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个独眼皇帝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1 1129
导读:皇帝也是人,甭管他们和玉皇大帝拉亲戚,还是把自己的出生场景吹得天花乱坠,哪天如果吃错了东西,该拉肚子还是拉肚子。这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构造和常人没啥区别,各个零件除了型号之外,功能一模一样。因此,常人能得的病,他们一样少不了。比如明仁宗朱高炽得过小儿麻痹,走路一瘸一拐的,唐高宗李治得过风邪头痛病,连奏章都批不了。但这些都不算什么,他们并没有因为生病被人耻笑,因为生病而在老婆、臣子们面前抬不起头来。反倒是有位皇帝,因为生病,弄出了一堆笑话,被天下人取笑,搞得龙颜尽失,并最终身死国亡,真正称得上是古今第一病号皇帝。

皇帝也是人,甭管他们和玉皇大帝拉亲戚,还是把自己的出生场景吹得天花乱坠,哪天如果吃错了东西,该拉肚子还是拉肚子。这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构造和常人没啥区别,各个零件除了型号之外,功能一模一样。因此,常人能得的病,他们一样少不了。比如明仁宗朱高炽得过小儿麻痹,走路一瘸一拐的,唐高宗李治得过风邪头痛病,连奏章都批不了。但这些都不算什么,他们并没有因为生病被人耻笑,因为生病而在老婆、臣子们面前抬不起头来。反倒是有位皇帝,因为生病,弄出了一堆笑话,被天下人取笑,搞得龙颜尽失,并最终身死国亡,真正称得上是古今第一病号皇帝。这个超级倒霉蛋就是南北朝时期的梁元帝萧绎。


了解萧绎猥琐的一面之前,我们还是先欣赏下他强悍的一面。他是梁朝开国皇帝萧衍的第七子,生于公元五○八年。作为皇帝的儿子,最不愁的就是官帽子。他还是小屁孩儿的时候,就被封为湘东郡王,十七岁那年就当上了湖北省省长--荆州刺史。他这个湖北省省长可不简单,掌管着荆、湘、郢、益、宁、南梁六州的军队,相当于一个大军区司令,地位不是一般的牛。据说他能当上这么个大官,纯属沾了一位古人的光。某天老爹忽然问他孙权是多大当上东吴的大老板的,他回答"十七",老爹随口说你今年也十七了,就封了他这么个牛到家的官职。


但是与官职相比,他的文学造诣更牛。萧绎曾经写过一篇《春日诗》,全诗如下:


春还春节美,春日春风过。春心日日异,春情处处多。处处春芳动,日日春情变。春意春已繁,春人春不见。不见怀春人,徒望春光新。夏愁春自结,春结讵能申。欲游春园趣,复忆春时人。春人竟何在,空爽上春期。独念春花落,还是惜春时。


整首诗不过九十个字,但是"春"字就用了二十三个。它们犹如一片片花瓣,错落有致地组合出一朵栩栩如生的"春天"之花。后世许多文人想尽办法想要超越这首《春日诗》,但是想了一千多年,也没一个人能找出超越的办法。除了当诗人,他还是著名的人物传记作家,代表作有《忠臣传》(可惜他本人连老爹都不忠);史学家,代表作为《注汉书》;画家,代表作是描绘外国及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贵族向皇帝进贡的《职贡图》,此图据说是我们现存最古老的名画,目前被作为顶级国宝存放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最不可思议的是,他还是著名的风水大师,写过一本《周易讲疏》,就别人一辈子都搞不明白的周易讲得头头是道。每每看到这里,我都打心眼里想对萧大师说一句:I服了you!可惜的是天妒奇才,他那些本本都可以入选语文课本的著作,经过战火的洗礼,最后只剩一本《金楼子》留存于世上。

萧绎的本事虽然很牛,但是他却生活得很不开心,因为他的病让他总是抬不起头来。说起来这病也没啥严重的,也就由于小时候生病生得很严重,瞎了一只眼,古人文绉绉的说法称之为"眇目"。当时他眼瞎志不瞎,自己看书不便,就让身边的侍者们轮流念给自己听,而且是从早念到晚。这些人战斗力有限,总想趁萧绎迷瞪时偷懒,或是偷工减料,少念两页。每当这个时候,独眼兄都会突然清醒,先把侍者臭骂一顿,然后逼着他们从头开始念一遍。


魏晋南北朝时期人们的想法比较怪,树活一张皮,男人活一张脸。男人如果脸上出了问题,那是很麻烦的,不仅男人不待见,就连女人都不待见。萧绎别看是个大才子,但是因为成了独眼龙,就成了别人恶搞的绝好素材。第一个恶搞他的是六哥萧纶。梁武帝大概自身基因太好,生出的几个儿子都会舞文写诗。萧纶也不例外,他有次灵感突现,就萧绎的"眇目"写了一首大作:


湘东有一病,非哑复非聋。相思下只泪,望直有全功。


做成之后,他还当面抑扬顿挫地念给萧绎听,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把独眼龙老弟弄了个大红脸。萧纶这么一通恶搞,估计还有个原因就是他们的大哥昭明太子是个著名的美男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多年后,萧绎连本带利在郢州(今湖北武昌)城要了六哥的小命。兄弟恶搞完了,大臣们也赶来凑热闹。某天,他到江边游玩,一个大臣玩了个黑色幽默,引用楚辞中的一句经典话说:今儿个真是"帝子降于北渚"啊。萧绎听完,气得火冒三丈,因为下一句就是"目眇眇而愁予"。骂人不揭短,这位老兄揭短带讽刺,真是非常的不厚道,所以萧绎没少找他麻烦。不过,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萧绎的处境有多么尴尬。


大概在相貌上面实在没法跟别人比,萧绎才心有不甘,把自己的文学修养练到了国学大师的水平。他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做免费培训,整天叫一大帮人到自己面前,然后开始摇唇鼓舌,侃侃而谈,今儿个讲老子,明儿个讲风水,充耳不闻天下事,尽情陶醉口水间。由此也导致了一个很严重的后果--不好色。不管是先前做王爷,还是后来做了皇帝,他对自己庞大的老婆团都没太上心。人是最不甘寂寞的,何况是个个风华正茂的小女人,于是他的后院里的红杏们纷纷出墙。其中表现出墙出得最著名的就是成语"徐娘半老"中的那位徐娘--徐昭佩。


徐昭佩出身名门望族,是个美女加才女,嫁给萧绎的时候双方才十岁,成为湘东王妃。起初,两人同为未进入青春期的毛头娃娃,想来电自然是不可能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小两口开始过起了夫妻生活。这个时候萧绎因为荷尔蒙的作用,对男女之事还是蛮有兴趣的,而徐昭佩也是情窦初开,对老公瞎掉的一只眼睛也没太在意。两人努力了很久,产生了婚姻的结晶--儿子萧方等和女儿萧含贞。但是从头到尾,萧绎对她只是出于男人的本能,没啥爱情可言,在独眼兄看来,美人远没有书籍可爱。短暂的温存过后,萧绎把徐昭佩晾在了偌大的王宫里。开始的日子里,萧绎把她当情人,隔三差五来看一次。过了一段,把她当非典病人,半月十天才来探望一次。到当上皇帝的时候,干脆把她当死人,一年半载才来"瞻仰"一次。

人是最怕寂寞的。老公好歹有书陪,徐昭佩自然也得找个东西陪,找来找去,她找到了酒。久而久之,养成了酗酒的毛病,每天必喝,每喝必醉。喝醉了不找别人,专找萧绎,一脸激动地扑到他怀里哇哇--不是大哭,而是大吐,非得吐他一身五颜六色才罢休。她这样原本想引起萧绎的注意,没想到更加引起了他的厌恶,对她愈发不理不睬。一计不成,徐昭佩又心生一计,拿老公的眇目开始恶搞。她的恶搞很有创意,梳头只梳半边,口红只涂半面,上妆只上半脸。理由很简单,萧绎是独眼龙,只能看见半张脸,给整个脸上妆等于浪费!这就是所谓的哪壶不开提哪壶。难能可贵的是萧绎作为响当当的文化人、大才子,从不跟这个疯女人一般见识,顶多"哼"一声以示抗议。徐昭佩忙活了半天,毫无收获,反倒是连累了自己的好儿子萧方等。萧方等继承了爷爷和父亲的才学天赋,那双小手能写能画,还能开弓射箭,在萧家的诸多儿孙中是难得一见的文武全才。然而因为母亲过于追求"行为艺术",经常受气的老爹就把气全都撒他身上了,平日没少给他白眼。


萧绎这只"眇目"让他唯一高兴的一次,就是某段时间有传言:"独梁之下有瞎天子。"他刚高兴了两天,就发现手下的杜嶷也是个独眼龙,而且瞎得比自己还严重。他疑心顿起,怀疑瞎眼天子会不会是杜嶷,索性叫人摸黑刨了人家的祖坟,破坏了风水。巧合的是,杜嶷一家后来差不多都死在战乱中。


话接前文,就在萧绎一家三口闹家庭矛盾的时候,梁武帝发话了:我老了,快落山了,好孙子们都赶快来看看我吧。萧绎不敢违抗老爹的旨意,就打发儿子萧方等去建康了。刚走到半路,侯景之乱就发生了。说来也怪,侯景的叛乱部队不过几千人,却能把偌大的建康城围得团团转。当时前前后后赶来的援军多达二三十万,却都在看热闹,根本不去救城里的老皇帝。据说当时梁武帝在城上说话,城下的援军都能听见,但就是没人动手。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侯景顺利地打下了建康,饿死了梁武帝。一听老爹死了,萧绎激动得热泪盈眶--您老怎么才死呀!然后全面封锁老爹饿死的消息,着手准备当皇帝。就当时各方的实力来看,萧绎无论是军队数量,还是手下大将,都是数一数二的。在建康被围期间,他仅有的军事行动,还是去往建康半路的儿子萧方等主动请缨,要求去营救爷爷,萧绎才勉勉强强给了一万人。虽然萧方等身先士卒,杀敌时从不畏死,奈何独木难撑,眼巴巴地看着爷爷落入叛贼的手中,只好率兵回到了爹妈身边。


萧绎看到儿子这么给自己争脸,那个高兴呀,罕见地冒着被吐酒水的危险跑去找徐昭佩商量:"若更有一子如此,吾复何忧!"徐昭佩丢给他一个大白眼,早干吗去了,老娘没空!各位问了,那她在忙啥呢?原来,徐大嫂为了打发寂寞,更为了报复老公,这几年尽忙着搞外遇了。她特别勤奋,前前后后一共外遇了三次。第一次是和瑶光寺的智远道人,此人身材高大,人又生得机灵,比起自己那个书呆子老公身上的男人味浓郁多了。徐昭佩和这个花道士偷偷摸摸私通了几年后,某天忽然发现萧绎身边的谋士季江人长得很帅,挺合自己的胃口,就主动勾引。徐大嫂吃了回嫩草也就算了,还故意不遮不掩,弄得满城风雨,生怕老公不知道。让她失望的是,萧绎的反应很平静--我没空,爱咋地咋地。然后继续和一帮文人骚客谈古论今去了。就在这两口子冷战的时候,第三者季江反倒是悠然自得地就自己的艳遇提笔写了首"爱"后感:柏直狗虽老犹能猎,萧溧阳马虽老犹骏,徐娘虽老犹尚多情。最后一句演变成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徐娘半老"。

开始徐大嫂只是玩玩,没想到经过这几年的实战,她偷腥偷上了瘾,在不惑之年奋起余勇又找了大美男子贺徽。这次她做得很出格,隔三差五地跑到附近的普贤尼里私会。二人一边云雨,一边情诗对歌,本着作奸留赃的精神,徐大嫂还把情诗写在了枕头上。面对这顶硕大的绿帽子,萧绎终于抛弃了最后的一丝文人涵养,用自己特有的武器--笔,对她进行了一次空前绝后的报复。这篇以揭露徐昭佩偷情丑事为内容的千古奇文名叫《荡妇秋思赋》,全文如下:


荡予之别十年,倡妇之居自怜。登楼一望惟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天与水兮相逼,山与云兮共色。山则苍苍入汉,水则涓涓不测。谁复堪见鸟飞,悲鸣只翼?秋何月而不清,月何秋而不明。况乃倡楼荡妇,对此伤情。于时露萎庭蕙,霜封阶砌,坐视带长,转看腰细。重以秋水文波,秋云似罗。日黯黯而将暮,风骚骚而渡河。姜怨回文之锦,君悲出塞之歌。相思相望,路远如何?鬓飘蓬而渐乱,心怀愁而转叹。愁索翠眉敛,啼多红粉漫。已矣哉!秋风起兮秋叶飞,春花落兮春日晖。春日迟迟犹可至,容子行行终不归。


写完之后,萧大才子意犹未尽,把《荡妇秋思赋》贴得到处都是,不知是想让别人欣赏自己的大作,还是想让地球人都知道徐大嫂伤风败俗的丑事。然后,萧绎又把智远道人、季江、贺徽三大情敌全部砍掉脑袋,送给阎王做贡品。至于徐昭佩,他进行了中国式离婚,将其关进深宫里,让这个疯女人再也无法招蜂引蝶了。


处理完和老婆的事,萧绎开始处理和兄弟、侄子们的事。当时老爹已死,一同被俘的哥哥虽然当上了皇帝,却是侯景扶植的傀儡。当时不在建康的萧家子孙们都跃跃欲试,准备当皇帝。萧绎的实力最强,就财大气粗地挨个收拾。第一个被干掉的就是当年恶搞自己的六哥萧纶,然后任命自己的另一个儿子萧方诸当了郢州刺史。原本,他并不急着收拾侯景,反正老爹死了,过两年报仇也不迟。没想到侯景主动找他麻烦,派兵抓住了其子萧方诸。这下萧绎才开始着急,派出王僧辩、杜龛、王琳等几个自己的得力大将,向建康发动全线进攻。王僧辩不负所望,和另一位平叛大将陈霸先合力收复失地,逼死侯景。在进入建康之前,萧绎下了一条命令:"六门之内,自极兵威。"说明了,就是干掉所有未来可能威胁他当皇帝的人(包括亲兄弟、亲侄子)。王僧辩等人很认真地照办了。


萧绎觉得没啥大问题了,就在江陵登基称帝,年号"承圣"。这段时间,不甘寂寞的徐大嫂也没消停。她不能拿老公出气,就拿老公的其他老婆们出气。平日里只要看见谁怀孕,她就会拿着刀子去捅谁。太清三年,老公最喜欢的王美眉刚刚怀了龙种,就离奇死去。因为犯有前科,萧绎把账算在了她头上,逼得她跳了井。事后萧绎觉得不解气,把徐大嫂的尸体送回娘家,称之为"出妻",算是与死人补办了个离婚手续。

不久,萧绎的八弟武陵王萧纪在成都称帝,并派兵东进攻打荆州。萧大才子同时应付几条战线,多少有点吃力,就干了件自毁长城的蠢事,向北面的死敌西魏俯首称臣,希望西魏宰相宇文泰能派兵消灭自家人萧纪。宇文泰正愁着往东没法扩张领土呢,看到天上掉下这么大块馅儿饼,马上举兵打进四川,灭了萧纪同时,也顺便赖在那儿不走了。从此,四川永远从南朝的版图上被划走了。而此前,素有"七省通衢"之称的重镇襄阳,也落在了西魏的手里。起因是生性多疑的萧大才子把镇守此地的岳阳王萧詧视为眼中钉,打算消灭而后快。萧詧不傻,自己没造反,凭啥不明不白地死在这个独眼龙手里。他也主动向宇文泰求救,招来西魏大军占据了襄阳。萧绎惹不起宇文泰,只好认栽。结果他才刚刚当上梁国的大老板,就接连丢了两块地盘,把首都江陵置于敌人的两面夹围之下。


萧绎找死有法。此时的梁国胸前被掏了一大块肉,两只胳膊又被砍断了,属于重度残废,必须大补才能有所起色。瞎了一只眼的萧大才子连字都看不清,哪能看到这一点。他抱着革命已经成功、我已无需努力的思想,继续沉浸在书堆、画卷里,悠然自在地打造自己的神仙生活。可惜,在那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书呆子是当不成神仙的,只有狼性十足的人才能生存下去。尽管萧绎有野心,为了野心也可以六亲不认,但是与同时代的宇文泰、高洋相比,他的野心还是太小了,仅仅也就弄个皇帝当当而已。相反,宇文泰却不图什么皇帝的虚名,抢夺对手的土地,掳掠对手的马匹,奸淫对手的妻女,听着对手的哭声,才是他们这种人最大的快乐。眼见萧绎书生气十足,却占着一大块肥肉,他决定动手了。梁承圣三年(公元五五四年)九月,西魏宇文泰派手下大将于谨、宇文护率领五万大军,在萧詧的协助下大举进攻江陵。江陵无天险可据,萧绎手下最能干的大将王琳、王僧辩又被他远远地放到外地,梁国军队根本无力抵抗宇文泰大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敌人打到城下时,萧绎还在给一干大臣免费讲解《老子》。听到城外隆隆的战鼓声,萧大才子不得不登上城楼观敌。直到这时,独眼兄依然不失才子风范。面对黑压压的来取自己小命的西魏大军,他饶有兴致地现场发挥,作了一首诗,然后抑扬顿挫地念给身边的大臣们听。大臣中有几个脑子进水的还跟他一唱一和,尽显见了棺材也不落泪的大无畏精神。


于谨、宇文护可没心风花雪月,领着五万大军就攻进了江陵城。萧绎这才开始着急,赶忙派人去广州找自己的小舅子王琳来救援,十足的书生气。被俘之前,萧绎总算干了一件男人味十足,同时酸味也十足的事。他跑到自己藏书的东阁竹殿,举起火把把里面的十四万卷古籍烧了个底儿掉。一边纵火,他还一边砍柱子,嘴里大喊:"文武之道,今夜尽矣!"有人就不明白了,问他烧书干啥?萧大才子回答:"读万卷书,犹有今日,故焚之。"自己造的孽,自己不检讨,却去怪书本,这样的书呆子实在死有余辜。


和宇文护一起来的还有萧大才子的侄子萧詧。叔侄相见,分外眼红,萧詧对七叔进行了一番十分解恨的羞辱,然后叫人搬来一袋土,扔到他身上,将一代大才子活活压死。之后,萧詧在江陵组织了新的傀儡政府,完全接受远在长安的宇文泰的遥控。


萧绎身后,梁国经过一系列的战火摧残,完全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被大将陈霸先一家取而代之,建立了南朝最后一个朝代--陈。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萧绎悲剧的根源即是如此。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