

张月如望着纪华激动而严肃地说:“请放心,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完成这项任务。”

接着,在场人员一起认真细致分析研究了进入运北的路线,所要找的关系,筹集粮款的办法等一系列具体问题。

最后,纪华微笑着说:“子刚,月如,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吗?”

王子刚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政委,为确保筹款成功,是不是派几名战士跟我们一块去,这样可以暗中造成一种声势,迫使那里的伪乡保长顺顺当当地交款。”

纪华听后,抬头和几位领导同志交换了一下眼光,大家纷纷点头,认为王子刚的话有道理。

纪华果断地说:“好,派—个班随同你们去,一切听从子刚的指挥。你们两人马上回去准备,今天晚上出发。”

腊月二十八日晚上,阴天加上月黑头,天地间漆黑一团。

凛冽的北风掠过光秃零的山岭,发出万马嘶鸣般的呼啸,王子刚和张月如并肩走在队伍的前面。身后紧跟着运河支队班长程茂章和他带的一个班。

借助恶劣的天气,队伍顺利地从新闸子过了河,经过阴平、石头楼等村庄一侧的湖地,约在离天亮—个多小时赶到了南棠阴。

王子刚把队伍安置在村外一片坟地里暂时休息,然后只身进村中,找孙景召接头。

孙景召是抗属,夫妇二人都积极抗日,常为运河支队做些工作。他家里开了一个小铺,以卖杂货为生。王子刚临行前,领导曾告诉我,到了敌后可住在孙景召家。

这时,是天亮之前最黑暗的时刻。除去嘶叫着的寒风外,村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点别的动静。

王子刚来到孙景召的门前,见大门紧闭,不敢敲门,便翻身越墙,进了院子。然后轻轻敲了几下窗棂。

“谁?”屋内传来一声男人的声音。

王子刚凑近窗子,轻声叫:“景召,我是子刚。”

很快,门开了。

孙景召边扣着棉袄上的扣子,边说“啊,你怎么这个时候来啦?快,快进屋。”

“不进去了。”王子刚摆摆手,凑近孙景召说:“别忙进屋,村外还有人呢。老孙,我想在你家住几天,办点事,你看怎样?”

孙景召说:“看你说的,这还用商量吗?”

“村里情况怎么样?”

“没大事,咱们小心些就是了。”

“那好吧,”王子刚摆摆手,“咱们到村外去见见别的同志。”

两人小心地穿过街道,来到村外。互相介绍之后,就地把此次来运北的任务向孙景召讲了一遍。

然后,商量了住宿的事:王子刚和张月如住到孙景召家中;程班长带战士们住在棠阴附近的南褚庄。

临分手,王子刚向程茂章交待说:“程班长,你们住下之后,就是隐蔽待命,没有命令,绝不允许行动。有事我会派景召跟你及时联系的。”

王子刚对孙景召说:“你把同志们安置好后,立即赶回来;我们再研究一下找王平明的事,任务紧急,必须马上着手。”

翌日,东棠阴逢集。

孙景召按照事先和王子刚商量好的计划,决定趁这个集日去找王平明,估计可能他去赶集。

吃罢早饭,孙景召收拾好杂货,和赶集的乡亲说说笑笑朝东棠阴而去。

东棠阴在这周围也算是个不小的集镇。尽管是在兵荒马乱的年月,但春节前的集日还是十分热闹的。只见大街上人群熙攘,接踵擦肩,十分拥挤。亲友相见时的招呼声,小贩俯各种各样的叫卖声,计价还价的吵嚷声i与乒乒乓乓的鞭炮声交织在一起。

孙景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片空地,摆好货摊,然后不慌不忙地装上一袋烟,慢慢地吸起来。他不时地微笑着和熟人打招呼。表面上着,他是若无其事,十分悠闲,实际上却是聚精会神地在人群中寻觅要找的人。

一袋烟抽罢,没有看到王平明的影子。

孙景召暗想:棠阴这么大个集,王平明不一定能逛到这儿来,我不能在这里傻等,得去找找他。想到此,他故意提高嗓门对身旁正忙活着接待买主的老伴说:“哎,我说,你一个人先忙着,我四处走走,看有没有可买的东西。”说着,给女人使了个眼色,又道:“你也留点神,看到咱想要的就留下啊!”

女人会意,点着头说道:”去罢,谁还甩得着你嘱咐!”

孙景召朝两旁的买卖人笑着打了个招呼,便离开货摊,挤进了人群。

孙景召在人群中挤来挤去,走了半条东街,也没有碰到王平明,只好转身往回走,打算再到南北大街上去找。当他十分困难地挤到十字街口,突然发现了王平明。

王平明正在路西一座茶馆门前的棚下坐着,和东棠阴的保长喝茶。

孙景召十分高兴,可又不敢贸然前往,只好在身边一个小摊前站住,和几个买东西的人掺和在一块,装着要买货的样子,打算瞅准机会去见王平明。

王平明原是个读书人,又是行伍出身, 40来岁,身材魁伟,双目有神。其父乃是清朝末年的学人,在这带穗望重,与峄城伪区长王广俊又是本家。因此,对于他这样的,穷人惹不起,富人不敢惹。此人有正义感,运北工委书记鹿广连、刘向一为了做敌区工作,发展他加入了党组织,为革命做过不少工作。

孙景召蹲在人堆里,不时用眼角瞅瞅茶棚,见他两人不紧不慢地喝茶,哼哼哈哈地聊天,心中不免有些焦躁起来。他恐怕引起别人的怀疑,正要挪到另一个小摊前去的时候,忽然看到保长站起来,朝着王平明点头哈腰,王平明只略略名下身,点点头,摆摆手。

孙景召知道,保长要走了,心中一高兴,他看着那位保长离开座位,走出茶棚,挤进人流后,便立即起身朝茶棚走去。

孙景召来到茶棚前,象是突然发现王平明似的,故意喊道:“哟嘿,王乡长也赶集来啦,买年货了吗?”

王平明抬头一看,见是孙景召,并且看到了孙景召睇过的眼色,知道有事,也故意提高嗓门,哈哈一笑,说道:“是呀!办年货慌个啥哟,天还早呢。”说着招招手,“来,来,来,这壶茶刚刚喝出点味来,你来得不早不晚,正巧。”

由于这是年尾最后一个集了,人们都忙着置办年货,没有功夫光顾茶棚了,所以茶棚下几张茶桌前空无一人。

孙景召一阵心喜,暗道:此处正是说话的好地方,便笑着说:“这真是来得早不如巧,可见我老孙有口福啊!”说罢,哈哈地笑了。

王平明手执茶壶,探身给孙景召倒茶,孙景召边忙起,手扶住碗边,二人趁机交谈。

“县委派人来啦!”

“谁?”

“子刚。”

“什么事?”

“县委有指示,子刚要见你。”

“啥时候?”

“今天晚上。”

“在哪里?”

“我家。”

“好!”随着最后一个“好”字,王平明把茶壶朝桌上一放,大声说:“来,喝!品品这茶样。”

孙景召端起茶碗,饮了两口,咂咂嘴,点着头说:“嗯不错,味道清香。”说罢,一饮而尽。

王平明刚要举壶再斟,孙景召连忙护住茶碗,低声说:“不喝啦!我买点东西还要去守货摊呢。下次再喝吧。”

两人相视一笑,抱拳而别。

当天晚上,王平明来到孙景召家,在地屋子里见到王子刚和张月如。

一见面,自然是一番亲热问候。然后话题便转到了征款任务上。

王子刚向主平明详细传达了县委指示,提出了具体要求,最后说:“这次任务很急,县委指示,筹出一部分便马上送运河南,余下的后面带回。”

王平明听完这番话,撩起棉袍,从内衣口袋里掏一包香烟,抽出两支递给王子刚和张月如,然后自己也点燃一支,默不作声地吸了起来。

王子刚吸着烟,只见王平明双眉紧皱,一团团烟雾从严肃的脸前不时地飘过。

张月如在一旁小声问道:“怎么,不好办吗?”

王平明从沉思中抬起头,望了望王子刚和张月如,轻轻摇了摇头道:“不,不,咱们第一次在这里征收粮款,再难办也得完成任务!县委的分析十分正确,这个乡几年来收成不错,有不少油水大的地主,让他们交点帮嘲不成问题的。我刚才是在考虑如何着手这一工作。”

王平明吸了口烟,又道:“这里的情况你们是了解的,日伪政权控制严,形势远不如黄丘套那一带。各村的保长一般都是村中富首,在眼下这种于我不利的形势下,我们这些人征收粮款是有点棘手的。为了确保这次任务尽快圆满完成,我看还应进一步研究一下具体的方法和措施。”

“对,对。你管辖这里,他们的经济状况、政治态度、性格脾气等等,你都了如指掌。你多出一些点子,降服他们。”

王平明忙说:“要说点子,还得你们二位肚子里掏,我可以把一些情况详细谈谈。”

三个人一直谈到深夜方散。

王平明连夜赶回家中。第天一早,他打发人到各村去,通知保长们早饭后前来开会,不得缺席。

在保长会议上,王平明宣读了朱道南县长给他的征款信,接着,他把原先想好要讲的那些如何完成征款办法的话儿都向保长们说了。因为这是关系到每个到会者的切身的大事,因此,很快就统一了了口径。

大家都表示:按乡长提出的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好。

由于事前的精心筹划、安排,这次筹款十分顺当。不到两天的时间,便交来100块钢洋。

王子刚对张月如说;“老张,完成任务是肯定的了,程班长他们在这儿失去了作用,过两天和我们一块走,人多目标大,很容易暴露,不如先让他们把这些钢洋带回去,你看怎么样?”

张月如点点头,完全同意。

于是,程茂章带领全班战士,携带着100块钢洋,连夜回到了部驻地。

正月初三,粮款全部交上来了。

在孙景召的地屋子里,桌子上摆着400块闪闪发光的钢洋。

面对钢洋,王子刚心想:这次筹款顺利,说明共产党在人民心中是有巨大影响的,一定尽一切力量把他顺利送回县政府和支队部。

一切收拾停当,王子刚和张月如研究起闯出敌占区的办法。

王子刚只有一支短枪,在敌人据点林立、岗哨密布的敌占区闯出去不是容易的。最后决定,到西白楼找地下关系王明熬同志带路。

初四的晚上,由王明熬当向导,他们一行三人朝着运河方向出发了。

借着夜色的掩护,三人不知不觉摸到离运河北岸不远的六里石伪据点附近。

王明熬想领着摸过去。

在朦胧的夜色中,据点的炮楼象一个十分高大的怪物影影绰绰地矗立在前面,周围二片死气沉沉,偶而响起一阵好似猫头鹰的笑声,更加显得阴森恐怖。他们以为被敌人发现了,抬腿便跑。

王子刚紧紧抱着钱包,跟在王晌熬的身后,飞奔而过,方才停下。

三人席地而坐休息一会。

沉沉暗夜,万籁俱寂。尽管天气有些转暖,但在残冬未尽之时,气候还是寒冷的。

三个人刚才一阵疾跑,都出了一身大汗。寒气一浸,身体阵阵发抖。

张月如正要起身活动两下,王子刚忽然说:“你们听,好像有水响。”

听王子刚这么一说,张月如和王明熬侧耳细听,果然隐约听到哗哗的流水声。

“是运河水!”王明熬高兴地叫道,“我看,为了安全,咱们不能再走了,得过河。”

“对,有渡口的地方都有敌人把守,不好通过,也容易出事。月如,我看就按明熬说的办吧。”王子刚说。

“好!”张月如完全同意。

于是,三个人一跃而起,直奔运河而去。

河水解冻了,正淌着凌。冰水在星光下闪着微弱的光,隐隐可见大大小小的冰块,随着河水慢慢地向下游漂着。

他们来到水边,开始脱衣服。

王子刚一边脱棉衣,一边说:“我在头里推冰趟路,月如带着钱包跟在我的后边,明熬断后。如果我出了意外,月如把钱包交给明熬,继续向前趟,一定要渡过河去!”

王明熬说:“不行,我的水性比你们都好,我打头阵。”说着,举着衣服下了水。

王子刚一看王明熬先下去了,只好用衣服包好钱包,双手举着,和张月如相继跳进了冰水里。

刺骨的冰水,死死地咬住我们的肉体,同万枚钢针在猛戳,那颞咯略跳动的心也似乎被冻住了,越往前水越深。慢慢地,冰水浸到了胸口,全身麻木,双腿也不灵活了。

王子刚高高举起的手臂上,除自己的衣服之外,还有400块钢洋,因此,他所受的压力要比另外两个人重得多。开始时,王子刚并未感到手臂上的负担。后来,觉得两臂酸痛,手中的东西几次险些掉入水中。他只好用头顶着。但是,过了不长时间,王子刚再一次感觉到了头顶上的压力。脖子和双臂又酸又痛,整个身子象是被压矮了许多,冰水浸到了腋下了,他紧咬牙关,拼尽全身力气,十分艰难地朝前挪动着双腿,眼前不时出现一片乱跳动的金星。整个身子麻木了,但是,头脑异常清醒。部队急需粮款,首长和同志们在等待着他们,一定得完成任务!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前进,前进!想到这里,他拼命地挪动着麻木了的双腿,紧紧地咬着嘴唇,下唇被咬破了,血滴入冰水之中……

此刻,虽然没有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也看不见那张牙舞爪的日本兵,但是,同样存在着生与死的搏斗,存在着严峻的考验。

河岸已经模模糊糊地出现,王子刚一阵心喜,刚要回头招呼一下张月如,突然身子朝水中倒去——他的双腿已经失去知觉,站立不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后面的张月如一个前冲扑过来,一手拉住了王子刚的肩膀。

前面的王明熬也发觉后面出事了,急忙转身回去。二人一左一右,扶架着王子刚,向岸边走去。

三个人踉踉跄跄走上了岸,一下子全瘫倒了。

“不,不行!” 王子刚上下牙打得格格响,忙说:“快,快穿。。。。。。衣服!”

张月如和王明熬爬过来靠近王子刚,不由分说地帮他解开,取过衣服,为他穿好。然后,两个人也各自穿上衣服。被冻僵的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手脚比较灵活了。

大家站起来,活动了几下。

王子刚提起钱包,把手一挥:“走!”

走了一阵,前面出弦一个村庄的轮廓。

“哦,是耿山子村!” 王子刚突然高兴地小声喊来。

耿山子村是个抗日村庄。村里不少人家是抗属,王子刚的二姐就住在这个村里。

王子刚从前曾来过两次,所以对这个村庄比较熟悉。

“走,到我二姐家去。”王子刚说罢,带头朝村去。

尽管如此,三个人还是十分小心地走路,生怕弄出声响,引起狗叫发生意外。

他们来到王子刚二姐家,翻墙进了院子。

房中没有一点声响,人露熟睡中。他们没有惊动屋里的人,悄悄走进了锅屋。

屋内一角堆着麦秸,三个人抱过一些,铺在地上,然后又盖到身上一些,紧紧地挤着躺下了。

“和睡在火炕上差不多!”张月如感到身上暖煦煦的,小声笑道。

王子刚一边把钱包放到头下枕着,一边说:“天快亮了,咱们赶快睡会儿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不一会,三人依偎着相继进入了梦乡。

正月初五,老百姓有个习惯,早晨这顿饭家家户户饺,称之为“捏嘴”,意思就是在新的一年里要节衣缩食过日子。

王子刚的二姐大清早起来到锅屋子里下水饺,看到一堆里露着三个人头,吓了一跳,仔细一瞧,那个睡在最外边自己的兄弟子刚,便放了心。她一边摇着王子刚,一边喊道“你们怎么睡在这里?快起来。”

喊声把王子刚等人惊醒了,大家连身坐起。王子刚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笑道:“姐姐,您怎起这么早?我刚才在睡梦里正吃您下的饺子呢,才吃了两个,就被您叫醒啦。”

二姐问道:“你们从哪里来?为啥三更半夜才进家?”

王子刚把到河北征收粮款的事以及昨天晚夜渡冰河等情况简单说遍。

二姐拍着手埋怨道:“哎,到了家,为啥不叫醒我?来这锅屋里来睡,多冷啊!在外头吃苦说不着,来到家啦,还受这罪,这我……”她眼里涌出泪水,说不下去了。

王子刚连忙说:“受罪?我倒觉得享了一阵福呢!这里能比得上热炕头,不信有空你试试。”

一句玩笑话把二姐说得破涕为笑:“去,去,就你那张嘴会说。”说着,把手一摆,“你们快到堂屋炕上再睡会儿去,我做好就叫你们。”

张月如说:“二姐,随便吃点就不要太忙活,我们还得赶路呢。”

忙活啥哟!”二姐笑道,“今儿个初五,捏嘴,吃饺子,就包好了。你们快去吧,我这就生火,误不了你正事。去吧,去吧!”

饺子很快就下出来了,盛进碗里后,二姐十分不忍地喊醒再次进入梦乡的三位亲人。

张月如端着水饺,一边吃,一边说道:“二姐,麻烦您啦!”

二姐把脸一绷:“这是说的那门子话呀!你们没白没黑地在外面跑,脑袋壳子整天搁在腰带上,为的啥?还不是为的打跑小日本,让庄稼人过上好日子!你们打这儿过,能到家里来坐坐,俺这心里别提多高兴啦!可别说那些见外的话,要不,俺可不依!”

二姐端着碗,一会儿向这个人碗里倒一些,一会儿给那个人添半碗,象哄孩子似地不断说道:“饺子多着呢,敞开肚子吃。多吃点,还要走远路呢!”她一直把三个人劝得实在吃不下了,才放下碗。

吃罢饭,三人告别二姐,又上了路。这里是游击区,比较安全了。

三人抄着僻静的小道,飞快地走着。

很快来到了穆柯寨。

王明熬说:“穆柯寨可是有来历的。”

王子刚说:“是的,我听人讲过。穆柯寨附近有不少遗迹,除了“降龙木”,还有“马刨泉”、“歇马厅”和“侯孟”、“穆庄”、“杨家埠”相关遗迹与地名佐证。马刨泉在穆柯寨山西麓山腰,泉水曾四季不绝,清澈甘冽,泉型状似大马蹄,传说某年遭逢大旱,山寨和山套人畜无水可饮,穆桂英着急地骑着桃花马四处找水。桃花马在山腰用蹄子刨出来这个泉眼,解救了众生。歇马厅在穆柯寨山西北方向近10公里处平山子东北麓,是一块平整的红石板,传说是穆桂英离山从军时曾在这里休憩人马。侯孟是穆柯寨北麓的村庄,传说是当年焦赞攻打穆柯寨在这里等候孟良的地方,其实这个有些牵强。侯孟村是侯姓与孟姓居民所立村庄之意,与“等候”无关。侯孟曾用后孟之名,也和孟良焦赞无关。不过,距穆柯寨东北方向不远的穆庄村,说是穆桂英的祖居,倒是有些道理。”

张月如说:“穆柯寨是否就是穆桂英所占山寨,正规典籍无有载传。但是作为刘家寨山倒是真有可靠的考证。”

王明熬问:“听说穆柯寨有刘家寨一说?”

王子刚说:“嗯。据说清咸丰年间,捻军起义风起云涌,他们占台儿庄,陷峄县城,势如破竹。穆柯寨山下侯孟村刘平望风响应,率众揭竿而起,占据穆柯寨,纵横于运河南岸,杀富济贫,替天行道,与太平天国遥相呼应,受封为“北汉王”。刘平家境贫苦,四季里头裹幅巾在运河闸口拉纤谋生。他率领的起义军便人人头裹幅巾,自称幅军。幅军的声威极大地动摇了清廷的统治。清王朝就派忠亲王僧格林沁率八旗劲旅赶赴鲁南,坐镇指挥大军围攻。山上山下旌旗招展,杀声震天,血战三日,山寨岿然,清军无功而返。幅军乘势追击,但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在台儿庄被清兵炮矢乱发,斩首数千级,蹙之于河,杀毙溺死者万余人,河水为之不流。刘平兵败藏匿于偪阳圩,被叛兵斩其首。幅军起义失败了,但刘平的英名不朽。于是,穆柯寨就有了刘家寨的别名。”

“哦。”王明熬和张月如听得津津有味。

中午时分,他们便穿过了穆柯寨。

这时,张月如大声地对王明熬说:“明熬同志,前面就是黄丘套,这里是咱们的地盘啦!”

王明熬高兴地问道:“咱们到家啦?”

王子刚咧开紧绸着的嘴,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点点头,笑了。

在旺庄,三人见到了纪华。

王子刚先把王明熬介绍给他,接着便将筹款的经过,详细地作汇报,然后把那个捆得严严实实的蓝花包郑重地双手递到纪华手里。

纪华托着沉甸甸的钱包、,望着王子刚十分激动地说:“子刚、月如,你们辛苦啦!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和支队的领导,热烈欢迎凯旋归来的英雄!”

王子刚和张月如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