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帝国主义收购中国企业的三大武器

秋天的白菜 收藏 0 385
导读:一、产业资本收购中国企业的三大武器 金融资本收购中国制造业的手法比较简单,就是收购了之后,分拆卖掉从中渔利包括上市。而产业资本收购的手法非常复杂,本书的目的就是解析产业资本的收购手法。产业资本收购的手法可以分解成三大武器, 1. 掌控产业链6+1的6(也叫供应链),利用ISC的手法优化每个节点,并拉紧供应链。 2. 掌控产业链6+1的1,利用IPD的手法优化生产程序,提高效率。 3. 对于B2C的消费品而言,优化行业本质。 在我讨论这三大武器之前,我想透过新帝国主义收购中国

一、产业资本收购中国企业的三大武器

金融资本收购中国制造业的手法比较简单,就是收购了之后,分拆卖掉从中渔利包括上市。而产业资本收购的手法非常复杂,本书的目的就是解析产业资本的收购手法。产业资本收购的手法可以分解成三大武器

1. 掌控产业链6+1的6(也叫供应链),利用ISC的手法优化每个节点,并拉紧供应链。

2. 掌控产业链6+1的1,利用IPD的手法优化生产程序,提高效率。

3. 对于B2C的消费品而言,优化行业本质。

在我讨论这三大武器之前,我想透过新帝国主义收购中国矿业的案例和旧帝国主义时期外资收购我开平煤矿的对比来解释新帝国主义的本质。其实新帝国主义和旧帝国主义掠夺的本质从来没变过,只是新帝国主义收购中国企业的手法又多了三个武器,因此对我们的危害就越大。

二、美国31任总统胡佛曾是坑害开平煤矿的急先锋

我和各位读者说个小故事,由于义和团之乱,英国驻天津领事亲自带兵冲进张翼宅,以张家养有大量鸽子为由,认定“疑与拳匪相通”,逮捕了张翼,把他关在太古洋行的一个旧厨房里。张翼是谁?这可了不得,你今天不知道可以,可是那年头在北京地界混的人要是连张大人的威名都没听过,这辈子就只能刷马桶了。当年中国唯一的煤矿央企,全球范围内前五名的煤炭出口商,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开平煤矿就是张大人直接领导的。按今天的说法,那是绝对的世界五百强企业,要知道那时候力拓呀什么的矿业巨头还远没成立呢。而开平煤矿,本来是由李鸿章决策、唐廷枢一手创办。到1895年之后,它跟招商局一样,落入了佩着顶戴的官商之手,张大人因为是恭亲王的亲信,所以才能出任督办一职。

张大人这下是彻底慌了,他想保命的结果就是他被他的好朋友一个德国人德璀琳给坑害了。德璀琳事先拟好一份“护矿手据”,内容是 “委派德璀琳为开平煤矿公司经纪产业、综理事宜之总办,并予以便宜行事之权。听凭用其所筹最善之法,以保全矿产股东利益”。张大人文化比较低,读了半天没弄明白,这时候德璀琳补充了一句:张大人,你签了以后,你身份可就变了,以前你是满清官员,现在你可就是我们外国公司下面的高级雇员了,所以,援引条例,我可以担保您性命无虞,当然了,我的总办权既然是你给的,等这阵风暴过去了,你当然有权再收回去嘛。张大人一听连称妙妙妙啊,于是破涕为笑,当场就签了,还连连道谢。

1990年的7月30日,得到“便宜行事之权”的德璀琳代表开平矿务局,而胡佛代表墨林公司,签订了出售合约,价格是8英镑。根据这份合约,“开平矿务局所有之地产、码头、铁路、房屋、机器、货物,并所属、所受、执掌或应享有之权力、利益,一并允准、转付、移交、过割与胡佛……胡佛有权将其由此约所得的一切权力、数据、利益,转付、移交与开平有限公司”。胡佛把合约带回墨林公司后,得到了5 000美元的奖赏,这在当年是一笔不菲的报酬。接着,墨林又转手将开平卖给一个名为“东方辛迪加”的英国财团。12月28日,新组成的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在伦敦注册。次年2月下旬,英军进驻矿区,升起米字旗,胡佛被任命为新公司的总办,并得到8 000股的公司股票。他搞了半年的接管工作,在写给董事会的报告中称:“我们的任务完成得令人满意,而留给我们后任的乃是一个前程远大的企业。”

读者有没有觉得胡佛这个名字很耳熟,对的,他就是美国第31任总统赫伯特·克拉克·胡佛(Herbert Clark Hoover)。他就是那位在年轻的时候坑害开平煤矿的首恶之一。他和威廉·贝鲁(William Baillieu)等人合伙创建了“锌公司”(Zinc Corporation)。这家公司日后几经合并成为力拓集团的一部分,如今的力拓成为侵华的急先锋,各位读者还记得2009年的力拓间谍案的故事吗?历史的巧合实在太有意思了。

胡佛这样品德的一个人,最后却成了为人称道的英雄,因为一战爆发后,胡佛在伦敦每天工作14个小时,为九百万战争受害者管理分派了约250万吨食物。作为一种早期的“穿梭外交”,他四十次横渡北海与德国当局接触,恳请他们允许食品运输。所以在欧洲美国,他都俨然成为了一个国际英雄。比利时的勒芬市还把一座重要的广场以他的名字命名。这就是我经常告诉各位读者美国人的虚伪面。连总统都是打着国际英雄的幌子,而背地干着坑害中国开平煤矿的人,其他人更不用说了。我希望读者能永远记住这就是美国人的嘴脸和本质。

三、新帝国主义收购中国企业更狡猾

我看今天的新帝国主义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开平煤矿的事继续在今天的中国悲惨的重演。新帝国主义是很聪明狡猾的,他们深谙中国对矿业的政策监管,因此不会与政策硬碰,而是采取合作和间接的形式,绕过政策监管。透过上述手法,外资成功地减少了并购矿业公司政策上的风险,规避了舆论的压力,从而加快了收购的速度。外资成功进来以后,就可以大肆整合资源产业链,掠夺中国矿产资源。愚昧的地方政府还以为可以借助外资的技术、管理人才和资金与大型国企匹敌,殊不知道,矿权已拱手相让。不单如此,外资们乘虚而入之后,还大肆透过“代理人收购”等曲线收购的手段贪婪地掠夺中国的矿产。他们看准中国在矿业产业链上的诟病,并巧妙地避过政策的规管,违规进行行业整合。简单来说,就是你不让我收购,我就合资之名而实际控制,你不让我直接收购,我就曲线代理人收购。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