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与山道相比,公路在云南出现的要晚一些,直至21世纪之后,在云南的贡山县,还有马帮,电视片《最后的马帮》讲的就是这里。

公路一出现,马帮的历史就要结束了。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很快就占领了中国华北、华东、华南地区,仅剩下香港和越南海防等第三国港口转运之通路,其余属于国民政府的港口都已落入了日军的手中。为了避免剩余的两条转口线被封闭,中国急需有一条后方的国际通道。1937年8月,时任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到南京参加国防会议,他提出的应当立即修筑滇缅公路,开辟新的陆上国际交通运输线的建议,得到当时的国民政府同意。初步确定了路线走向为:“昆明——下关——保山——龙陵——畹町,与缅甸境内公路相联接”。滇缅公路云南段全长959.4公里,由中方修筑;缅甸段188公里,由缅方修筑(实为英国人负责修筑)。这就是抗日时期处于战争状态下的中国与世界联系的惟一生命线——滇缅公路。

1938年8月,滇缅公路全线通车,为当时的抗战做出了巨大贡献。这条公路的建成,当时就震惊了全世界。美国总统罗斯福等盟国领导人先后发表谈话,均称这是世界公路修筑史上的一大奇迹。各国新闻媒体更是竞相报道该路的修筑情况,发表文章和照片,有的媒体认为:“滇缅公路是中华民族继长城、运河以后的巨大工程,是历史上又一大奇迹”。美国大使詹森回国后向罗斯福报告说,这条公路的工程可同巴拿马运河的工程媲美。

公路有了,汽车就来了,但是国内会开汽车的人很少,于是数量达几千名之多的南洋华侨机工(驾驶员),他们开着捐献的、租借的汽车,奔驰在这条公路上,支援抗战。

早年的滇缅公路,路况差,路狭窄,著名的“24拐”,尽管它不在云南,在贵州,但它就是滇缅公路的缩影。

今天,从昆明出发,到滇西,基本都是高速公路,汽车用不了几个小时,就可以到滇西重镇——大理。

大理,是滇缅公路上的重要城市,也是一座历史名城。大理城,公元779年,南诏迁都至此,宋代大理国仍以此为都城。历唐、宋代五百多年直至元代,这里一直是云南及滇西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中国内地与印缅诸国物资交流的最大集散地,也是南方丝绸之路最大的贸易枢纽。

滇缅公路修通前,滇西进出的人员和物资都是要经巍山县到云县和保山的。因此,自古以来,巍山县就是一条重要的要冲,商贾繁荣,至今,在县城里,穿过拱辰楼下幽深的门洞,还能见到古城赭褐色的本色,那高高飞跃的飞檐,那轻巧玲珑的漏窗,以及刻满了历史年轮的商铺门板,无一不在诉说着往日马帮的辉煌,历史上,马帮最兴盛的时期,上万匹骡马云集巍山,场面蔚为壮观。城内,各行各业与马帮息息相关,休戚与共;城内有众多的马旅店、寄马店、马具店,城市周围还有众多的制革、铁路、木器等作坊,马帮的兴盛促进了商业的繁花和文化的交流。

这里自古也是毒品交易的重要地区,一些村子里的男人贩毒,被枪毙了,外地的毒贩上门作女婿,又生儿育女,继续贩毒,又被枪毙了,新的毒贩又上门来,重走老路。当地人见多不怪,习以为常。

从大理顺着滇缅公公路南行,不远处即进入保山。

保山,东汉时,史书称之为永昌,而在汉晋时,这里就云集国内外商贾,不少身毒(印度)商贾和蜀地工匠侨居于此,一些中原派来这里做官的人,为官一任,竟可以在此谋得富及十世的财富。

从保山出发,路分两条,一条朝南,道路狭窄,基本算是毛路,直通临沧,镇康。另一条,沿滇缅公路西行。

朝南的这条狭窄的毛路,夹在无量山西麓和云岭之间,沿着怒江的支河——沽柯河河谷连绵延伸,河水奔腾咆哮,翻着巨浪一路向前。这里到处是潺潺的溪水,到处是满目的青山,到处是鸟语花香。车子在这个山谷里向前,不时会有形状各异的瀑布从天而降,那种凌空而下、飞花溅玉的样子,真的无法以语言来形容。宽阔的河谷,肥沃的土地,种满了甘蔗,然而,路上行人和车辆却极为稀少,恍如世外桃源。因铺设在道路上的都是窝窝头般大小的石头,这种路又叫“弹石路”。普通车辆在这种路上行走,速度不仅开不快,而且车也伤车,坐车的人也很难受。“大尼桑”在这种道路上走,可是如履平地,可快可慢,得心应手,就像专门跑这种路而造的。车行三、四个小时,不久,沽柯河与怒江交汇,向缅甸流去,这就是萨尔温江的上游了。

再往前,就到了镇康县城。继续前行一会儿,就到了中缅边境重要的口岸——南伞。

顺着滇缅公路继续朝西走,蜿蜒道路前突然出现一个世界著名的大峡谷,这就是怒江大峡谷。峡谷中一条奔腾的河水,中国叫怒江,它的下流流入缅甸,称为萨尔温江,最后,注入印度洋。怒江意为愤怒的江,水流湍急,怒江峡谷两边雄伟、险峻,西岸为怒山和高黎贡山脉,东岸为云岭山脉,它与澜沧江和金沙江并称“三江并流”,从怒江东岸朝怒江江边上行走,不远处就是大名鼎鼎的惠通桥。

惠通桥,为南洋华侨捐款修建,是抗战时期滇缅公路的重要桥梁。解放后,在离惠通桥不远处,修建了新的钢筋水泥大桥。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又在怒江坝子附近新修了新的钢结构的大桥,供来往滇西的车辆通行。到了2009年初,作为新修建的高速公路的配套工程,一道钢筋混凝土构成的桥梁的如同彩虹一样将怒江东西两岸连接起来。从高速公路的桥梁上开车,只需几分种就可从东岸直接跨跃西岸,天堑变成了通途,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沿着滇缅公路,过了惠通桥,就到了松山。

每次途经松山时,我总有一股难以言语的心情。

松山位于龙陵县腊孟乡,除主峰陡峻外,周围由腊孟寨、大垭口、阴登山、滚龙坡和黄家水井等大小十多个平缓山头组成,主峰海拔高度为2690米。松山布满松树,故称松山。松山恰好盘踞在西岸,扼守在滇缅公路上,是滇缅公路出入滇西地区的咽喉要地。

60年前,即1944年的6月1日,以由卫立煌司令官的国军第11、20集团军20万余人组成的中国远征军,对怒江西岸的日军发起反击,而迎战的整个滇西日军也不过2万1千多人。渡过怒江的远征军一部绕过松山,进攻腾冲和龙陵,一部进攻松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