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子,是贪官张宗海破的。今天想起来,好后悔……”小姑娘流着泪说。


说起重庆市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宗海,重庆人无不嗤之以鼻,因为他不仅贪污受贿,而且生活极其糜烂。这个道貌岸然的高官,公文包里只有三样东西——钞票、伟哥、避孕套,因此被当地人耻笑为“三宝部长”。 原重庆市某师范大学女生谢雨纷,在偶然的机会傍上了张宗海这棵大树,随着法律之剑摘除张宗海这一毒瘤,她与张宗海的丑事曝光了。谢雨纷不堪忍受心灵煎熬,曾两次自杀未遂,不得不悄然离开大学校园,南下打工……

辛酸与无奈,女大学生的沦落




今年23岁的谢雨纷出生于湖北省荆州市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为人聪明伶俐,容颜姣好,在中学读书期间曾夺得荆州市中学生智力比赛冠军。2002年7月高考时,她以563分的好成绩考进重庆某师范大学历史系。入学不久,她的父亲就在一次车祸中不幸丧生。顶梁柱瞬间坍塌,家里的经济很快陷入了困境,谢雨纷决心靠自己打工赚钱贴补。




2003年新学年开始时,谢雨纷与一家大型洗脚城签订了一年合同——每天晚上工作4小时,月工资800元。


4月12日傍晚,大堂经理把她叫去,要她去为某大人物洗脚,叮嘱她一定要服务好,还开玩笑说:“你是我们这里惟一的女大学生,长得又漂亮,要是能把这个人服务好,就会有享不尽的福。”


包房里,一个50岁出头、外表温文尔雅的男人正等待洗脚妹的到来。见谢雨纷走进包房,他问:“你是新来的吧?哪里人?”谢雨纷一边为他泡脚一边回答。那个男人告诉谢雨纷,他开了一天会,挺累的。谢雨纷不敢有丝毫懈怠,认认真真地为他按摩。不一会儿,他就打起了呼噜。一小时里,谢雨纷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按摩结束时,这个男人对谢雨纷的服务表示很满意,顺手给了她小费500元。


到了第二天,谢雨纷才知道,前一天来的那个男人是赫赫有名的时任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的张宗海。谢雨纷所在的那家洗脚城比较高档,张宗海经常持贵宾金卡前来消费,由于他身份特殊,很多洗脚妹都争着为他服务,并且以能为他服务感到荣幸。


张宗海自此认定了谢雨纷,无论什么时候去洗脚城,即使谢雨纷正在为其他客人服务,他也指名道姓要谢雨纷为他服务。


5月的一天晚上,张宗海又跑去洗脚城。那天,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喝了不少酒,躺在那里手脚极不安分,不一会儿就以天热为借口把外衣脱了。谢雨纷左躲右闪,脸上勉强挤出笑容。他走后,谢雨纷呆呆地站在包房里,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突然,她看见张宗海躺过的椅子上有一个公文包,连忙替他保管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张宗海找来了,他拿到公文包后当众打开,看见里面厚厚的一沓钱安然无恙地躺在那里,便称赞谢雨纷是不贪小便宜的好姑娘,建议洗脚城对她拾金不昧的行为予以奖励。随后,他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谢雨纷,说要请她到他的住处为他洗脚。谢雨纷起初不打算去,但经不住洗脚城老板的一再恳求就答应了。


那天,谢雨纷去了那座豪华别墅,发现里面只有张宗海一人。在张宗海的淫威下,她失身了。事后,她大哭了一场。张宗海千方百计地哄她,给了她2万元。


翌日,谢雨纷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吞吞吐吐地告诉姐妹们。那些姐妹都是“老江湖”,她们说:“这有什么!干我们这行的,哪个没有几个相好?张部长选女人很苛刻,必须符合三个标准:一是大学本科,二是漂亮,三是没结婚。他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呀!”谢雨纷当时并不是这样想的,她感到的只有屈辱和羞耻,所以她想过要离开洗脚城,后来顾及到家里的母亲和两个正在读初中的妹妹才留下。


草鞋与“三宝”,色情贪官的玩物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张宗海喜欢作诗,他经常在某些场合即兴赋诗,连与谢雨纷苟合也不例外。有一次,他把谢雨纷领到自己在重庆市五星级的希尔顿饭店长包房,脱掉衣服后,一边搂着谢,一边念念有词,即兴赋了一首打油诗:“紫竹林中一朵花,玫瑰牡丹不及她。有心上前把花采,又怕花谢不发芽。”谢雨纷听后流下了两行屈辱无奈的泪水:自己与古代倚春卖笑的妓女有何区别!


张宗海还有两个爱好——绘画和书法。他经常在周末晚上约谢雨纷到自己的秘密住处,让谢一丝不挂当模特。他曾经说:“雨纷,我老婆对艺术一窍不通,总是嘲笑我附庸风雅。我很想在有生之年创作一幅惊世之作,但艺术创作是需要激情的。你看,罗丹身边有克劳黛尔,毕加索每更换一个情人就获得一次艺术喷发……我虽然不能与大师们相比,但我也需要激情啊!雨纷,你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聪颖、善解人意,可谓是我的知音啊!”张宗海的这番话让谢雨纷的心湖荡漾了很久,并且使她怀疑自己爱上了这个比她大30多岁的男人。


一个周末,别墅来了一个名叫雷世明(另案处理)的客人。雷世明一来就送给谢雨纷一条金项链和一枚铂金戒指


张宗海和雷世明谈得很投机。谢雨纷从两人的谈话里了解到:他们是在张宗海担任璧山县县委书记时认识的。那时雷还是市场里卖黄鳝的小贩,张喜欢吃黄鳝,经常到市场去买,雷每天都把最好的黄鳝留给他。有一次,雷送黄鳝时发现张的大腿上长了一个毒疮,他二话没说就俯下身子,用嘴把毒疮里的毒液吸出来。一来二往,张宗海交了雷世明这个平民朋友,雷从此走进权贵们的关系圈。


张宗海利用职权之便,给雷批了很多当时很紧俏的水泥条子,雷因此发了财;后来,在张宗海的策划下,雷以800万元买下缙云水泥厂,然后转手卖了2000多万元,他给了张宗海300万元;张宗海以别人的名义将这300万元投资到房地产中,获取非法利益120多万元;之后,张又把上市公司乌江电力的部分股权卖给雷,自己暗地里占了很大一份……


两个男人酒喝多后就开始在美人面前毫无遮拦地相互吹捧。谢雨纷看清了张宗海的真正面目——不仅是色狼,而且是贪官!


两个男人喝了一下午的酒。临分别时,张宗海拉着雷世明的手大发感慨:“我们两人,一个从政,一个经商。你过了60岁,钱还是你的;而我,虽然现在做到副省级,但一过60岁权就不在手里。到那时,就该你关照我了。”雷世明鸡啄米似地点头。


时过不久,谢雨纷又通过张宗海认识了他的另一个铁哥们——原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重庆广电局局长张小川(另案处理)。张小川是豪赌客,曾多次和张宗海一起到澳门豪赌,两人共动用公款2亿多元,输掉了1亿多元,其中一部分是张宗海亲手输掉的……


谢雨纷经常接触这些人,耳濡目染,渐渐学会了吸烟、喝酒、赌博,对张宗海一些朋友送的东西更是来者不拒。


在重庆市委组织“学习十六大,展示新风采”的演讲活动期间。作为宣传部部长,张宗海在开幕式上讲了这样一番话:“我们是公仆,是穿着草鞋的公仆。大家在心里要时刻装着一双草鞋,装着百姓,装着自己的责任。为了让更多的百姓不穿草鞋,为了让更多的百姓过上好日子,我们就要穿草鞋。”这番话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他因此得了“草鞋部长”的美誉。


在演讲会的前两天,秘书就给张宗海写好了讲稿,但张宗海对秘书写的很不满意,他开始自己写,并让谢雨纷帮忙润色。谢雨纷看到上述那段话时笑得前仰后合,说:“你才是真正的婊子,既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她的话激怒了张宗海,张扬手打了她一记耳光。这记耳光把谢雨纷打醒了:她充其量不过是这个色情贪官的玩物,与张宗海的仕途、金钱相比,她是何等微不足道啊!


噩梦与耻辱,满身疮痍地离去


寒假到了,谢雨纷打算回家过年,张宗海却不让她回去,说给她3万元,要她陪着过春节。谢雨纷知道张宗海的家就在重庆市,妻子很本分,还有一儿一女,于是问:“那你老婆、孩子怎么办?”张宗海说:“你就别管那么多了,我自有安排。”在金钱的诱惑下,谢雨纷同意了。 放假后,张宗海让谢雨纷住进希尔顿饭店长包房里,每三天就去陪她住一宿。


转眼到了春节,张宗海在家里过完除夕夜,初一一大早就住进了希尔顿饭店。同僚打电话给他拜年,问他为什么不呆在家里。他美其名曰:“我不在家,就是为了避免你们送礼。我们是‘草鞋公仆’,不来这一套。”令谢雨纷啼笑皆非的是,张宗海说这番话时正与她缠绵呢!


下午,张妻打来电话,哀求丈夫回家吃饭。张宗海毫无怜惜之情,对妻子大呼小叫,对儿子、女儿的请求置之不理。后来,电话里传来妻子悲切的哭声,他仍不为所动,还坏笑着把手机贴在谢雨纷的耳朵上,意思是:看,我对你多好!谢雨纷心情极其矛盾,负罪感漫上她的心头……


渐渐地,谢雨纷发现张宗海对她冷落了,找她的次数减少了。女性的直觉告诉她:自己将要被抛弃!她心有不甘, 便悄悄地跟踪张,结果发现他找了一个比她还年轻漂亮的姑娘,接着又发现他与某大酒店的女经理等多人长期保持着不正当*关系……


梦终于醒了!谢雨纷痛哭了一场,决心与张宗海分手。


张小川被审查后的一天,张宗海慌慌张张地找到谢雨纷,气急败坏地说:“有人想整倒我。可能以后会有人找你,你不会落井下石吧?”谢雨纷不知所措,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那次,他们呆在一起不到10分钟,张宗海就走了。之后她再也没有张宗海的消息,打他的手机也总是关机。


后来,谢雨纷听说张宗海被“双规”了。11月15日上午,两名公安人员把正在上课的谢雨纷叫到一个房间里,详细询问她与张宗海交往的经过,对许多细节问题都一一做记录。


此事传出后,校园内一片哗然!同学们把谢雨纷视为洪水猛兽,无论她走到哪里,都对她指指点点。在舆论的重压下,谢雨纷精神崩溃了,她买来一条绳子打算自杀,但将绳子套在脖子上的瞬间又胆怯了。之后,她又买回安眠药,可吃下一半又退缩了:如果自己死了,妈妈和两个妹妹怎么办?苟且偷生也要活呀!后来她哭着打的去医院洗胃,挽回了自己的生命。


2005年5月19日,谢雨纷所在学校的师生从报纸上看到张宗海因贪污受贿、腐化堕落被判15年有期徒刑的报道。之后,街头地摊的报刊上登出大篇幅的文章,指名道姓地把谢雨纷卖身求荣之事写得极为离奇夸张。校园再次炸开了!其他系不认识她的人,纷纷让人领着去看她究竟长什么模样。


让她无法忍受的屈辱还在后面。一天下课后,她回到宿舍,看见大门上贴着8个大字:娼妇与狗不得入内。寝室的门锁也被室友更换了。谢雨纷再也承受不了这种精神和心理上的打击,6月18日,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悄然离开了生活、学习了3年之久的校园……


回家面对毫不知情的白发母亲,谢雨纷不知如何交代,思来想去,她以放暑假为由在家里呆了40天,然后又装着去学校上课,只身到广东东莞市某电子厂打工……


接受笔者采访时,谢雨纷悔泪长流,哭着说:“如果我不是自甘堕落,再有半年就大学毕业了,也许会考研究生,可现在什么都没了!今天,我把自己的耻辱经历讲出来,就是希望所有的在校大学生以我为鉴,洁身自爱,千万不要贪图虚无缥缈的富贵而毁掉自己的青春和前程!” 放假后,张宗海让谢雨纷住进希尔顿饭店长包房里,每三天就去陪她住一宿。


转眼到了春节,张宗海在家里过完除夕夜,初一一大早就住进了希尔顿饭店。同僚打电话给他拜年,问他为什么不呆在家里。他美其名曰:“我不在家,就是为了避免你们送礼。我们是‘草鞋公仆’,不来这一套。”令谢雨纷啼笑皆非的是,张宗海说这番话时正与她缠绵呢!


下午,张妻打来电话,哀求丈夫回家吃饭。张宗海毫无怜惜之情,对妻子大呼小叫,对儿子、女儿的请求置之不理。后来,电话里传来妻子悲切的哭声,他仍不为所动,还坏笑着把手机贴在谢雨纷的耳朵上,意思是:看,我对你多好!谢雨纷心情极其矛盾,负罪感漫上她的心头……


渐渐地,谢雨纷发现张宗海对她冷落了,找她的次数减少了。女性的直觉告诉她:自己将要被抛弃!她心有不甘, 便悄悄地跟踪张,结果发现他找了一个比她还年轻漂亮的姑娘,接着又发现他与某大酒店的女经理等多人长期保持着不正当*关系……


梦终于醒了!谢雨纷痛哭了一场,决心与张宗海分手。


张小川被审查后的一天,张宗海慌慌张张地找到谢雨纷,气急败坏地说:“有人想整倒我。可能以后会有人找你,你不会落井下石吧?”谢雨纷不知所措,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那次,他们呆在一起不到10分钟,张宗海就走了。之后她再也没有张宗海的消息,打他的手机也总是关机。


后来,谢雨纷听说张宗海被“双规”了。11月15日上午,两名公安人员把正在上课的谢雨纷叫到一个房间里,详细询问她与张宗海交往的经过,对许多细节问题都一一做记录。


此事传出后,校园内一片哗然!同学们把谢雨纷视为洪水猛兽,无论她走到哪里,都对她指指点点。在舆论的重压下,谢雨纷精神崩溃了,她买来一条绳子打算自杀,但将绳子套在脖子上的瞬间又胆怯了。之后,她又买回安眠药,可吃下一半又退缩了:如果自己死了,妈妈和两个妹妹怎么办?苟且偷生也要活呀!后来她哭着打的去医院洗胃,挽回了自己的生命。


2005年5月19日,谢雨纷所在学校的师生从报纸上看到张宗海因贪污受贿、腐化堕落被判15年有期徒刑的报道。之后,街头地摊的报刊上登出大篇幅的文章,指名道姓地把谢雨纷卖身求荣之事写得极为离奇夸张。校园再次炸开了!其他系不认识她的人,纷纷让人领着去看她究竟长什么模样。


让她无法忍受的屈辱还在后面。一天下课后,她回到宿舍,看见大门上贴着8个大字:娼妇与狗不得入内。寝室的门锁也被室友更换了。谢雨纷再也承受不了这种精神和心理上的打击,6月18日,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悄然离开了生活、学习了3年之久的校园……


回家面对毫不知情的白发母亲,谢雨纷不知如何交代,思来想去,她以放暑假为由在家里呆了40天,然后又装着去学校上课,只身到广东东莞市某电子厂打工……


接受笔者采访时,谢雨纷悔泪长流,哭着说:“如果我不是自甘堕落,再有半年就大学毕业了,也许会考研究生,可现在什么都没了!今天,我把自己的耻辱经历讲出来,就是希望所有的在校大学生以我为鉴,洁身自爱,千万不要贪图虚无缥缈的富贵而毁掉自己的青春和前程!”




纪委书记说实话:腐败分子反腐败,越反越腐败!


你想想,靠这样的腐败分子反腐败,会有啥结果?!

这是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地方纪委书记,与我的一席谈。郭一平将对方的原话照录,保持原汁原味:

一, 地方100个部门,合并成了一个腐败部门

要让你郭一平去钓鱼,你在大河边,蹲半天也钓不了一条鱼。

假如,有一个养鱼的鱼塘,主人允许你到这个鱼塘随便捞。我教你一绝招儿,你往鱼塘里扔些碎馍渣儿,会有一大片鱼蜂涌而来。你不用钓了,干脆洒一网下去,哈!一大堆鱼。一网一堆,两网两堆,三网三堆……

腐败分子,就象这一条条的鱼,也是“鱼塘”里最多,只是主人打死也不让你捞!党政机关,是腐败分子栖身的“鱼塘”。

按道理说,这公检法是“捞鱼的”但他们为啥不捞?

其一,公检法吃的是地方政府的财政饭,也得看市长县长的脸色。

其二,公检法也得听市委县委书记的。

何况,公检法里,也有腐败分子,也有把柄在人家手里。

看出来吧,地方的党政和公检法,说是这么多的部门,实际上是勾结在一起的,包括人大政协,就变成了一个腐败部门。

二,腐败分子在高喊反腐败

现在的地方官场,别管是公检法,或是党政机关,到处都是腐败分子,形成一种高度的默契合作。我有事,你也有事。你不找我的事,我也不找你的事。互相配合,互相包庇,死保对方,就是死保自己。他们这种“团结”精神真可以惊天地泣鬼神了。

安徽省北部,18个县的县委书记,统统因为卖官而落马。而各县里的一把手,几乎都是掏钱买的官。你想想,腐败到了什么程度?!

可是,现在的反腐败,“主力军”,仍然是这一帮子人。你说靠得住吗?

周久耕的天价烟,官场上的人最容易看到,但人家为啥不管?为啥让网民在不经意间“发现”?那些落马的腐败分子,有揭发他人腐败的,但你见过还在位子上揭发他人的吗?

说白了,在地方,还是处于腐败分子反腐败的阶段。

腐败分子,高喊反腐败,调子最高。陈良宇,王华元陈绍基……哪个禽兽在位时没作过反腐败报告?!

接“天线”和“地线”才能反腐败成功

就象电流,上有来路,下有去路,才能形成闭合系统。少了哪一项,就畅通不了。

中央应该建立“钦差大臣”制度。这个钦差大臣不受地方党政公检法局限,有独立的惩治权。这等于接通了天线。

下边,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启动媒体和网络,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媒体独立行使监督权,发稿不经任何人签字。网络上,不要随意删贴子。主观为党为国为民,说真话,诉真情,无恶意,即使100句说错了一句又有何妨?

还有,地方官员,改任命制为普选制。人大的“全票通过”不顶网民的“一半通过”。试想,陈良宇、许宗衡、王宝森们,又有哪个不是人大“全票通过”的?官由民选,官才注重民意,才不敢胡来!官不畏民,必然欺民害民忽悠民!

惩治腐败,必须下猛药治顽症。贪污两亿多还不判死刑,到底贪多少才有死刑?!上10万就该枪毙!干脆恢复龙头铡!特殊时期就得有特殊办法。别听一些“法学家”乱说话,对贪官污吏的过于“人性化”,就是对先烈们对人民对历史的犯罪!

人头换来的江山,决不能葬送在腐败分子手中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用人头换来的江山。来之不易。我们应当珍惜,应该以死相保。

地方大面积腐败,集体腐败,不作为乱作为成了风气。在这种严重形势下,必须有壮士断腕之决心,象当年打日本鬼子那样,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让腐败分子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而不能让人民群众掉进腐败分子的汪洋大海。

大打一场反腐败的人民战争,让一个个“腐败之鱼”现形于光天化日之下!



转自:http://blog.china.com/u/070511/49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