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泪桥(5)

山鹰2007 收藏 1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轰轰!”迫炮火力延伸,数枚82mm迫炮弹撞上桥头堡,迸飞了一重厚实的沙包,但见对其无能为力,炮弹已经见底的岑献功和炮班战友,这才悻悻作罢,炸了迫炮迅速向我靠。 起身,嗥叫,随车推进。正当5辆T-72车阵中,数十条疯狗抱成团,全部起身,努力猫着身子,小心奕奕掩身在5辆缓慢行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轰轰!”迫炮火力延伸,数枚82mm迫炮弹撞上桥头堡,迸飞了一重厚实的沙包,但见对其无能为力,炮弹已经见底的岑献功和炮班战友,这才悻悻作罢,炸了迫炮迅速向我靠。

起身,嗥叫,随车推进。正当5辆T-72车阵中,数十条疯狗抱成团,全部起身,努力猫着身子,小心奕奕掩身在5辆缓慢行驶的T-72车阵中,以集团式冲锋,开始缓步向异常松散的我们压过来的时候,近乎与老岑的炮一道;数公里外,大青山北坡之上,悄悄用炮抵住一群疯狗背脊的空降兵兄弟们,立时也同时向着一群恍然未知的疯狗,奏响了噩梦般的长哨尖利!

地动山摇的重炮轰击,在清水河南岸,持续不停。大致几乎同一方向,同一目的迫炮弹掠空声,第一时间,几乎令一群跟紧了T-72推进的数十条疯狗几乎措手不及!待霎那之间,炮弹坠落粗短的尖鸣,直令垂死惊醒的一条条疯狗目瞪口呆,已经太晚了!

“嘣嘣嘣……”6门轮番急促轰击的80式100迫,84式82迫顷刻在一撮撮抱作一团,蜷缩在T-72车后的人群掀起了一蓬蓬腥风血雨!“萨勒……”扯破嗓子,撕心裂肺的急切报警,仓皇卧倒根本无济于事!纵然不是轰在就近,一枚枚迫榴弹炸开,拧作一团,两相激撞的无匹气劲,裹挟乱射横飞的弹片,亦用骤侵透人体的汩汩飙血,生生闭了刹那间根本来不及扑下的一群疯狗的嘴!眨眼之间,血与肉飞,一条条疯狗就像牌胡了似的;不论主动还是被动,是活还是死,都在冲天而起的飞泥,湮没了弹片横飞乱溅在周近紧密T-72车体,撞出了粒粒璀璨火星的纷乱中,一律被冲击波连带锋利弹片撂爬了一地。那零零落落乱坠一地,迸飞的头盔、零件、乃至肢体、血肉,无声在裹随蓬蓬土坯扑簌中,把惨不忍睹的血腥,尽都浅埋在浸透了鲜血的光秃泥泞里。清水河北岸,当面最后活动在外的3、40人顿时在一轮6门100迫、82迫,猝然5发急促射的蹂躏中,活活再被炮兵砍去了1/3的兵力。

又是霰榴弹饱和式覆盖,又是不知来自何方迫击炮的不见兔子不撒鹰;已经在空旷之中,不知挨过多少炮,死过多少人;清水河北岸最后一群侥幸的装甲伴随步兵,终于完全崩溃了!“蒂……蒂……”连带恐怕最后残余在敌群中侥幸的骨干与督战队员,前方一线斜来开的5辆T-72依然不改其刀枪不入的铁甲猛兽本性,向我逼近;小心紧跟屁股后猝然又挨了数十发炮弹的伴随步兵;却在我空降兵炮火稍稍一停中,连滚带爬,哭爹喊娘的冲就近两处渡桥不顾一切四散溃去!

清水河南岸,紧靠桥头,各倚工事冲我射击一群敌人,被眼前一幕顿时惊呆了!

趁惊呆了的敌人徒劳的涣散乱射着丛丛火力随之无奈的猝然一歇,就在此刻,连长大喝一声:“机枪!”不再零落射击,小心匍匐前进的我们,立时顶着当面5辆T-72吝啬徒劳短点的ПKT同轴并列机枪火力,架起了一挺挺PПK、56式班用机枪,67轻重两用机枪,相隔500来米,直冲遭到炮击,散出T-72车体掩蔽,不顾一切四散奔逃的数十伴随不兵;管TMD命中不命中,一气向狼狈逃窜的敌人,长点乱射一通!

“突突突……”此消彼长的汹汹火力,顿时抖落出一蓬淅淅沥沥的弹雨,打了早已被炮轰破了胆的一群敌人鸡飞狗跳。“砰砰砰……”淹没其中清脆欢快的三支狙步枪鸣,亦用枪枪不落高爆空尖弹迸开蓬开猩红的艳丽,把一具具活蹦乱跳、满地匍爬的鲜活肉体悉数撂倒;就像一味强力催化剂,用猝然间不紧不慢惨烈的死亡与狰狞的血腥,催发一群疯狗愈发狼奔豕突,不顾一切的反身四散逃向河滩上两处渡桥。

“杀!”一声恫遏经云,扒拉起身兄弟们,立时面对着当面T-72依然呼啸身旁零落的弹簇,奋不顾身的迅猛冲了上去!

我们一冲,这才惊觉的5辆T-72,顿时同样不知所措了。已经屁股朝我,急于奔命,从侧翼撤了回来的T-72,但见此景,直欲停车调头继续坚持的它,立即干脆开足了马力,直冲河滩上斜侧不过1、200的桁架桥拐过了5辆T-72临近侧翼,渡过清水河不顾一切的冲向炮火连天的清水河南岸。就在这纷乱之中,偷偷搭车到站的王洪威,在一片颠簸之中顺势摔了下去……

“嘣!”投出一枚56mm反坦克枪榴弹赛准确撞上贴身T-72后置主动轮的一声轰鸣顿时就令以为已经快逃出生天,正欲加速前进的T-72,浑身一震,“嘎啦”一声豁然趴窝了。

一片混乱,仓皇奔命。并未没有觉察到被人贴上悄悄带了一程的那辆T-72,一侧前不足百米上下,刚刚遍散开,在我乱作枪声与冲击中急于奔命的伴随步兵,对此根本就没有丝毫警惕与反应。一时间意味撵上了臭弹,甚或被乱揍的炮火伤了后置主动轮的那辆T-72车组成员,即刻在T-72趴窝的一瞬间,仓惶掀开了顶盖,迅速露出头,晃了眼四周,同样惊呼惨叫着爬出了T-72,妄想跟着清水河北岸一群反身四散奔逃的伴随步兵,一起奔上渡桥,不顾一切的冲着炮火连天的清水河南岸逃去。

“砰砰!”还由不得摔在地上,轰趴了T-72迅速紧贴上了车屁股后蹲下的王洪威亲自动手,打了个时间差,放两个敌人完全亮出了身体;两枪挥之不去噩梦般的狙步清唳,顿时便在丢车仓惶而逃的两具鲜活肉体之上爆绽开两蓬狰狞的血腥。被几乎见血封喉的7.62mm高爆空尖弹咬中身体,几乎任何人都难逃死神的召唤。被子弹强劲的动能连带撂倒,一头从车上栽到满是数落零乱草根泥泞河滩上;汩汩血流,满身兀自不甘的剧烈抽搐,正是装甲兵“车在人在,车失人亡”的最佳注解。

不理那就在一侧前,嗥叫着仓惶逃了回去的伴随步兵。已经可以预料到一群丧心病狂的敌人即将会干什么的王洪威,迅速再度爬上了刚刚被自己轰趴窝的T-72,窜了进去。他不是装甲兵,但作为装甲兵的对立;每一个在连长冷漠与严厉下训练战斗过的5排兄弟们,除了必须掌握的82无后座力炮;触类旁通的反坦克导弹;曾经还在兄弟部队熟悉过新列装的73式100mm战防炮……

就在此刻,惊见我们抗阻我散兵大面积包了过来,护卫自己的伴随步兵溃逃了的5辆T-72同样无心恋战了。管他娘的中不中,一线斜来开的猝然停下车来的T-72,立时在同样惶恐万状之中,祭出了125mm滑膛炮!“轰轰……”伴着一线次第猝然闷响,5门2A46硕大狰狞的炮口,顷刻在我们的眼前暴射开了5团触目惊心的噬人尾焰;“倏倏倏……”带着5枚破膛而出的125mm尾翼稳定型榴弹,骤然如电闪撕裂空气,如剽风割面般带来陡增的恐怖大气压强;应着炮响,根本没有分毫凝滞的瞬间在我们后背不远浅坡上炸开了一浪振聋发聩的排山倒海!

虽然恐怖惊心,但大宽度,已经迅速越进到敌5辆T-72坦克炮对我步兵最小有效杀伤半径中的我们而言,基本就是有惊无险,纯属吓人的外强中干。但面对着敌T-72炮轰攻击正面的我们而言,亦不得不在这猝然恐怖的抵近炮火中,齐齐仓惶匍下了身子,直令刚刚复起的冲击,打了个结。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一辆辆陆续打完炮的T-72,立即开足了马力;迅速倒车,在我一线相距500米外,复起的散兵冲击的‘相送’;与自己零落炮火的徒劳轰在我周近的伴声中,拽过了车头,反身不顾一切的向清水河上就近一侧2、300米外的桁架桥开去。前有溃逃步兵开道,后有T-72紧随,还有500米开外,顶着相隔袅袅硝烟中,面对我一线拉开迅猛的散兵追尾冲击,总是慢上半拍的零星跑火轰击;天上有争先恐后,凌空呼啸,恐轰滥炸的炮弹;地上有逃命的,追击的人群与车队;喊杀声,惊叫声,爆炸声,枪响声,顿时杂糅成了一团,被炮火,山火映红了的清水河两岸,遍地炮坑,遍野横尸与残破体,群山环伺的广阔地域,一时之间乱成了一锅粥。一群挡在我当面的敌人就这般在还没与我完全接上火的情况下,被我一通炮轰,一个冲锋给击溃了。

击溃?那得问问清水河南岸,守着两处渡桥的敌人答不答应!死命令,军法,督战队,连坐制,正是一群大势已去的敌人依然冥顽不灵,负隅顽抗的根本原因。为了保住濒临崩溃的士气,保住清水河口村这一维系几乎整个老山战区至关重要的战略支撑点;死战不退的岂止有一群不断送死疯狗和一群为祸我边民的精锐土匪!?靠前指挥的敌‘北光’作战计划,数师联合指挥部也设在了这里!面对我正面的冲击与空降兵纵深伞降的擒贼擒王。千言万言,敌越北军区总前指挥部现在的命令只有四个字:死战不退!军官(主要为参谋),士官,政治委员,军事骨干,全部组织了起来;明令通告,包括督战者在内,如有一人逃跑、投降全队格杀勿论!所以,我们所谓‘击溃’,其实就是把一群完全丧失的战斗意志的清水河北岸疯狗,向绝路上逼;每一条被六连击溃的疯狗,难逃森严的军法……

恐怕是已经不可避免的预料到了这局面,驻守清水河桥头的敌人,惊惶了一阵后迅速恢复了过来!但见连人带车,一群溃兵在我拉开一线的冲击下,反身仓惶逃到了河滩上,东西相隔百十来米两座渡桥旁;“突突突……”猝然一梭梭横扫在地面,水面上,子弹绽开点点的土星与水星;示警般的射击,顿时打了北岸一群溃逃的疯狗一阵心惊胆寒。早已备好的大喇叭,顿时在周近通通的重炮轰击中,敞开了最大音量,高声响起。

在不歇气的炮火轰鸣中;大喇叭叽里呱啦,不明白也听不清说了些什么。反正,守在南岸桥头的,军容算得上勉强镇定,防御体系算得上勉强完整的,绝大部分都是一群所谓精锐,其实祸我边民可谓行家里手的土匪(公安和民兵);清水河北岸被我杀得丢盔卸甲,狼奔豕突的却是一群越军所谓的第一王牌主力。面对南岸猝遇惊变,登时有些不敢使用霹雳手段,只能稍稍妥协,申明要执行战场纪律的一群土匪;满心绝望,仓惶,憋着满腔懊丧的正规军,第一王牌主力们顿时无名火起!毋庸置疑,严厉警告只是无效;这种情况,为了活命,什么都能干出来!

一群北溃逃的敌人,要向同样深陷敌群中为生存苦苦挣扎的我们投降是不可能的!要是还有镇勇气,重振旗鼓灭了我们,他们便不会集体反身逃炮了!再后退,就是军法!都是死路怎么办?内讧!早有心理准备,预料到会一言不合,索性破罐子破摔,当面清水河北岸最后侥幸王牌主力们,顿时在生存的无限渴求刺激下,血红了眼,没有丝毫犹豫断然选择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轰轰……”傻瓜似的大喇叭,刚刚一语吵吵完毕;藏20余溃兵中的火箭筒手,便在相隔百十米外,清水河南岸桥头阵地一群土匪难以置信的眼眸中,迅速奏响了RPG-7!85mm破甲火箭弹、40mm破片杀伤榴弹,顿时直若一蓬零落雨滴,挥洒向了桥对岸宣称要向自己执行军法的‘战友’!

“嘣嘣……”数枚毫无征兆,陡然窜进了对岸桥头阵地的火箭弹,顿时在对岸一群掩身防御工事中的土匪里掀起一蓬腥风血雨!血肉迸溅,肢体横飞,不下3、4个处身地堡外,短壕沙包火力阵地的敌人,便难以置信的猝然倒血泊之中。一时怒不可遏的冲动与狂暴,顿时换来了无可挽回的疯狂内讧!

“吼!”清水河北岸为了活命,已经不惜冲自己人下手的一群疯狗,血红着眼睛,就向冲我赶死一般。不顾一切的冲向隔着条数十宽米的清水河,就在渡桥对岸的自己阵地。“呀——”迅速从无比震惊中,挣脱出来的一群土匪,也怒火中烧在自己‘战友’骤然炸开的一片血泊之中咆哮了起来!

“突突……”间隔百十余米,南岸、北岸,一群疯狂自相残杀的疯狗,几乎同时急促奏响了,用一条条当空尖啸激错的弹链,纵虐着自己疯狂暴走的嗜血**!

面对我冲击,刚刚仓皇掉过头溃逃的5辆T-72,正在惊慌失措的彷徨忐忑着自己是否也要加入战团;但已经被王洪威控制了那辆已经撂趴的那辆T-72,却没有辜负刹那间嗥叫着不顾一切对岸冲去的一群伴随步兵。

刹那两相激烈对射之中,清水河南岸桁架桥头一群土匪眼尖者,立时绝望的瞪大了眼睛——相隔一条河,斜向距离3、400米,孤零零的一辆T-72已经稍稍调准过炮口直冲自己!定住125mm黑洞洞炮口,在炮火,山火微露红光闪现的袅袅硝烟中,毕露着死神的酷厉狰狞!

“蒂……蒂……”扯破嗓子惊心恐怖哀求,这对被我掌控的T-72根本毫无意义!“轰!”一声闷响,清水河北岸一辆T-72 2A46 125mm滑膛炮登时迸出团触目惊心,刹那消逝的噬人尾焰;一枚破膛而出的OФ-19尾翼稳定式榴弹,豁然没有丝毫凝滞的在清水河南岸的桥头堡炸开了一声石破天惊!肢体、血肉、零件连同一柱冲天而起的土方沙石,眨眼间连人带工事一并轰上天!突兀在地面的地堡立时被夷为平地。淹没在炸起罡风纵虐,污浊浮尘中的硕大的炮坑塌陷,就像是就像是通往地狱的硕大穴口;将一切的惊恐尖叫,绝望哀嚎,通通吞噬殆尽!在通通轮番轰鸣周匝一般无二,战栗群山的滚滚雷霆伴奏下,随着土石零碎簌簌扑落,盘踞在桁架桥桥头一处工事中的敌人,顿时灰飞烟灭,再没留得丝毫生命存在的痕迹。

一发炮毕,在清水河北岸桥头周匝残余敌人尚未从惊骇中迅速挣脱出来;在又一撮即将扼腕的疯狗眼睛里,为了活命,死下了一切伪善面具的T-72,已经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扭转过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自己!

这回,位列王洪威轰击目标的,我攻击正前11点方向清水河北岸吊桥检查哨的敌人反映足够快;“蒂……蒂索……”不顾一切舍了刚刚拖进掩体中的重伤员,绝望凄切的哭着,恳请着;却根本唤不回已经杀红了眼,不顾丝毫同袍之谊的一群疯狗!

“吼!”“突突突……”还由不得我们动手,有一必有二,为了活命已经不择手段,向吊桥处仓惶溃逃的一撮疯狗,顷刻不分清红皂白枪打出头鸟;一蓬乱枪过去,便将率先奔出了桥头掩护部的1、2个土匪撂趴了下去!“轰!”一声闷雷,炮弹出膛。剩余蜷缩在掩护部中,刹那只能瑟瑟发抖,绝望恸哭的少数侥幸,连带带刚刚被拖了进来的重伤员;眨眼一并被抵近正中掩护体的125mm滑膛炮轰成了平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