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把子 正文 第五章(33)

刑警马营 收藏 2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33)


吴为向周飞交待了一番,安排车子把周飞送走了。陆明远跟在吴为的后面,欲言又止。吴为问:“明远,你好像有事?”

“嗯,可是我不知应该怎么向您说。”陆明远犹豫了一下,有点难为情地说,“吴董,我想,我想辞职……”

“什么?你要辞职?为什么?”吴为瞪大了眼睛,“你给我个理由。”

“嗯,家里人让我回去。”陆明远心想,也不要绕弯了,尽快把情况说清,从人家眼中消失,“我其实是在等待政府安置。”

“好,我明白了。”吴为说,“又来了一个肖剑波,你们都是来我这儿体验生活的,一个个都很牛B,这短短几天时间,我这个老总被你们反反复复炒鱿鱼,都炒烂了。”

“实在对不起您吴董,我向您表示欠意!”陆明远尴尬地站在那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明远,你什么也说了,我的心情我理解。可有一点我不明白,你与肖剑波的情况不一样,老肖回去多少能混个公务员当当,沉下心来说不定能混个一官半职,你呢?你说说,你能进什么样的单位?”

“这个,我也知道。”陆明远说,“其实我也很想留下来跟着吴董您干,这几天我感觉工作环境很适合我,回去也不一定能找到比现在好的地方呆,怎么说呢?”

“如果你真要走,我也不能强留你。这样吧,你等一下,回头让财务把你这几天的工资结了。”吴为有点惋惜地说,“人各有志,以后要是想回来,给我打电话。”

“谢谢吴董的赏识,工资我不要了。再见!”陆明远说罢,转身就离开了房间,吴为在后面追出来喊道:“明远,辛苦几天,这是你应得的,领了工资再走!”

陆明远也答话,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很快消失在吴为的视线之外。

陆明远此刻的心情相当复杂。或许正如吴为所言,过了这个村,恐怕难找这样的店了,那个重要的电话至今也没有打过来,让他感觉自己的前途一下子变得渺茫起来。他感觉自己就像那片枝头上还在坚持的叶子,在冷风中摇摆不定,难以预测明天的归宿。

他在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给皮家厚打了个电话。皮家厚昨天说好前来为周飞送行的,可是直到周飞上车,也没有看到皮家厚的影子,估计他眼下正在忙着。陆明远有点羡慕他,自己如果决心留下来,那么过几天海校的合同一签,也会与皮家厚一样正式走向经理的岗位,风风火火地干事业。现在好,自己又是无业游民了。

“家厚,周飞走了。”陆明远在电话中对皮家了说。

“老陆,我都知道了,你是怎么回事呀?你小子太不厚道了,说走就走,也不与兄弟打个招呼。”皮家厚怪罪道。

“我这不是给你打电话汇报了吗?”陆明远说,“怎么样?现在忙上了?”

“是啊,一大摊子事儿,忙得头昏,也没捞着回去送送周飞。刚才吴董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你也辞了。我说哥们,你跟着肖剑波学什么呀?”皮家厚说,“赶快回来吧,说心里话,这工作对我们来说,还是挺合适的。你回去由政府安置,也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活儿,别犯傻。”

“晚了,我已辞过了。”皮家厚一番话加深了陆明远的悔意。

“没事儿,你要是想继续干,我来帮你向吴董说说,吴董很器重你,你没有看出来吗?”皮家厚说,“要不,你先别走,我晚上抽空回去,我们一起再聊聊。”

“还是算了吧,好马不吃回头草,辞就辞了,哪还能厚着脸皮再要求回来呀?”陆明远说,“谢谢兄弟好意,我心领了,就此告辞,我们兄弟后会有期!”

陆明远掐断了手机,想了想,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这对他来说,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电话号码,陆明远曾一直期待着这个号码在手机的来电显示中出现。现在,他终于沉不住气了,他要清理一下自己面前的路,确定一条走下去,不能再这样被动地等待。这种等待让人颓废和惶惶不安,心神难定。

这是与陆明远关系最铁的一个老乡的电话,他在师部当参谋。虽然在师部官不算大,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但人家毕竟是机关的人,靠首长近,办事方便。陆明远被确定转业的时候,曾到师部找过他,想请他帮忙继续留下来转四期士官。老乡当时告诉陆明远,这事儿要暂时等待一下,师参谋长还没有到位,李虎林有可能升任,而他与李虎林的私人关系又很铁,到时候与参谋长说说这事儿,说不准能把你的档案抽调回来,让他等消息。于是陆明远便心怀希望,可这事儿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说法,老乡没有打电话过来。

陆明远感觉自己不能再等了。

“明远那!我这几天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呵呵。实在不好意思,事情有变化了,你上次说的事儿黄了,很抱歉,我真的尽力了!”对方在电话中无奈地说道。

陆明远含着泪水,抬头看到那片树下已被风吹落,在空中飞舞着,飘摇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