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二百八十六章 黑色风暴(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数万年来一直在黑暗中沉睡的山谷此刻成为了一片血与火的海洋,枪炮声与喊杀声在山谷内连成一片,一发又一发炮弹准确的落在霍克的部队头上,这也使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突围都失败了,渐渐的,他们的防线被一再压缩,眼看就要面临全军覆灭的结局。

“将军!我们已经无力再发起反击了,趁着现在部队还没被完全打散,我掩护您冲出去!”克莱因和一群军官躲在一辆坦克后面,拼命的冲霍克喊道。

“这没有用,”霍克沮丧的摇着头,“都怪我不听雷曼的劝告,以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们走吧,别管我。”

“不,将军!我们决不把您一个人丢下!”克莱因喊道:“无论是被判阵亡还是被俘,我们都要和您在一起!”

“胡说!”霍克铁青着脸吼道:“要是那样的话,你们未来两年内将不得晋升军职,我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无能而连累你们!快走,否则别怪我翻脸!”

“将军,就算我们跑出去又怎么样!”克莱因激动地说,“失败者不会受到尊重,我们只能沦为大家的笑柄,这反倒不如和敌人拼个死活来得痛快!”

“唉!都是我害了你们!”霍克痛苦的低下了头。

“将军,您别灰心,”一位少校凑过来说,“雷曼上校不是说,他已经请求普吕格尔将军尽快突破敌人的防线向我们靠拢吗,我相信只要我们继续坚持下去,就一定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不,普吕格尔是绝不可能来救我们的。”霍克绝望的看着身边正在燃烧的熊熊烈焰,“他现在一定在等着看我们出丑,这样就没有人可以和他竞争警卫旗队师的称号,我真愚蠢,当初为什么要在统帅阁下面前刻意表现,他一定会认为我是个只会夸夸其谈的家伙……”

“将军!普吕格尔将军要和您通话!”一个通信兵背着无线电台,冒着密集的炮火冲到了霍克面前。

“你说什么?谁要和我通话?”霍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普吕格尔将军,他说他正在组织进攻,让您无论如何也要再坚持一会!”

霍克愣了好半天,才如梦方醒般抢过话筒,颤悠悠的喊道:“我是霍克……”

“林德尔!”普吕格尔出人意料的喊起了霍克的名字,“我是尤里乌斯,我的部队正在组织强渡,请你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两个小时以上!”

“尤里乌斯!”霍克激动的嘴唇直抖,“你真的打算救我吗?”

“少废话!别忘了当年在地门扬斯克战役中,我们可是在一个战壕里打过仗!”

“我忘不了!”霍克大声喊道,“当时俄国人发传单劝我们投降,可是你却用猛烈的炮火回应了他们!”

“你当时干的也不错,带着自己的士兵们和俄国人拼起了刺刀,要是我记得不错的话,你的腿上至今还有一道伤疤!”

“尤里乌斯!你是个好样的!我真后悔为什么会被那个该死的称号迷住心窍,也许它根本就不属于我!”

“这些话你留到以后再说吧,我现在要亲率部队发起强渡,你给我听好了,在我没有打到你那里之前,你必须给我守住阵地!”

“好的!我一定等着你来!”霍克的斗志再一次被点燃了,他从地上拾起一支冲锋枪,冲身边的士兵们坚定有力的一挥手,“小伙子们,跟我来!”……

“将军!不好了!”一名中校惊慌失措的跑进托马斯的指挥部,“普吕格尔又一次发起强渡,这次他们的火力非常猛烈,我们的岸防部队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别紧张,慢慢说!”托马斯不愧是一员征战多年的老将,并未被部下的慌乱影响到情绪。

“我刚刚从岸防部队那里回来,目前的情势非常危急,我方火力已被敌人压制,无法对正在强渡的党卫军展开反击,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滩头阵地一旦失守,我军将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

“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早报告!”托马斯厉声问道。

“岸防部队指挥官一开始认为他们有能力击退党卫军的进攻,所以就没有及时报告,但是他们没想到这一次的进攻来的如此猛烈,普吕格尔亲临一线指挥作战,那些党卫军士兵们也许是受到了来自他的压力,个个都像不要命的疯子一样顶着炮火强渡,他们的炮群密度已经超出了操典规定,我方根本无法抵御这种疯狂的攻势……”

“住口!”托马斯怒吼道:“你去告诉岸防部队指挥官,让他不惜一切代价,必须给我守住阵地!”

“是!”中校立刻跑出了指挥部的帐篷。

托马斯在帐篷里来回转了几圈之后,迫不及待的抓起一部电话,“喂!是威尔海姆上校吗!你那里现在进展如何?”

“报告将军,刚才我军已经将霍克的部队压缩到山谷中一片不足两公里的区域内,眼看就要将其全歼,但不知为什么,霍克的部队突然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向我军发起了不停歇的反突击,目前我军攻势受阻,恐怕无法按时完成歼灭霍克的计划。”

“威尔海姆上校!现在时间紧迫,普吕格尔刚才已经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再次实施强渡,滩头防御阵地眼下危在旦夕,如果你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霍克,那么我们的防线一旦被彻底突破,那些党卫军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袭击我军后方,一举扭转战局!”

“是!将军,我现在就去组织进攻,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霍克!”

“那好,我就在指挥部里等待你的好消息。”

托马斯放下电话,可是心头的焦虑却未有丝毫放松。与霍克不同,普吕格尔进攻一侧的滩头防御阵地后面是一大片一马平川的空地,非常适合装甲部队作战,如果自己左翼的滩头防御阵地被突破,一旦普吕格尔与作为诱饵已经落入敌手的右翼滩头防御阵地连成一片,那么后续而来的党卫军就会通过这两个桥头堡源源不断的上岸,他们将在普吕格尔的指挥下直扑自己的后方,到时候鹿死谁手可就不好说了。

“轰隆隆!”一连串密集的炮弹呼啸着从豪勒河的东岸飞向西岸,狠狠的落在托马斯精心布置的防线上,成片的铁丝网和武器一起飞上天空;而在波涛汹涌的河面上,一艘又一艘两栖登陆艇载着荷枪实弹的士兵们顶着枪林弹雨向滩头阵地发起了冲击。有些人不待登陆艇靠近河岸就迫不及待的跳下河,在齐腰深的河水中奋力跋涉,当这些人的脚刚一踏上松软的沙滩,他们又毫不犹豫冲向那些还没有被炮火摧毁的防御工事。一个个碉堡里,一条条壕沟中,杀红了眼的党卫军全然不顾演习规则,与对手进行着你死活我的战斗,这也给检阅台上的将军们留下了一幕记忆深刻的画面。

“你们看哪!普吕格尔的部队冲上滩头阵地了!”

“是啊,如果形势照这样发展下去,托马斯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施特莱纳没有参与将军们的议论,可是嘴边却露出一缕不易察觉的笑容。

托马斯的指挥部里也在进行着激烈的争论,一群作战参谋围在一幅作战地图旁边,七嘴八舌的发表着意见。

“诸位,我认为现在应该尽一切力量增援滩头防御阵地,”一个参谋焦急的喊道:“只要可以挡住普吕格尔,等到我们收拾完霍克之后,再转回头全力对付他也不迟……”

“你在胡说什么!”另一个参谋不待他把话说完就急忙插言道:“滩头防御阵地非常坚固,普吕格尔的那些新兵们没有三天的时间是攻不下来的,而眼下威尔海姆上校那里迟迟无法打开局面,我认为现在必须将预备队投入到那里去,只要能够干掉霍克,,那我军就将稳操胜券!”

“你这是在冒险,一旦滩头防御阵地被突破,我军就将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

“不冒险就无法获胜!如果让霍克突破了包围圈,我们一样无法获得最后的胜利!”

托马斯静静的聆听着部下们的争论,他心里很清楚战局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际,能否取胜就看自己将做出怎样的决断,他手上目前还有一个团的兵力,这是他最后的预备队,究竟是将这支生力军投入对普吕格尔的防御,还是将其转入对霍克的进攻,这个问题让他感到非常为难。

“报告!”一名神色慌张的军官突然闯进帐篷,“威尔海姆上校发来紧急电报,山谷高地快要守不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