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之城 第十四章巷战 第八节分头解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11.html



海滩上先后出现三个交火地点,叛军精锐的特种作战营投入战斗,一个营落在市区外,突袭了三个陆战队炮兵阵地,引来了无数陆战部队的攻击,整连的LAV-25战车和AAV-7战车聚集在海滩上,陆战队的M-60坦克以及陆军的地面部队也随后赶来,把三个渗透进来的叛军团团包围,市区内的一个叛军特战营夺取了体育场之后就开始抢劫市区内的汽车。

受过特殊训练的官兵砸开车窗玻璃,汽车防盗报警器响个不停,熟悉汽车防盗设备的叛军轻易的破坏掉防盗报警设备,讨厌的汽车也不闪等也不发出警报,不过车主纷纷从家里出来,看停在外边的车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忘记了这是战时,似乎战争中很少有炮弹落在市区爆炸,市区中心的居民脑子里丝毫没有战争的印象,他们看电视说只是小规模冲突,甚至不如其他国家的街头暴乱,当他们看见全副武装的叛军正在盗窃他们的车辆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干嘛的。

一个好事的车主大声喊:“不许动我的车,我要报警。”

“他要报警,哈哈,让他报警,快打电话,傻瓜。”叛军们笑着看着车主,车主还真拿起手机打电话,等待他的是叛军的子弹,带队的营长掏出M9R手枪,连续射出三发子弹,击中了车主的脑袋和胸部,没让这个倒霉的家伙受罪就把他打发了,中校把带着消音器的手枪装回去,大声喊:“都不要磨蹭,征用足够的交通工具,我们去攻击敌人的后方,速度要快。”

一个排的士兵连偷带抢的弄来十几辆轿车,随后就向市区北部开进,其他各排也向不同方向前进,此时中校军官的耳机里传来友军的呼叫,“这里是G连,我们在市区西部海滩降落,消灭了一个炮兵营,已经陷入敌人重围,我们正在就地死守,听到呼叫的各部马上增援。”

“这些笨蛋,一阵风就降落错了地方,E连一排,弄到车增援他们,从人的屁股后面开火。”中校抽出一个排救援友军,更多的呼叫来了H连和I连在市区其他方向遇到同样的麻烦,中校军官把E连拆开支援其他两个连,随后亲自跟着E连一排前往市区西部,那里以前是叛军跟对手交战的主战场。

十几辆各种颜色和型号的轿车关闭车灯,开车叛军特种兵戴着夜视镜开车,轿车的低噪音早就被市区外的枪炮声掩盖,中校打开车上的天窗,把身体探了出去。他们特种作战营之间彼此看不起,每个连之间也互相看不起,因为都是独立作战单位,特种队也就是连排级一起行动,很少大规模的去一个战场,今天终于有了实际的比试时间,更是争分夺秒的显示自己的本领。

被围困的几个特战连也不是傻瓜,他们在敌人合围前撤到炮兵营的阵地上,干脆利索的击退了端着步枪的敌军炮兵,缴获了工兵铲之后疯狂的挖掩体,外边坦克不停的用杀爆弹轰击叛军的阵地,叛军都跟工兵一样苦挖战壕,特种部队最大的克星就是装甲部队,以为双方的火力差的太远,今天渗透作战都是轻装出来,反坦克导弹也没带,只有射程很近的火箭筒,他们只能收缩起来等待坦克靠近后用火箭筒轰掉坦克。

狙击手和机枪手依旧向几百米外的陆战队开火,叛军的武器除了通用机枪基本都带消音器,打的陆战队的步兵无声无息的死去,进攻势头很猛的陆战队也只能龟缩在战车后边,让战车用榴弹器清理前边顽固的敌人。伍俊文正在市区北边阻击敌人的进攻,敌人投入一个连攻击大楼失利就放弃了攻击,转而攻击两侧的建筑物,他们要攻入市区必须有个依托,然后逐渐把守军逼退,曲志豪忙着指挥,炮击停息了他就知道渗透出去的两个营得手了,也就不继续派人,把步兵集中起来配属给特种作战部队使用,展开多路攻击雇佣兵防守的建筑物,企图用兵力优势冲垮人员不足的雇佣兵。

伍俊文是把以前分在四个方向的雇佣兵集中到一线使用,北线的兵力比以前多了四倍,根本不在乎曲志豪发动的多路突袭,各雇佣兵小队从容应对,狙击手轮流上阵,火箭筒手和机枪手掩护,步兵机动灵活的在各狙击组之间打击冒进的敌人,伍俊文正忙着下达一个个命令,余飞报告:“陆战队三个炮兵营被袭击,市区内渗透进来敌人的特种部队,向我们的背后进攻,还夺取了很多建筑物。”

伍俊文看看余飞有点惊慌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的严重,余飞继续报告,“市区内的警察不是他们的对手,陆军和陆战队已经派出步兵连进入市区围剿叛军,市区外也有几个营围住了敌人的特种部队,可这些人夜战器材充足,狙击手依靠装着消音器的枪以及红外瞄准镜打的陆战队伤亡很大,现在已经没有明确的战线。”

“怎么会这样,我过去看看。”伍俊文钻进自己的BTR-80装甲车里,直接去距离最新的西线,陆战队各营的位置他知道,先看看炮兵到底损失多严重。装甲车飞快的沿着街道出了市区,陆军的哨卡拦住了型号奇怪的装甲车,伍俊文钻出来大声问:“这里谁负责?”

因为是陆军和陆战队联合作战,地面部队司令伍俊文虽然官大但是不认识新增援的部队指挥官,光杆司令有了兵了还不习惯,陆军坦克连指挥官,以及陆战队的几个连长都纷纷过来,“战区内没指定一个指挥官,我们正在主动跟友军协同作战。”

“我是南洋州地面部队司令,现在报告一下情况。”伍俊文亮出身份,一个少校连长说:“陆军陆战队三个步兵连包围的敌人阵地北西东南三面,陆军和陆战队坦克连在东边,防止敌人窜入城里。”

“坦克向敌人发射所有的烟幕弹纵火弹,不管是白磷的还是黄磷的,燃烧时候产生的毒烟和火可以打击一下他们嚣张的气焰,然后打光所有的杀伤爆破弹,和多通途榴弹,希望你们没带穿甲弹,给你们的军需官要更多的燃烧弹,如果空中可以发射的话,陆战队和陆军各连不是有火力支援排么,用迫击炮和重火箭筒压制他们,也尽量找更多的燃烧弹,把敌人阵地的坐标告诉空军,让他们尽管扔燃烧弹,不要扔集束炸弹,快去做事。”伍俊文几句话就把事情解决了。

坦克连的装填手纷纷给主炮装烟幕弹,多用途烟幕弹有一定纵火功能,临时当燃烧弹用,坦克和迫击炮又对着围困住的叛军一阵猛打,伍俊文看了看部队的状态,“各连注意,包围圈不要太小,南北保持两公里,东西也是两公里,注意敌人的狙击手,小心狙击步枪打坏车上的红外成像仪和其他贵重装备。”

叛军发现敌人的战车不但不往前开,纷纷还后退,他们就知道引诱敌人过来近战的企图破灭了,炮火比刚才更加猛烈,阵地上不停的落下黄磷弹燃烧,他们很多人都没带防毒面具,因为不是室内作战没人使用催泪弹,随身多带一件装备也很累赘,弥漫的毒烟呛得狙击手无法射击,只能转移阵地另选一处地方。

伍俊文布置完了上了自己的装甲车就走,留下一群连级军官在此指挥,很多正规军校出来的军官都感叹,怪不得让预备役军官指挥他们,这小子这么年轻就是上校,没有点狠手段怎么能当地面部队司令,他出的招够毒的,黄磷弹不违反国际公约,以色列军队也在用,他们也可以用,敌人应该品尝到毒气燃烧弹的厉害了。

没有机枪塔的BTR-80飞快的沿着街道向东开进,此时迎头有几辆民用轿车出现在眼前,把身体探出车外的伍俊文看见轿车上也有人探出身体,这个人还戴着头盔也夜视镜,这就是叛军中最先渗透到市区的特战营指挥官,伍俊文的司令部里没有敌人中层军官的资料,但是叛军都认识伍俊文,他那些特别的装甲车就是主要特征,BTR-80没炮塔,BTR-T没无人炮塔,也没遥控武器站。

叛军中校当时就判断出这是伍俊文公司的车,车上不会是级别低的军官吧,城里除了蹲点守卫的雇佣兵外能坐着车乱窜的只有他了,他的性格不是蹲在指挥部里不动的,叛军军官急忙用手里的M4开火,带消音器的枪没声音,伍俊文就听见装甲上有金属敲击声,随后敌人的M240机枪向他扫射,他抓住车顶的重机枪握柄,迅速还击打出一串燃烧弹,重机枪发出恐怖的哒哒声,打头的轿车中弹起火,重机枪恐怖的火力封锁了狭窄的街道,挤在轿车里的叛军没法迅速下车,只能在燃烧的汽车里被机枪子弹打个对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