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大学生淘粪工:靠自己的双手吃饭不丢人


济南大学生淘粪工:靠自己的双手吃饭不丢人

▲清晨,大学生淘粪工孟佳在工作中。

济南大学生淘粪工:靠自己的双手吃饭不丢人

大学生淘粪工王延峰在单位组织的春节联谊会上跳街舞

由于众人的过度关注,省城二十多年来首次招录的5名大学生淘粪工上岗后一度销声匿迹。如今,已过去半年多时间,这几位大学生淘粪工的近况如何?2010年2月5日,记者第一次见到了5位大学生中的4位。在记者面前,他们平静而坦然地讲述了自己这半年多的淘粪工生活和那长着"隐形翅膀"的希望。


刚开始累得直不起腰


如今挑得起百十斤挑子


2月5日,农历腊月二十二,济南上空洒下些许小雪花。北园大街上的一座居民楼旁,宿昊正和同事们清理居民化粪池。宿昊站在池前,先用铁钩将井盖掀起,然后将大橡皮管子放到化粪池里,接着按下车上的一个开关……橡皮管子足有百十斤重,要双手环抱着才能插进化粪池。尽管只穿着一件单衣,可不一会儿,他就累得大汗淋漓。


25岁的宿昊目前是济南市城管局城肥清运管理二处3队4班的一名大学生淘粪工。从早上8点半一直到中午12点半,宿昊和同事一共抽了四车粪水。他说,“虽说我是个男的,但刚开始干的时候,每天都浑身疼,现在倒也觉不出什么了。”


和宿昊不同,22岁的女孩子张婷对这份工作的感触则更深,“我主要负责甸柳庄小区的旱厕清挖,平均一上午要挑十几挑粪水。去年第一天干的时候,百十斤的挑子,我半挑都没挑起来。不过现在我挑一整挑绝对没问题。”说着这些时,张婷的脸颊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另外一名女大学生淘粪工孟佳现在已慢慢从工作中找到了乐趣。24岁,身高1.75米的她从小长在章丘农村,大学毕业后还在农村支教过两年。“刚开始班上的老师傅们都不好意思让我挑。”


老员工走出“被偏见”阴影


大学生淘粪工成单位品牌


“真没想到这些孩子很快就融入了角色,丝毫没一点大学生的架子。”张婷所在班的班长卢爱章说。这位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老淘粪工告诉记者,在他的印象中,“80后”往往是怕苦怕累、只会享受的一代,没想到新来的这几个年轻人都表现得不孬,让他感到后继有人。


张婷的家住在济大路,而单位却在解放路上,每天早上5点半,小姑娘就早早爬起来吃完饭,赶64路早班车到单位上班,近半年以来风雨无阻,没有一次迟到。“清挖旱厕的时候,你戴口罩吗?”记者问,对此张婷坦言:“从一开始我就不戴口罩,因为影响工作。”


老淘粪工张兆斌说,此前城肥二处已经多年不招人,单位职工的平均年龄在50岁以上,早年社会的偏见也给不少人心里留下了阴影。而这批大学生同事的到来,也让他换了“老脑筋”。“连大学生都能干这活,说明很多人已经转变了观念,这也是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他们逐渐成为我们单位对外服务的品牌。”


而在单位团总支书记张晓芳的眼中,除了工作之外,这几位年轻人还多才多艺,成为整个单位一抹亮丽的风景线。2月4日晚上,在单位慰问一线职工的春节联谊晚会上,他们每个人都上台表演了节目,其中大学生王延峰生龙活虎地跳了一段街舞,孟佳和宿昊表演了一个《三句半》,而张婷则伴着熟悉的旋律为众人献上了一曲《隐形的翅膀》,“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张婷说,其中的这句歌词仿佛专为现在的她而写。每每唱起,心中就会涌出一个念头:只要努力,就有希望。


靠一双手吃饭不丢人


第一份工资孝敬父母


仿佛一切早已尘埃落定,但一切又还在进行中。至今,人们对大学生干淘粪工还是或多或少有些看法。孟佳说,刚开始自己挑起挑子走在街上,所有的目光都盯着她看,让她很不好意思。早晨进居民家服务,站在大门口,她有时连大声喊门的勇气都没有。“小姑娘怎么干这个?小姑娘还有干这个的?”这两句别人的口头禅也是张婷经常听到的。“为什么原来大家说我们‘80后’怕苦怕累,但现在我们不怕苦不怕累,大家又不理解了呢?”


宿昊也坦言,自己大学学的是法律,当初在报考淘粪工这个岗位时,他曾犹豫了3天。“我的父亲是一位老师,他的思想比较开明。他就告诉我,如果连这份工作你都能干好,那么就没有你干不成的事情。我想,我是在靠一双手吃饭,这不丢人。”


让孟佳兴奋的是,在这个岗位干了一个月后,自己领到了第一份薪水。虽然不是太高,但也是自己辛勤所得。拿着这笔钱,她去了银座给父母买了新衣和新鞋,让二老欣喜不已。


生活还在继续。几位大学生淘粪工告诉记者,其实从报考这个岗位时,大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今后面对一切,每个人都会一笑而过。


青春为伴快乐前行


去年6月,一则普通的招聘公告让这座城市中早已边缘化的一个群体——“淘粪工”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27年,济南首次招聘淘粪工,首日152人应聘,报名者不乏大学生,最终5名大学生被录用。


大学毕业生和淘粪工间画上了等号。昨天还在象牙塔中,今天就挑起了粪桶。这对普通民众的思维无疑具有颠覆性的冲击。一时间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些“80后”究竟哪根神经出了问题?


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大时代背景下的必然产物。中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转型与巨变。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全国的大学生毕业人数已从2004年的280万涨至2009年的610万人,海量的毕业生涌入社会,使这一群体逐渐走下“圣殿”,转身成为普通劳动者队伍中的一员。而这几位年轻人勇敢地迈出了一步,并且对自己的这份选择负责,舍得一身脏,换来万家洁,不靠天、不靠地,更不当啃老族,凭一身力气吃饭,这无疑是值得世人褒奖和同龄人学习的。其实在欧美一些国家,大学生早已转变了就业观念,毕业后的职业更是五花八门。


劳动者最光荣,这不是一句空话。2009年年末,美国《时代》杂志评出年度风云人物,作为唯一的群体候选人,“中国工人”和驻阿美军指挥官麦克里斯特尔、美众院议长佩洛西,及奥运金牌获得者博尔特并列亚军。而在我们国家,政府正在探索从优秀工人、农民等生产一线考生中考录公务员的办法,让更多的精英出自普通劳动者,这让人感到振奋与鼓舞。


青春为伴,快乐前行。2010,年轻的劳动者们,加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