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行纪 正文 第十二章 迷糊的师姐

飘雨时分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URL] 林逍从噩梦中惊醒。他看到自己的爹爹林善被人用乱刀砍成了碎片,他看到了回春堂内的所有人都死于蜂拥而来的黑刀匪刀下。他看到了花梧娘和林遥满身是血的站在自己面前,伸出长臂想要抓住他的咽喉。他看到了胡主帖以及帐房的魏先生他们,一个个的身体都变得破破烂烂的,正倒在地上拼命的挣扎呻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


林逍从噩梦中惊醒。他看到自己的爹爹林善被人用乱刀砍成了碎片,他看到了回春堂内的所有人都死于蜂拥而来的黑刀匪刀下。他看到了花梧娘和林遥满身是血的站在自己面前,伸出长臂想要抓住他的咽喉。他看到了胡主帖以及帐房的魏先生他们,一个个的身体都变得破破烂烂的,正倒在地上拼命的挣扎呻吟。


所有他熟悉的人,都倒在血泊之中,睁大了眸子死死的盯着他。那不甘的、充满了怨愤的目光,似乎是在责问林逍为什么他们都死了,只有林逍还活着!


然后,就是沈家堡的人。数千沈家族人被霸王卒劈成了碎片,数千条黑影站在林逍的面前,无声的凝视着林逍。他为什么要救治那些攻破沈家堡的霸王卒?他为什么要救活他们的性命?这数千条人命里,也有林逍的一份罪孽。


沈小白的面孔突然浮了出来,白皙、灵秀的小脸蛋上如今糊满了鲜血,她站在林逍的面前,不断的向林逍说着什么。但是林逍却一个字都听不到,他什么都听不到,也感知不到。他正想要问沈小白她到底说了些什么,她到底想要对自己说些什么,突然一柄大刀划过,沈小白的脑袋就高高的飞了起来,点点鲜血洒在了林逍的脸上。林逍愤怒的回头,却正好看到血五在朝他狞笑。


通体汗出如浆,林逍突然醒了过来。


粘稠的汗水有如胶水一样糊在身上,皮肤粘粘的很是难受。但是身体内却是无比的舒畅,不但是伤势尽数痊愈,就连经脉似乎都被扩张了不少。以往运功调息时还有点凝滞的真气,此时却是四通八达,随心所欲的在体内轻快的流转。林逍甚至惊讶的发现,好几处他耗费了数年苦功都没有打通的玄关要穴,居然都变成了通衢大道。甚至就是决定了武人先天、后天境界的任督二脉,也已经畅通得有如归化城的那两条主要商道一般。


慢慢的直起了上半身,林逍看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粗布中衣。身下是一张有点简陋的木榻,光溜溜的床板上就铺了一块蓝色粗布,方才他就是躺在这木榻上。他扭头看了看四周,嗯,屋子也不大,大概就是两丈见方的模样,除了身下的木榻,房子里就只有一张小小的四方桌,以及桌边的两条长凳。


方桌上有一盏青铜油灯,还有一个小小的茶壶和一个茶杯。


凳子上有一个身穿青色布裙的姑娘,她的两个胳膊肘儿搁在了方桌上,两手托着下巴,正在那里打瞌睡。


她正是朝着木榻的方向坐着,所以林逍很容易的就看清了她的面孔。一张干干净净的鹅蛋脸,清水脸蛋儿没有经过丝毫的修饰。挺翘的鼻头,微红的小嘴,一对很是秀气的长眉。整个看起来,这是一个很干净、很漂亮、很引人亲近的姑娘。林逍大致上猜测了一下她的年龄,嗯,也许比林逍大了一两岁,但是绝对不会大到哪里去。


这个姑娘给林逍的感觉很是怪异。但是一时半会的,林逍没发现具体是哪里让他觉得不对劲。


乌黑的长发很是亮丽,但是这姑娘只是胡乱的用一根荆棘长刺将它束在了头顶,有几缕长发胡乱的从发髻中探了出来,正在她的面前一摇一摆的招摇,随着她的呼吸不断的左右摇晃。她的衣服浆洗得很是干净,但是袖口上却不知道糊了一些什么东西,黑漆漆的看起来有点脏,而且袖口和胸前似乎都被火烧过,有着大大小小的透明窟窿。


嗯,林逍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对劲了。这姑娘双手拖着下巴在那里瞌睡,红润的小嘴却是微微的张开,一线晶亮的口水正从嘴角挂了下来,慢慢的滴在了桌面上,桌上已经积上了巴掌大小的一摊口水。林逍呆呆的看着那一线口水,那姑娘却猛不丁的吧嗒了一下嘴,叽叽咕咕的说起了梦话:“师娘,鸡腿留给药儿,好久没吃鸡腿了,吧唧,吧唧,好吃!”


林逍的嘴角抽了抽,他又往屋子四周看了看,轻轻的招呼道:“这位姑……姐……这位,嗯,姑娘!”


林逍呼唤了好几声,他慢慢的加大了声音,可是这姑娘依旧是睡得无比的酣畅,根本就没一点儿反应。没奈何之下,林逍只能略微运起了一点儿真气,用力的咳嗽了一下。“嗯哼”一声,桌面上的灯火一阵摇晃,茶壶盖都被震得跳了起来,“咣当”一声摔在了桌面上。


“啊?”小姑娘猛的睁开了眼睛,她有点含糊的眨巴了几下眼,呆呆的对着林逍望了一阵。


胡乱举起袖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小姑娘含糊的朝林逍点头道:“哦,你醒了!”


她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开。林逍巴巴的看着她,正踌躇是不是要开口挽留她以打听一下这里是哪里她又是什么人的时候,小姑娘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天啊!你是谁?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看打!你是来偷我偷偷炼制的丹药的么?”


小姑娘猛的转过了身体,伸手就朝林逍遥遥的一晃。


林逍猛的举起双臂拦在了面前,他大叫道:“且慢,我不是……”


林逍话还没说完,就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雷光自小姑娘的掌心劈了出来,将林逍连同木榻一起劈得撞碎了后面的墙壁,狼狈无比的飞出了屋子。木榻当场粉碎,林逍浑身衣衫也都成了黑灰,通体上下被雷火烧得漆黑一片。只觉五脏六腑都在抽搐的林逍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他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从他嘴里喷出了一道黑烟,他摇了摇脑袋,“咕咚”一声又晕了过去。


用掌心雷劈飞了林逍,小姑娘茫然的看了看墙壁上多了一个大窟窿的房子,突然用力的一拍脑袋,惊疑道:“奇怪,这里似乎不是我的卧房!”


眨巴了一下眼睛,小姑娘突然大叫起来:“啊呀呀呀,坏了,坏了,我记起来了!这个黑黑糊糊的家伙,是师父准备收的小师弟!啊呀,小师弟,你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了?刚才我给你擦澡的时候,你还是浑身白嫩嫩的哩!”小姑娘手忙脚乱的扑到了林逍身边,眼里已经开始有泪珠在晃动:“呜呜呜,你怎么被人打伤了?师娘一定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的!”


四面八方都有人影或者腾空飞来、或者施展轻身功法快速的纵跃而来,一个个高冠道人、道姑来到附近,呆呆的看着抱着林逍嚎啕大哭的小姑娘,一个个摇了摇头,拍拍屁股转身就走。只有一个身穿杏黄道袍的中年道姑转身走了几步,却又听到了小姑娘的哭声,有点不忍的回头道:“药儿,你的掌心雷威力不够,这小家伙没事,你给他随便服两颗药丸就成。”


“哦?随便服两颗药丸么?”药儿眨巴了一下眼睛,果真随手从袖子里摸出了两枚黑漆漆的药丸塞进了林逍的嘴里。药丸一入肚子,就化为两道苦辣腥涩的热流冲进了林逍的肚子。一时间就听得林逍的肚子里一阵“叽哩咕噜”的乱响,林逍的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


那身穿杏黄色道袍的道姑嘱咐了药儿一句,刚刚走开了两步,突然她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急转身尖叫道:“药儿,不可!不要给他服药!”


药儿傻乎乎的一指浑身剧烈抽搐的林逍,朝那道姑笑道:“花师姐,已经服下去了。”


花师姐的双手一阵痉挛,她有点紧张的问药儿道:“你给他吃的什么药?”


眨巴了一下眼睛,药儿呆呆的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大把五颜六色的药丸,不解的对花师姐道:“不是师姐你说的,随便喂他两颗药丸就可以的么?我……忘记了是给他吃了什么药了。”她对着手上的药丸比比划划的清点道:“你看,这里的药丸有三十几种呢。”


花师姐“咯咯、咯咯”的干笑了一阵,突然直起嗓子大叫起来:“师父,快来救命啊!药儿有给人乱吃药了!快来救命啊!”


虚空中一道青光闪过,一名面白无须的中年道人火急火燎的架着剑光急冲了过来。他大声叫骂道:“药儿,上个月才将你身上的药丸全部收缴了,你又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丹药?”他一边叫骂,一边架着剑光疾驰而来,伸手就朝地上的林逍抓了过去。


突然间,昏迷中的林逍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他原地里跳起来足足有五六丈高,夜风一吹,顿时将他身上已经成了粉末的衣服吹得干干净净,黑漆漆的一具胴体顿时暴露在了四下里近百名道人、道姑的目光中。剑光上的道人一手抓空,很没面子的抬起头来,却看到林逍怪叫了一声,双手护住了自己的下体,狼狈的朝远处一处林木葱茏的花圃冲了过去。


很快,花圃中就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响声,隐隐然有一丝异味飘了过来。


道人气呼呼的收敛了剑光,恶狠狠的站在了缩着肩膀、低着头、眼泪吧嗒的药儿面前。不等道人开口训斥,药儿就已经蹲在了地上放声哭泣起来:“呜呜呜,师娘……师父又要骂人了……师娘,快来啊……师父又要骂药儿了……呜呜,这些药丸,是我这几天在丹房里炼着好玩的,呜!”


道人的脸剧烈的抽搐了几下,他低声问道:“药儿,你给他服下的是什么丹药?你,还记得那丹药的方子么?”


药儿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道人,眼睛眨巴了几下,很是莫明其妙的说道:“方子?呃,不知道也!我随手抓了药丢进丹炉,它就炼出丹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唔,我这里倒是有一些按照药方炼制的丹药,您看,有‘化骨丹’、‘寒髓丹’、‘木人丹’,还有~~~”


道人的脸抽搐得益发厉害了。他怔怔的看着药儿,过了许久才干巴巴的说道:“三个月内,不许你再进丹房一步。把你身上所有的丹药,都给为师拿出来!快,除了手上的,还有袖子里的!”


药儿无比委屈的看着道人,慢吞吞的将手上的大把丹药交给了道人,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大捧的药丸递了出去。


道人指了指药儿的腰带:“你腰带里有七个暗袋,里面的所有丹药,快!”


翻了翻白眼,药儿歪着嘴从腰带里掏出了几个药瓶递给了道人。


道人的手又指向了药儿的靴子:“你靴筒里面,向来藏了有药丸,也给为师交出来。”


他又指向了药儿的发髻:“还有,你发髻里,有时候也藏了几颗蜡丸,不要以为为师不知道你的这些小把戏。”


一边逼着药儿将满身的零碎丹药交出,一边侧耳聆听林逍那边的动静。丹翎道人将一名纯火性体质的门人交给他,要他收林逍为徒,这可是一件好事,他绝对不希望林逍这个注定在“烧火”一道上有大成就的徒儿出什么事情。很快,道人就放心了,花圃中的异响不断,林逍的呻吟声虽然痛苦,中气却是很充足的,看来药儿给他喂的丹药,起码不是什么剧毒的物事。


将药儿身上的药丸搜刮一空后,道人这才指着那身穿杏黄道袍的花师姐喝道:“花风儿,你也糊涂。你知道药儿是什么脾性,你居然能给她出主意说随便喂两颗药丸就好,你,你,你!你也糊涂了不成?”


花风儿也挺委屈的看着道人,无奈的摊开手道:“师父,这……师妹的掌心雷威力的确是不够大,只要随便服用两丸护心神、养肉体的丹药,自然就无碍的。可是师妹她……”


花风儿目光怪异的朝花圃那边望了一眼,朝道人龇牙笑了笑。


道人的脸上一阵的挂不住,他看了看左近的同门,大声挥手道:“好了,散了,散了,都看我丹浮生的热闹怎地?”


一干道人、道姑嘻嘻哈哈的朝丹浮生拱拱手,纷纷施展身法和法术快速离开。


第二天一大清早,腹泻了一夜,已经拉得脱了形,走路的时候整个人有如漂浮在空气中,动作缓慢有如僵尸的林逍,在丹浮生的带领下,朝回春谷正北主峰下的“丹气凌霄殿”行去。剧烈腹泻了一夜,到了最后,林逍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泻出去了,若非丹浮生给了他两丸药丸补充元气,怕是他如今只能躺在床上哼哼了。


饶是有丹浮生的丹药,药儿的那两枚“泻药”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怪异材料,林逍依旧觉得浑身瘫软无力,两条小腿哆哆嗦嗦的,每一步都软绵绵的,好似随时都要摔倒。


丹浮生看着身边面无人色的林逍,不由得眯着眼笑起来:“呵呵呵,大泻了一次,却也是好事。你体内的杂质如今是半点儿都不剩了,药儿的这两丸药霸道了些,效果却是不错的。嗯,嗯,倒是省下了一剂你入门后的‘洗髓汤’。”


林逍缓缓的转过头来,有气无力的慢慢的张开嘴,轻轻的说了一声:“哦……”


丹浮生轻轻的拍了拍林逍的肩膀,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今日正式收你入大罗丹道。归化城、回春堂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你两位师叔赶去了那边打探消息,又连夜赶了回来。嗯,寂魔门敢进入大元国闹事,更是灭了我大罗丹道的外门苗裔,这件事情,我们是要和他们好好计较计较的。不过你的修为太低,你就不要把这件事情挂在心上。”


林逍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却突然发现,他甚至就连发表意见的资格都没有。


昨天夜里,药儿的那一道掌心雷,以及丹浮生驾御的那道剑光,都让林逍清楚的明白:他,林逍,已经接触到了一个传说中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仅仅有着世俗界十几年真气修为的林逍,根本就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大罗丹道和寂魔门,将会为了回春堂产生什么样的纠纷,将会爆发多大的冲突,这一切,都和他林逍无关了。


也许,很多很多年之后,当他林逍拥有了和丹浮生一般的实力后,他才有资格亲身找上寂魔门,为林善讨取一份公道吧?


丹气凌霄殿正门敞开,金钟玉鼓发出悦耳的轻鸣。五年闭关,为元宗炼制了巨量的丹药后,大罗丹道再次大开山门,由丹浮生收录林逍,成为了大罗丹道的一名普普通通的白衣道童。


林逍跪倒在大罗丹道的祖师像前,虔诚的向其叩拜。


丹翎道人等大罗丹道的长老微微点头,他们看得出林逍心中的那份虔诚、那份执着、那份坚定。


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出,在未来,林逍将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将会碰到一些什么事情!


就在林逍重重的一头磕在地上,将额头撞出了一片血渍,丹浮生有点心疼的叫他起身的时候,突然正南方那座山峰下的丹房方向,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巨响。


大殿内的道人们纷纷涌出大殿,施展符咒悬浮于空中朝丹房望了过去。


只见一朵小小的黑色蘑菇状云雾冉冉自丹房腾起,一座丹房早就被崩上了半空中,如今正有无数的破砖碎瓦飘洒而下。


丹翎道人茫然的看着诸位师弟、师妹,呆呆的问道:“我昨日似乎说了,丹药已经完全炼就,着诸位门人好生休息一个月。却是谁在丹房?”


丹浮生的嘴角抽了抽,他突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吼:“药儿……”


一声抽抽噎噎的哭泣声远远的传了过来:“呜呜呜,师父,救命啊……药儿丢错了一颗‘烈阳果’,这丹炉怎么就炸了乜?”


“咕咚”一声,丹浮生气得体内真气紊乱,一时间立脚不住,狼狈的自天上摔了下来。


林逍的嘴角抽了抽,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


大罗丹道?


似乎,这个门派不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