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二百八十五章 黑色风暴(5)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一辆吉普车飞驰在赫尔库勒斯遍布碎石的土地上,面色从容的齐楚雄和满腹狐疑的罗蒙挤在吉普车的后座上,各怀心事,却又不发一言,这种沉闷的场面直到普吕格尔的司令部出现在两人眼前才算是告一段落。 “齐医生,罗蒙旅队长,你们怎么来了?”普吕格尔正和一群作战参谋研究强渡过河的作战计划,却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一辆吉普车飞驰在赫尔库勒斯遍布碎石的土地上,面色从容的齐楚雄和满腹狐疑的罗蒙挤在吉普车的后座上,各怀心事,却又不发一言,这种沉闷的场面直到普吕格尔的司令部出现在两人眼前才算是告一段落。

“齐医生,罗蒙旅队长,你们怎么来了?”普吕格尔正和一群作战参谋研究强渡过河的作战计划,却没想到司令部里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怎么,您不欢迎我们吗?”齐楚雄笑着说。

“瞧您说的,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向您表示感谢呢。”普吕格尔急忙让两人坐下,还让参谋们端来了热腾腾的咖啡。

克劳柏森其实也在场,但是他一见到齐楚雄就气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帐篷。普吕格尔有些尴尬的替他打着圆场:“哦……齐医生,克劳柏森上校这会儿很忙,所以他暂时不能坐下来和您一道聊天。”

“您用不着替他辩护,”齐楚雄看穿了普吕格尔的心思,“请您放心,我从来就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普吕格尔难堪的说:“齐医生,等到这次演习结束之后,我一定会找个机会让你们两个人坐在一起化解矛盾。”

“谢谢您的好意,我很乐意接受这样的邀请,不过您最好先劝说克劳柏森上校接受我的治疗,否则我很难保证他的身体不发生意外。”

“咳咳,”罗蒙突然咳嗽了一声,“齐医生,我们还是谈正事吧,我想您到普吕格尔将军这里来,总不会是来聊天的吧。”

“当然不是。”齐楚雄淡然一笑,接着对普吕格尔说:“将军,眼下我们的情况很糟糕,霍克将军陷入了敌人的包围圈,而您又迟迟打不开局面,如果局势照这样发展下去,我认为失败的结局将不可避免。”

“不,齐医生,您的结论下得太早了,”普吕格尔反驳道:“目前我的部队正在准备发起一次强攻,我相信只要我们渡河成功,局势就会逆转,而胜利的天平也将倾斜到我们这一边。”

“那您准备什么时候行动?”罗蒙迫不及待的插了一句。

普吕格尔正要回答罗蒙的问题,铺着作战地图的行军桌上却响起了一串急促的电话铃音,一位作战参谋抓起电话一问,立刻扭头喊道:“将军,霍克的参谋长雷曼上校请您接电话。”

“雷曼?活见鬼,他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普吕格尔急忙起身接过电话,“喂,我是普吕格尔!”

“将军!”雷曼在电话里焦急的喊道,“现在我军已经彻底陷入困境,请您无论如何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渡河,向托马斯的侧翼发起攻击,否则霍克将军率领的主力部队将被全歼!”

普吕格尔不紧不慢的回答道,“我也知道局势不妙,但是现在对岸的炮火很猛烈,我军根本无法靠近河边,请你转告霍克将军,让他再多坚持一会,等到我军抓住机会之后,一定会援救他的。”

“将军,如果以前我们有做过什么对您不尊敬的事情,我愿意为此道歉,但是现在局势危急,被困部队的防线正在逐渐缩小,如果您再不出手相救,这场演习我们就输定了!”

面对雷曼的苦苦哀求,普吕格尔却显得不屑一顾,“好了上校,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我会马上组织渡河,替你们打开一条生路。”

“那您打算什么时候行动?我好命令部队配合作战。”

“我会尽快的,就这样吧。”普吕格尔连声再见都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哼!该死的霍克,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等你成为托马斯的阶下囚之后,我看你拿什么去向统帅阁下交待!”普吕格尔心中暗自得意,心想这真是一个让霍克丢脸的好机会。

“将军,刚才的电话是不是从霍克那里打来的?”齐楚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是啊,他现在被托马斯牢牢包围在一座山谷里,多次突围均告失败,雷曼指挥的救援部队也遭到顽强阻击,现在恐怕就连上帝也救不了他了。”普吕格尔得意的笑了起来。

“那您准备何时采取救援行动?”齐楚雄眉头深锁。

“不着急,”普吕格尔一摆手,“我和林德曼上校已经商议过了,等到霍克与托马斯拼的两败俱伤之时,我们再趁机发起攻势,到时候一定可以扭转局势。”

“将军,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您,如果您真的打算这样做的话,就算您赢得了这场演习,恐怕也无法获得警卫旗队师的称号!”齐楚雄迎头泼了普吕格尔一盆凉水。

“您说什么?”普吕格尔愣住了。

“恕我直言,您把警卫旗队师的称号看成是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誉,但是却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忽略了什么?”

“是团结!”齐楚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您的作战计划是企图通过牺牲霍克将军的部队来消耗对手的实力,然后您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胜利,不错,这样的计划获胜的成功性确实很大,但是靠牺牲自己的战友来赢得胜利,您不觉得这样的行为很卑鄙吗?”

“您说我是个卑鄙小人!”普吕格尔顿时脸色大变。

“是的!”齐楚雄喊道:“不管您和霍克将军之间有多么难以解开的矛盾,有一点您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您和他一样,都是效忠于统帅阁下、发誓要恢复第三帝国尊严的军人,照理说,党卫军一直提倡的是一种官兵友爱,上下团结一致的兄弟之情,而你们也应该齐心合力,共同赢下这场演习才对,可是现在您做了什么?为了保存实力见死不救,甚至还对被困部队的遭遇感到幸灾乐祸!”

普吕格尔脸涨得通红,可是却无法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施特莱纳将军自从临危受命,成为帝国新任统帅之后,一直励精图治,他连做梦都想着要带领你们回到故乡,重现帝国的辉煌,可是您现在为了一个警卫旗队师的称号,竟然置数万官兵生死于不顾!这件事情如果让统帅阁下知道了,我想他一定会很伤心,因为他绝对想不到被他给予厚望的党卫军竟然会在他面前上演一场勾心斗角的闹剧!”

“别说了!”普吕格尔痛苦的揪下军帽,“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我对不起统帅阁下,我不配做军人!”

“将军,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齐楚雄急忙走到普吕格尔身边,对他投去一缕期待的目光,“我相信您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去吧,就算我们无法上演反败为胜的奇迹,只要让统帅阁下看到您和霍克将军同心协力的场面,我相信他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我当然能!不,我必须做到!”普吕格尔把军帽扔到一边,抓起一顶钢盔戴在头上,“马上命令,全体集合!”

普吕格尔话音刚落,就拿起一支冲锋枪冲出了帐篷,齐楚雄和罗蒙急忙紧随其后。

接到命令的官兵们迅速集合在普吕格尔面前,一个个凝神不语,等待着一道发起攻击的命令。

“党卫军的勇士们!考验你们的时刻已经到来了,现在霍克将军陷入到敌人的包围圈中,局势已经万分紧急,我们必须用最短的时间强渡过河,突破敌军的防线,将我们的弟兄们解救出来!”

“我的天!将军在说些什么啊?”有人在下面忍不住开始发表意见,“霍克可不是我们的兄弟,他做梦都想从我们手中抢走警卫旗队师的称号,现在他倒霉了,却要我们顶着枪林弹雨去救他,这算什么事情吗!”

这种极不友好的言论飘进了普吕格尔的耳朵里,他脸色一沉,厉声吼道:“也许你们有人认为我们不该去帮助霍克,但是我要说,比起一个警卫旗队师的称号,我更在乎的是帝国的未来!如果我们不能团结一致,整天只想着如何为自己增添荣誉,那么不要说重现帝国的辉煌,恐怕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直到死去也无法回到故乡,这难道也是你们希望发生的事情吗?”

“不!我们不希望发生!”现场立刻响起一片巨大的吼声!

“出发!让我们的对手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党卫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