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呼,中国水泥业的可悲和失败!!!!

秋天的白菜 收藏 0 171
导读: 本文摘自我的新作《产业链阴谋III:新帝国主义并购中国企业的真相》的序言。该书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 案例二:有些企业在我们中国人手中是经营不善的,而到了外国人手里就焕发出了经济效益。我们看看中国西南地区一家水泥公司“四川双马”,2000年初,还是一家乡镇规模的中小企业,无论生产技术或综合产能都比较落后。然而踏入2008年,毛利率却爬升到29%,比我国第一大的水泥企业“安徽海螺水泥”还要高出4个百分点。转折点在哪里呢?就是拉法基2005年入主“四川双马”。 拉法基是怎么做的呢?



本文摘自我的新作《产业链阴谋III:新帝国主义并购中国企业的真相》的序言。该书已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


案例二:有些企业在我们中国人手中是经营不善的,而到了外国人手里就焕发出了经济效益。我们看看中国西南地区一家水泥公司“四川双马”,2000年初,还是一家乡镇规模的中小企业,无论生产技术或综合产能都比较落后。然而踏入2008年,毛利率却爬升到29%,比我国第一大的水泥企业“安徽海螺水泥”还要高出4个百分点。转折点在哪里呢?就是拉法基2005年入主“四川双马”。


拉法基是怎么做的呢?首先使用第一个武器ISC(集成化供应链管理)。我想利用前面讲的开平煤矿的故事说明什么是ISC。开办开平煤矿的唐廷枢在当时引进了ISC的观念,什么叫ISC? 开平附近山路崎岖不平,交通极为不便,煤外运主要依靠牛马畜力。这是企业盈利的一个大瓶颈,抓住这一点进行全面的供应链(ISC)革新,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修筑一条由开平到芦台的铁路,以动力代替畜力,增大运载量和流通速度。所以,拉法基建议为开平煤矿投资的另一半作为修筑铁路的开支。不是说修条铁路就叫ISC了。ISC的精髓是说你应该从供应链的角度来分析瓶颈在哪里。唐廷枢思考的结果是机电化。如果资金有困难怎么办?不是说就不能落实ISC了。开平煤矿刚刚出煤,还没有进入赢利阶段,拿不出修建铁路所需要的大笔费用。头脑灵活的唐廷枢建议在离矿井两里远的地方开挖一条小运河,将芦台和胥各庄连接起来,从水上把煤运出去。小运河不需要太深,只要在河上建个闸,水多时把水积蓄起来保证河水不泛滥,水少时开闸放水,保证航运,就可以免去牛背马拉这种运煤办法了。


而拉法基现代ISC的具体做法就是先强化供应链的6大环节的每一个关键点,也就是提高效率的意思。举例而言,在六大供应链的环节当中以市场反应及学术研究,带来产品设计的创新; 收购中国水泥企业,稳定了水泥的原料来源;以创新的运输容器、便利的交通网络作为仓库运输的优化;以各地方合作或开设销售点的形式,扩张销路及优化各地区的订单处理。六个环节都优化了以后,更重要的就是要把这六大环节拉紧以缩短时间,这样就能减低成本,增加利润。为什么呢?我举个例子,如果运一趟水泥需要3周,那就是3周的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如果能拉紧而缩短时间到1周呢?那就节省了2周的运输和仓储成本。


但是ISC最重要的功用就是控制定价权。讲得更具体一点,ISC历来是新帝国主义企业的兵家必争之地,因为谁掌控了ISC,谁就掌控了这个产品的定价权。


然后在生产制造这一环上,拉法基利用了第二个武器IPD(集成产品开发)。什么是IPD,我再以开平煤矿为例说明。唐廷枢引进了现在所谓的IPD的概念。 IPD的精髓是说你应该从产品研发的角度来分析生产的瓶颈在哪里。唐廷枢思考的结果是机械化。开平百姓自明代始即自行挖煤,技术熟练者一天可以挖400斤。所以企业盈利的第一大瓶颈就是生产没能完全机械化。所以,他建议为开平煤矿投资40万两白银,用来采购设备、引进先进技术。当时的权威媒体《申报》对此进行了报道:采用了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同时开两井的方式,一口小井深三十丈,用来抽水灌风,保证井下的安全,新式的抽水机每分钟可抽水千斤;另一口大井深六十丈,是专门向外提煤的井口,机器提煤每天可达到百万斤(实际日产量只有300吨)。


拉法基利用IPD进一步优化整条产业链6+1当中的1,也就是提升生产制造环节的效率。引入了先进的生料配料分析系统,有效地利用资源,更大量利用计算机系统分析,提升水泥制造业的竞争力。如果是外资收购了中国制造业之后,他们基本都会推动IPD。


装备了完整的上游技术后,拉法基投放资源在水泥的下游产业上,看准高价格下游的混凝土产品,同样以ISC和IPD整合混凝土6+1的产业链,为公司带来漂亮的业绩。这就是本书第二章要讲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