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五扒皮腰里掖着盒子枪到了乡驻地,见这里警戒很严,虽然没有胶洲城那样的高围墙,但鬼子和伪军在几条街上来回巡逻,一见陌生人就上前搜身,稍有不从就一顿枪托。


五扒皮怕被他们发现,就戴上墨镜,盒子枪干脆别在裤腰上,装作一副汉奸相,晃荡着就向鬼子驻地走去。


鬼子住的地方原是乡公所,现在大门两边各安排了四个站岗的,都全副武装,端着三八大盖一副杀气腾腾的恶相,路上除了些汉奸鬼子,普通老百姓是不敢走这条街的。


五扒皮本想勘察好鬼子老巢内部的地型以便晚上进去多拼他几个狗日的,但现在见这气氛,别说想进去了,即使想靠近大门恐怕也的冒着吃枪子的危险,那些鬼子才不管你什么汉奸百姓呢,在他们眼里中国人一律都是劣等民族,都该死。


五扒皮不想死,起码现在不想死,还没给父母报仇呢。


他在距鬼子岗哨百米左右的一个小饭馆里坐下,跑堂的小二过来问:老总您要点什么?


五扒皮随便点了两个菜要了半斤烧酒,一个人慢慢喝着,眼不停地向外乜斜。脑子在反复琢磨?有什么办法能混进去呢?


正在愁思苦想间,他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鬼子那里出来,草,这不是那个皮货贩子吗。


老子正想找他算帐呢,既然一时进不了鬼子窝巢,先拿这家伙祭刀吧。他放下筷子,扔给小二一把钱,抽身出去远远跟上了马大全。


马大全去鬼子大院是给田中汇报征粮情况,这两天他也是焦头烂额,鬼子要吃粮,就*他去征集。他去催各村保长,发现有好几个收不上来粮撩挑子跑了。


没办法,他只好请求田中多宽限几天,自己亲自带人挨家挨户搜粮。


马大全只顾低头往家走,他没看见后面有人跟着。到了家门口,五扒皮看到他拍拍门有人敞开随身进去了。五扒皮估计是她老婆半斤粉。


五扒皮仔细观察了附近的地型,看好了逃跑的路线,心说姓马的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刚想上去拍门,胡同口突然传来吆喝声:干什么,站住。


五扒皮一惊,回头一望,见有几个伪军在盘问一个过路人。他感觉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晚上再下手吧。


注意打定,有了目标,他心里轻松起来,转悠着又回到了那个饭馆,问掌柜的多要了几个好菜,喝起酒来。


喝了半斤酒,五扒皮没地方去,就趴在饭桌上假装喝醉了呼呼睡起来。


掌柜的见他腰里有盒子枪以为是汉奸队的,也不敢叫他,随他便了。


五扒皮说是睡,他敢吗?万一小鬼子汉奸突然闯进饭馆搜查身份怎么办?


提心吊胆好不容易熬到天黑,五扒皮从饭桌上抬起头,见已有来吃饭的了,就伸伸懒腰假装懊恼地骂一声:草他娘的,耽误事了。急急出了饭馆。


他来到马大全家门外,看看四周没人,就趴在大门上听动静,屋里传来男人和女人的说话声,那姓马的肯定在家里了。


五扒皮挪动了几步,一个垫腿攀上了院墙,这时院子里猛然响起狗叫声,草,还有狗?完了,五扒皮想跳进去怕动静太大引来鬼子,想跑又不甘心,正在犹豫时,屋里出来一男的朝着大门处吆喝道:谁?


这就是马大全了,五扒皮抬手就是砰砰就是两枪,那人应声倒地。屋里随即传来女人尖历的惊叫声,五扒皮翻身跳下枪,顺着胡同就蹿,连夜跑到了山里,他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这两枪,都击中对方的要害,马大全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