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二十一节胡敢

wanglong6410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杨兆军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胡敢非常佩服。认为胡敢属于那种有胆识,有知识的领导。杨兆军没有分到学校,拜托了胡敢的干预。胡敢对人劳处说,财务处一直缺科班出生的新生力量,好不容易来一个,不能让他在学校消磨时光。人劳处的一把手周敬与胡敢的公谊私交都不错,这样杨兆军就避开了学校而进了财务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杨兆军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胡敢非常佩服。认为胡敢属于那种有胆识,有知识的领导。杨兆军没有分到学校,拜托了胡敢的干预。胡敢对人劳处说,财务处一直缺科班出生的新生力量,好不容易来一个,不能让他在学校消磨时光。人劳处的一把手周敬与胡敢的公谊私交都不错,这样杨兆军就避开了学校而进了财务处。副总会计师兼财务处长的胡敢虽不是厂级班子成员,但也是北重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胡敢的上司,北重的总会计师畅广富身体不好,经常休病假,加之畅总不甚揽权,北重的财权基本落到胡敢手里。任何一个组织,掌握财权的都是有实力的人物。

杨兆军和一帮新来的大学生一样免不了藏否领导。比如分到科研所的沙成宝,就非常反感自己的领导,认为其不学无术,工厂竟然将这样的笨蛋放到科研所长的位子上简直是荒唐!沙成宝毕业于北京工学院,比荣飞等人早来一年。一年的功夫就让这个聪明绝顶的大学生变得愤世嫉俗起来,说到领导多有不敬之词。这时候,杨兆军就会庆幸自己遇到一个内行开明的领导,杨兆军是个性情外向的人,心里有话往往藏不住,在沙成宝贬低自己的所长时,杨兆军则夸赞胡总真是个好领导。

杨兆军没想到胡敢竟然晚上来看他。当时他正跟荣飞林恩泽等人打牌,屋里堆了七八个人,烟雾升腾的。胡敢个子矮,站在那里没人注意,直到观战的孙兰馨发现屋里多出个陌生的中年人,才问您找谁?胡敢指指正专心打牌的杨兆军。杨兆军这才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来了。杨兆军急忙扔下牌起身,被胡敢制止,“玩你的,桥牌我不会,正好学学。”孙兰馨给胡敢让出椅子,胡敢道了声谢,便坐了,从灰上衣的兜里摸出烟来散,烟是好烟,阿诗玛,这个牌子时下很是流行,不过这帮抽烟的大学生买不起。

这把是荣飞主打,定约4S,牌有点难度,荣飞在那儿沉思着,设计着路线。他打牌的水平不如叫牌的水平,要是换给林恩泽就好了------“这是谁写的?”胡敢问。他手里拿着的是他们计分的纸,十六副牌,按照无南东有的顺序记着局况。

“荣飞写的。”杨兆军知道胡敢看上荣飞的字了,他自己的一手臭字在财务处不知被批评多少回。

“你叫荣飞?哪儿毕业.?什么专业啊?”

荣飞说了。

“兆军,这下没话说了吧?什么叫你们这一代都不注重练字?人家荣飞还是工科本科呢。这手字我都写不出来。”其实胡敢的字是不错的,刚劲有力,尤其是他的签名,极为漂亮。

杨兆军吐吐舌头。邢芳却暗自欢喜,与有荣焉。她不知道胡敢的身份,她也不关心胡敢的身份。但胡敢夸奖心上人的字,她自然高兴。

“谢谢胡总的夸奖。”荣飞抬头淡淡说了句,打出一张红桃A。

胡敢耐心地等他们打完这把,杨兆军起身,让吴志毅接了自己的位子,请胡敢到自己宿舍坐。胡敢跟一把年轻人打了个招呼,和杨兆军走了。

“也没什么事,一年了才来看看你,惭愧啊。”胡敢接过杨兆军从桌子里翻出的良友,抽出一支在桌子上弹了两下,就着杨兆军的火柴点着了,“这儿环境保持的还行。前年议大学生宿舍,开始说公寓,我说恐怕够不着公寓二字。不过比起原来,环境好多了。”他深吸一口烟,“生烟丝的味道比较怪。我不喜欢。兆军,那个荣飞和你关系如何?”

“蛮好。算得上铁哥们。荣飞本事不少,会写诗谱曲,他的歌还卖给广州一家唱片公司,具体情况不肯说。这个人挺低调的。”

“听说了,厂里宴请84级大学生时,有个大学生唱了首自己作的歌,想不到就是他。有空你问问,从学校出来愿意去哪儿?”

“好咧。有您关心,不愁他找不到好单位。”杨兆军高兴的说。

“我想让你去成本科,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杨兆军稍微愣了一下,“听你的。”

“在各个科转转,对你的业务有好处。这几年来处里的年轻人,你的综合素质是不错的,除了嘴上没把关的外,其他我还算满意。”胡敢四处寻找烟缸,“哪有烟缸啊,您就扔地上得了。”

“你每天都打牌吗?”

“差不多吧。”杨兆军知道胡敢要说什么。

“想在北重做出成绩,靠打桥牌是不成的。毕业一年来,你读了几本书?连小说也算。”

杨兆军感到尴尬,这一年来他确实没看几本书。上班没时间看,下班除了打牌,还想搞搞对象,哪有时间看书?

“所谓开卷有益。我一直建议厂里建一个上档次的图书馆。但没人重视。我本人是比较爱读书的,书中自有黄金屋啊。”胡敢语重心长,“从这个月起,每个月的25号交我一封读书笔记。至少读一本吧。”

“行,按照你的吩咐办。”

“最好将它当成你进步的阶梯办。”

外面一阵嘈杂,看来今晚的牌局散了。胡敢心念一动,“你去将那个荣飞叫来。”

杨兆军却知道胡敢求贤若渴,如果得到他的眷顾,对荣飞今夏的二次分配实有莫大的好处。

荣飞进来,“胡总您好。”

“呵呵,赢了输了?”

“输了。”

“心态不错,至少我看不出输了。”

“不就是玩玩吗?”

“小荣你多大开始练字的?我看有点功夫,别看东南有无四个字,不好写呢。”

“没几年,就是随便写写。让胡总笑话了。”

“毛笔字练过,现在很少写了。”

“这些越来越没人重视了,文化的断裂啊。”胡敢叹气,令荣飞想起大学时的巩汉翔老师。

“小荣你平时喜欢看什么书?”胡敢笑眯眯的问。

“我看书比较杂。历史类的多一些吧,比较喜欢历朝笔记类的东西,看起来比较有意思。”

“哈哈,你我倒是有共同语言。小荣是学什么专业的?刚才说了,我没记住。”

“机械制造。万金油吧。现在不是干了教员?”

“别小看教员。对人生有很大的帮助。我就没这样的机会,如果有,一定去锻炼两年。”胡敢沉吟片刻,“你是去年来的,对厂里的主业不一定熟悉,知不知道我们遇到的或者会遇到什么问题?”

“以军品为主的经营结构抗风险能力过弱。”荣飞脱口而出。

“哦,”胡敢兴趣来了,“说说,怎么个抗风险弱?”

“这就看国际和国内的局势了。胡总你认为我们这个世界会有战争吗?那种卷入几十个国家的大战?”

“恐怕不会。”

“基于这种判断,军转民就是必然趋势。如果目前进行的战争结束,军品任务会不会减少?”

“很可能。”胡敢神情严肃起来。

“答案就出来了。”荣飞轻松地说。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厂里早已成立了民品开发办,投入的资金也越来越多了。”

“想到和做到是两码事。”荣飞清楚地知道北重开发民品的结果,遍地开花但没有一个做成的。或者是做成了但没有一个盈利。

“有这番见识很不错了。时候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胡敢告辞。

“我送送您。”杨兆军有些悟性,陪着胡敢走出去了。

“知足以拒谏,文足以饰非。”荣飞回到自己屋里,和衣躺在床上,脑子里忽然闪出描述商纣王的两句话。

天气已经热起来了,但夜晚的北重比市区凉快了许多,甚至需要盖上棉被。这就是环境的威力。北重几十年来坚持不懈的绿化虽无力改变北阳市的环境,但足以改变自己的这片区域了。

杨兆军回来了,“胡总好像对你蛮有兴趣的哦,要不你来财务处?”

什么脑子啊。荣飞对杨兆军的印象跌落了不少。“我去财务处干嘛?你这人也是的。”

“你想去哪儿,我跟胡总说。我知道他和人劳的周处长是铁关系。”

“我的事不要你管。我要说说你,”李卓今晚不知跑到了哪里,“兆军,你是不是觉着和胡敢的关系很铁?”

“很铁肯定不是的。胡总对我蛮好的,真的。”

“领导关心你那叫体贴下属。你自认和领导关系好就快倒霉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荣飞躺倒,“兆军,注意自己和领导的关系,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做亲信。我的话到此为止。”

“荣飞,好像你对胡总有成见啊。”

“我从来没有跟他共过事,哪里谈得上成见?这句话传到胡敢耳中,我就死定了。”

荣飞的态度给满怀兴奋的杨兆军迎头泼了瓢凉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