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部分战机未装新识别系统 可能被防空部队击落!!

jiangnanjita 收藏 0 172
导读:敌我识别系统是一个属于国家级别的作战系统,它的重要性不用多说大家也知道。但就是如此重要的作战系统,对于它的发展、建设和列装,竟然没有引起俄罗斯的高度重视,也没有投入必要的经费予以保障,相反各有关部门还在争论不休继续“扯皮”。 不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时期,敌我识别系统都是击退敌人保卫自己的一大“利器”。它通过对空中目标、地面目标、水面目标进行敌我识别,辨明对方的国籍和身份,并将情报信息传送至相应的指挥所,再由指挥所决定是否使用作战兵器将目标击毁。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敌我识别系统,就极有可能发生友

敌我识别系统是一个属于国家级别的作战系统,它的重要性不用多说大家也知道。但就是如此重要的作战系统,对于它的发展、建设和列装,竟然没有引起俄罗斯的高度重视,也没有投入必要的经费予以保障,相反各有关部门还在争论不休继续“扯皮”。

不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时期,敌我识别系统都是击退敌人保卫自己的一大“利器”。它通过对空中目标、地面目标、水面目标进行敌我识别,辨明对方的国籍和身份,并将情报信息传送至相应的指挥所,再由指挥所决定是否使用作战兵器将目标击毁。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敌我识别系统,就极有可能发生友军战场误伤事件,敌我识别系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决定了战争的进程和最终结局。

由于各国军事作战原则的不同,因此其敌我识别系统组织、管理和运用的原则、步骤、方法和程序也是迥然有异。但有一点各国的看法是相同的,即:如果不重视敌我识别系统的建设和发展,将会给国家的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如果战争爆发,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下面就来谈一谈一些大国(包括俄罗斯在内)是如何看待建设和发展敌我识别系统这个问题的。

敌我识别系统在对探测到的空中目标、地面目标和水面目标进行身份辨别时,不仅要确定该目标的方位坐标,还需确定其他一些特性,比如目标的类型和个人信息等。目前,目标识别主要是通过无线电技术设备来实现的,即使用带有自动加脱密设备的询问机和应答器(统称为“问答器”)来进行敌我目标识别。在大多数武器系统中,都能看到敌我识别系统的身影。由于各军兵种作战需求的不同,敌我识别系统在装备部队时,都依照各军兵种的要求作了一定的改动。

从根本上讲,敌我识别系统是一个属于国家级别的作战系统。不论是战时还是平时,它都可以执行战斗任务。俄罗斯认为,确定飞入俄(包括独联体国家)领空的空中目标的国籍、身份、类型和目的是敌我识别系统的一大重要任务。(注:俄罗斯与独联体国家建立了统一的联合防空体制)

为了避免外国(尤其是敌人)破译俄罗斯的识别密码,从而实现利用俄敌我识别系统的罪恶目的,俄罗斯的敌我识别系统必须装备特殊的用于无线电信号传输的加脱密设备。

既然敌我识别系统是国家级系统,那么整个俄罗斯(包括军队、国家各部委、政府机关等)就应该装备并使用一致的敌我识别系统,否则你安装这套系统,他使用另一套系统,不但会造成自己内部的混乱,还会给敌人留下可乘之机,更可怕的是很容易发生误伤事件。1992年,俄罗斯与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乌克兰9国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一道签署了《关于统一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应答器》的协定。该协定规定:为了加强9国敌我识别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避免发生误伤悲剧,9国应统一安装由俄罗斯研发的“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应答器,以确保对海陆空目标识别的准确性。

目前,世界上只有两套敌我识别系统在战术性能方面不相上下,一个就是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使用的“口令”敌我识别系统,另一个则是美国和北约使用的MK12敌我识别系统。

但应该指出的是,美国正在不断地对MK12 敌我识别系统进行升级和改造,使其愈发符合现代化战争的要求。美国为研制性能更加先进的敌我识别系统,投入了巨额资金,进行了大量的科研试验设计工作,并通过各种模拟和实战演习对新型敌我识别系统进行性能验证。此外,美国还建成了敌我识别系统的指挥控制系统,大大提高了敌我识别系统的工作效率。

相比之下,俄罗斯在敌我识别系统的建设和发展上就落后美国不少,特别是资金投入方面,就更显得可怜。此消彼长,按照这种趋势,用不了多长时间,俄罗斯的“口令”敌我识别系统就将败在MK12的手下。

在俄罗斯的军事概念中,敌我识别系统就是要运用所有能使用的设备和手段以确定目标的国籍和属性,为各军兵种是否发起攻击提供确凿的依据。敌我识别系统识别所用时间越短、识别准确率越高,就越能为各军兵种提供相对长时间的战斗准备,不但使各军兵种实施联合作战的效率大为提升,而且由于敌来袭目标被及早消灭,在一定程度上也大大降低了己方的损失程度。与攻击型武器系统相比,敌我识别系统在帮助作战部队达成战役(战术)目的时所发挥的作用不相上下,可所耗费成本却低得多,可以说是“物美价廉”。

研发敌我识别系统不是一两个部门的事情,它需要俄联邦政府的全力支持和统筹安排。除了有详细的工作计划和技术方案之外,各部门之间还需要通力合作,加强协调。不如此,俄罗斯的敌我识别系统就无法满足高科技条件下现代化战争的要求,直接反映在战争中就是俄军官兵的大量伤亡。

任何低估敌我识别系统作用和拖延其研发进度的行为都是不明智的,是愚蠢的。这一点已被近十年来的局部战争和军事冲突所证明,特别是表现在被己方炮火误伤的悲惨事件上。下面,我们来看一些具体事例。

在1973年爆发的第四次中东战争中,阿拉伯国家被己方防空兵器击落战机的比率分别是:埃及——46%,叙利亚——14%,利比亚和伊拉克——30%。

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盟军约有15%的人员伤亡是由友军炮火误伤造成的。

1994年4月,在伊拉克的禁飞区,2架F-15的美军飞行员误把2架美军UH-60“黑鹰”直升机判别为伊军的米-24直升机,并发射导弹将2架直升机击落,造成26名美军军人死亡。

在2003年美军发动的代号为“伊拉克自由行动”的对伊战争中,几乎有近五分之一的阵亡官兵是死在了自己人的炮火之下。期间,“爱国者”防空导弹共进行了22次发射,击毁了17枚伊拉克发射的“地-地”导弹中的10枚,但也发生了误击盟军战机的事件,结果使2架美军歼击机和1架英军歼击机被击落。

2003年3月24日,一架偏离既定飞行路线的美军F-16战机飞行员,根据机载指示器的显示,认定自己已被伊军地面雷达跟踪和锁定。为了摆脱被动局面,他立即发射了一枚AGM-88“哈姆”反辐射导弹,成功击中了地面目标。可惜的是,他击毁的不是伊军的雷达阵地,而是美军“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的一个地面天线站。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出惨剧并没有结束。美军地面作战人员迅速作出反应,“回敬”了一枚“爱国者”防空导弹,将F-16击落。在“伊拉克自由行动”战争期间,“爱国者”防空导弹的命中率虽然达到了59%,但其中有13.6%是靠击落己方战机换来的。

在战场上,如果发生己方炮火误击事件,并且造成了人员和武器装备的伤亡和损失,必将大大影响战斗人员的精神和生理状态,换言之,必将使己方的士气大大受挫。一方面,前线官兵紧张和烦燥的情绪将持续上升,且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无法摆脱这种负面影响。另一方面,战友的无端丧命将成为他们永远的生理创伤,这种心理阴影一直会伴随他们,直到战后多年仍是如此。从对部队当时战斗力的影响来看,战场误伤实际上造成两种结果:一是被误伤的一方或死或伤无法继续战斗,二是“肇事”一方也无法再继续战斗下去。最明显的例子就是1982年的第五次中东战争。阿拉伯联军的一个防空小队误伤了己方的一架战机,为了不再犯类似的错误,该小队便退出了战斗,哪怕是以色列空军对其发射反辐射导弹也不再躲避或还手。

在经历了多次“友军炮火误击”事件之后,美军专门划拨出大量的研究经费,加大了敌我识别系统的研发力度。此外,美军还建立了专门的机构,用于组织、协调和解决敌我识别系统研发过程中所遇到的种种困难和问题,并制订出了相关的指导性文件和多种技术解决方案。

反观俄罗斯,在这方面是相差甚远。前苏联时期,军方对敌我识别系统的研制和发展比较重视,并投入了巨额的资金,但收效甚微。上世纪70年代初,在一次苏联国防部总监察局对某防空集团军进行战备检查时,受检部队按要求组织了课目演练,课目的内容是拦截敌来袭的空袭兵器。演练结果让人“大跌眼镜”:该防空集团军共起飞了40架歼击机,击毁了敌21件空袭兵器;地面防空导弹部队击落了23架苏军歼击机。最终统计数据显示:苏联防空部队总共击落的敌空袭兵器数量只占总数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二的敌突袭兵器成功地完成了突防任务,飞到了指定目的地,达到了轰炸的预期效果。

2002年的“图-154事件”充分说明了俄罗斯敌我识别系统存在着巨大的缺陷和漏洞。当时事情是这样的:一架俄罗斯的图-154客机正飞至黑海上空,乌克兰防空部队向这架飞机发送信号要求辨别身份,但迟迟没有得到回音,于是便认定该机为“不速之客”,随即发射一枚C-200导弹将其击落。事后经过调查得知,这架图-154根本就没有收到识别信号,是敌我识别系统发生故障所致。这一悲剧直接导致了150多名乘客命丧蓝天。

在2008年8月的南奥塞梯战争中,由于敌我识别设备装备数量太少,以致发生了俄强击机攻击俄地面部队后遭地面防空部队痛击的“自相残杀”的惨剧。战争中,俄军缴获了格军大量的防空导弹系统,比如 “黄蜂-AKM”和“山毛榉-M1”。战后,工程技术人员对这些武器系统进行了拆装研究,看看北约为他们的“小兄弟”安装了哪些先进的作战系统。结果发现,北约为格军所有的防空导弹系统都安装了地面雷达询问机,可在一分钟内完成对空中目标的坐标定位和国籍判别,无形中增加了己方防空导弹的作战反应时间。

目前,俄罗斯大多数防空部队都未装备“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地面雷达询问机,而作战指挥车(配备于连级以上防空部队)也多数未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雷达应答器。

上世纪70-80年代,苏军的作战指挥车都安装有“硅”式敌我识别系统的雷达应答器。使用该设备,战机飞行员(主要是强击机和陆军航空兵)就可以准确地判定地面部队的国籍,并得出该不该使用机载武器实施攻击的结论。现在,俄军已不再使用这种“硅”式敌我识别系统。

由于敌我识别设备在防空部队和作战指挥车上配备甚少,极大增加了空中部队和地面部队相互识别的难度,导致空地部队之间发生误击事件的概率大为上升。据资料统计,地面部队攻击空中部队的概率要大于空中部队攻击地面部队的概率。

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研制出了专用于近程防空武器系统和便携式防空武器系统的地面雷达询问机,取名为“箭毒木”。从性能上看,“箭毒木”雷达询问机几乎是后来问世的“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雷达询问机的“简化版”。装备“箭毒木”后,苏联防空部队的空中目标识别能力将得到很大的提升,尤其是对那些握有ЗСУ-23-4“石勒喀河”高射炮、 “箭”-10防空导弹系统和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的防空部队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可如今,“箭毒木”雷达询问机都被存放于俄军的武器库中,并没有投入使用。原因很简单,军队只是采购了雷达询问机,而没有购买配套的密码输入设备。因此,至目前为止,俄军中还没有一套完整的“箭毒木”雷达询问系统。

“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应用前景也不是很光明。在“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使用问题上,国家各部委之间的态度和行动并不一致,存在着严重分歧,而且多年来一直都未能得到解决。

早在1976年,根据苏共中央的指示、苏联部长会议第679-224号决议和苏联国防部长的命令,要求现役中的军用武器技术装备(包括陆海空三军和边防部队)、民用飞机和民用舰船统一换装新式的敌我识别系统——“口令”敌我识别系统,以替换“硅”式敌我识别系统,此后生产和制造出的武器技术装备和民用飞机(舰船)一律加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

后来,国家还专门制定了为民用飞机换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详细计划和日程安排。14年后,即1990年,苏联民用航空部部长才下达命令,开始对包括图-134、图-154、伊尔-62、伊尔-76和伊尔-86在内的多型民用飞机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至于要为多少架飞机更换“口令”敌我识别系统,苏联民用航空部闭口不谈。

考虑到同时使用“硅”式敌我识别系统和“口令”敌我识别系统会给国家的安全和生活生产秩序造成混乱,同时也无法充分发挥“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性能优势,俄联邦政府于1995年发布了一道命令,要求从1996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硅”式敌我识别系统在俄罗斯联邦范围内的使用。同时,俄联邦国防委员会联同国防部和运输部一起做出承诺:保证自 1995年生产出的航空器都安装有“口令”敌我识别系统,俄军保证于1998年1月1日之前完成对现役战机换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任务。

此外,根据俄联邦政府的命令,俄联邦运输部还须与国防委员会、国防部和航空登记局一道于1995年7月1日之前制定出《关于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相关规定》。该法规对如何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作了详细的规定,规定了“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组织原则和使用步骤,并公布了奖惩措施,要求俄所有的航空运营商和航空制造商(不管是国有制还是私有制)都必须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以替换逐渐退出现役的“硅”式敌我识别系统。

俄联邦政府还授权国防部和运输部合力加强对俄领空的检查和监控,重点是那些没有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本国航空器。一经发现,立即通报有关部门,对违规者予以惩处,并责令其限期整改。

1997年,俄国防部和运输部签署了一项协议,决定携手开展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监督检查工作,并对航空运营商和航空制造商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但可惜的是,国防部和运输部的工作实效也仅限于此。由于国家拨款严重不足,政府所签发的命令、国防部和运输部出台的种种措施也就成了“一纸空文”,“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安装工作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俄运输部所辖的各型飞机仍在继续使用“硅”式敌我识别系统,并未换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10多年来,国防部就此事与运输部进行了多次协商,但均未达成实质性的结果。运输部每次都表示要加强与国防部的合作,力求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可就是看不见有什么具体有效的行动。

俄联邦政府于2007年6月6日签发第 352号命令,颁布了《反对恐怖主义法》。该法规定:处于俄领空飞行的各种飞机,只要违反了俄罗斯的法律(如《空中交通管制条例》),就可被俄视为该机正在向俄发动恐怖袭击。当然,要证实一架飞机是否发动恐怖袭击,得需要两方面的情报加以佐证:一个来自运输部,一个来自国防部(确切说就是地面雷达部队)。只要该机没有安装俄式雷达应答器,那就是非法入侵俄领空,俄防空部队就有权将其击落。

根据《反对恐怖主义法》的相关规定,俄军中现有不少战机都被列入了“黑名单”。为什么呢?原来,由于“硅”式敌我识别系统已停止使用,而这些战机又未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无法与地面防空部队通过识别问答器进行沟通,自然也就成了“非法入侵者”。据数据统计,俄防空部队每月都要碰到400余次类似的事件,但也无可奈何。

实际上,本国飞机上不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不但给防空部队正常的值班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也增添了自身被己方防空炮火击落的可能性,特别是在防空部队举行演习的过程中,这种误击的概率是十分高的。如果地面防空部队得不到飞机雷达应答器发送的回复信号,便会判定其为敌方飞机,紧接着防空导弹原先处于闭锁状态的电路就会被接通,然后就是发射导弹。上文所提到的2002年“图-154”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当然,“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安装工作不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国防部同时向俄联邦政府和安全委员会提交了一份书面报告,详细列举了“口令”敌我识别系统安装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并提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建议。如果顺利地话,预计这份报告不久就会被政府高层批准。

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俄罗斯在敌我识别系统的研发、管理和指挥控制方面都存在着严重不足。主要表现在:第一,俄罗斯没有成立一个专门的国家机构来负责协调各部门之间的工作,导致政出多门、推诿扯皮、工作效率低下;第二,没有出台一部全国性的法律法规以监督和推进俄联邦各部委之间的协作,更没有以法律的形式规定能否就此问题与外国开展技术合作。

不过,大家都清楚,之所以会造成这些问题,还是金钱在作怪。这也是目前各部委无法达成统一意见的根本症结,毕竟其间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谁也不想吃亏,谁也不愿意让步。虽然国防部单方面提出的解决方案有利于推进“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安装、使用、改进和推广,但它解决不了“利益分配”这个最为棘手的问题。

此外,即使是在国防部内部,也存在着诸多问题。比如,要想建立性能优越的敌我识别系统,首先各级指挥机关要进行大量的组织和协调工作,以确保敌我识别系统使用的安全性,同时还要培训出一定数量的技术维修保障人员并拥有储量充足的维修零部件,以保证敌我识别系统随时处于正常运转状态,此外,为了适应现代化战争的要求,敌我识别系统还必须不断地加以改进和完善。可目前俄罗斯军队的现状是:对敌我识别系统研发和改进实施管理和指导的机构根本就没有建立,“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各个模块(如加脱密机,这是整个敌我识别系统的关键性设备)也逐渐接近了使用寿命期限,而且“口令”敌我识别系统备用零部件的库存量也是越来越少。设想一下,如果没有相应的技术服务保障、定期检修和零部件替换,敌我识别系统很快就会崩溃。届时,我们的战机上不了天,舰艇出不了海,地面部队无法参加作战,整个军事系统将陷入瘫痪,原因就在于敌我识别系统不能进行身份确认,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作战行动,“自相残杀”的悲剧将会频繁上演,被自己人误击误伤的风险将大大增加。

在《2005年俄罗斯国防采购计划草案》中,一些专家曾提出将只要是涉及到敌我识别系统研发和采购等方面的事宜统统交由一个专门机构负责,这个机构将隶属于俄联邦武装力量军械总局。当时的俄军总参谋长同意了这一建议。可事情后来的发展却不尽人意,因为在该采购计划中,只有空军要求订制敌我识别系统,而其他的各军兵种都没有相应的敌我识别系统采购计划。就连军队中各军兵种安装“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态度都不一致,更别说其他的政府各部门了。

因此,为了保证敌我识别系统的研发和列装工作顺利进行,有必要成立一个跨军种、跨部门的专门机构,其职责主要是负责协调各军兵种之间、国家各部委(只包括那些能使用到敌我识别系统的部门)之间在敌我识别系统研发、列装、使用、改进等方面的工作,消除矛盾和分歧,解决存在的各种问题。当然,这个专门机构最好是隶属于俄联邦武装力量军械总局。至于如何协调俄罗斯与独联体国家之间在敌我识别系统使用和合作等方面的事宜,应由俄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负责。关于成立这个专门机构的报告已于2008年10月提交给了俄总参谋长。由于总参谋部组织动员总局内部意见不统一,且不愿意卷入这个复杂的问题中,因此迟迟没有下文。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每年都要举行多次军事演习,其中都少不了敌我识别系统的参与,且演习课目是五花八门,多种多样。而俄罗斯的敌我识别系统演习只有两个内容:一是敌我识别系统的修复和再生,二是对各级指挥机关使用“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记录文件进行检查。大家请注意,这里检查的既不是部队“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使用情况,也不检查“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技术状况,只是检查一些书面文件。每次演习结束后,评审小组的结论总是泛泛而谈,对敌我识别系统的发展和改进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长此以往,不但敌我识别系统使用的经验和教训得不到总结和积累,而且随着一些技术水平高的操作人员逐渐退出现役,敌我识别系统仅存的那点操作经验也会损失殆尽。

尽管面临很大的阻力和困难,俄国防部仍然开展了一系列敌我识别系统的科研和试验设计工作,旨在提高敌我识别系统的作战效率、识别能力、抗干扰性和识别密码的防破解能力。此外,俄国防部已经完成了 “卫士”敌我识别系统的研发工作,并将根据实际情况的需要逐步装备部队。顺便提一句,“卫士”敌我识别系统是“口令”敌我识别系统的升级版。

同时,俄国防部已开始着手研发性能更加先进、可靠性和安全性更高的新一代敌我识别系统。该新系统不仅能识别航空器的国籍和类型,而且还能根据飞行员的个人身份识别码判定出飞行员的姓名。

任何低估和轻视敌我识别系统作用的行为和观点都将对未来战争的结果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而要解决敌我识别系统研发和作战使用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我们还需要做大量艰苦的工作,但首先是与之相关的国家各部委必须通力合作、协同努力,否则将又是一个“虎头蛇尾”,不了了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