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35节:何以补天

平山大侠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235节:何以补天 英国驻华公使对中国在军事上能否获胜缺乏信心,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外交情报,其战略意义十分重大,但是总理衙门却根本没有汇报这一点。而最为关键的是:总理衙门居然在报告中,无中生有地添加上了欧格讷并未言及的英国或许会对日本兴兵问罪的说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35节:何以补天


英国驻华公使对中国在军事上能否获胜缺乏信心,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外交情报,其战略意义十分重大,但是总理衙门却根本没有汇报这一点。而最为关键的是:总理衙门居然在报告中,无中生有地添加上了欧格讷并未言及的英国或许会对日本兴兵问罪的说法。 ——平山大侠


这一震惊世界,由日本人一手蓄意制造的,高升号海难惨案的伤亡是惊人的!但是高升号船毁人亡,到底有多少人死于非命,至今相关国家的统计数字相互间的差距是很大的。日本政府为推卸责任,摆脱被动处境,竭力大事化小,声称伤亡人数不过数百人。英国方面认为超过700人。德国的说法是接近1000人。

但是经过反复核对、查实,李鸿章提交给中英日三国联合调查委员会的数字最具权威性!中方调查报告提供了清军官兵的具体、详细的名单:高升号当时载运有清军官兵共1116人,德国军舰伊力达斯号救回112名、英国军舰播布斯号送回87人、法国军舰利安门号救起42人;另有漂流获救2人,漂流后又被浪速舰俘获者3人。中方只有246人获救,死难者达870人!

另外,英国印度支那轮船航海公司提供的高升号全体船员名单为79名。其中:船长高惠悌、大副田泼林等7名高级船员均为西欧人。舵手4名为菲律宾人。其余船员68名全都是中国人。

79名船员中只有船长、大副、舵手12人得救,其中浪速舰救起3人、法国军舰利安门号救起3人、德国军舰伊力达斯号救起2名、英国军舰播布斯号救起4人。死难67人中,除了1人是菲律宾人,5人是西欧人外,其余61人全是中国人!

两项合计,大海难死亡总人数应为:937人!而中国死亡总人数就有931人!


1894年7月26日,李鸿章接到满载中国士兵的英国商船高升号被日本军舰击沉的噩耗。李鸿章闻报,痛心疾首,口中喷出一股鲜血,立时昏厥于地。身旁盛宣怀、罗丰禄等人急忙施救,好一阵子,李鸿章才悠悠醒转,望着身边的心腹亲信,不由老泪纵横、悲痛欲绝地说:“上千名精兵啊!数载艰辛、一朝倾覆!真是痛杀我也……!”

“大人,当务之急是火速发起外交攻势,借此机会与英国人联手抗日!”

一句话点醒了李鸿章,他不顾身体虚弱,强撑病体,与心腹亲信们商议对策。

李鸿章迅速约见了英国驻天津总领事宝士德,一见面就义愤填膺地说:“总领事先生,我万万没有想到日本人竟然敢在和平时期炮击中立国的商船!他们悍然击沉了悬挂贵国国旗的商船,不就等于侮辱了贵国公使吗?!因为日本人根本没有把贵国公使的调停放在眼里!难道贵国能容忍日本人的这种野蛮、蓄意地挑衅行为,而不对他们采取断然措施吗?!”

宝士德表示:一定将中方的意向英国政府如实报告。

回去的路上,秘书问宝士德:“我们要对日本采取措施吗?!”

宝士德笑笑说:“这位李大人很善于在日本人侮辱英国一事上做文章。”

消息传到北京后,震惊了紫禁城,总理衙门大臣奕匡等紧急约见英国驻中国公使欧格讷。双方对本次重要会议各自做了记录,但在某些关键细节上有所出入,反映了不同的关切点。

根据总理衙门的记载,当奕助追问:“日本国如此无理,西方各国向来讲究国际公法,贵国当作处理?”

欧格讷说:“此时我还不能作出决定,我马上向我国政府报告并等侯指令,是不是会派遣舰队向日本问罪,亦未可知。”

但是欧格讷在写给伦敦的报告中却是另外一番说法:“清朝亲王询问我,对于日本军舰炮击英国船只一事,女王陛下的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

我回答说: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事件,但是我掌握的情报很少,不能冒昧地发表意见。

我告诉亲王说,如果他允许我以个人名义坦率直言,我要问一下,一旦真的爆发战争,假使中国决定迅速出击;他认为是否有对敌手施行沉重打击的力量?!

亲王犹豫了数分钟,在环视同僚一周之后,咕哝了一声,对他们目前是否能同日本进行成功竞争,表示怀疑。

虽然那是一个令人痛苦的场面,但是我还是继续说道:这恰恰是要害所在。虽然我不如亲王消息灵通,但是我仍有重要理由怀疑中国能否成功地抵抗日本突然和强有力的侵略。”

关于这次总理衙门大臣奕匡与英国驻中国公使欧格讷的重要会见与谈话,总理衙门在呈报给军机处乃至皇帝的报告中,本应源源本本、实事求是地进行表述。对中日冲突已经爆发,局势将会如何发展、悬挂英国旗帜的商船被日本军舰悍然击沉后,英国这样一个大国和强国的政策取向,也应作出基本的判断、对中日两国的战备情况及其实力作出客观的分析。

英国驻华公使对中国在军事上能否获胜缺乏信心,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外交情报,其战略意义十分重大,但是总理衙门却根本没有汇报这一点。而最为关键的是:总理衙门居然在报告中,无中生有地添加上了欧格讷并未言及的英国或许会对日本兴兵问罪的说法。

总理衙门的报告极大地影响了清廷决策高层对英国动向的判断和掌握。可是在总理衙门的记录中,被完全忽视的细节,却在欧格讷的报告中完整而又详尽地表达出来,受到英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1894年7月27日早上,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按往常一样,早早地来到办公室,秘书捧着一大摞文件送予他签发,同时悄悄地说:“首相阁下,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于7月25日下午1时30分,击沉英国商船高升号。”

伊藤听了楞了一下,随即便问: “消息可靠吗?”

“消息是我从今晨上海电讯中获得的,应该属实。”秘书答道。

“海军部和外务省没有报告送来吗?”

秘书摇摇头。

伊藤将信将疑,想了想: “叫他们立即来!”

外相陆奥宗光和日本海军大臣西乡从道两人惴惴不安地走进伊藤的办公室。伊藤冷眼逼视着西乡,并不言语。西乡满脸汗淌,低垂着脑袋。

半晌,伊藤转向陆奥问:“是真的嘛?!”

陆奥点点。

“英国政府有什么反映?”

“首相阁下,目前还没有。”

“西乡君,你有什么话可说?”

看着西乡欲言又止的神态,伊藤厌恶地问。

“首相阁下”, 西乡轻声细语地说 “海军部今晨接到英国皇家海军副总司令,远东舰队司令__英国皇家海军斐利曼特中将的抗议信。”

“嗯,怎么说?”

西乡走上前,恭恭敬敬地双手将抗议信递交给伊藤。

伊藤接过,仔细地看,顿时满脸铁青,眉头紧锁。斐里曼特曼的抗议信,措辞十分强硬,宣称: 英国皇家海军绝不会坐视不管,要采取必要的措施,向日本联合舰队问罪!

伊藤拍案而起,将抗议信向西乡脸面上扔去,吼叫道:“瞧瞧你们……干的好事!大日本帝国的天被你们海军给捅破了!

西乡君,你说该怎么办?”

西乡嚅嗫道:“首相阁下,我已经下令伊东……约束海军……今后审慎从事……”

“狗屁!我问你如何补天!

海军的肆意行为坏了战略大局!韩战正在进行,国际形势本来于我有利,高升号被击沉,英国政府的态度令人堪忧!万一引起英国报复,列强乘机干预,英国转而与中国结盟,怎么办?!

伊藤愤怒得暴跳如雷,声色俱厉地痛斥,真恨不得狠狠地抽西乡几个大嘴巴!由于担心英国的报复而扭曲变形,涨成猪肝色的脸,因过度激动而痉挛着!

陆奥在一旁长叹一声: “ 唉!我们的努力全都付之东流啦!此事非同小可,关系实在重大,其结果几乎难以估量,不堪忧虑!”

伊藤听了不由瘫软在椅子上,血压急剧上升,手脚冰凉。

陆奥,西乡二人见状大惊,急急呼唤: “首相阁下,首相阁下……”

秘书三脚两步奔上前,抓起一个药瓶,倒出几粒药片,塞进伊藤嘴里……

过了一会儿,伊藤清醒过来,失神的看着陆奥: “ 陆奥君,只有拜托你来补天了……”

“首相阁下,为今之计,只有立即停止向韩增兵。同时,在前线的我军也应马上与清军脱离接触,暂时停战,以免欧洲列强干预。”

“ 唔,也只能如此了。西乡君,你转告伊东,回复斐里曼特,请英军方将高升号一事经由外交机关交涉,避免军方插手,摆脱困境,争取主动;陆奥君,你亲自去配合,所有往来电文,函件都必须经你过目审阅,签字盖章方能生效……措辞要委婉,含糊,不妨卑微些,切不可再有什么疏忽!你们马上回去办理,我去请示炊仁亲王,马上召开大本营会议。”

西乡从道被伊藤博文痛斥后,与外相陆奥宗光一起回到海军部,马上召来海军部主事山本权兵卫。

“报告拟好了嘛?”

山本将报告呈上。

西乡将报告转给陆奥,客气地说: “请陆奥君过目。”

陆奥粗略一看,毫不客气地说: “西乡君,这样的不行,高升号沉没的责任不是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而是北洋舰队!必须推倒重来。”

说罢,将那份报告撕得粉碎,扔进了垃圾筐。

“这” ,西乡陪着笑脸 “海军都是武人,文笔欠佳,就请陆奥君代劳吧。”

“你们就会干让别人擦屁股的事!”

陆奥当仁不让,一屁股坐在西乡的座位上,伏案奋笔疾书,一会儿就写好了。

西乡拿起新报告一看,击掌叫绝!“你们外务省就是不一样啊!这样的事竞能编造得天衣无缝!”

陆奥的报告,完全不顾事实,肆意歪曲捏造事实、颠倒黑白、把高升号沉没的责任全都推给了北洋舰队!

下午,日本海军联合舰队总司令官、海军中将伊东佑亨在日本海军联合舰队驻泊地,主持召开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全体舰长会议。

先锋队司令官坪井航三少将,

吉野舰长河原要一大佐,

松岛舰长尾本知道大佐,

严岛舰长横尾道昱大佐,

高千穗舰长野村贞大佐,

扶桑舰长新井有贯大佐,

桥立舰长日高壮之承大佐,

浪速舰长东乡平八郎大佐,

千代田舰长内田正敏大佐,

赤城舰长坂恒八郎太少佐,

秋津洲舰长上村彦之丞少佐,

西京丸舰长鹿野勇之进少佐,

比睿舰长樱井规矩左右少佐,

这些日本海军的精英都出席了会议。

会上传达了首相将高升号一事交给外务省处理,海军只能配合,不得插手、更不能干预的指示和帝国海军部关于约束海军军官今后审慎从事,没有大本营命令不得随便行动的命令。

可是却遭到全体舰长的强烈不满和抵制。

坪井首先抗议道:“战争以抢占先机、争取主动为要!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时时事事请示,这仗还怎么打?!”

“海军部全是饭桶!我们海军为什么要仰外务省鼻息?!在前线流血牺牲的是我们,外务省就知道动动嘴皮子,坐享其成!”

上村因俘虏了操江号,缴获了大量军火和20万两饷银,押回日本,所以趾高气扬,目空一切。

尾本冲着东乡竖起大姆指大声赞扬:“东乡君,好样的!”

野村对伊东说:“司令官阁下,如此限制海军的行动,只怕会严重锉伤、打击海军的士气!”

伊东摆摆手,郑重地说:“各位,作为军人,我们必须服从政府,听命于政治。首相和海军部这样做,也确实有他们的难处。政治家们并不在乎与清国的冲突,所在乎的是对高升号事件可能招致英国的干预而大为恐惧!因此,我们海军目前必须努力克制自已,拿出卧薪尝胆的精神来!”

转脸看着一言不发的东乡,笑问:“东乡君,是在担忧会受处罚嘛?!”

东乡深邃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全场同仁,深沉地说: “司令官阁下,我个人无足轻重。我担心的是北洋舰队!”

众人听了,感到十分诧异。坂恒忍不住问: “东乡君,何出此言哪!丰岛一战,我们不是打胜了嘛?!”

众人探询的目光一齐聚集在东乡身上。

“我们是打胜了,可是胜之不武!

诸位请想:济远在北洋舰队中排名只是第四位,航速不如我们、火炮不如我们、尚且能以一敌三!我们不仅没有击沉它,反倒被它重伤吉野,浪速与秋津洲也是伤痕累累。如果济远全都使用开花弹,本人现在能否坐在这里,就很难说了!

还有,更强悍的致远、更具威力的定、镇二舰还没出场呢……!”

鹿野颇为不满地打断说: “东乡君,切不可长敌志气,灭自已威风!”

“不!中国古代兵圣早就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们与北洋更大的海战还在后头呢!” 东乡激动地说“以丰岛海战为例,可以看出,北洋战斗意志坚定、战术灵活、军官指挥果断、水兵炮术娴熟。尤其是方伯谦,狡计百出!先是分散我方优势兵力,然后诈降,迷惑我方,让吉野吃了大亏!还企图诱我入浅水区……”

“下次再碰上方伯谦,我绝不放过他!”河原怪吼道。

“东乡君说得好” ,伊东总结说“战争不会结束,更大的、更辉煌的战绩等着我们去创造!各位回去抓紧战备、加强训练,特别要强化提高炮术的精准!另外,受创军舰的维修必须日夜加班,迅速恢复战斗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