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 正文 第一章:今我来思鸡鹅巷1.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0.html


韩云霈忽然冒出了个新主意。既然乔家大院里蕴藏着如此之多的奇人轶事,为什么不充分利用,以他们为素材,创作一部作品呢?这些故事本身已经足够精彩,只须如实记录就成,但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纠纷,还是采取长篇小说的形式为宜。他虽然没有写过长篇小说,由于职业的关系,读过的长篇小说并不少。报纸副刊都有长篇小说连载的专栏,他总能从一部长篇小说中,节取最有诱惑力的两三万字做连载,所以完全懂得长篇小说是怎么一回事。这就不细说了,总之,如果写成一部多卷本的史诗,就打算一百万字吧,相信它定将轰动当世,流传永久。当然了,图书出版的同时,还可以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就像电视台正在播放的《秦淮人家》系列片,背景都在一个大院里,人物故事各各不同,就打算一百集吧,那北门桥乔家大院可就出了名,笃定会比南捕厅甘家大院更红火。这件工作,即使需要五年、十年,甚至作为毕生事业,都是值得的。

这部大作,理应由他和思雨两人合作,思雨讲故事,他来执笔,正是珠联璧合。

思雨轻笑道,五年,十年,一辈子,把我留在你的身边,也就名正言顺了。

这不是正好吗?

好。当然好。

韩云霈沉浸在自己的美好构想中,完全没注意到,思雨答话时已有些心不在焉。

但是韩云霈认真了。意外得到乔思雨这样的红颜知己,他的幸福感情不自禁地要往外溢。他迫切地想为她做一件举世瞩目的事情。如果在古希腊,他可以放火去烧月神庙;如果在美利坚,他可以开枪去杀肯尼迪。但是在一九九七年的金陵城里,他只能设想以她的家族故事为背景,以她为主角,去完成一部作品,一部让他们两人的名字永远联系在一起的鸿篇巨制。

在那个春天,韩云霈领着思雨,拜访了文坛内外的许多朋友。他展示的是思雨,却拿乔家大院做话题。他不厌其烦地讲述乔家大院的逸闻轶事,热情洋溢地向每一个人强调,北门桥乔家这一支金陵望族,可以远溯到东吴的乔国老,就是孙权和周瑜的泰山大人,也就是“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令曹操垂涎的美女大乔、小乔的令尊。现在名重一城的南捕厅甘家,论家谱,只能上推到清初“江南八侠”中的甘凤池,就算像他们声称的以东吴大将甘宁为远祖,同样也只是一介武夫而已,与乔国老怎么比?北门桥乔家的历史,与金陵城的历史同样悠久,绵延二千四百多年,流传有绪而至今不衰,简直就是打开金陵历史之门的一个天生锁钥。

这时,乔思雨总是静如处子地坐在一边聆听,充分展现当代小乔的优雅,脸上始终带着不无俏皮的微笑。

关于那个金陵望族的所有故事,都是她讲给他听的。这成了他与她相聚中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内容。她信马由缰地为他讲述乔家古往今来的各色人物,祖辈世代口耳相传的野史掌故,以及她所亲历亲见的种种事件和细节。他一边倾听,一边设想该怎样把这些材料缀合起来。

韩云霈对这部史诗的成功充满信心。他相信这就是朋友所预测的“破门而出”的机会,命中注定,势在必行,所以八字还没有一撇,就轻率地把这宏伟计划张扬出去。他要为金陵文坛放一颗卫星。正好市作家协会在征集签约作品,他毫不犹豫地与市作家协会订立合同,做了他们的签约作家,领取了第一年的创作津贴三千元人民币。

韩云霈确实把这笔钱都花在了创作准备上,当然是和思雨一起。有了这笔经费,每次约会,思雨都会挑选一个新的地点,金陵城里上档次的茶室、酒吧、咖啡厅,几乎都留下过他们的翩翩身影。在风格各异的优雅环境中,他听她讲轶闻逸事,她听他讲创作设想。不过对韩云霈来说,相较于这一切,更吸引他的还是思雨。他总是能从思雨身上发现新鲜、新奇、新丽、新艳的内容。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思雨每天也都是新的。乔思雨似乎是在故意展示这些,以显出她与他之间的距离;而他却宁可相信,思雨是想让他尽量多地接触、熟悉、理解这一切,以消弥他与她之间的距离。

然而,暮春时节,乔思雨宣布了一个让韩云霈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的决定。

她告诉他,她要走了。

老人们的故事,总有讲完的一天。不管如何令人留恋,他们的存在也不会太长久。如果不想为他们殉葬,我们就该走自己的路。

韩云霈坚决反对这样悲观。老人们就算离开这个世界,也还将长久地影响这个社会。我们脚下的坚实土地,只能是前辈留下的遗产。我们当然会比他们走得更远,但很难不从这里起步。所以写作这部史诗,不是殉葬,而是继承,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

乔思雨对他的幼稚嗤之以鼻。

她已经决定了,不但要离开乔家大院,而且将离开金陵。

确定思雨不是开玩笑,韩云霈惊呆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思雨会离开他,而且如此突然。他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没有你,我怎么,活得下去?

像以前一样活呗,没遇到我以前,你不是也活得蛮滋润?就算没有遇到过我呗。乔思雨的回答轻描淡写。

可是,我们毕竟相遇了,而且……刻骨铭心,怎么回得到以前?

时间长了,就忘记了。乔思雨宽慰他:我就已经忘记了。

乔思雨的决绝,让韩云霈渐渐冷静下来。他清楚地意识到,此刻在佳佳轩的相聚,已经是他留下思雨的最后机会。

难怪思雨今天约他重返佳佳轩。他们是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最初的出发点。

“从来佳茗似佳人”,佳茗长在,佳人若何?

既然思雨完全不为情所动,他只能寄希望于计划中的鸿篇巨制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部史诗的写作计划,真是为思雨而设计——为留下思雨而设计的。俗话说,来得容易,去得容易。他在潜意识里,其实早已担心她像《聊斋》中的鬼狐一样,飘然而来,倏然而逝。所以他希望她能成为事业上的合作伙伴。他希望这种合作能把她长久地留在自己身边。

反过来说,没有她,这个计划也是不可设想的。

他苦口婆心地劝诱她,留下来一同创作这部巨著。他说,凭她提供的精彩故事,加上他的合理虚构,这部作品肯定会成功,《三国演义》就是“七实三虚”的典范么。他说,凭她的过人才气,加上他的文字功底,这部史诗肯定会像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川端康成的《雪国》、卡夫卡的《城堡》、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成为不朽的传世之作。

轻率地毁掉这样一部杰作,她一定会后悔的。

乔思雨叹了一口气。她说她完全相信他的话,相信这个计划非常伟大。可是她对伟大没有兴趣。她只希望去过自己喜欢的日子。朋友们都说上海的生活会对她更合适,她无论如何也要去试试。

去试试?没有目标,没有工作,甚至没有住所,什么都没有安排,就这样一个人拖个行李箱去人地两生的上海?不用试就晓得,不可能有好果子吃!

又不是到月亮上去,有什么好安排的?上海到金陵,不过四个小时的火车,过不好再回来呗。

如果有人劝你到月亮上去,你一定也会试试的。韩云霈有点气急败坏了。

也说不定。乔思雨莞尔笑道。她根本没去想,这对韩云霈会是怎样的伤害。

所以才会有嫦娥奔月,才会有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寂寞。真是,从古到今,都不会缺少你这样的傻女人。

思雨犯傻也不是一回了。她反唇相讥。趁着年轻,就让我再犯一回吧。

走出包间时,韩云霈下意识地回头望了望门上的名牌,发现上面写的两个字竟是“无眠”。如果这个包间是乔思雨刻意挑选的,那也真够刻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