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 正文 第一章:今我来思鸡鹅巷1.10

凨声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0.html[/size][/URL] 思雨说,今天太阳烈轰轰的,你好好认认门。 鸡鹅巷八号的院门,还是当年老宅院的正门,两侧的八字影壁,以清水砖砌成连环方胜壁心;青石门柱,外立两座素面石鼓;门罩上的砖雕还看得出来,雕的是桃园结义故事。只是为了自行车进出方便,把旧时的青石门坎取掉了。进门一路,破败粗陋取代了黑暗中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0.html


思雨说,今天太阳烈轰轰的,你好好认认门。

鸡鹅巷八号的院门,还是当年老宅院的正门,两侧的八字影壁,以清水砖砌成连环方胜壁心;青石门柱,外立两座素面石鼓;门罩上的砖雕还看得出来,雕的是桃园结义故事。只是为了自行车进出方便,把旧时的青石门坎取掉了。进门一路,破败粗陋取代了黑暗中的幽深和神秘。当年的堂屋院落,大格局依稀可辨,可是分隔出难以计算的小房间,将其间的通道,压迫得曲里拐弯。韩云霈思绪间忽然掠过琼瑶剧《庭院深深》里的场景。“庭院深深深几许”,这是欧阳修的词句还是李清照的词句?琼瑶女士恐怕未必见过如此深不可测的庭院。

而这别样的深深庭院中,同样可以演绎琼瑶式的浓情密意。

思雨住的第四进,楼下的院落,也被两边新建的披屋,挤得只剩一条逼仄的过道。然而楼上一排九间房,居然还保存着清水漆饰的槅扇门,古色古香,只是上部的窗格里面,镶上了毛玻璃;门腰绦环板上雕着如意云头纹,裙板上的浮雕是各色花鸟,韩云霈此时也顾不上细看。思雨家果然是在楼房的西首,她掏钥匙开门时,韩云霈倒是看清了,她家两扇门的裙板上,雕的是一对荷池鸳鸯图。

可是房内的陈设,韩云霈还是没能顾得上看。两人一进房,思雨顺手推上门,就伸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他。

最初的一瞬间他还有点担心。他们离房门太近,走廊里的人肯定能听到门里的动静。他想挪动几步,挪到卧室里面去,但她迸发的激情已迫不及待,一分一秒一丝一毫都不愿再同他分开。他搂紧她的腰将她悬空抱起,她的两条腿乘势盘到了他的胯上。她像精灵一样轻盈,他几乎没感觉到她的份量,就将她抱进了卧室里。他被她的不管不顾震撼了。其实他的肉体已经在他的思绪之前就呼应了她。他与她吻得那样深,四片火烫的嘴唇仿佛熔融在了一起。她的舌早就裹住了他的舌。她娇小的身体如波浪般不住腾涌,挣扎似地朝他身上冲撞,好像要撞开他的胸腹、钻进他的胸腹。他只好尽力拥住她,两只手按住扑腾的鸟儿似的,使劲地抚慰她激动的胴体。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狂野的女性。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喉间透出一声压抑不住的呻唤,像放出了气球中的空气,身子也随着化为无力的绵软。他的双手这才能够自由地游走,一点一点去熟悉那似曾相识的胴体,去感受那风暴方逝后的温柔和湿润。

不知什么时候,思雨打开了空调。房间不大,不久已温暖如春。在他的抚摸下,她很快就重现出勃勃的生机。他手忙脚乱地为她宽衣解带,她不动声色地帮助着他。当她完全坦露在他的面前时,她的胴体显得更加瘦弱,简直像个孩子。她的一双玉乳宛如尚未成熟的酸果,全无丰腴可言,而浓荫下的私处,真似小荷初绽,让他心怀怜惜。曾经有一刹那,他的脑际似乎掠过不忍进入的念头,但肉体已如开弓之箭,一往无前。她的迎合立刻驱散了他所有的犹豫。她浅吟低唱似的呻唤更激起他的勇武。

他从来没有获得过如此酣畅的快感,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难以言说的销魂摄魄。

在他起身穿衣服的时候,思雨温软的胳膊又搂住了他的颈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吻了吻,说了一句让他颇费思量的话:有些事,既然开始做了,就应该把它做完。



贾为国是个令行禁止的官员。上任之初,他去某处视察,电视台一位记者为了抢镜头,扛着摄像机,赶在他的前面进了电梯。他在电梯里就摸出大哥大给电视台台长打电话:不要让我再看见这个人。

这位记者果然就此消失。

杀鸡吓着了猴。新闻界的同仁,无不将此事引为鉴戒。

所以,在鸡鹅巷拆迁纠纷中,贾书记不但临阵退让,而且大开善门,完全出乎韩云霈的意料之外。记者毕竟是记者,真想打听点什么,还真挡不住他们。谜底很快就揭晓了,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国家文物局那份匆匆赶到的红头文件,而是新华社一位记者写了份内参要发;贾为国得到消息,唯恐弄到中央,会被领导认为他缺乏执政能力,影响仕途,急于平息风波,才不得不舍车保帅,让贾为民做此让步。

这才是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贾为国这位唯物主义者,是学过辩证法的,懂得坏事可以变成好事,也懂得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的道理。贾家在鸡鹅巷损失的物质,理当化为精神上的收获才是。那几天,金陵城里的电视报纸广播,对鸡鹅巷展开了立体轰炸,鸡鹅巷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被记录在案。鸡鹅巷人争先恐后与拆迁指挥部签立合同,鸡鹅巷人手捧增补的拆迁款热泪盈眶,市委市政府领导亲临鸡鹅巷了解拆迁户困难,有关部门为鸡鹅巷人准备了妥善安排的过渡房,鸡鹅巷人连夜搬家以配合“老城区改造”,鸡鹅巷人迁入新居笑逐颜开,鸡鹅巷拆迁注意保护历史文物,乔家大院毫发无损……鸡鹅巷三个字的使用频率之高,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

鸡鹅巷,这条历尽沧桑的千年陋巷,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达到了辉煌的顶点。

这一场大合唱,韩云霈反而失声了。因为他正沉缅在与思雨的缠绵之中。

有一回,云消雨散之际,韩云霈感慨地说,多亏七奶奶为你取了这个好名字,才有我们这一段缘份。

思雨说,所以我不能让你担个空名。

他说,就这么简单?

她说,也是为了了解你。有人说,要了解一个女人,就要跟她上床。男人其实也一样。我就不相信有什么正人君子,真的不解风情。果然,一上床就原形毕露了。

他说,你的胆子也真大,不了解男人就跟他上床,不怕碰上坏人?

她说,你不是坏人吗?

他说,你以后还是应该小心些,真要碰上个坏人,就难以收拾了。

她说,男人都是这份心思——我可以,别人不可以。

被思雨一语道破,韩云霈不免有些尴尬。他明白在思雨这儿所得到的欢娱,于他已属非分;而他还想着独享,就更是得寸进尺了。他转开话题,说,看不出来,七奶奶能活用《诗经》,品位不低呀。

思雨冷笑道,你才明白呀!七奶奶芳名玉清,当年是汇文女中鼎鼎大名的校花才女。抗战前那几年,金陵城里的沙龙雅聚,哪次都少不了乔家七姑……对了,就你们《古都晚报》文化版上,还登过乔家七姑出嫁轰动全城的故事呢。

《古都晚报》创刊之际,正逢文化界的寻根热,文化部特为辟了几个弘扬地方文化的栏目,都以金陵的老街坊命名,以作为文化短论专栏的“评事街”最切题;韩云霈主持的栏目叫“锦绣坊”,旨在重温古都繁华。他依稀记得,是发过什么人的一篇文章,回忆民国年间金陵倾城围观乔家嫁女。可谁能想到,当年英姿风发的乔玉清,就是现今那个衰朽不堪的乔老太?

乔家大院藏龙卧虎,随便拉出个老太太来,都够你说道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