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美外交混战和世界局势

黄鹤鸣 收藏 4 1460
导读:自奥巴马上台,中美关系经历戏剧性变化,特别是到了现阶段,风起云涌,中美关系似乎前景难测。不过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中美关系作为全球最重要,但又最为复杂的双边关系,在经历波折之后,必将回复到正常的状态。目前的关键在于如何在这种混乱的状态中寻找到一个新的台阶,再度正常迈步。 一,中美混战的背景 背景一:金融危机。这一背景之所以排在第一位,是因为金融危机美国国力的受损,和金融危机下美国全球领导能力经受一定程度的考验。而与此相反的是中国在危机中,及危机后成为危机的最大获益者,特别是成功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奥巴马上台,中美关系经历戏剧性变化,特别是到了现阶段,风起云涌,中美关系似乎前景难测。不过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中美关系作为全球最重要,但又最为复杂的双边关系,在经历波折之后,必将回复到正常的状态。目前的关键在于如何在这种混乱的状态中寻找到一个新的台阶,再度正常迈步。


一,中美混战的背景


背景一:金融危机。这一背景之所以排在第一位,是因为金融危机美国国力的受损,和金融危机美国全球领导能力经受一定程度的考验。而与此相反的是中国在危机中,及危机后成为危机的最大获益者,特别是成功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局面后手中筹码增强。在这力量一降一升之间,双方手中所持的筹码发生变化,直接影响双方出牌的决心和信心,也决定了中美发生冲突的内容和强度。


美国国力所受的伤害并非仅止于现在表面所看到数据和现象,它要回复到一个强势的水平,不是奥巴马一个任期就可轻松处理的事,搞不好两任总统都未必能重拾以往在经济上保持强势的美国地位。在这个问题上,奥巴马誓词旦旦,在三年来消灭财政赤字,三年后有七百亿的盈余,只是在哄美国选民的开心罢了。但是正是由于奥巴马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切实的理想而拼命,施尽手段,必然就会触碰到中国的利益。举例来说,在就业问题和工会压力下,对中国产品设限就成为必然;在推行国内强有力的经济改革需要凝聚民心和取得国民支持,排除阻力时,对台湾问题和在西藏问题上就要有所表现;在通过贷币手段减少美国债务压力时,就必须在人民币问题上使用损招。等等。


对于中国来说,当然不愿意成为所谓“美国繁荣”的买单者。这方面的内容在奥巴马最初上台之后的第一次中美国经济战略对话就表现出来,美国的高格礼遇中国代表团,就是想中国配合美国重新振兴国内经济作了牺牲(见拙见《风光礼遇下仅存在的一点意义》),再者就是奥巴马高调访问华,希望在许多方面得到中国的合作(再见拙作《全球瞩目的访问平庸落幕》),在这两次对中国的极度逢迎中,对于经济上、政治上的方方面面,包括双方贸易、气候、汇率、台海等等,肯定广泛地对中国提出要求,但一如我们所见,中国显然没有如美国人之所愿作出让步,或者说双方没有达成共识。


在这一背景下美国对中国应当说倚重甚多,但美国人显然还没学会把中国作为一个平等的伙伴来看待,希望只取而不予,而中国在危机后成功地使经济软着陆后,也是有条件信心满满,所以中美冲突在所难免。


背景二:奥巴马政府新上台。奥巴马怀抱理想和改变的希望上台,但实际上所谓“改变”其实不应成为其主要任务,他要想成为一个历史留名的总统,只能是在危机后拨乱反正,使美国“恢复”信心才是。我们不敢说奥政府志大才小,但四年任内他们对对于美国中长期困难显然未能充分估计,对于中国的角色和能力,也没能准确定位。而对于中国来说,奥巴马的“雄才大略”显然也超出中国方面的想象,中国显然也想对奥巴马政府显示自己的实力,让它在该止步的地方止步。




二,中美混战之现状。


经历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和奥巴马访华两次交手,中国对奥巴马政府明显已经了然于胸,中国在应付美国笑脸时不温不火,在包括G2论调上不随之起舞,就说明政策已经定调。随后在气候峰会上高调区格中美之间的区别,以及现在在对台售等事情上的步步强硬应对,都是做了准备的。以中段反导试验为例,与对台售武事件的时间之巧合,这种试验如果不是有前瞻性的政治决定,有很长时间精心准备,绝对做不来。笔者曾写过一篇《胡习外访和趋于恶化的中美关系》,观察到中国对周边和对欧关系的转暖布置,其实无不跟现在中美关系有关联。


现在看来,美国在挑衅中国上做得比较主动,但这并不出乎意料,美国似乎表明,中国不愿意配合,美国一样要做,因为这样做才符合美国的利益。就像对台军售一事,在中国作出强烈的反应后,就有美国官员说,此事在奥巴马总统访华时曾跟中国沟通过,意思就是说美国已经跟中国商量过,但中国不同意,但我们一样要做。不过就像奥巴马说过“中美一致才能解决全球性问题”一样,在中美不一致的条件下,强行做一些有损中国利益,特别是核心利益的事时,中国的反应也会对奥巴马的国内政策推行造成破坏,特别是现在经历金融危机后还很脆弱的经济环境下,美国显然未做到三思而行。比如现在美国经济结构调整中的许多问题,包括现在很头痛的就业问题,中国有选择的贸易制裁,也会大面积对此造成杀伤。现在的情况是,如果说美国认为要让中国认识到痛才会好好配合的话,中国也同样打算让美国感到痛才好好收手。




三,中美混战展望。


中美这场混战,虽然从表面上看是两国的近期利益冲突,但从背景一中我们可以知道,现阶段的中美利益冲突实际上是两国中长期力量此消彼长的关键点,哪方胜出,可以走上更为有利的局面,所以双方都不会掉以轻心。


对于双方国内来说,不论是贸易战还是政治行为,都有是在凝聚人心,在美国来说主动的贸易战自然有工会的欢迎,对台军售和会见达赖在政治上可以巩固相当的支持,但这对中国来说同样如此,在这方面强硬对待,似乎有共赴国难一般的情绪在发酵。所以在国内这一点谁都是各取所需,但我看到一篇报导指在中国对美国冻鸡肉征倾销税后,美国商界似乎转而批评美国政府要先守规定。如果这种情绪发酵,奥巴马解决大银行改革等问题将面临诸多国内考验,这也是中国可以转守为攻后发制人的一点,美国商界利益在受到奥巴马政府的冲击后,必然会改变奥巴马主动挑衅的局面。


在中美对弈中,很多第三方正拭目以待,基于三角形理论,中美双方如何利诱其它各方将成博弈胜负的关键,在这方面,中美双方的外交部长和相关部门也在马不停蹄地外访,争取有利的支持。在第三方中,欧洲正眼睁睁地看着两大国的贸易纠纷,以图后利,美国试图以汇率问题诱导欧盟加入对中国的合围,但中国也以强大的贸易需求吸引欧洲入瓮。但是,美国以国内就业为由开贸易保护之例,欧洲心里似有疑惧,加之美国依恃财金霸权巧取豪夺其欧洲盟友,历史上已有恶例,并不得人心,要想欧洲像在意识形态问题一样,在经济财金问题上一样也跟美国保持一致对付中国,并不现实,加之美国独享霸权已久,欧洲列强中很多国家早就想借这次危机分一杯羹(上届G20时中国力压法国,保住美国的霸主脸面),将来中国如果联合欧洲和新兴国家,对美国发难,美国就不会像前几次G20峰会上那么好过了,这也是中国所说的“在国际事务上的不合作”,在这方面看来美国是会付出代价的。


除了经济上,中美关系的恶化背景下,连伊朗这段时间也频繁地向美国发难,这无疑对自认世界霸主的美国提出严重的考验,所以我不认为美国能够无视中国在一些问题上的严重关切而自行其是,以致影响世界局势的稳定,进而令世界质疑美国的领导能力。



四,在纷扰中寻找中美关系的新希望。


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在于其对全球和地区稳定有重大影响,就如上面所说的伊朗问题为例,中美的角力超出一定的程度,它就会跳出来,伊朗过火了,以色列和其它中东国家就会不安,以色列不安的情绪必将影响到巴勒斯坦局势,动一发而牵全局,其它地区热点问题也如此。所以奥巴马政府对中国严重关切的利益挑衅太过,逼迫中国作出强烈的反应,只能显示其短视和急功近利本质。


当然,中美关系的复杂性也可以理解为这些纷忧不断实属正常,只要中美双方能以更高的全球利益为视点,才可能找到共同的利益所在,在这方面美国作为世界领袖,更应作出表率,以取信全球。而相对的,中国作为潜在的未来世界强国,也必须示人以责任和作为,平衡自身利益和全球及地区利益,为更大的威信而努力。唯有如此,才有可能找到中美关系平稳发展的新局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