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四章 打击伪政权 游击队武装请客

横笛竖箫 收藏 0 1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峄县南有两个山套,一是运南黄丘山套;二是运北石头楼山套。黄丘山套在陇海路北,石头楼山套在临枣路南。 这两个山套在抗日战争时期一直是鲁南特委和华中革命根据地联系的重要交通干线。 石头楼山套位于阴平北侧,西有牛山、大明山等,南有洞山、长山、范家山、丁崮山、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峄县南有两个山套,一是运南黄丘山套;二是运北石头楼山套。黄丘山套在陇海路北,石头楼山套在临枣路南。

这两个山套在抗日战争时期一直是鲁南特委和华中革命根据地联系的重要交通干线。 石头楼山套位于阴平北侧,西有牛山、大明山等,南有洞山、长山、范家山、丁崮山、蝎子山、荆山,北有白草 山、黄崖山、大亢山等,中有铁角山、文峰山。文峰山是全山套的制高点,文峰游击队就是以此山命名。

抗战初期,阴平地区的地下党除孙怡然在外地上学入党外,最早的一个党员就是石头楼山套里的二郎庙村的孙景芬,1938年初建二郎庙支部他任书记兼秘密交通站长。

阴平地区处于三庄(枣庄、台儿庄、韩庄)、四路(台枣、临枣、陇海、津浦)中问,南傍运河。日本占领以后,生息在这里的人们大凡有点民族气节的都有人出人,有枪出枪,有钱出钱,有粮出粮帮助抗战,保家卫国。但阴平街上竟出了个民族败类汉奸头子孙景义。

1938年夏,韩庄的日军首次到阴平扫荡,孙景义竟打着膏药旗到西门外去欢迎。他那幅哈八狗的形象颇得日寇的赞扬,从此他便当上了维持会长。起初大家都认为他假意向敌,真心向孙景德,实则他是个地道为日寇卖命的汉奸。在青纱帐起来时,他觉得自身力量单薄,便跑到韩庄勾来日本鬼子在郑楼村安上了据点。他上窜下跳,建保立甲,帮助日寇建立伪政权。

当时已拉起武装抗日的杂牌队伍很多,但都不是孙景德掌握的,只有孙怡然在国民党第50支队第3梯队里谋事,但他当不了其父孙云亭的家,除了着急,热情之外,两手空空,爱莫能助。

孙景德急了眼找孙景芬,孙找来一只光腚破步枪,枪筒子比弓还弯,而且枪栓也不好使。于是孙景德夜间修好,还没来得及配枪壳,孙景德就独自带着它深夜去郑楼村附近转着圈儿打。

第二天夜里,孙景德伙同本村与孙景德一起入党的张兴德还用这支枪,又围着郑楼打了一阵子。

连打两夜,鬼子坐不件了,便找孙景义,说:“毛猴子大大的有”,加之听说各处的游击队要来打郑楼,鬼子便吓得跑回韩庄了。

砍倒高粱之后,青纱帐没有了,孙景德们的活动受到影响。孙景义又将韩庄的鬼子勾来阴平扫荡,扫荡后留下四五十人在宁楼安了据点。宁楼村东有阴平大沙河,对岸里许就是荆山。

鬼子每天派一班人带一挺歪把子机枪上到顶站岗放哨,早出晚归,十分规律,还企图在山顶上筑碉堡。如果敌人在山顶上筑了碉堡,将对孙景德们的活动极为不利。因此,孙景德研究先消灭一班哨兵,搞一挺歪把子机枪,如宁楼的鬼子因此而撤走算完,否则下一步再干。具体战术是得先埋伏在荆山顶,孙景德担锔锅挑子在胡园村西菜园的井台上观察,待敌人一出宁楼孙景德就用席荚子摆两下,待敌人接近时再摆两下,该打时孙景德担起挑子就走。决策已完,但孙景德们自己没有兵力,得到运南调孙斌全的队伍(孙景德党掌握的武装)。于是派郑允东骑自行车去运南调人。

当郑允东走到万年闸北一个小村庄时,被孙茂墀部查住,当时处境很危险。

幸好孙茂墀将郑转押给了孙云亭,郑将此行的目的详细地说子孙云亭,孙说:“何必去运南调入,咱们干算啦。”

计议已定,孙云亭叫孙茂墀部配合,但把原来的计划改变了,不仅在荆山顶设伏,荆山脚下的宝峰寺、胡园村和阴平东的罗庄、上屯村也要设伏。并确定各路参战部队于黄昏时在蝎子山前孙家林园里集合,10点钟由孙景德和西楼的孙景章前往接头带路。

不知从哪里走漏了风声,这一计划被孙景义的密探胡园村的张某知道了,张报告了孙景义,孙接到报告后当即报告了宁楼的鬼子。

第二天早晨,日寇不去荆山顶放哨了,竟直奔胡园村。

胡园村西有条南北大沟,鬼子未及沟前,孙景德们便开始射击了。

因鬼子事前有了准备,经过一阵交火,只击毙鬼子2人,击伤若干。

孙景德军撤走后,鬼子进了胡园村,纵火将全村烧个净光。从此,宁楼的鬼子再次全部撤回韩庄去了。

从这时起到1940年秋孙茂墀投靠鬼子在古邵安据点止,除津浦铁路线上有敌人外,在郑楼、宁楼安据点的图谋未能得逞,阴平一带没有敌人的据点。石头楼山套成了峄南抗战的小块根据地,同运南的黄丘山套根据地保持着畅通无阻的联系。

孙景义既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走狗,为什么不及早地除掉他呢?

这话要从1938年初说起。峄南地区各种牌号的武装力量繁多,有地主家的自卫团,有国良党加委的游击队,也有流匪武装,它们对外都打着抗日的旗号,自成系统,相互间的关系千丝万缕,盘根错结,各有各的图谋和打算。当时孙景德党的力量比较薄弱,主要是通过统一战线工作争取联合,共同抗日。

起初孙景义搞维持会,走得还不那么远,其面目也尚未彻底暴露,孙景德们想尽力争取他。后来他越走越远,效忠日寇当汉奸的嘴脸越来越清楚。这时孙景德们想除掉他力量达不到,而有力量的不愿意或不敢下手,致使他逐步成了气候。

为更好地开展抗日斗争,必须搬掉这块绊脚石。

经研究后孙景德到娘娘坟找峄县县委组织部长孙振华设法,途经大明官庄时被刘景镇部查住,他们把孙景德当成敌人的便衣特务,孙景德把他们当成了汉奸队,相互发生了误会,差点把孙景德枪毙了。

孙景德不认识刘景镇,幸亏碰见了文立正,孙景德向他说明了来意后,文立正派通信员带孙景德到娘娘坟找到孙振华,孙景德向他汇报了情况。

孙振华说:“阴平一带拉起武装来自称抗战的不算少,但真正是我们的武装为数不多,不然这件事并不难办。”并说他计划最近到阴平走一趟。

说到这里他十分生气:“他妈的,他们看不起咱这戴毡帽头的。”

当天孙景德辞别了振华,又回来到大明官庄文立正处,向他通报了振华的意见。文立正说:“阴平这地方很重要,要设法控制住,那个维持会长如能争取过来当然好,否则,要下决心扫除这一障碍。”

他们谈了很久,晚饭后文立正派人护送孙景德过了山口。

这次没能解决问题。

大约在5、6月间,孙景德又去运南涧头集找县委书记纪华同志汇报,要求县委帮助解决。

县委研究决定:纪华亲率孙承惠部渡过运河直奔阴平北门里将孙景义堵在家里干掉。

但事不凑巧,当孙景德军用两挺机枪封锁了孙宅大门后,孙景义从后院越墙逃跑了。

孙景义拜倒在日寇脚下,为其出谋献策,刺探情报,并带领日军到阴平、周营等地扫荡。

在弯槐树战斗后,形势进一步恶化,运河支队不得不暂时撤进抱犊崮山区。这时日寇在周营安了伪乡公所,孙景义因效忠日寇有功当上了伪区长。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第6个年头,正是日寇最猖狂的时候。鲁南地区运河两岸,日伪相互勾结,形势相当险恶。

当时,碉堡密布,据点林立,大部分村镇日寇都安设了乡、保公所。

伪峄县县长王徽文,在日寇的卵翼下建立了县政府。

驻不老河两岸的顽军韩治龙和运南顽军耿聋子,也在其统治区设保立甲建立顽政权,暗中同日寇勾结,袭扰抗日根据地,破坏抗战。

政权问题成了敌我争夺的焦点。

在那时,抗日队伍几乎每天要打两仗,物资消耗大,人员伤亡多,加之敌人严密的经济封锁,八路军的给养供应,兵员补充受到很大限制。

鲁南区党委、鲁南军区决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坚决打破这一被动局面。

是年夏,鲁南军区在抱犊崮山区的大邵庄召开了各游击区、武装部队负责人会议。

会议内容主要是摧毁敌伪政权,建立抗日根据地,同敌人展开反封锁的斗争。具体办法就是武装“大请客”。即将敌区的伪乡、保长武装监护到山里,进行一段时间的学习教育,然后放回,继续担任原来的职务,成为两面政权,明里应付敌人,暗里为游击队服务。

“大请客”,是鲁南地区的统一行动。铁道游击队负责微山湖、薛城、夏镇一带。文峰游击队分工南到运河,北至临枣铁路地区。通过大请客要达到深入开展敌后斗争,建立农村根据地,扩大游撼变敌人后方为前线的目的。

“大请客”前,八路军115师主力一部,出山配合地方部队拔掉了周营据点,活捉了汉奸区长孙景义,扩大了八路军的影响,震慑了敌人,为争取两面政权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大请客”期间,各游击区根据不同情况,结合本地的实际,采取了多种多样的办法。有的记黑红点,算总账;有的要敌伪’人员定期汇报思想情况;有的同伪军人员拉关系拜把兄弟等。总之,采取一切办法使敌伪人员为我服务。

记黑红点算总账,就是游击队建立一个记录薄,填写乡保长名单,哪个为敌人办了一件事,作了一次恶,就在谁的名下点一个黑点。哪个为群众为八路军办了一件好事,就在谁的名下记一个红点。黑点多的就镇压,红点多的就争取。此法在敌伪人员中影响最大,他们也最害怕,称之为生死薄。

“大请客”中,通过争取、打击和镇压,敌占区的形势逐渐向着有利于游击队方面转化。原先有些地方没有游击队的立足之地,后来进出自如,从容不迫。有些伪乡公所成了游击队的落脚点、联络站。有的给游击队送粮送款,还送自己的儿子参加抗日部队。

津浦铁路线上有个姬庄,是铁道游击队的情报站,保长姬茂熹就是游击队的联络员。1942年刘少奇同志由华中去延安,经过此地,就是姬茂熹带路跨越铁路去微山湖的。

沙沟区伪区长董老冠、临城区伪区长王贯一都到山里受过教育。

乔庙有个伪保长叫乔秀峰,经过教育后,提高了觉悟,积极抗日,后来担任沙沟区区长。

青檀寺伪保长李成珠、曹马庄伪保长孙承作经常向我游击队送情报,后来又把儿子送到抗日部队。

石头搂山套斜屋村的伪保长孙承信,经教育后将其儿子送给文峰游击队。

周营据点附近的任庄,保长刘忠学,经常把据点里敌人活动的情报送给游击队,并帮助游击队搞子弹。

当时,运北地区有个口号,就是争取敌伪人员不当汉奸或少干汉奸的事。

为更好地利用敌人,峄县县委还指示可以利用传统风俗习惯,以拜把兄弟为名争取伪军,为我服务。

根据县委的指示,县大队长李明和、县委组织部长张允恃,还有王子刚等几个人与宁楼乡公所伪队长贾献臣、小队长刘明礼、褚思明、班长杨家明拜了把兄弟,在开展敌后斗争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贾献臣经常给游击队送情报,为游击队设法买子弹。

在“大请客”时,运北各地的伪乡、保长几乎都被送到山里受过教育,其中有的改好了,但死心踏地效忠日寇的也还有人在。对此类顽固分子,决不手软,有多少就镇压多少。游击队先后镇压了曹马庄、金庄的伪保长。石洋窝、邵楼村的特务。

这一拉一打,对敌伪人员震动很大。文峰游击队过去在多义沟一带根本不能落脚,不管在哪里很快就有敌人袭扰。自从把多义沟乡伪乡长周长生、石家庙乡伪乡长马景章“请”到山里教育后,形势大有转变。

多义沟、石家庙、铁佛沟、罗庄、纸房、褚楼一带成了游击队控制的地区,游击队可以随便进出,来去自如。

在运北敌占区,由于日本侵略者加紧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建立了严密的保甲制,在这种情况下,峄县县委部署成立游击小组,分散隐蔽,保存力量,然后逐渐扩大活动范围,争取伪保甲长,变一面政权为两面政权。根据县委的指示,张东明和姚兴华,张连营、谢学举等在运北敌占区的胡园村,正式成立了第一个游击小组。胡园村只有20多户人家,群众基础好。村长张连奎的的儿子是中共地下党员,区委委员孙景德的家也在这里,张东明等利用这个条件,便在这里安全地隐蔽起来-然后逐渐扩大活动范围。先扩大哪些村子呢?经过一番分析,选中了石头楼及这一带的老汪崖、二郎庙、贺庄、老龙潭等。这些村子的情况和胡园村相似,保长表面上应付敌人,暗她里支持拥护八路军。在这些村的人民群众支持掩和帮助下,游击队伍扩大了,由一个组发展到第三组(组长谢学举)、第五组(组长姚兴华)。

秋天的一个深夜,张东明和第三游击小组的人来到石头楼。

石头楼的孙保长把他们安排到孙茂斗家。

第二天早饭后,孙保长突然神色慌张地跑来报告说:“不好了,宁楼方向有十几个伪军了,我看肯定是清乡的,你看怎么办?”

张东明细细打量着孙保长,心想:这回倒要看看态度是真还是假了。于是便反问说:“你说呢?”

孙保长稍稍楞了一下,回道:“他们人多,你们最好到地主孙景铎家。我估计他们不会去那儿;再说孙景事个小炮楼,万一打起来,还可以抵挡一阵。”

张东明听了不禁暗自高兴,这保长果然想得周到。

“就这样办:遇上了就打,遇不上就各走各的。”

一个多小时后,孙保长笑嘻嘻地来说:“走了,走了。”

“是哪部分的?”

“宁楼的伪军小队长褚思明来催款,他问村子里卒路我说没有,他们就走了。”

褚思明,这是张东明熟悉的名字,张东明脱口而出道:“下次他要是再来,你就说我带队伍住在这里,让他来见我。”

孙保长一听,认为张东明信不过他,便有点儿不高兴。拍他的肩膀说:“不是给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话,我和早就认识。他还是我表舅呢。”张东明任区委书记时,曾以“灰色”身份出现,与宁楼供头目拜过把兄弟,拉过关系,和褚思明也常有往来,遗地开导、教育,褚思明也有过悔改表现。

几天后,张东明他们又转移隐蔽在贺庄,碰巧宁楼的伪军来了。

孙保长立即报告。

张东明沉默了一会说:“你看看带队的如果是褚思明,就暗地里告诉他,我在这里等他。”

孙保长去了一会,褚思明果然只身来了。

张东明迎上去招呼:“表舅,你怎么来了?”

“外甥,我来看看你。”褚思明红着脸说:“你表舅可不是死撼塌地的汉奸,你们看着,如果我做坏事,你们怎么整治我都行。”

“表舅,我们相信你,日本鬼子呆不长了,一定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不但不要欺压老百姓,还要做点好事才行。”

“外甥,你放心,我听你的。”

“好,既然这样,以后你们再来石头楼山套时,让保长先给个信。”

“行!”褚思明回答的很干脆。

此后,游击小组不仅度过了开创时期的难关而且逐步发展壮大。编为运河支队文峰游击大队,活动范围越来越大。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村保长都能争取过来。

对少数真心向敌,做尽坏事的铁杆汉奸,必须狠狠打击:只有这样,才能杀一儆百,教育争取大多数。

金庄伪保长金志同,与日本特务孙伯祥勾结甚密,为非作歹,常向伪乡公所密报我文峰游击队的活动情况,使我造成损失。对这样一个不可救药的汉奸,必须坚决镇压。

一天晚上,张东明和张敬富带着三个战士,悄悄堵住了金志同的大门。

金志同还在梦中便被捉住了。当他知道捉他的是八路军游击队后才清醒过来。

张东明厉声问:“你和日本特务孙伯祥勾搭的那么紧为什么”

金志同的嘴张了几张,没说出话来。

张东明又厉声说:“你以为你做的坏事我们不知道?”

金志同吓慌了,连声说:“我愿为八路军办事!”

“晚了,今天我们代表人民要处决你这个铁杆汉奸。”

话音未落,张敬富举起驳壳枪,一枪结果了这个坏蛋的性命。

接着又处决了尹庄的伪保长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