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泪桥(6)

山鹰2007 收藏 1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吼!吼……”不知是仿佛死里逃生的兴奋,还是暴走悲戚的绝望;一条条已经走上了不归路的疯狗,立即在王洪威控制那辆T-72的鼎力支援下,齐齐向着自己的兄弟,奋不顾身的发起了疯狂冲击!“蒂……蒂……”万全饱尝了自己‘第一王牌主力’威力,蜷缩在半露地面坚固工事中的一个个土匪,也不甘仓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吼!吼……”不知是仿佛死里逃生的兴奋,还是暴走悲戚的绝望;一条条已经走上了不归路的疯狗,立即在王洪威控制那辆T-72的鼎力支援下,齐齐向着自己的兄弟,奋不顾身的发起了疯狂冲击!“蒂……蒂……”万全饱尝了自己‘第一王牌主力’威力,蜷缩在半露地面坚固工事中的一个个土匪,也不甘仓惶惊叫着逃出了掩体。进逼在后督战队机枪与我重重的炮火覆盖压制,直令战斗意志同样崩溃的南岸土匪们,唯有顶着河岸数挺自己‘战友’的机枪,簇簇攒射,不顾一切的跳进了就近的短壕沟中瑟瑟发抖。就在此间,随着对岸一群疯狗丧心病狂的簇簇乱射,RPG-7轰鸣,总有零零落落仓惶奔出地堡、掩护部的不幸者被撂倒,毙伤;又总有南岸怒不可遏,枉趁血性的一条条疯狗,举枪、开火,直冲北岸一群疯狗射击!

枪声,爆炸声,惨叫声,咆哮声,刹那之间乱作一团;死亡,恐惧,求生欲催发出丑陋的人性,把血淋淋,**裸,毫不做作的内讧杀戮,在通通重炮轰击直令山崩地裂的强劲伴奏下,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战场之上,只可用两个字形容:疯狂!完全混乱疯狂的炸营!

“杀杀……”敌退我追,这么遭,完全失去了对我攒射的敌人,面对是我散兵线,更加无所畏惧,势如破竹的迅猛追剿。冲过去!一旦冲过去就会让清水河南岸一群敌人必难逃被我开膛破肚,枭首诛绝的悲惨宿命!

榜样的力量永远是无穷的;但见自己‘战友’无情的撕开了脸皮,率先冲清水河南岸自己的阵地轰击;身在同一战线,为了活命也不惜一切的5辆T-72也下定了决心,有模有样的学着王洪威,在反身仓惶溃逃的同时,寻着挡在当面两处渡桥的就近周边的一处处地堡、沙包轰了过去!“轰轰……”随着一线拉开的5辆T-72,次第迸开5团触目惊心的噬人尾焰;当空毫无凝滞的5发125mm尾翼稳定型榴弹立时在清水河南岸两处渡桥周近,炸开了一排冲天而起的土柱;罡风肆虐的厚厚浮尘弥漫南岸河滩周数百米;不知有多少依托工事负隅顽抗的土匪也瞬间化作了零碎扑簌满地。带着炮弹掠空,死亡狂潮般惊涛拍岸,在我重重炮不懈耕犁中,幸以仅存,死死挡在了我直插敌人心脏的敌清水河南岸,两处渡桥防御阵地,顷刻间随着自己T-72一通炮轰,崩盘了。“吼吼……”付出数人毙命,摔先拔出刀来,捅向了自己战友的一条条疯狗,立时也血红着眼睛,就如溃堤的洪流,2、30人分作两股,无视重重炮火的阻隔,兴奋的嗥叫登上了渡桥,冲清水河南岸去。

狼狈逃窜,谁也顾不得谁。一通炮毕,面对我迅猛的冲击又近了几许;立马开足了马力的5辆T-72,也随着斜前方百米外,兴奋嗥叫的一撮疯狗,行进中,迅速大致拉出了一条纵列,从桁架桥处,撵着一撮疯狗的屁股,仓惶向我引导中,炮火正渐渐稀疏下去的清水河南岸冲了过去。

已经落在了后面,处身那辆趴窝T-72车中的王洪威,还来不及默默等迅速冲来的我们会合;就在我炮火应之稍稍数落的瞬间,从TПД 1-49-23红外瞄准镜中见到了当面清水河南岸,火光掩映的厚厚浮尘与袅袅硝烟笼罩着满目疮痍,一个坡头还比一个坡头高的敌人阵地群里,正迅速展开了对自己的致命威胁——

虽然看不清型号,但根据发现目标点的距离与大致轮廓;却可准确辨认出那应该是当时老毛子最先进的SPIGOT(AT-4)和SPAHDREL(AT-5)反坦克导弹。而正急于奔命,双手沾满了自己‘战友’鲜血的一群疯狗,刹那间还一时不察。与此同时,在敌我谁也不觉,异常逼近的未知角落,一双双深藏在背光幽暗中的凌厉眼睛,亦悄然将就在近前,经过轮番狂轰滥炸,还侥幸着,显露出来的一处处反坦克导弹发射阵地,尽收眼中……

兵法有云:半渡而击之。面对猝然恍若溃堤一般冲向了自己阵地群的清水河北岸逃兵;稍稍沉寂在河滩旁,短坡上,纵横交错,满目疮痍阵地群中的敌人,就这般放任着一群仓惶溃逃,即将冲击到自己阵地的疯狗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两撮迅速冲过渡桥的疯狗暂且放过,5辆一列排开从桁架桥开了过来的T-72暂且放过为首的。一旦最后辆T-72上了渡桥,一群敢向自己‘战友’下手的疯狗,连同奋勇冲上只有清水河北岸河滩的我们,都必将迎来北岸敌人稍稍沉寂后,火山爆发似的轻重火力。这对于处身河谷平原中线最低洼处,只要一地烂泥与尸骸的平阔河滩上,无论是在北岸追击的我们,还是星南岸溃逃敌人,而言都无疑是真正宣判了死刑!

率先发现了南岸敌人反坦克导弹残余,露头的王洪威,同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怎么办?先下手为强!除了炮兵的强大火力,深陷敌群孤军奋战的我们几乎得不到其他任何有效在掩护与支援。然而,有此足以!

不待迅速拉出的残余反坦克导弹完全在渐渐疏落的炮火中,发现了侥幸反坦克导弹发射阵地的王洪威,立即调转过了T-72炮口直瞄向1点钟,距离近千米,邻近越军第17号战备公路下,土丘上露出头来的AT-5反坦克导弹发射车(手推车)。不待一群稍稍沉寂的敌人发难,便瞬间隔着昏暗火色包裹着厚厚浮尘与袅袅硝烟中,隔着条清水河,率先发难!

“轰!”猝然奏响又一声轰鸣,顿时轰了无论是逃命,还是追命俱是处身低洼河滩上的敌我,一个心惊胆寒。“嘣!”没有惊呼,没有惨叫,当空刹那呼啸的一发OФ-19 125mm尾翼稳定型榴弹顿时把距离千米,1点钟方向,刚刚从土丘上,被炮轰得七零八落的环形阵地上,刚刚露出头来的AT-5反坦克导弹发射车连人带车一并轰飞天际。把处身当场的敌我俱是揍一惊!

“卧倒!”不用相互大声招呼,就是生死磨砺出对危险最本能的反应,散兵一线拉开,刚刚紧咬着溃逃敌人,迅速冲出百十来米的我们,几乎同一时刻不顾一切的扑倒在满地尸骸零碎的泥泞河滩上,一撮撮尽量放慢了速度小心匍匐前进。没有昏暗的有效遮蔽,但满地零落散布河滩之上一具具惨不忍睹的尸骸,与火光掩映着一层笼罩在清水河谷中,薄薄的土色浮尘和弥漫硝烟同样是兵力弱小的我们,最好的掩护。相隔清水河,距离敌人阵地群前沿至少还有6、700米的距离,就这么匍下去,尽量压低了快度,小心匍匐前进。对岸,寻常的敌人单凭肉眼,是难以准确分辨出满身裹着泥灰的我们,与大地乃至于被零落被炮撂倒一地惨不忍睹的明显区别的。虽然炮火已经稀疏了,但漫射轰击的一发发122/152mm榴弹炮依然在敌人阵地周近,每隔5-10秒便在我攻击扇面正前,面积相对有限的阵地上,不论消耗,不论命中,不时炸开一通通恐怖的轰鸣。对于杀伤半径至少7、80米的重炮轮番轰击,同样心惊胆寒的南岸一群敌人,只有在督战队的威逼下,借助的工事,勉强负隅顽抗。面对随时流血,随时都有可能被炮轰成渣的悲惨命运,当面南岸一群敌人也只能任由把撵着逃兵屁股追来的我们放得更近些。

王洪威的炮同样也惊醒了正仓皇逃命的敌人。不待清水河南岸敌阵地群中,散布的反坦克排把AT-4、AT-5从掩护部中拖出,迅速展开战力,稍稍沉寂着只待一阵轻重火力齐作,妄想把我们与一群丧心病狂的疯狗一并灰飞烟灭,坚守清水河南岸的敌人,立时发现行进中猝然被王洪威轰得一惊的5辆T-72,在行进百米紧挨上清水河北岸桁架渡桥头后,顿时刹住了车。微微摇起的炮口,直冲着被轰成了满目疮痍,丛丛火光掩映着土色灰蒙的清水河南岸阵地群;面对T-72瞄准自己黑洞洞的炮口,局部遭遇我重炮火力压制的敌人只有瞪大了眼睛,蜷缩在工事里瑟瑟发抖,不甘绝望——

“轰轰……”5门2A46 125mm滑膛炮立时在幽暗包裹的昏黄中,迸开了5团硕大狰狞的噬人光焰;当空呼啸的OФ-19 125mm尾翼稳定型榴弹立即各寻目的,直冲同一扇面,刚刚露出头来的不同反坦克导弹发射阵地迎头撞去!“嘣嘣……”一串零星急促,撼动山岳般的巨响顿时摧起5蓬零落散布,冲天的土坯横飞四射;以弹着点为圆心,30米上下半径;5处刚刚露头的反坦克导弹发射阵地,立马被准确命中的摧成了一块块焦黑光秃,斑驳的凹陷;不论是工事,装备,还是人体,亦在无所匹及的纵虐罡风中,被穿成了千疮百孔;被拆成了零件废品,激飞一地。

“吼吼……”正此时,兴奋咆哮着数十条溃逃的疯狗,也终于飞快冲过了吊桥,踏足清水南岸的河滩上。已经真正被我炮火轰疯的条条疯狗,在彻底撕开了人性伪善的面具后,歇斯底里的从自己‘战友’纵虐着懊丧,愤怒与嗜血的兽性!火箭弹打出去!手榴弹扔出去!管TMD是死是活,瞬间在偎依桥头的一条条残破工事中,炸起了蓬蓬血肉横飞!

“蒂……”从未经历过如此境遇,还心存着最后一丝侥幸,蜷缩在桥头短壕中瑟瑟发抖最后的几个土匪,立时不甘绝望的恸哭哀嚎起来。“吼……”但就像丧尸般嗜血成狂的一条条疯狗,已经面部扭曲,血红着眼睛,怒吼咆哮着扑了进去!一簇乱枪急作,等待一群侥幸的是被自己‘战友’残忍屠戮的悲怆结局。

“萨斯嘎尼!索拉!索拉……”同样愤恨,同样的暴怒,同样不甘见自己与自己兄弟,被一群丧失理智的疯狗残忍屠戮;周近,坚守清水河南岸阵地群的一群群立时怒火中烧的嗥叫起来!

“突突突……”重机枪,轻机枪,高射机枪,突击步枪稍稍沉寂后,再度难以抑制的爆发了出来!枪如林,弹如雨,那猝然爆发了炒豆似的密集枪声仿佛要将我零落的重炮轰鸣声,也想盖了下去!相隔数百米开外,单凭肉眼观瞧,那蓬蓬突起的枪焰就像满坡的山茶花一样纷繁,醒目,密集,丛丛喷发死亡的炽烈与艳丽!

尚幸,一切射击主要目的,几乎全是一群冲自己‘战友’下毒手的疯狗。面对状如飞蝗般,铺天盖地的弹簇横飞。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的一条条疯狗,似乎早有预计的迅速跳进了就近的刹那被自己亲手杀绝的短壕中,几乎无一伤亡的蜷缩在内,任凭一群欲想冲自己执行军法的家伙们,‘风吹雨打’,数息间兀自岿然不动。

“轰轰……”B10 82mm无后座力炮,RPG-9 73mm重型火箭筒,也在同时不甘人后的猝然响起。“唰唰……”数十枚不同口径,不同方向,不同距离,同一目的,破膛而出的破甲火箭增程弹,立时争先恐后,横空化作一颗颗劲疾的飞火流星,带着道道撕裂空气的恐怖呼啸声,一头撞向了靠在清水河北岸渡桥旁的5辆T-72。“嘣嘣嘣……”二十余瞬间纷至沓来的破甲火箭弹,立即在一辆辆的T-72车体上,炸开了一团团爆绽开火星四溅,迷乱人眼的天花乱坠;震耳欲聋,自不必说,单是那淬火般一,粒粒迸飞炽灼弹片钢渣,便足以震慑人心!然而面对T-72的一身甲胄,当面的一切的无后座力炮、火箭筒轰击全部都是徒劳的!刹那间,“嘣”的一声闷响,不入!

“嘣”的又一声闷响,仍然不入!撞上了T-72车体的一枚枚破甲火箭增程弹,任你多次命中,任你震耳欲聋,就跟打水漂似的,连主体装甲也没触上,直接被车体斜面与外挂装甲,悉数硬撞作了大块弹片,弹飞了出去!一阵触目惊心的璀璨烟花,绽开,消散;在一撮撮徒劳冲T-72轰击的敌人,绝望的眼眸中;真格儿刀枪不入,铁甲凶兽似的T-72,依然刹那间纹丝不动的驻在原地,就暴怒踱蹄的公牛一般,原地喘着粗气。新烙上满身滚烫的弹痕、凹坑,满目疮痍的车体,在遍地尸骸、废铁为背景,血与火的交相辉映中,炫耀着触目惊心的暴戾狰狞!那一洞洞丝毫不受轰击影响的硕大的深幽炮口,已经微微转过了炮塔,摇向了自己阵地——

“轰!”落在稍后一侧1、200米,并未被一群敌人反坦克炮火顾及到的王洪威,立时在敌人猝然枪火急作之中,率先再度揍响了一炮!“嘣!”依然还是露出缓坡上的反坦克导弹发射阵地,依然还是125mm尾翼稳定型榴弹的猝然轰鸣;冲天而起的土柱,无匹气劲弥散的乌蒙,立马再将清水河南岸一处AT-5反坦克导弹发射阵地,从装备到人群,一并轰飞成满地扑簌的零件与废品。“轰轰……”随之领着5炮各寻目标的轰鸣,再度掀起蓬蓬冲天而起的土坯,直把突兀在6辆T-72光学/红外线瞄准具中几乎所有的反坦克导弹发射阵地悉数清零。

“呜呜……”说是迟,那是快;完全无视那丛丛直冲自己车体,迸射着摧枯拉朽的14.5/12.7mm高平机枪火力,十数秒间再打完一炮的T-72,立即开足了马力,拉成一列,肆无忌惮的拽着屁股开上桁架桥去。

“得衣姆,宗堆宽洪独兵!(不许动,我们优待俘虏!)”也不知谁率先亮出一嗓子兴奋的戏虐,稍稍匍匐前进后的兄弟们,立即再起身冲击;枪声乱作一团中,杀声震天的应景吆喝着,立即紧咬着转身陆续仓皇上桥的T-72屁股扑了上去!

相隔清水河南北两岸河滩,至少7、800米,丛丛迸射的火力,依然对我不管不顾,冥顽不灵的只冲着一群对自己兄弟下死手的疯狗,倾泻下一蓬猛似一蓬的急风暴雨!兴许,天真的他们还真以为,处身一片空阔,无遮无掩河滩上的我们,真会傻不啦叽的也嗥叫着,冲进自己的枪口。兴奋的喘息,快速的越进,同样分作两股,取道两处度桥的我们;面对敌人同样已经近在咫尺的枪林弹雨,心头只有不削的狞笑!

“轰!”T-72又打了一发的王洪威,再把满坡阵地群中,一门来不及撤回浅坡反斜面的B-10连带炮班数人轰飞。“嘣嘣……”“突突突……”因为同样畏惧反水的数辆T-72抵近炮击,几乎多在七零八落、纵横交错的堑壕中顶着零落重炮轰击的一群群傻B,刹那间依然冥顽不灵的怒吼咆哮着冲蜷缩在短壕中反水的一群疯狗和开足马力后进冲了过来的T-72迸射着丛丛火力……一气怒不可遏挥霍着弹药,爽利归爽利;坚守着清水河南岸河滩渡口阵地群的一群傻B,却浑然不知也在同时,自己妄想打半渡而击的如意算盘,就这样在血淋淋的惨烈内讧中,因为自己的一时处理愤怒的泄愤,不光机关算尽,更误了卿卿性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