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泪桥(9)

山鹰2007 收藏 1 3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PS:呼……总算完了。最后的战斗即将开始,本书即将结束。从此不会再污染众位看官的眼睛。透漏下,最后的战斗,我必须回忆些以前‘少林部队’非常令人暴汗的东西;希望大家能够接受这样的BT……) 冲我正面清水河南岸阵地群,纵深轰击的近百门大口径加榴炮也没闲着。立时再度以间隔5-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PS:呼……总算完了。最后的战斗即将开始,本书即将结束。从此不会再污染众位看官的眼睛。透漏下,最后的战斗,我必须回忆些以前‘少林部队’非常令人暴汗的东西;希望大家能够接受这样的BT……)

冲我正面清水河南岸阵地群,纵深轰击的近百门大口径加榴炮也没闲着。立时再度以间隔5-10秒的‘慢’速,轮番在已被轰成了月面状的战备公路两侧阵地群,孜孜不倦的奏响起震撼群山的地狱雷霆。没有任何人,敢胆在战神不容置疑的暴戾下,悍不畏死的在身侧通通炸开石破天惊的重炮轰击中前行,蠢蠢欲动,妄想悍然填充上清水河南岸-盘龙江交汇处,滩涂阵地被炮火覆盖轰出巨大防御真空的敌人,无奈迅速停滞了冲击,老实被我连绵不绝炸在周近‘零落’的重炮轰击压制在了就近的浅坡中的掩护部中。当面河滩,由近及远,由疏到密,冲我“突突……”的攒射,却一直不停。迅猛冲击中,处身开阔河滩上,向不远桁架桥处猛扑过来的万象森,面对着自己完全暴露在就近敌人枪口下,一簇簇残存地堡的零落疯狂攒射,只有选择迅猛一个冲刺,跳进就近的短壕中,蹲下掩住身子,一边迅速发扬人道主义,一边寻求重长计议。

“吼!”刹那之间,刚上桥便趴窝,几乎失去了所有抵抗能力的T-72;面对着近在咫尺,沉重脱步子,越来越近的王洪威;困在了龟壳中的两条疯狗,没有犹豫,立马咆哮着拽枪露出了头来!“突突……”天知道是谁打的,就近唯一用枪帮得上王洪威的战友们,立时不由分说的一簇乱枪,把主动露出头来妄想拼命的两条疯狗立马点名。“突突……”同样唯一仅存的ПKT不歇的攒射,零落弹簇交错之间,瞬间就令匍在地上,离王洪威最近的吴良登挂彩了!

“噗噗!”一簇土星贴身绽开,“嗷——”不知挨在了哪里,被咬上了一口的吴良登立时忍不住一声痛叫,鲜血、大汗,迅速浸透整个滚满烂泥的的身子!“老吴!老吴……”散在就近后面的老梁(二排长 梁贵闵)立即就想靠了过来,“噗噗……”见着又是一撮子弹,打在身侧周近,绽出点点飞泥的吴良登,立马一摆手,紧盯着前方数百米外,孤零零一人艰难爬起,勾勒着身子,沉重拖着脚步靠向近在咫尺的桁架桥的王洪威,几乎急哭了,嗥道:“没事!救他!快!老梁救救他!”

同样面对着敌人ПKT簇簇子弹射在身旁,圆瞪着赤红冲血眼睛的老梁,恨咬碎钢牙。枪林弹雨,尸山血海,兄弟们都趟过来了;个个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兄弟们,竟然面对着一辆被困在桁架桥上,一挺簇簇攒射的ПKT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已经负伤不轻王洪威,突兀在眼前,一个人去拼命。羞愧,焦急,悔恨,暴怒,不断刺痛着作为一名军人的良心!

不能谓伤亡,我们无能为力!真的无能为力……许光赫此间同样瞪大了铜铃眼,怒火中烧,冲绑紧肩头的‘砖块’,焦躁得一头雄狮,歇斯底里的咆哮着:“万字头,躲什么躲!?你们这群吃屎的!吃屎的垃圾……”然而清水河南岸,刹那间就近唯一帮得了王洪威的三个‘水鬼’除了沉默,憋着心如烈火,羞愧的蹲在短壕中掩体。“突突突……”就在他们的周近,从惨重伤亡中振作起来的2、3处地堡,正用数挺机枪冲其压制射击!“噗噗”淋漓子弹射在短壕、沙包上,迸绽的点点土星,正不断扑簌在他们的身上。不论动作多么迅即,只要他们一露出身子,必将遭到周近不过200米上下,从震惊中迅即恢复过来地堡数道多重火力绞杀!

咬碎钢牙,双目烁烁紧盯,默然无语。老甘迅速扯了尚未清仓滚烫的弹鼓,从马甲杂物带中,掏出一把零散子弹和快速装弹器迅速压满……

肖剑卿焦急的呼了一声:“连长——”

连长依然还是不容置疑,也一丝感情的蛮横道:“继续校测!看准敌人暴露火力支撑点!”

我们相隔至少3、400米,我们能帮上王洪威的,只能是一丝不苟引导炮兵长程火力,精确清除对岸满目疮痍中,敌人暴露出来的残存火力支撑点。解放出对岸,被抵近机枪火力攒射压制在短壕中,不敢抬头的战友;从而靠他们清除挡在渡桥上的最后拦路虎,帮上受伤不轻的王洪威。然而面对爆发出垂死疯狂的敌人,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突突……”一息间,不过又是数撮短点。发现着坠在最后面的那辆T-72车组成员,被我枪毙在了不远的车外;同时也觉察到挡在那辆T-72朔大车体后,拖着沉重步履,顽强向自己靠了过来的王洪威。当面唯一仅存,冲我簇簇攒射的ПKT同轴并列机枪顿时一止,在我们刹那只有骇然眼睁睁不甘眼眸中,稍稍转动的炮塔,将说道狰狞的炮口迅速对准了落在最后,王洪威和他仅仅相隔一车的那辆T-72——

“洪威!洪威……”近乎哽咽着急切呼唤着亲爱战友命字的兄弟们,只有声嘶力竭;然而,内伤甚重,已经眼冒金星的王洪威,似乎神志也有些恍惚了。咬牙坚持的他,此刻仍然拖着沉重脚步,艰难前行……

如此近的距离,根本不需要任何瞄准。黑洞洞的炮口顿时迸开一团触目惊心的噬人炮焰!“嘣!”一声胆寒心悸的巨响,把堵在清水河北岸桁架桥头的那辆T-72,绽开了一片爆绽四溅,无语伦比的绚丽钢花!趴窝默然矗立桥头,真格儿刀枪不入,水火难侵的铁甲兽,立时就跟兵解了似的,“乓!”的一声,在重炮后作T-72沉重车体,战栗坚实桁架桥面的恐怖震颤;目标T-72顷刻被无所匹及的罡风,无坚不摧的穿甲弹透劲,轰了个零件横飞,炮塔、车体就跟糊的,被暴戾冲击波撕成数个大块,连同炸碎难以计数的外挂装甲,其他零件,随着绽开激溅的炽烈钢花飙射一地!“扑通!”一计巨物入水声,承载着不足40米外125mm滑膛炮抵近轰击全部恐怖劲道的重逾数十吨计的残车主体,立即从狭窄的桁架桥上被轰得跌了下去,与刹那被拆成了数块大片抛飞的碎片一起,咚咚栽进了水流湍急的清水河中。成了河岸下激流撞上发出水声隆隆的大号礁石!

“啊——”就在我们的眼前,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掩命中T-72车体后2、30米,艰难前行的王洪威立时就跟短了线的风筝似的,被一波卷袭爆溅火星,骇浪拍岸似的冲击波,撞飞掀翻在地!一蓬激荡扑簌满身,闪耀烁烁火色的星星零碎,透进了他满身是血的身子里!刹那间可以想见毛骨悚然的“哧哧”烙肉,就像是无数尖针,不断反复扎在着我们怦怦跳动的滴血心头上。“啊……啊……”王洪威一半是呼痛,一半奋力;尚未装填上的枪榴弹的AK已经在几乎致命的恐怖炮轰中失手不知掉在了哪里;但依然顽强艰难拔出了枚80式反坦克手雷,爬上狭窄桁架桥,向着正小心倒车,退出一定距离,准备的用高速冲撞方式,撞开挡在清水河南岸桁架桥口堵住自己生路的T-72扑去!刹那在他身临近战友们,瞪大难以置信的朦胧的泪眼里,满身是血,拖着跳腿向桥面上推倒车回来的T-72顽强扑了上去的王洪威,被密集横飞弹片射透了的一侧小半身子,一手一足,血肉模糊中已经微露出白森森骨头!

“突突突……”刹那之间,起步倒车中,眼见着重伤垂危的王洪威依然奋在向自车处顽强蠕动,还没等战友们刹那从悲怆、震惊中飞快挣脱出来;抵近一簇ПKT同轴并列机枪短点,两发罪恶的子弹再度咬中王洪威!拖着条腿,艰难匍匐到桁架桥头的王洪威,立时浑身剧烈抽搐着,再也爬不动了!履带声声,不过数十米,小心翼翼正在狭窄桁架桥上倒车的T-72,正离伏在桥头,就只剩下一口气,正汩汩流血的王洪威越来越近!

“杀……”刹那间,后面从悲愤惊醒,怒不可遏的战友们想连扑带爬的冲上去。“突突突……”迎上一片空旷,开阔中我们蠢蠢欲动的冲击,立即转向的ПKT同轴并列机枪,迅速向遍散开,匍了满地的我们迸射出撮撮泼风般的致命弹簇!

“咔嚓”一声,子弹上膛。老甘迅速把因为迅速压弹器蹭出了血迹的手掌,抹了抹脸,面色无比冷峻的侧头望了眼不远恍若心有灵犀侧头过来,双目几欲喷火的许光赫,不削冲其断喝道:“看什么!?吼个屁!你TM才吃屎的垃圾!”

“突突……”敞开弹仓,架起的PПK立时不甘示弱冲在小心倒车中,向我簇簇短点的T-72 ПKT同轴并列机枪。一串串长了眼,急风暴雨般的不歇长点,立时雨打屋棚似的撞上遍触目惊心布弹痕,闪耀着铮铮铁色的T-72炮塔正面装甲。连续不断迸发出“咚咚”沉浑的敲击声!徒劳?老甘飞快压上的一把零散是数十发子弹,并不是普通的M43弹,而是7.62mm A.P高爆穿甲燃烧弹!

(PS:这里的穿甲不是指拿来打装甲,而是SVD或RPK通常用来中远距离杀伤打穿防弹衣人员或普通车辆的。现有任何级别防弹衣有效射程之内基本无视。基本上来说,打在躯干部位,一发子弹见血必死。挨手脚上,少说都是残废。杀伤力和没有防弹衣挨上高爆空尖弹一样恐怖。)

妄想穿透T-72装甲自然天方夜谭;但相隔3、400米,一串串精确击中T-72炮塔正面外露ПKT同轴并列机枪枪口周边不过10多公分逼近装甲,一枚枚急风暴雨般撞上装甲瞬间炸开的7.62mm A.P高爆穿甲燃烧弹横飞碎片,瞬间闪耀着绽开的星星火花(PS:普通子弹撞上坦克装甲,不会炸开,而是角度基本弹开。),把自恃T-72一身重甲,肆无忌惮冲簇簇点射的ПKT同轴并列机枪刹那强行压下了一阵去!把炮塔里生怕自己最后可以依靠保命的ПKT有个万一的敌炮长,气得暴跳如雷。无奈只有转开炮塔,避开从斜侧使用7.62mm A.P高爆穿甲燃烧弹专对其ПKT同轴并列机枪枪口逼近炮塔防御装甲正面的老甘,继续拉我拉开散兵线一侧,簇簇迸发准确的短点;妄想为自车在狭窄桁架桥上,小心奕奕退出段冲刺距离,凝聚力量,撞开挡在南岸桁架桥头下堵住自己生路的T-72遗车,争取最后不多的十数秒时间。“突突……”与此同时,南岸周近残余的地堡,为了掩护两辆最后侥幸的T-72,冲着南岸‘水鬼’们占据桥头短壕的凶猛压制攒射刹那也打得更带劲!

然而,就在此时;仿佛看见了一线生机的晋入极端亢奋状态敌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弥留之际,奋尽生命中最后一丝气力的王洪威,正在浑身剧烈痛苦抽搐中,匍桥面上把紧紧攥在手里的80式手雷收进了怀里。面对小心奕奕倒车,几乎已经退到了眼前十数米的T-72,他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了力气与精力投出那对T-72近乎致命的一弹了……但他的弹药依然充足,这已经足够了!

“突突突……”距离将近400米,持续急促短点的T-72 ПKT同轴并列机枪就在吴良登的贴身就近,乱绽点点扑簌满身的污泥。眼见着桁架桥上,小心奕奕倒车的T-72,引擎隆隆,履带声声,离得匍在桥面上汩汩流血,已经不行了,却把死死攥在手中的80式反坦克手雷,艰难收进了怀里王洪威;顷刻意识到了的吴良登再也按捺不住,迎着敌人的簇簇准确攒射,就想不顾一切的趴起身来,却被匍在后面就近的老梁,及时一个虎扑,奋力摁在了地上,撕心裂肺的恸哭道:“洪威,洪威,不!不!放开我!放开我!”

刹那间,老梁用身子压住奋力挣扎的吴良登;用四肢死死盘住吴良登身体,任零落的子弹“噗噗”打在就近;一个奋力挣扎,一个绝不放松,两个人纠缠住,滚在一片烂泥的河滩上。老梁同样潸然泪嚎道:“老吴,老吴,危险!他不行了!我们成全他……成全他吧!呜……”

“不——”吴良登悲恸欲绝的哭嚎,直令每个周近瞪大了眼睛,热泪滚涌的兄弟们,恨不能咬碎钢牙。作为的一位班长,再也没有什么比短短不到一刻钟内,就眼睁睁看着第二个自己带大的小兵蛋子,去跟敌人坦克同归于尽,更令吴良登痛苦,自责,绝望的了。不论小兵蛋子们怎么成熟,怎样成长,在每一个老兵,每一位老班长心底里,他们永远都是需要必须关爱与呵护的对象;所以团长说:“就因为他们是新兵,老兵都堵完了枪眼也该轮着老子上!”,然而我们救不了他!

没有面对六连的敌人,永远都不会明白为什么每一位六连的士兵都是不可战胜的……因为每当到那一刻,每一位六连的兄弟都不会再有丝毫的迟疑,退缩与畏惧!此刻,王洪威,放不下满心遗憾与愧疚的是昏黄烛光下永生珍藏在心底里,挂满了岁月年轮的慈祥微笑——

“娘……娘……儿不孝啊!”王洪威奋尽了毕生情感与精力的一声悲凄,直令得离他最近,被敌人机枪死死压制在短壕中抬不起头来的万象森,一双虎目瞬间泪如泉涌!

“轰!”一声轰鸣震惊全场,止不住的泪水完全模糊了我们的眼睛!王洪威拉响了80式反坦克手榴弹与随身2KG脲梯-1爆破筒,刹那间未待桥面上小心奕奕倒车的T-72碾了过来,立时活生生就像绚丽的烟花般炸了开,肢解殡天,灰飞烟灭!一声用王洪威生命换来的轰鸣,并不足以一次性撼动可以承载数辆自重数十吨计坦克的坚实桁架桥;但压在桥面上的小心倒车的T-72,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根稻草;瞬间在桥体严重受创中,跟着连炸带压,难堪重负,终于崩塌的桥面一道,“轰隆——”一声裹着飙射满天的血肉、零碎,倾覆在水流湍急的清水河,成就了涤清一切悲怆与血腥的水葬。什么也给我们没留下……

“杀!”“为王洪威报仇!”起身,冲锋,声嘶力竭,恸哭着,咆哮着的我们向着孤零零矗在清水河上的半潜式斜拉吊桥冲去。“轰隆!”数息,飙风乍起!当空一道闪亮的裂电划过滚滚墨云照亮了的苍莽群山!郁结一夜的悲怆,无情的天地亦和我们一起嗷嗷大哭起来……

9.20 4:35分,敌313-346混成机械化步兵先头2营突破大青山-盘龙江峡口,近抵遭遇敌122、149、754、822、821残部及316师唯一侥幸建制基本完整,就地坚持作战的98团,数营残兵3面围攻的船头核心阵地前沿,142、146高地。红1团3营告急!

红1团6连同时决意突出611高地核心阵地,展开破袭。于大青山-盘龙江入峡口,截断中越4号公路,对敌313-346混成装甲旅后继主力发起誓死冲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