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泪桥(8)

山鹰2007 收藏 1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刹那间,也顾不得冲王洪威泄愤了。“呀——”几乎疯狂的仓惶嗥叫,瞬间本能一个脚软,摔在了剩余三条填尸壕中的十数条疯狗,立时拽起枪,侧身不顾一切的对斜刺逼近自己最远不足150米的我三个“水鬼”发难。迅猛扒拉起身,托枪一露头,迎上一条条疯狗的是3个‘水鬼’的迅猛扑来,还有3支85微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刹那间,也顾不得冲王洪威泄愤了。“呀——”几乎疯狂的仓惶嗥叫,瞬间本能一个脚软,摔在了剩余三条填尸壕中的十数条疯狗,立时拽起枪,侧身不顾一切的对斜刺逼近自己最远不足150米的我三个“水鬼”发难。迅猛扒拉起身,托枪一露头,迎上一条条疯狗的是3个‘水鬼’的迅猛扑来,还有3支85微冲的一串枪鸣!

“哒哒哒……”跟本还由不得一群疯狗,完全托枪抬头;3支85微冲刹那迸射出急风暴雨般的64式7.62mm手枪弹向着临近的100米内两条短壕,倾泻了下去!一时之间,土星点点,汩汩血飙;挤在两条短壕之中的7、8条,眨眼间,一弹未发,就跟骨牌似的稀里哗啦撂倒了一地;“啊……”猝然就只剩得几声未断气者,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泣,刺痛着每个未死者敏感的神经。

“吼!”愤怒、仓惶、绝望不甘的咆哮,剩余沿岸稍远条短壕中条条疯狗咆哮,亦在‘水鬼’3支微冲清舱急作之时,侧身露出头来冲起射击!但霎时间,迎来的却是对岸,相隔5、600米,狙步枪与班用机枪的射击!“砰砰……”三发见血封喉的7.62mm高爆空尖弹,就在一撮疯狗短壕中,侧身、露头、托枪一滞之间,立时击发,一弹一命,在三具鲜活肉体上,绽开三朵血红的狰狞旖旎!

“突突突……”老甘不甘人后的一串PПK也在同时响起;有效杀伤距离上下,精准无比的短点横扫,立马在剩余2个敌人处身周近的短壕侧,横向迸开了一串惊心动魄的点点土星。“啊……”被打了猝然一惊的敌人,面对顿时被我狙击手撂倒在同一短壕中的自家兄弟,惟有一声惊惧,脚肚子打颤,再度不争气的摔进掩身的短壕中。“嗖嗖……”也在此时,动若惊雷,暴起发难的‘水鬼’已经一个箭步,安全跃进了就近填满了尸体的短壕里。露头必死无疑。等待他们的,毋庸置疑必将是同样身死命陨的悲怆宿命。凭死拉个殿背的?做梦!少顷后,一发抛射入短壕之中的F1枪榴弹,便迅速令蜷在短壕中不敢露头,更别提仓惶逃命的剩余最后两条疯狗,应着一声闷响。惨叫着,倒在了一片血泊中,自此死死封锁住我冲向敌人清水河南岸阵地群的两处渡桥,就这样被我不费吹灰之力的几乎掌控到了手里。

惊变遇惊变,动作迟缓的4辆T-72,这才在此间,仓惶行进中;几乎全部180度转过炮塔来,对向清水河北岸,死死咬着自己屁股,摄尾追了上来的我们。“轰……”4门125mm滑膛炮口,猝然迸开了触目惊心的噬人炮焰!“嘣嘣……”带着剩余4辆车组成员,同样被愚弄走上绝路的怒火中烧,相距最远不过200米的距离,4发各式坦克炮弹破膛而出,凌空绝无丝毫凝滞的立时在上一刻王洪威控制的那辆T-72车体及周边,近乎同时炸开了劲爆当场的闷雷轰鸣!钢花四溅,零件飙射,土坯横飞!重重压叠,激荡碰撞,无所匹及的罡风,顷刻掀起一浪惊涛拍岸似的抛飞烂泥,当空挥作了一蓬骤雨,滴滴答答,扑簌了1、200米,坠了湿漉漉,满射烂泥,尸横遍野的河滩上满地!

“洪威,洪威……”齐齐匍在了地上,火速赶了上来的吴良登,在炮声渺渺中,急切的呼唤着王洪威的名字,但周近战友们振聋发聩的耳朵里几乎听不到一丝回音。

4辆仓惶过河的T-72,一辆在桥头,一辆在桥尾,一辆刚刚下了桁架桥正欲侧过身来;还有一辆已经侧过车的正将在紧挨桥头的河岸边,布防完毕。即在此刻“轰!”一声火箭筒抵近辆T-72不足百米的轰鸣豁然而起!天地一团土色之中,一枚破膛而出的62mm破甲火箭弹,立时穿透了一团混沌直奔最后上得桁架桥上的T-72后心!“嘣!”的一声,桥面微晃,波澜惊起;一蓬绽开飙飞的零件与四射的璀璨火星立时便将背向我正仓惶行进渡河的T-72轰了个履带迸飞,托带轮损毁,趴窝了。一个打头,一个打尾,紧着清水河北岸一具RPG-18的轰鸣,清水河南岸一个箭步跳进了短壕中的水鬼,也在下一刻配合默契的迅即扣响了70火。“轰!”相隔百米上下,又一发长了眼似62mm破甲火箭弹直窜向刚刚下了桁架桥,猝然一炮轰鸣后正缓慢起步的T-72车侧下;“嘣”的一声闷响,是使又一辆T-72趴了窝,死死堵在了清水河南岸桁架桥头;4辆T-72,立即3辆困在了桁架桥上;就像坠入致命陷阱的凶兽,空余下发动机徒劳强劲的不甘嘶吼!

“突突突……”刹那间,一抬眼,不知欣喜,还是揪心的战友们,立时在被炮轰得一阵眼冒金星中,猝然见到了转过炮塔的T-72,一炮轰鸣后,簇簇的ПKT同轴机枪急作起来!

“啊——”不知拼死,还是奋力;刹那之间,扒起身来,被炮火炸在轰在身边,负伤不清的王洪威,强忍着更胜于我们的眼冒金星,浑身粘满了鲜血浸透扑簌满身污泥,撕心裂肺的痛叫着,迎上同样湮没在一团浑浊中,斜刺桁架桥上,不足百米内的T-72,转过炮塔,一挺ПKT同轴并列机枪的簇簇短短点;无所畏惧的咬紧牙关,猫腰迅猛斜行冲了上去!

距离太近了!斜线冲刺的王洪威快不过,ПKT同轴并列机枪簇簇喷发的子弹,却绝对能快过只能通过炮塔转动,大幅度位移对准自己凶猛迸射是簇簇枪焰的ПKT同轴并列机枪口!冲王洪威,惊慌失措抵近一簇的仓惶打飞;瞬间之令,抵近T-72车中,不敢露头出来的敌炮长,眼睁睁看着王洪威,迅即间通过冲刺中高速左右折反,机敏规避着当面自己持续凶猛冲起迸发的一挺ПKT同轴并列机枪,骤然直剩下密集子弹如剽风掠体似的徒劳无功。

80米!70米!60米!越来越近!爬起身,一个箭步向深处狭长的桁架桥上,趴了窝,根本就没有丝毫回旋余地,4辆中,落在最后的一辆T-72冲去;不过一息间,那车敌炮长绝望的发现面对舍生忘死向自己冲来的王洪威,蜷身在恍然坚不可摧T-72车内的自己,根本无力挽回自己卑微的性命……

“吼吼……”然而冲王洪威递进疯狂射击的并不只有当面一辆T-72的一挺同轴并列机枪!应着生死决于一线之间,逼近辆T-72车中,冲王洪威射击的敌人惊怒交加的嗷嗷兽吼,一炮稍歇,剩余三辆就近的也在不同方向,不同距离,在相隔一河间,不足百十米的地方冲慨然奔来王洪威攒射起来!“突突突……”“轰!”簇簇噬人枪焰,几乎与绝不能眼见着倒在乱枪中,猝然‘水鬼’们的又一响70火轰鸣,同时响起!

“突突……”弹不过数发,“嘣”的紧着又是一声闷响,相隔百米上下,百步穿杨似的RPG-7 105mm串连式爆破部,立时在布防岸边冲王洪威射击的一辆T-72炮塔上,立时绽开了一团震慑人心的火红瑰丽!钢花四溅,碎片横飞,那T-72,48倍125mm口径的长的炮管,立时在精准轰在炮塔正面装甲侧基座上的轰鸣,被绽开了一团震慑人心的火红瑰丽‘烧’弯了;炮管侧伸出一侧的纤细的ПKT同轴并列机枪枪管,自也难免被一响精确命中的闷声轰鸣,扯作碎片,成了废品。眨眼间,有着广阔射击角度,对王洪威造成致命威胁一辆T-72完全哑火了!

“杀!”清水河南岸RPG猝然响起之时,同样一声暴喝的万象森(‘水鬼’,万字头),也身旁战友的掩护下,迅猛跃出了短壕,向着沿岸不过100米外的困桁架桥上,寸步难行的三辆T-72冲了上去。惊见刹那之间顾前难顾后,一侧完全失去抵抗力,万象森如入无人之境的飞快逼近;一T-72驾驶员一声惊叫,炮塔转动,冲王洪威射击,三挺唯一敌人可以持凭的同轴并列机枪;立时,再度分出了一挺去!

反折,冲击!“突突突……”迎上沿着桁架桥,困住几乎拉成了一条线,炮塔转动迟缓的两辆T-72,愈发抵近,凶猛迸射的ПKT同轴并列机枪火力;一声大吼,猫腰机敏左右反折,斜行奋力冲刺的王洪威,一个箭步又近了十数米!

清水河南岸,吊桥头短壕中,剩余两个水鬼一人抛下RPG严密监视刹那间被吓尿了裤子,蜷缩在短壕中根本不敢露头,最后两个伴随步兵;准备枪榴弹,发动最后致命一击;另一人,已经迅速装填好70火。下一刻,只待转过炮塔直冲万象森射击的T-72,炮塔正面直对向几乎同样方向的自己,“轰”的一声,相隔百米上下,当空呼啸62mm破甲弹,便立时精准无比,依葫芦画瓢的在炮塔装甲正面ПKT同轴并列机枪露出不足30公分见方的大致狭小区域,立时闷响绽开了一蓬飙扬四溅的绚丽火星!面对准确打在就近62mm破甲火箭弹的一声轰鸣,毋庸置疑,又一辆T-72在同我如此近距离,几乎短兵相接中成了空有一幅好牙却咬不着人的病猫(坦克炮还在);“吼吼!”不像上一刻,被RPG-7崩掉牙还能拽屁股仓惶逃命的T-72;被轰趴了窝,死死堵桁架桥边的那T-72车内,剩余两人车组成员生死一线之间,唯有疯狗似的咆哮着露出头来,拽起AKP,马卡洛夫,要和不过百米内,直冲自车T-72扑了过来的万象森拼命!

“砰砰!”“**!”两枪狙步猝然清唳的抢戏,一声不满的骂咧,立时在两具刚刚从T-72车体中露头的鲜活肉体之上,两发命中的7.62mm高爆空尖弹绽开了两团猩红的旖旎!

猛冲,侧身,倒地,抬抢。“嘣!”一枚射了出去的56mm破甲枪榴弹,同样在王洪威当面,直冲其射击的那T-72同轴并列机枪口,炸开一声轰鸣。50米上下的准确轰击,瞬间即令王洪威当面的T-72完全哑火了!都在桁架桥上一头一尾,一人两车几乎拉成了一条直线,瞬间也使得后一辆冲其射击的T-72,隔着前一车被轰哑了的T-72硕大车体,无奈哑了火。“噗!”内伤不清,生死一刻又强催发出人体全部潜能的王洪威,神经一松,顿时顶不住,淤在心口的一口血,顿时喷了出来。依然浑身微微抽搐着,艰难爬起……

“突突……”打不了王洪威,就打我们!最后两被堵在了桁架桥另一头的T-72,依然冥顽不灵的冲距离稍远,正高速向其逼近过来的我散兵突击线迸射丛丛火力!一片空阔,平坦,人也较多;要想过河必须逐渐靠拢渡桥周近的我们,纵然仅仅面对着一挺同轴并列机枪,没有任何掩蔽,完全暴露在敌人T-72枪炮口下的我们,也不敢迎着最后辆负隅顽抗的T-72枪炮口猛冲,靠得更近。我们不怕死,但连长绝不允许有任何无谓的伤亡!难道霎那之间,只能眼铮铮看着最近不过300米外,已经受伤不轻的王洪威几乎单兵奋战?是的!我们每一个心底了都发过誓,带着他,还有身边每一位战友活着回家;但战争就是这样的残酷无情……

此刻,南岸猛冲向桁架桥周近的万象森和两个‘水鬼’已经顾不得王洪威了。因为在我们稍稍远望的视野里,刚刚我一通炮火覆盖后的,从惨烈伤亡中挣脱出来的敌人已经迅速缓过了劲来!一轮炮火急袭覆盖后,杀伤了周近暴露在旷野中,几乎全部有生力量,在我突击方向的正面形成了巨大的防御真空,却根本难以将散布在当面清水河南岸阵地群中一道道浅坡后,星罗棋布,无数次在我炮火准备中存在下来的敌半地下永备掩体,连根拔起。

“呜……”当场敌第一线阵地群十数秒的稍稍沉寂之后,姗姗来迟的尖厉的警报声再度响彻了整个被火光掩映的腾腾乌蒙,遮蔽了大部满目疮痍的旷野!

我们向清水河南岸敌人的滩涂阵地冲去,一通炮火覆盖后,增援上来作为敌人防御清水河村战区核心阵地的战略总预备队的3师12团,也断然投入了战斗!不知多少兵力,冲出了大青山脚下坚固的永备工事,正沿着被炮轰得七零八落,纵横的堑壕,向着被我一通炮火猝然地毯式轰击后,形成巨大防御真空的滩涂阵地,悍不畏死的迅猛填了上来!“突突……”由近及远,由少至多,周近一处处残存的地堡,正逐渐递增,向我迸射着丛丛火力!

“嘣嘣……”数十声仿佛贴在耳后的炮声轰鸣,已经越来越近。“突突……”左侧靠后的战们67式轻重两用机枪,簇簇炒豆似的枪鸣,同样震慑人心:满山遍野从北面溃逃的敌人先头,已经同我散兵线的后卫接上火了!

黄忠虎:“报告连长,后面敌人上来了!散兵线,多路突击,数量不明!和我交火的至少有一个排!少量炮兵正在进行阻断射击!敌人正在逼近我炮火阻断最低安全半径!”

连长:“不用慌!坚持住!朱兴庭,向后引导炮兵,使用霰榴弹精确射击阻断。其余各小组,加快攻击速度!冲过渡桥封锁,站住盘龙江-清水河交汇口,滩涂阵地!肖剑卿……”

肖剑卿:“明白!怯山,怯山,我红剑06;密位:2100,目标:750-950,阵地群。敌步兵增援正向我攻击正面迅速靠近!请求火力阻断,持续漫射压制!”

“轰轰……”霎时间,雷霆滚滚。后面是重炮轰鸣,前面也是重炮轰鸣。2、3门抱团,应着朱兴庭炮击参数烂熟于心,准确估计声声报数,发号施令的一通通不紧不慢的榴弹炮轰鸣,瞬间在我们的身后,贴地当空炸开了团团颤栗群山的炽人瑰丽!无所匹及的罡风,掀起了重重叠压碰撞,直令地裂天崩,无形恐怖的气劲;催动着冰风咆哮办,密集弥漫,飙射四野的点点锋利;没有惊呼,没有残叫,至今在直接朱兴庭视野内,宽广开阔的清水河北岸炸开了一小片,一小片,猩红焦黑、尸骸零碎混杂,斑驳陆离的触目惊心。冲击!冲击!为了自己能逃得性命,被炮轰破了胆,却同样已到了入魔之境的我背后敌人,几乎无视这挡在面前看似稀松,其实致命,用重炮火力构筑的无形篱笆;声嘶力竭的咆哮着,奋尽全力的扑腾着,1、2个,3、4个,遍散开,仿佛冥顽不灵,飞蛾扑火似的源源不绝撞上我散兵突击线后卫,交通掩护的软弱火力;同样撞进朱兴庭Zeiss高倍微光望远镜,完全掌控炮击参数,绝对致命的视野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