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泪桥(4)

山鹰2007 收藏 1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面对异常松散的散兵线,浅浅的缓坡至河滩几乎与齐坦克大致平行的水平;这几乎已经到了敌坦克炮对我们的最低轰击射界。面对我个个尽皆狡诘,但见中速行进中一辆辆T-72缓慢转动炮口妄想冲向自己方向,异常松散的变向迅速斜行跑动。劫后余生,士气低迷尚需T-72撑住最后战斗意志,兵力与我大致的伴随步兵,根本难堪大用。霎时间,愈发紧逼的冲击,愈发直令其炮击,力不从心……

冲在了最前面中的王洪威仿佛丝毫不受打在身后的数响轰鸣影响,眼盯着1点钟方向,距离600米上下,5辆大约1线排开的T-72与偕同步兵正从满是草根、烂泥的河滩之上斜刺杀了过来。心急如焚之中,亦不发冷静的,并未将最后辆仓惶逃窜的T-72轰成瘸腿,伺机肃清。而是此间直冲侧前无所畏惧当面百十米外,炮塔猎猎火灼,正仓惶倒车的T-72扑了上去!倒车,转向,侧对我全线猛扑,反身大约横斜行驶。蜷缩在当面最后辆T-72,心头惶惶的敌人,视野有限,也只顾得逃命。自知完全把把T-72屁股露给我们是自寻死路的敌人,唯有两害选择,取其轻;仓惶退出一段距离后,飞快把车打横;T-72车侧装甲,对正了我们不顾一切的向着,1、2点钟方向,最近,唯一可能得到策应掩护的后继5辆T-72及伴随步兵群全速靠了上去!

无奈明智又愚蠢的选择!一是眼见王洪威行动,配合默契的有意纵容;一是受了又一轮炮轰我攻击正面的大多数,从扑倒侧滚,倒重新起身再度发起迅猛冲击;冲其猛扑的速度霎时一减。 “突突……”不过稍顷,从后扑了上来的5辆T-72,眼见形势不妙,率先发言的HCBT重机枪与ПKT同轴并列机枪便用中速行驶中,簇簇的火力,护住了从冲击方向,横向闪开靠了过来的T-72,却隔着袅袅硝烟,心急火燎中,谁也没注意到健步如飞的王洪威,已经在那我当面最后辆T-72倒车,转向,再起步,全速行驶的十数秒钟;努力压低了身子,贴上了那车。任凭起后一群T-72如何乱射横扫,也伤不了矮身与T-72车一侧并行的王洪威分毫。

与此同时,亮出身来,行驶中,急切用HCBT重机枪射击的3个敌车长;在不断抵近我当面的同时,又再度浑然不知的重蹈负责。“砰砰砰”次第湮没枪声与爆炸声中3支狙步清唳,一露头,进入射程,便弹无虚发的分把几乎见血封喉的7.62mm高爆空尖弹头派发了出去。那蓬蓬绽开,渲染满车疮痍弹痕的酷厉狰狞,直令敌T-72对我威胁巨大的重机枪火力完全熄灭了!

如此逼近的距离,坦克炮难以下手;仅靠5挺没装各不过300发配弹的ПKT同轴并列机枪火力,即便是一片空旷,视野清晰;面对每个都是从死人堆里爬来的我们,也是杯水车薪。胜利在望?别忘了布设在两岸渡桥前,未被我完全摧毁的敌人阵地。眼见我完全突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南岸被我炮火包围了的敌人残余迫炮/无后座力炮乃至于一挺挺DShK重型机枪,CГ43 中型机枪(53式重机),PПK班用机枪,正迅速从掩护部中拖了出来;在一处处未被我重炮完全清除的短壕/地堡中蓄势待发。浅坡下,河滩之上摆在我们面前的可不光有一侧坦克阵的冲击;更有正面渡桥两岸,局部防御体系依然完好无损的数条环形短壕;沙包及地堡火力阵地!

眼见侧前装甲迅速形势危急,心急如焚的北岸敌桥头短壕阵地中的敌人顿时来不及待我逼近,展开全部火力,就架起了4挺CГ43,在攻击正面11-12点钟方向的河滩上,直冲我刚从浅坡下冲出的我们,簇簇射击。“轰轰”瞬间便换来了斜刺其不明方向我缴获2门迫炮轰击近前的压制。然而时刻面对着我致命迫炮轰击的两撮疯狗,毫无退缩之心。不时坚持依靠短壕掩体的轮番,攒射,顿时便把逼迫敌人5辆T-72与伴随步兵保持运动状态的我2门迫炮吸引了过去。不过我全线冲过浅坡顶,进入500米上下最大有效接火距离,3前2后,一线斜拉开的5辆T-72在摆脱了我门迫炮萦绕叮咬之后,瞬间转向戛然停车。护卫在旁,三个方向冲击的条条疯狗,随即兴奋的嚎叫着跟上了身前的T-72,冲进了一线拉开错落有致的5辆T-72车阵里。依靠紧密的T-72车体为掩体,迅速背河在1点钟结成防御。配合11-12点钟渡桥前的3条短壕沟、沙包机枪阵地,只待数息后没退路,没有选择,也绝没有丝毫掩体的我们,送上其枪口去!此刻,盘龙江另一侧,小青山上离我最近的87团和炮5团,面对敌308师不惜火力,不惜兵力的疯狂冲击,已经指望不上了。但深陷敌群的我们,并不是孤军;不论敌我,谁也没有发现,接应我们的战友其实近在眼前——

肖剑卿:“红剑06呼叫猎鹰,红剑06呼叫猎鹰,报告穹顶,我急需火力支援。目标:722。敌坦克步兵群。请求精确校正射击……”

一道电波,瞬间唤来了空降在大青北坡的战友们积极响应。虽然隔着连片的山火与浓浓的硝烟视野不清,但在阴风呼号中,隐约把握住了清水河上,明显渡桥目标的兄弟们,亦果断向清水河北岸我当面一群敌人轰了过去。“嘣!嘣!”2发间隔数秒不着边际的校射,炸在当场,还以为还是我炮班轰击,并未没惊起正匆忙结成坦克车阵的敌人特别的注意。

转向,分队,斜行跃进。不需用言语交流,与我中路合兵一处,黄忠虎带领的左翼战友,迅速冲11-12点,500于米的渡桥前三线短壕、火力阵地发起攻击。剩余中路及右翼的战友们,散开全线向着敌人的T-72车阵包了上去。600米,通用机枪(轻)普遍的有效杀伤距离,稍稍沉寂的当场顿时枪声大作起来!

“突突……”PПK对56班机,ПKT/CГ43对67式轻重两用机枪,一时间估摸着大致距离的我们,立即循了个浅坡上遍地都是炸开的浅炮坑,匍了下去,挺枪乱射在一起!刹那蓬蓬迸发的咄咄枪焰,直令淋漓横飞的锋利弹簇,状若飞蝗扑翅。刹那间没有丝毫有效掩体的我们,直令一群得势就张狂的疯狗仿佛看到了,迅速把匍在地上,遍地徒劳,侧滚的我们,一个个乱枪毙命的酣畅淋漓。浑然不知,就在那一刹那,居高临下,满山浓厚硝烟包裹中一门门黑洞洞的炮口,也在同时悄然抵上了自己的背脊。

与此同时,遭遇5辆T-72机枪连番有效打压,在我们的眼前大致横向行进,迅速转了个大弯的T-72,终于在我有意纵容之下,在我一线眼前200米外,应着敌我机枪率先相互响作在一起。终于如愿以偿的,拽着屁股向大致一线排开的5辆T-72车阵一侧最靠边(PS:不靠最边上就成冲阵了),全速驶去,妄想加入战团。

不论是蜷缩在一辆辆T-72车体后倚为掩体,冲我射击的伴随步兵;还是生死存亡,只顾得逃命的那T-72装甲车组。谁也没注意到,袅袅硝烟中,数息前早已扑向那逃命T-72的骁勇身影,已经在其倒车、打横、转拐的笨拙慢速中,已经迅猛机敏的贴上了T-72当面所有敌人视野盲点的一车侧。翻上了行驶中的T-72车体,蜷身匍在了炮塔一侧;在急于奔命的T-72,一阵剧烈随车颠簸,就如附骨之蛆,随着逃命的T-72,迅速靠上了5辆T-72车阵。

激烈交火,无声目送;我们的心,霎时提到嗓子眼。不是担心着,面对敌人丛丛的火力,恐怕随时自己都会丢了性命;而是担心着王洪威。并未完全亲身体验过,六连最后兄弟们超人单兵能力的敌人,并不知晓面对这丛丛淋漓,敌我率先奏响机枪火力,我们有足够的勇气,足够的能力,以轻微代价再递进1、200米。就因王洪威这么一冲,同敌人交上了火的我们冲击放缓了……

好样的,王洪威是好样的!那时的我们就憋着一口气:活着,一定要让单兵悄然靠上了王洪威能够活着回来!

散开了匍在地上,不时交替机枪掩护,借着到处炮轰开的凹凸不平,无所畏惧的艰难向前挪。迎上敌人优势的簇簇机枪点射,一群恨不能将我扒皮拆骨的疯狗登时惊愕的发现仅凭自己不过十数挺机枪的火力,一时间根本无从毙伤得了宽400米的冲击线上,每一个都是从枪林弹雨,尸山血海中趴出来的我们。相反,霎时一丛丛冲我迸射出弹如飞蝗,非T-72车内的敌人,却在刹那之间,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一道道代言死神意志的十字线,迅速套紧——

我们冒险零碎的机枪对射,不过是吸引敌人注意,混淆视听。“砰砰……”隔着数6、700米的距离;一枪枪不紧不慢的狙步清唳淹没在大作的枪声中,把一发发见血封喉的7.62mm高爆空尖弹,冲一条条掩身T-72车体后,架起机枪向我攒射的疯狗身上不断爆绽开蓬蓬,血与枪火争艳的残忍旖旎!短短十数秒,一条条暴露在外冲我射击的机枪手,就像是剧烈摇晃中满柜摔落的玻璃器皿,噼里啪啦的霎时间全脆了。瞪大了圆鼓鼓赤红冲血的眼睛,应声倒在地上,一声不吭,满身剧烈抽搐着,血如泉涌的横尸一地。数息之间,便将暴露在外,冲我射击的全部机枪手换过了一轮。剩余侥幸,瞪大眼睛,小心翼翼的探头窥看着当面火光映衬着袅袅硝烟的开阔浅坡上,满地横尸,遍散开渐渐抵近我们;根本就无从发现神出鬼没,恍若无所不在的我三个王牌狙击手位置的丝毫踪迹。面对一个个机枪手,无一遗漏的悉数枪毙;丛丛火力骤起骤消,在我狙击手暗藏当面的致命威慑下,短促接火中,挡在我当面的大部分机枪无奈为偃旗息鼓,只剩得下一挺挺T-72车载ПKT同轴并列机枪依然笨拙的转动着沉重的炮塔,簇簇迸发着零落徒劳的短点。

沉默,散开;我们依然在一撮撮掩身短壕中、车体后,敌人的眼皮下,不仅不慢,小心翼翼的匍匐前进。瞬间,当面清水河南岸,地动山摇,炮火冲天;当前清水河北岸一片死寂,除了零碎的枪鸣,只剩下5辆T-72发动机不熄火“突突……”沉重的喘息。被王洪威悄悄贴上急于奔命的T-72即在此间,迅速靠上了从后5辆T-72车阵的一侧旁……

“嘣嘣……”此间数发零碎迫炮弹校射亦在敌人的T-72车阵与桥头堡阵地炸开了冲天而起的土坯。当场刹那陷入死沉寂僵持中的肖剑卿与朱兴庭,临危不惧的从容充当着炮兵的眼睛。

朱兴庭:“老岑,一发距离校正点左偏10米左右;2发距离校向右超过15米。第三次,校正射击。毋求一发命中!”

肖剑卿:“猎鹰,我是红剑06。校正点向左超过30米。听我指令,目标:722-724,向北延伸200米,敌步兵波攻击。一轮急促射准备……”

相持。坦克炮对我基本超过最低有效射界,在外大部火力又面临我狙击手致命的威胁与吓阻;面对我不急不徐,借助遍地浅浅炮坑与土坎的鄙薄遮蔽,一点一点向着敌人桥头前的两处短壕沟与就近一侧河滩上的T-72车阵逼了上去。遭到我强力钳制,却绝不能束手待毙的敌T-72及周匝步兵;立即行动了起来!

“咻咻……”带着迫炮弹猝然凌空,撕裂空气独有的长声尖厉;南岸桥头堡,撤回拉出的数门82mm无后座力炮、迫击炮,顿时在我周近我重炮天崩地裂的轰鸣之中,不甘示弱的隔着数十米宽,水流湍急的清水河,在我们的身旁不歇气的炸开了蓬蓬冲天而起的草削、土坯!“突突突突……”稍稍犹豫后,一挺挺有恃无恐的ZPU双联高射机枪、DShK、CГ43重机枪,亦在我先头相隔800米上下的清水河南岸,U字形半包围着两处渡河桥的,环形短壕与连通地堡、沙包火力阵地中响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连称串锋利飘忽的弹链,霎时在我攻击方向正面,相隔近千米,广阔的清水河南北两岸,河滩及浅坡之上迸发出一蓬蓬淅淅沥沥的弹雨与应直点得四射飞溅的点点土星!

“哗啦啦……”似乎心有灵犀,自忖就近短壕火力无法吸引得我炮班火力的敌人5辆T-72,刹那与我短促接火,稍稍受挫后;在南岸近机枪与炮轰的掩射,与周近伴随步兵的掩护,立时不熄火的强劲发动机轰鸣,催动了沉重的车轮,带动履带声声,迅速头也不调的以中低速,狂妄炫耀着一身满布弹痕和皮开肉绽,冰冷冰的铁色狰狞。妄图向着我正面,及分兵清剿北岸敌人残余阵地我左、中路悍然发起冲击!即在此刻——

“放!”“放!”随着肖剑卿与朱兴庭,步话机中,两短促有力命令。赋予敌人噩梦般的长哨尖利,亦在此刻近乎同时向清水河北岸的一条条疯狗骤然扑了上来!

“嗵、嗵!”经过三轮校正后,率先发言的我连两门2B9 Vasilek 82mm迫击炮,立时分取横亘在清水河北岸半潜式吊桥近前,中越4号公路旁的短壕、沙包火力阵地而去。在两撮蜷缩工事中,瑟瑟发抖的一条条疯狗,抬头,刹那错愕,难以置信的眼眸里,顿时直令尖厉呼啸着,挂着丝丝青烟的卵弹物什,如电幽影,当空划拉出道合乎天地至理的完美抛物线,陡然长了眼似的几乎一头扎进了两处长不过5、6米,边缘垒起了沙包的短壕中!“嘣嘣!”两声闷响,被炮轰击生生撕裂鲜血淋漓的肉糜、肢体、零碎,顷刻间裹着冲天而起的污泥,抛射四野;更有甚咚咚坠进了流水湍急的清水河中,渺无踪迹。眨眼间,横在我攻击正面,渡桥头的敌两处短壕顷刻间即成了血肉淌满短壕的填尸沟。只留下座重重沙包垒起满身,千疮百孔的砖混结构检查哨,孤零零的矗立在吊桥头。

“啊……啊……”短壕中一两条犹然未死的侥幸,顿时惊惶失措嗥叫着,从短壕中,一撮撮死人堆里爬出,奋力拖着几条同样有待发扬人道主义的疯狗,不顾一切的退回了就近数十米内,吊桥前,清水河北岸唯一的桥头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