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巴黎和会":G7正式向人民币开刀放"中国血"!

雷达王 收藏 2 306
导读:新版“巴黎和会”:G7妄图以牺牲人民币换自身发展 当世界都在关注顶级的西方G7会议如何做出刺激世界经济的“讨论”的时候,谁知道他们正在酝酿新一轮的损人“利己”的行为。 2月6日,为期两天的西方七国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G7)会议在加拿大北方小城伊魁特闭幕。 东道主加拿大财长在联合记者会上表示,全球经济正在恢复中,七国集团将一如既往地实行经济刺激计划,并适时考虑退出政目前欧元区部分国家正遭受主权债务危机,但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主的G7会议却讨论人民币话题,颇具讽刺意味。 原来,这些历来以“绅士”形象出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版“巴黎和会”:G7妄图以牺牲人民币换自身发展

当世界都在关注顶级的西方G7会议如何做出刺激世界经济的“讨论”的时候,谁知道他们正在酝酿新一轮的损人“利己”的行为。

2月6日,为期两天的西方七国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G7)会议在加拿大北方小城伊魁特闭幕。

东道主加拿大财长在联合记者会上表示,全球经济正在恢复中,七国集团将一如既往地实行经济刺激计划,并适时考虑退出政目前欧元区部分国家正遭受主权债务危机,但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主的G7会议却讨论人民币话题,颇具讽刺意味。

原来,这些历来以“绅士”形象出现在世界上的发达国家——西方国家,经过好几天装模作样的讨论,却得出了如此一个结论:让人民币更具弹性。什么是更具弹性呢?就是让人民币按照西方的“意图”,进行升值或贬值。

不过西方忘记了一件事,中国不是日本,中国没有有西方的军事存在,中国是有主权的,怎么能随意听从西方的摆布,西方此举还不如明说:中国给西方补贴,那样或许还能显得西方“直爽”的狼性,而不是现在这种遮遮掩掩却阴谋无限。

目前,西方的经济情况不是“那么好”,也就是不是以前那种富人可以把钱掉地下不用去捡起来,因为那个捡起来的过程就有发展中国家送钱来了。

由于是欧洲地区,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有愈演愈烈之势。从开始的希腊西班牙葡萄牙葡萄牙9.3%的财政赤字已经达到了1973年以来的历史最高,数个欧元区国家饱受财政困扰,国外媒体评价为“大肆印钞的惩罚”,外界担心逐步升温的危机会导致对风险的重新评估。

看到了吗,他们“缺钱”的解决办法就是“印刷”纸币,然后让中国这个最大的发展区进行印刷的埋单,也就是西方利用印钱“获得”钱,缺少的那块新印出来的钱对应的“价值部分”却没有,所以“只好”牺牲被称作“金砖”的国家,尤其是要牺牲“不是自己人——不是西方民主体系”的中国的利益,变相的让中国的钱“变少”——升值——更多的“价值”(商业实物)进行往来叫唤,如果更加极端的比喻就是:西方用新印刷出来的实际的钱,对应着应当增加却没有增加的虚拟的“价值”,让中国出钱购买,达到“平衡”,西方真是缺德到家了。

然而,西方和他们以前的所有行为一样,完全是他们狼性的本质的东西,所以,他们在干所有坏事的时候,都要“以上帝的名义”,例如这次的G7会议中,他们继续“严肃和救世主”般的说:目前所做的一切均需要确保全球复苏不受影响。什么意思呢?

让当前第三世界出现的发展为西方的“复苏”进行牺牲,然后将西方的“复苏”,剽窃为“全球”,然后以全球的名义继续牺牲“第三世界”——尤其是中国,西方在玩这套的时候,是那么的“得心应手”。

当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做为“战胜国”的中国却在西方组织的“巴黎和会”上被牺牲,将中国的利益直接转嫁给别的战胜国,例如将青岛主权“交给”日本,结果导致中国开始从根本上革命。

与那次“巴黎和会”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将地点换成了加拿大的小城“伊魁特”,然后干着和100年前一样的事情。

不过需要提醒西方一下,中国现在不是满清末期,也不是民国,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是具有独立主权的,具有独立自主发展能力和独立自主军事能力的大国,中国也不是伊拉克,中国更不是印度,中国是西方从来想象不到的新式国家,中国是擅长总结经验和进行自我发展的国家,中国更是不惧怕西方的具有领导力的国家.

中国代表的是广大第三世界的利益。西方虽然时刻不忘记瓦解中国、分裂中国、丑化和妖魔化中国,然而中国却没有“孤立”,反而赢得了更多的真合作,这就是不同。

希望西方不要老做一厢情愿的美梦:用西方伪民主演化中国不能成功,用武力胁迫中国都是不行的,西方只能眼睁睁看着中国的持续发展,管你是“巴黎和会”还是“伊魁特”和会,不过是西方自己导演的“戏剧”,是属于那种: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的戏剧。

西方七国集团拿人民币施压中国不是第一次,2009年10月3日曾在土耳其城市伊斯坦布尔举行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时,要求中国人民币升值。明眼人一看便知,在全球亟须合力应对金融危机的当口,西方牵强地重弹老调,其真实用意是转移视线。

众所周知,金融危机的背后是西方大国金融体系长期疏于监管和寅吃卯粮的消费方式、国际金融与经济体系不透明以及西方长期独揽国际金融话语权。

国际社会广泛期待西方能检讨自身金融监管和宏观经济政策中的失误,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应对危机,但遗憾的是,一些西方大国却推卸责任,试图把所谓“人民币汇率被低估”与“全球经济失衡”相联系,并把“失衡”描绘成危机的主要原因。

按照西方的逻辑,作为出口大国,中国应当提高人民币汇率,以减少出口,扩大进口,降低对西方的贸易顺差,从而在贸易领域实现所谓“再平衡”。显然,西方对中国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以及所取得的成效视而不见,或者说有意忽略。

自2005年7月中国启动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来,人民币汇率实现双向浮动,弹性增强,与国际主要货币汇率联动关系明显。汇改后的第一年里,人民币升值1.5%,第二年和第三年人民币分别升值5.5%和10.9%,成效有目共睹。

改革使人民币实现了“稳中渐进”,符合市场预期。市场人士普遍认为,这项改革合乎中国国情,有利于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

事实上,西方发达国家贸易高逆差是现行经济格局的必然结果,不能错误地归咎于汇率问题。过去20年间,发达国家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转移低附加值制造业。

在这种新的分工条件下,新兴经济体自然积累大量贸易顺差。而进口方面,发展中国家的低进口与部分发达国家实行高技术贸易壁垒密切相关。

中国和西方处于不同发展阶段,但都面临结构性问题。正如西方需要逐步强化金融监管、改变过度消费习惯、强化实体经济一样,中国也需循序渐进地实施经济结构调整。当前,中国政府已经着手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和扩大内需,但增长方式的转变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

毫无疑问,如果中国急剧拉高人民币汇率,便将严重扭曲经济发展的正常轨迹,西方国家也并不能因此减少贸易逆差,因为其他制造业大国将随即填补中国留下的空白。

而一旦中国经济陷入低谷,西方国家相关企业势必遭受重大损失。所以,西方企图通过人民币升值来解决问题的做法既不利人,也不利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