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毛泽东在闽西养病期间的警卫连长

政战教官 收藏 11 16547
导读: 1929年7月上旬,毛泽东离开红四军领导岗位,到闽西指导地方工作,同时养病。   由谁来保卫毛泽东?面对四周强敌环伺,确实是一个令朱德不得不认真考虑的问题,他站在一个小山坡上,眺望远方。突然,一个人骑马闯入了他的视线,他眼睛一亮,杂乱无章的思绪马上定格成一个名字:粟裕!   在长期艰苦频繁的作战中,粟裕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正因为如此,朱德亲自命令粟裕率领一个连负责保卫毛泽东。   为了确保毛泽东的安全,粟裕在永定金丰大山天子岽附近设了不少暗哨,又布置了不少疑阵,真真假假,使人无法搞清底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29年7月上旬,毛泽东离开红四军领导岗位,到闽西指导地方工作,同时养病。


由谁来保卫毛泽东?面对四周强敌环伺,确实是一个令朱德不得不认真考虑的问题,他站在一个小山坡上,眺望远方。突然,一个人骑马闯入了他的视线,他眼睛一亮,杂乱无章的思绪马上定格成一个名字:粟裕


在长期艰苦频繁的作战中,粟裕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正因为如此,朱德亲自命令粟裕率领一个连负责保卫毛泽东


为了确保毛泽东的安全,粟裕在永定金丰大山天子岽附近设了不少暗哨,又布置了不少疑阵,真真假假,使人无法搞清底细。也正因为如此,永定附近有敌军陈维远一个旅,几度想“进剿”天子岽一带,但在粟裕的监视下,摸不清底细,始终不敢贸然进山。


毛泽东说是养病实际上经常工作到深夜,有时竟通宵达旦。干部战士常常看到他屋里的灯光昼夜不灭。有一次,粟裕半夜查哨归来,看见毛泽东屋内灯光还亮着,便走了过去,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敲了几下门。经毛泽东允许后,粟裕进了屋。


“粟连长,有什么事吧?”


“毛委员,您老是这样熬夜会把身体累坏的。”


“啊,不要紧,我已经习惯了。”


粟裕觉得,作为警卫连长,提醒了首长注意保重身体,早点休息也就可以了。正欲告辞,却被毛泽东叫住了,因为毛泽东看到粟裕随身总背着一个书包,一有空就拿出几本书来看,有时还写写弄弄,记点什么,引起了毛泽东的兴趣。


“粟连长,你最近看些什么书?”


部队流动性大,很难搞到什么好书。最近又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读了几遍,觉得道理讲得透彻,读完后,心里感到格外痛快。”


军事方面不读点什么吗?”


“最近由于空余时间多一点,所以我在考虑刚上井冈山时您给我们讲的十六字诀。”


“怎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不好吗?”毛泽东突然提高嗓门,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致。


“怎么不好?!好!记得住,用得上,当然好喽。不过要用得很好就不容易了。比如,前一阶段,为了对付湘赣军阀的联合‘会剿’,我们离开了根据地,转向赣南、闽西,一路上,一连二十多天,一直被敌人追着打,被动极了;在进大柏地前,我们打了个反冲击,后来又在大柏地打了个大胜仗,才取得了主动权。说明敌进我退,一定要处理好打与走的关系,既要尽量避免不利和不必要的战斗,又要选择时机给敌人以打击,才能掌握主动。”


“讲得好,请继续讲下去。”


于是粟裕讲述了他以十六字诀为原则,总结过去自己所经历的战斗,特别是到井冈山以后的各次战斗。有的符合十六字诀精神,打好了;有的不怎么符合,没打好;有的违背了十六字诀原则,结果吃了败仗。


一般地说,毛泽东在公共场合,或与一些相当职务同事在一起的时候,比较严肃,保持着某种威严;而对战士,对基层干部和连排级军官,则比较随便,显得亲热得多。他解开了风纪扣,斜靠在椅子上,饶有兴趣地听粟裕讲话。他没想到,这么个文质彬彬的基层指挥员,居然能用十六字诀总结自己的经验和体会,使之成为理论性的东西,以指导以后的战斗,不容易啊!难怪朱老总要亲自点他担任自己的警卫,难怪不久前的一次生产劳动中,陈毅对朱德说:“朱老总休息休息吧,这样拼下去,会垮掉的。”朱德回答说:“没关系,干革命就像接力跑,一棒一棒传下去,我老了,有粟裕。”今日看来,这个粟裕,确实非同一般。


粟裕讲的一些大小战斗,毛泽东都非常熟悉,所以经常插话。


最后,毛泽东猛地站了起来,走到粟裕跟前,高兴地说:“粟裕同志,你讲得太好了,战争与其他事物一样,有它自己的内在规律,促进它的发展或转化来赢得胜利!”


啊,战争有它的内在规律,指挥员只能顺其规律,促进其发展或转化来赢得胜利。这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这两个多小时的谈心,使粟裕终身受益。


这时,毛泽东打了个呵欠,似乎有些累了。粟裕立即感觉自己在这里呆得太久了,打扰了首长的休息而深感内疚,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充满了他的心怀。觉得与毛委员的谈心,以及毛委员富有哲理的谈话,给自己的收获比上军校还要大,内心深处,更加敬佩毛泽东了。


粟裕走后,毛泽东也没有马上就睡。红军在他的指挥下,取得了接二连三的大胜利,使他声威大振。但是,与此同时也引来了一些不满,有人攻击他的流动游击战术是“不顾根据地老百姓死活的逃跑主义”,甚至还说什么“农民领袖”不能领导无产阶级。毛泽东对这些流言蜚语,一向是不屑一顾的。然而,说这些话的人,尽管为数极少,却是来自上面,来自喝过洋墨水的“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作为一个有伟大志向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的直觉告诉他不能等闲视之。他要借这次养病的机会,丰富自己,武装自己,深入地研究马列主义。今夜与粟裕的谈话,使他得到了许多证明自己理论正确的实例,感到很高兴。


也正因为如此,打这以后,毛泽东经常找粟裕去谈话。有一次,毛泽东听说警卫连因发展一个战士入党而发生了分歧,便找粟裕来问是怎么回事?


粟裕回答说:“这个战士打仗一直十分勇敢,就是好赌博,屡教不改,怎么罚他都不行。后来他赌博时又给我抓住了。这次我没罚他,而是耐心地和他谈心,用一些具体例子启发他的觉悟,整整谈了两个多小时,他被说服了,流着泪发誓不再赌博了。结果,他真的改了,发现别人赌博就来告诉我,帮助做工作。这件事我深有感触,对自己的同志,舌头比拳头更灵得多!”


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地说:“好个粟裕同志,这就是思想政治工作嘛,这就是改造旧思想、改造旧习气的有力武器嘛。”


粟裕也笑了,他感到与毛委员的每一次谈话,都有新的体会和提高。然而很可惜,没有多久,毛泽东的病还没养好,粟裕就被调走了。


负责毛泽东警卫工作的两个多月里,粟裕犹如拨开云雾见曙光,进一步领会了毛泽东、朱德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后来成为一位战功卓著的常胜将军

7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