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午休玩接龙游戏,哪来的闲情?

秋萍 收藏 0 234
导读: 清人项莲生说:“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不干些没用的消遣事儿,如何打发人生呀。官员,午休时间,办公室,此时此地,此人如果不肯小睡一会,而是玩一把电脑游戏,借以打发“有涯”的休息时间,会有什么后果?应该说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后果,除非它上了电视,成了新闻。 这不,苏州电视台“民生在线 ”栏目上月底播出的一期采访节目中,苏州市土地局的一位主任金某接待了前去反映情况的居民代表,办公桌的电脑屏幕上,是一局玩了一半的空当接龙。有网友在某网站论坛上张贴了两张电视节目截图,配上“请看这位苏州土地

清人项莲生说:“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不干些没用的消遣事儿,如何打发人生呀。官员,午休时间,办公室,此时此地,此人如果不肯小睡一会,而是玩一把电脑游戏,借以打发“有涯”的休息时间,会有什么后果?应该说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后果,除非它上了电视,成了新闻。

这不,苏州电视台“民生在线

”栏目上月底播出的一期采访节目中,苏州市土地局的一位主任金某接待了前去反映情况的居民代表,办公桌的电脑屏幕上,是一局玩了一半的空当接龙。有网友在某网站论坛上张贴了两张电视节目截图,配上“请看这位苏州土地局的官员上班在干嘛?”的标题,网友纷纷参与讨伐,反应强烈。


《扬子晚报》记者调查后确认,这位官员是在午休时间接受记者采访的。于是,新的质疑产生了,官员在单位的午休时间能玩游戏吗?


此事让我联想到了唐太宗李世民与他的“明镜”魏征之间的一个故事。有一次唐太宗得到了一只上好的鹞鹰,便把它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玩,煞是得意。没想到突然看见魏征正远远走来,他赶紧把鸟藏在怀中。魏征故意拖长奏事时间,致使鹞鹰闷死在唐太宗怀中。


说起来,这位大唐皇帝也是在他的休息场所、休息时间,为何他会惧怕让魏征知道自己在玩鹞鹰呢?是怕魏征说自己玩物丧志?恐怕没那么简单。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他可能更怕魏征看到自己的业余爱好太“粗鄙”了。假如他当时正在赏玩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大概用不着藏入怀中了。


官员在午休时间暂时做个“闲人”,谁也没意见,玩个游戏,似乎也未尝不可。不过清朝的第一大“闲人”李渔说得好,高质量的休闲除了要有“闲暇”“闲钱”之外,还得有“闲情”与“闲才”。如果金主任上网欣赏一下地理杂志里的祖国大地山水图片或是浏览一下文史资料等等,可能与其“文官”该有的修养更匹配一些。


一个官员虽然有“午休时间”,但它不是铁定不变的,只是一种“有限休息权”,既然接受了采访,那它就是工作时间,哪怕允许在之前的“午休时间”玩电脑游戏,此时也应该关掉了。明知有群众与记者来访也让它留在电脑屏幕上,这样的“钝感力”说明这位官员未能分清“个人行为”与“公众姿态”的区别。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