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 正文 第一章:今我来思鸡鹅巷1.7

凨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0.html[/size][/URL] 显然,此刻正是两波冲突之间的休战时期。估计大明开发公司几天来摧枯拉朽,拆得手顺,没想到鸡鹅巷人还能咸鱼翻身,来这么一着,措手不及,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或者是在等法院人到场,再依法行动。也可能是鸡鹅巷人看对方来势汹汹,惟恐不敌,所以先报了警。想必警察对于这样大规模的拆迁纠纷,也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0.html


显然,此刻正是两波冲突之间的休战时期。估计大明开发公司几天来摧枯拉朽,拆得手顺,没想到鸡鹅巷人还能咸鱼翻身,来这么一着,措手不及,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或者是在等法院人到场,再依法行动。也可能是鸡鹅巷人看对方来势汹汹,惟恐不敌,所以先报了警。想必警察对于这样大规模的拆迁纠纷,也没有处理经验,只能以维护社会治安为己任。

韩云霈衡量了双方的局势,他不能不承认,鸡鹅巷人昨夜淌汗流血垒起的路障,实在不堪一击,如果没有人墙护着,恐怕早就被那些钢铁机械拍苍蝇似地打得粉碎了。他在心里盘算,如果法院强制拆迁的执法人员到场,支持大明开发公司霸王硬上弓,能不能维持这个相持局面就难说了,遂从人群中退出来,回到家里给李国强打电话,希望文物局也能正面介入。李国强回答专家勘察组的几个人已经在路上,他自己也会尽快赶过去,向维持秩序的警察和围观群众宣传文物保护法和乔家大院的文物地位,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韩云霈觉得这是个办法,文物局也算是政府机构,文物保护法也是国家立法,至少能同法院扯个平手,也可以提升鸡鹅巷人的士气。他重回鸡鹅巷口,掏出《古都晚报》的记者证,要求进现场采访。守路口的警察不敢做主,将韩云霈引去警车前见领导。领导一口回绝,说现场情况混乱,概不接受记者采访。韩云霈据理力争,说你有权拒绝接受采访,我也有权及时掌握事件动态。领导说,你掌握也没有用,下午会有通稿给各新闻单位。韩云霈说,发通稿是你们的工作,了解情况是我的工作。

领导终于不耐烦了,说你一定要进去你就进去,里面的人情绪很不稳定,发生意外我们概不负责。

韩云霈淡淡一笑,很绅士地谢了领导,顺利地通过了路障。鸡鹅巷人热情接待了这个率先前来采访的记者。他们很希望今天发生的事情能得到如实报道,自己卑微的要求能得到如实转达,不要被人扣上莫须有的大帽子。

韩云霈没有见到乔思雨,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及至转进七奶奶的小店,才发现思雨正陪着七奶奶坐在火盆边说话。思雨微笑着迎上前来,拉住了他的手问伤口还疼不疼。她清澈的大眼睛里,是一片毫无遮饰的纯真。韩云霈的心绪一下安稳了。

听思雨介绍,大明开发公司的挖掘机,照例清早就开过来了,司机看到路障后,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又跑回去请示。居民们发现挖掘机,也都自觉出去守护路障。挖掘机曾经试图硬冲,七奶奶挺身而出,张开双臂拦在了车轮前,逼得司机不得不停车。居民们怕真伤了人,就报了警。警察来后同样大感意外。这几年间,警方虽然屡屡协助执行拆迁工作,但都只是针对个别“钉子户”,以众制一,顺利完成任务,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势,整条街巷的居民搭起路障强行抵制,所以只能向上级汇报请示办法,暂时没有采取什么具体行动,让大明开发公司大失所望。

韩云霈也就把市文物局马上会派人前来的消息,告诉了乔思雨。

这一天上午剩下的时间,是在平静中度过的。午饭以后,鸡鹅巷地块拆迁指挥部和大明开发公司派了代表来,要求与拆迁居民代表对话。居民们简单商量后,一致推举出乔传机做代表,请文物局专家作为见证人。为防不测,乔传机不肯走出居民们的视线,双方就在北门桥下举行路边会谈。指挥部代表表示,可以出面与法院协商,暂缓实行强制拆迁,并且恢复鸡鹅巷的水电供应,但要求居民们主动拆除路障,让公司对已经搬迁的空房进行正常拆除,以免过多延误工期。

乔传机表示,市里实行“老城区改造”,改善居民的居住环境,肯定是好事,他们并不反对;指挥部能出面做工作,让居民恢复正常生活,他们十分感谢。但鸡鹅巷拆迁,不能不考虑居民的实际困难。首先是这里的居民多半收入偏低,平时生活就够拮据,现有居住面积又小,按现行的拆迁补偿办法,那点钱根本无法重新安家,更谈不上改善居住条件。半年多来,他们已经多次向有关方面反映呼吁,指挥部也曾表示同情,现在说拆就要拆,一千多老老少少总不能睡到大街上去。其次,乔家大院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局至今没有同意拆除,指挥部和公司方面也应遵守文物保护法,给予切实保护。第三,公司在拆除空房时野蛮操作,拉倒相邻民房,险些造成人员伤亡,所以要求公司文明施工,最好在所有居民都迁出后再拆房。在这三个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之前,他们不能拆除路障。

双方说不到一起去。

虽然谈判破裂,意外的是,大明开发公司暂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理应到场主持强制拆迁的法院始终没有派人来,连维持秩序的警察也撤走了。可鸡鹅巷的居民一刻不敢懈怠。太阳一落山,未干的雪水就结成了薄冰,气温降到了零下五度。居民们都自觉地轮流值班,冒着严寒整夜守护着路障。

他们很清楚,现有的路障一旦拆除,大明开发公司决不会再给他们重筑的机会。



三月十三日清早,新一轮攻势就开始了。鸡鹅巷东、西两头,都出现了法院的广播车,反复播送强制拆迁的通告,呼吁鸡鹅巷广大人民群众给予理解和合作,并严正警告设置路障、阻碍执法的极少数人,他们的做法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奉劝他们及早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如果他们能够在上午九时之前自动拆除路障,可以不追究他们的责任,否则将严惩不贷。同时,法院也第一次明确表态,乔家大院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在未得到省市文物部门的同意之前,暂不拆迁,并责成大明房地产开发公司对乔家大院的保护工作负全责,希望广大居民进行监督。

将乔家大院剔出当前拆迁范围,不但可以使法院的强制拆迁立于不败之地,而且可能对鸡鹅巷居民起到分化作用,这显然是经过精心斟酌的说词。而作出这样的退让与调整,正说明他们是真的要采取行动了。果然,先是大明开发公司的十来辆挖掘机、推土机,一字儿排在鸡鹅巷东口的路障外面,接着是几辆大客车,载来了四五十个穿各式制服的大盖帽,还有二三百个身强体壮的民工,每人头上都戴了顶红帽子。九点正,广播车上发出指挥行动的号令,大盖帽们和红帽子民工很快面向鸡鹅巷,排成了整齐的队列。

鸡鹅巷的老老少少,也陆续走出来,站在路障前面。有几个年轻些的,还爬到了路障上面。然而双方形势的优劣,已经可以看得很分明。

与鸡鹅巷相邻的几条街道,早已被围观的市民堵得水泄不通。

按照行动指挥者的意图,本打算用民工将居民强行拉开,让大型机械冲垮路障,进入鸡鹅巷,主动权就全在他们手中了。谁也没有料到的是,这次稳操胜券的行动,竟演变成了一场大混乱。因为在行动中难免造成撕扯哭闹,旁观的市民看不下去,突然涌了进来,肩并着肩,手挽着手,形成重重叠叠的人墙,帮助鸡鹅巷人守护起路障。

力量的对比顿时发生了逆转。

中国公民都懂得,“聚众闹事”是十分严重的罪名,与执法人员对峙就更属无法无天。如此之多的金陵市民,却能不顾一切地挺身而出,去支持与自己非亲非故的鸡鹅巷人,是因为他们对于这种看似合理合法的强制拆迁,早已心存不满,早已怀着强烈的抵触情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