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最神经的皇帝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1 1109
导读:皇帝们吃的虽然好点儿,终究还是人间的五谷杂粮,所以常人能得的病他们一个也少不了。譬如刘备死于痢疾,唐顺宗中风后成了哑巴,光绪肾虚了半辈子。庆幸的是,这几个皇帝的病只限于身体零部件,一同受罪的也就几个太监和太医而已。如果某位皇帝的脑子出现了问题,譬如轻度的精神分裂,那后果可就大为不同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皇帝的大脑就等同于国家的大脑,他的大脑发神经,全身上下就得大地震。南北朝时期,北齐帝国的开国皇帝高洋就有那么一点神经病,虽然不是完全的精神失控,但是对于一个手里握着数百万百姓生命的帝国主宰来说,其破坏程度非

皇帝们吃的虽然好点儿,终究还是人间的五谷杂粮,所以常人能得的病他们一个也少不了。譬如刘备死于痢疾,唐顺宗中风后成了哑巴,光绪肾虚了半辈子。庆幸的是,这几个皇帝的病只限于身体零部件,一同受罪的也就几个太监和太医而已。如果某位皇帝的脑子出现了问题,譬如轻度的精神分裂,那后果可就大为不同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皇帝的大脑就等同于国家的大脑,他的大脑发神经,全身上下就得大地震。南北朝时期,北齐帝国的开国皇帝高洋就有那么一点神经病,虽然不是完全的精神失控,但是对于一个手里握着数百万百姓生命的帝国主宰来说,其破坏程度非同小可。


关于他们老高家,本书后文将陆续提到高洋的痞子哥哥高澄、口吃侄子高玮。之所以对他们老高家这么照顾,实在是因为他们家的基因太特殊了,想找一个乖点的孩子比在西施脸上找麻子还难。就拿高洋同志来说,你可以把他称作灵童、酒鬼、杂技高手、后古代行为主义者、SM爱好者、杀人狂、音乐家、军事家、政治家、阴谋家……(此处省去1000字)。听易中天先生讲曹操的时候,我以为曹哥的人性已经够复杂了,当看过了高洋的故事,我才发现这位高兄已经化有形为无形,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我还是先从他的灵童一面说起吧。他们家祖籍本来在今河北景县南部,后来他曾爷爷高谧因为犯事,被判流放到今天内蒙古的包头地区。这个地方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属五胡之一的鲜卑族的活动范围,多年的混杂居住使得一家人高度鲜卑化,标志性的事件就是他爹高欢有个鲜卑风格的字--贺六浑。高洋的祖上原来也是官宦人家,属于中产阶级。到了他爷爷高树生当家的时候,整天游手好闲,养花逗鸟,家道开始走下坡。高谧临死时好歹还能留给高树生一份像模像样的遗产,高树生临死时大概只能留给高欢(高洋父亲)一把锅铲了,于是老高家就从中产跌到了无产。高欢那个穷呀,好容易熬到了可以结婚的年龄,娶了个鲜卑老婆,才算有了点家产--一匹马。但是马吃的是草,你不能指望它拉出的是金子,所以还是穷。高欢整天抱着老婆孩子在破屋子里叫穷,当时高洋还不会说话,耳濡目染,突然某天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更不是穷,而是上天的预言--得活!高欢当时蒙了半天,此后很快时来运转。他在六镇起义中先是被俘,然后被俘虏他的北魏权臣尔朱荣看中,做了自己的卫队长。此后高欢在其帐下屡立战功,屡次加官,在翅膀硬了之后,反手过来又干掉了尔朱氏,当上了北魏的宰相不说,还成了孝武帝的国丈。高洋的预言何其准也!

做完了灵童,高洋开始进入了下一个角色--后古代行为主义者。之前提过他的侄子高玮也搞行为主义,但是比起他的行为主义就差得很远很远了,这是因为高玮是出于贪玩,而他是出于保命,自然要格外认真、格外前卫一点儿。就相貌而言,在高欢众多的儿子中高洋是个异类。大哥高澄、弟弟高湛(北齐武成帝)都是出了名的帅哥,唯独他丑八怪一个,还有那么点儿骨骼畸形。所以大哥高澄不怎么喜欢他,最初时并没把他当成回事,直到有天高欢出了道考题,内容是这样的:


眼前有一团乱线,如何解开?


这是道考察智商的题,答对者必定得到老爹的喜欢和重用。其实类似的题,早在多年前,威震亚非欧三大洲的亚历山大大帝就曾成功解答过,解不开直接用刀砍不就开了。亚历山大是这么想的,高洋也是这么想的,操刀就砍,砍完了还说"乱者须斩",言简意赅。南北朝是个月月有人打仗、年年有人造反的时代,谁都不缺贼心,文明的办法根本不管用,唯有反一个杀一个,通过吓破贼胆消灭贼心。高洋的回答无疑体现了这种思想,也让老爹刮目相看。老哥高澄不服气了--小子,我可是长子,敢跟我抢!


没过多久,高欢又出了一道题,和上次一样,这次是实景模拟。他让几个儿子带着兵外出,半路上突然冒出一股劫匪要点买路钱。高洋的几个兄弟和他一样,还都是孩子,哪见过这阵仗,撒丫子就跑。只有他吃了熊胆,领着部队直冲过去,解决了劫匪。劫匪头子怕疼,连忙卸掉伪装跪地求饶:"公子爷,我是你爹的手下彭乐呀!是你爹让我来验验你们的胆是豹子的还是绵羊的!"高洋不管这套,把彭乐捆得结结实实的,送到老爹面前。高欢更高兴了,直接口头奖励:"此儿意识过吾。"当着哥几个的面说这话,这不明白着要让他接班吗?很快,高洋发现老哥高澄看自己的眼神变了,里面包含了这几种成分:嫉妒、不满、杀机。高洋明白,现在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斗不过高澄的,保命的最好办法是装疯卖傻。


怎么个装法呢?像孙膑之类吃便便的太老套,朱棣睡大街之类的又不够刺激,要装就装个够味的--吃"咸菜"。具体地说就是整天挂着两条大鼻涕,满世界巡展,鼻涕流嘴里呢就舌头一舔,当咸菜吃了。这还只是第一招,很快他又使出更猛的第二招--裸奔,无论春夏秋冬,他都光着膀子在自己家里跑,跑到后来当了皇帝,干脆到大街上让全城人瞻仰,当然这是后话。此外,还有第三招,在老婆面前装哑巴,见了面也不说话,好像得了自闭症一样。这么一通表演下来,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宰相高欢家有个痴呆儿子。高澄开始有点不信,就和弟妹李氏私通,高洋就跟没看见一样,任由老哥给自己戴绿帽子(多年后,高洋登基第一件事就是强奸了高澄的妻子,算是雪耻)。虽然没有在北影和中戏进修过,但是高洋的演技却比任何演员都专业,再加上他的长期坚持和高澄的智商,这关他终于闯了过去。高澄逢人就说:"此人亦得宝贵,相法亦何由可解?"高洋大概不知道,千百年后,唐伯虎为了活命,成功照搬了他的裸奔办法装疯,成功捡了一命。如果当时有专利法,高洋真应该申请个专利。

暂时的装疯是为了日后的威风,高洋装了很多年,终于等到了公元五四九年。这年八月,高澄被一个厨师杀掉,被他欺负了许久的皇帝大人还高兴着以为自己可以翻身农奴把歌唱了,没想到曾经的傻子高洋疯病去无踪,凶猛更出众。高洋到了事发地点,立即封锁哥哥被杀的消息,对外宣布:"奴反,大将军被伤,无大苦也。"然后跑去对孝静帝警告了一番,回到晋阳城开始了紧张有序的改朝换代大业。武定八年(公元五五○年)正月,高洋封自己为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齐郡王,进爵齐王。这年五月,他来到都城邺城,官居相国,把军政大权全部揽到自己手中。不到一年,他就把国内的各路猛人、牛人、武人、文人统统搞定,把全国上下看得一愣一愣的。皇帝元见善没办法,只好宣布退位,把龙椅让给高洋去做,北齐帝国正式建立。这一年,高洋才不过二十岁!


装了这么多年的羔羊,高洋开始发飙了,露出了自己作为恶狼的本性,同时体内的神经病也开始慢慢发作。为了给别人以直观的印象,他别出心裁,在和朝臣议事的三台大光殿之上摆了硕大的一把锯和一口锅。大家千万别以为他饭量大,随时准备锯柴做饭,这两件东西实际上都是他的凶器,只要看见谁不顺眼,马上就在大殿上开锯,锯完了直接扔锅里煮熟。整套作业流程科学合理,且效率极高。值得一提的是,高洋记忆力极好,谁干过什么,就是过了十年八年他也记得一清二楚。如果哪天心情不好,立马开杀。所以从前惹过他的、贪污过的、临阵脱逃过的,个个心惊胆战,纷纷提前写好遗书,吩咐后事。至于那些没犯过错的,也都夹紧了尾巴做人,丝毫不敢胡作非为。


可就是这样,有时还是免不了一死,因为高洋同志还有个身份--酒鬼。别人喝得酩酊大醉一般是遇到喜事、亲友来访和心情不畅,总之是因事恋酒。高洋则相反,天天喝酒,喝就喝醉,醉了还喝。别人喝酒以容器为单位,或是碗,或是坛,他喝酒则以时间为单位,基本单位是天。常常是从早喝到晚,又从月亮上班喝到太阳上班,估计他死的时候血管里都是酒。人醉了自然就不安生,高洋的举动就是杀人,穆嵩、高隆之、李蒨之等等数不清的大臣都是他撒酒疯的牺牲品。曾经有那么一次,高洋喝得太多了,就爬到鹰台的房顶上来回乱跑,表演起高难度杂技来。这座鹰台高二十七丈,直耸云端,其他人别说在顶上跑,就是坐在上面都会头晕目眩,血压陡增。高洋不愧是杂技大家,跑腻了他就停下来跳舞唱歌,而且颇有节奏感,即兴开起了个人演唱会。那些太监、宫女、大臣们听着天籁之音,却个个吓得心惊肉跳,天!太前卫、太高难度了!就在大伙快要崩溃的时候,高洋突然不唱也不跳了,利索地从房顶上下来。就在他们以为高洋恢复理智的时候,只见皇帝大人以博尔特般的飞人速度冲进后宫,不一会儿怀里揣着鼓鼓囊囊的一块东西回来继续喝酒。皇帝陛下看来没喝多,大臣们终于放下了心,今天终于可以不杀人了。于是他们继续交杯换盏,就在快吃饱的时候,高洋突然从怀里把那鼓鼓囊囊的一块东西扔了出来。顿时,呕吐与惊呼共一色,每个人刚才吃了多少此刻就吐了多少,因为高洋刚刚扔出来的是他最最宠爱的薛美人的一个零件--脑袋。原来,刚才神经病发作的高洋忽然想起薛美人以前是清河王的老婆,两人现在可能还在私通,就冲进寝宫,三下五除二就把她锯成三段。此时大厅里静悄悄的,就见高洋突然抱起脑袋开始号啕大哭,哭着哭着下了道命令:把薛美眉的髀骨取出来做成琵琶。于是,高洋的第二次个人演唱会开幕了,他抱着琵琶一边弹一边唱"佳人难再得"。

还有一次是在天保九年(公元五五八年),他的三弟高浚和七弟高涣觉得二哥太出格了,这么个搞法国家还能活几天呀?就去劝他要稍稍收敛一点儿。兄弟们也是好意,劝一次还不碍事,劝得多了,高洋就烦了,把二人像牲口一样锁进铁笼里。这下二人吓傻了,知道这个哥哥杀人不分对象了,坐在笼子里天天等死。等来等去,有天突然看到高洋乐呵呵地来了。高洋估计刚喝了小酒,精神不错,竟然唱起歌来,还要两个弟弟跟着自己一起唱。俩人觉得活命有戏了,就跟着放情歌唱,高洋被兄弟三人的歌声感动得老泪纵流,顺手操起一把长矛就往铁笼子里乱捅,歌毕,人毙,两个弟弟成了筛子。高洋一抹泪,来呀,放把火烧了。就这样,两个兄弟稀里糊涂就交待了。


对别人的生命不负责还能理解,但是对自己的生命也当儿戏就难以理解了。有次,他老妈实在忍不了了,就跑去骂了他个狗血淋头。老太太鲜卑人出身,估计也夹杂了不少恶心人的话,高洋火了,跑过去一脚把老太太坐的板凳踹倒,然后戳着她的鼻梁骨说:"你信不信我把你卖给胡人……"老太太当时就气傻了,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自己真的被别人如何如何了。事后,高洋所剩不多的良知提醒自己该向老妈请罪。别人请罪,通常就狠狠扇自己两耳光,然后配上一句台词"我不是人",个别投入的,再号两嗓子。高洋觉得这样不够诚意,就在门口烧起一把大火,要把自己烤了,所谓"赤"子之心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老太太吓坏了,赶紧出来拦住他。眼看不能自焚,高洋想起来了老爹当年教育自己的方法,把鞋一脱,伸出两个光脚丫子让别人狠抽了五十下。这件事过后一段时间,他去了趟岳母家,先是拿着伤不了人的钝箭对这位没招谁惹谁的老太太一阵乱射,然后又打了屁股二百板子。理由很简单,高洋的老妈上次受了委屈,岳母却啥事没有,不公平,所以该打。如此逻辑,我们只能相信高洋是个十足的神经病了。


高洋这么爱好杀人,能让他手下留情实在是不敢想象的事。在他当政的十年间,也就宰相杨愔享受过这样的待遇。杨愔是个大胖子,高洋看着好笑,就叫他"杨大肚"。叫就叫吧,还要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这么大。说干就干,刀斧手准备好,就要开膛破肚。这时有人赶来劝阻,才没有动手。但是,高洋还是不过瘾,就把杨愔狠狠抽了几百鞭子,然后丢进棺材里准备活埋。但是杨愔不是别人,别看高洋这么胡搞,但是北齐还是铁桶一样的江山,南梁、北周都无法撼动,其关键原因就在于杨愔比较敬业,史称"主昏于上,政清于下"。当然,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二人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某次,高洋出恭的时候没带手纸,还是杨愔雪中送炭。思前想后,高洋罕见地收回了屠刀,放了杨愔。


比较滑稽的是,高洋居然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天保七年(公元五五六年),他曾经下令不许吃肉,只能吃虾、蟹、蚬、蛤等水里的动物。过了一年,他干脆下令连虾、蟹、蚬、蛤也都不能吃了,唯一能吃的只有鱼。除了保护野生动物,高洋还搞过一次别开生面的放生,具体形式有点像今天英国的鸟人比赛。他让人找来一些席子做成鸟的翅膀形状,然后给人插上,命令他们从高高的台子上"飞"下去。结果不用说,肯定是惨叫声一片。不过,活在他的统治下,说不定哪天就会被锯成三段,还不如这么死得痛快。痛快的死也是一种解脱,从这个意义上讲,此举也算是一种放生。


天保十年(公元五五九年)十月,把老妈、兄弟、大臣、百姓折腾得精疲力竭的精神病患者高洋终于死了。不过就在这一天,臣民们无不再一次领略了他的伟大,因为在他活着的时候,就曾经预测到自己哪年哪月哪日要去找阎王喝酒。如今预言成真,套用《神探狄仁杰》中的一句台词:大人真乃神人也!发丧的时候,"群臣号哭,无下泣者",唯一流泪的只有杨大肚,做人如此,失败,太失败了!


公正地说,高洋虽然是个暴君,却并不是个昏君。他统治下的北齐帝国占据今天山西、山东、河北、河南及苏北、皖北的广大地区,人口超两千万,综合国力是当时三个割据政权中最强的一个。史称他"留心政术,以法驭下,虽密戚旧勋,必无容舍,内外清靖,莫不袛肃",在北齐的几个皇帝中,他的专业素质是最高的。但是,过度喝酒有害健康,高洋那种自来水似的喝法,对大脑造成了严重的损伤,导致他的精神经常性的失控。多年后,大诗人李白因为过度饮酒,也尝到了苦果,生下了一群痴呆儿。对此,我只能说,酒精毁掉了高洋一个做好人的机会。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