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之源起 正文 第十五话 人性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2.html


乞丐走后,杨平也独自一人走出食馆,虽然他对这个乞丐身世很好奇,但是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迎救司马婷,平息干戈。他四处打听城里军府状况,希望能够查出一点蛛丝马迹,忽然有个平民向杨平走了过来,此个平民正是城外听到杨平与乞丐对话后,鬼鬼祟祟跑掉的一人。


平民对杨平说道:“这位兄弟,见你四处打听,我知道你要找的人在那里,我可以为你带路。”

杨平好奇地问道:“这位仁兄,我在城外见过你,你知道司马郡主在那里?”

平民马上对杨平打个手势,要杨平放低声音,说道:“这里不方便说话,请随我来。”说完,引着杨平走入小巷,杨平也随之而入。

到了小巷里头,平民对杨平说道:“兄弟,我也是许昌人,是楚王派我进来做内应,司马郡主被囚禁在汝南王府中,你要救人我可以带你去。”

杨平听了,高兴地回话说道:“好!那就有劳仁兄为杨平带路。”


平民也不多说话,避不及待地带着杨平左转右转,在城里小路绕了一段路,来到了一个比美楚王府的建筑物,一看就知道是城中首府。


平民带杨平绕到一旁的围墙处,对杨平说道:“兄弟,这里就是王府的后院,越墙而入后,司马婷就囚禁在左排算起第四间房中,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找梯子来。”

杨平见此种围墙对五禽心法来说,可以轻而跃入,就说道:“ 仁兄不用找梯子了,小弟不才,懂得一点越墙功夫,你在这里等我,我就一人进去救人好了。”

平民听后,思考了一会,对杨平说道:“好,兄弟可要小心,势必救出郡主。”


杨平二话不说地跃上围墙,偷看里面状况,里面就如平民所说的,看似后院,左边有一排房间。杨平见没有守兵,安心地跃进后院,小心翼翼地走到第四间房门外,偷看进去,一窥里头,果然是司马婷被蒙着脸,手脚被绑,睡在床上。


门上有铁锁,杨平经过在军营中囚禁的验证,信心满满的用起《阴阳功》把气劲都运在手上,一个手刀就破锁而入,冲到床边低声地对司马婷说道:“司马姑娘是我,杨平,我来救你。”说完就向前为司马婷松绑。


怎知刚靠上司马婷,司马婷的手绑就马上松开,一个手掌打中杨平胸膛,又从床边取出长剑向杨平刺去,还好杨平身手了得,马上弹开。杨平心知此人不是司马婷,转身想逃,此个女子就马上脱掉蒙脸套,拉了床边一个铃,铃声一响,房外就听到很多脚步声向房间走来。


杨平心知自己已经中计,听到外面有人喊道:“里面的人,你已经被重重包围了,快出来受死。”话中声音不是他人,正是王龙大都督。


原来这又是计,那个平民听到杨平说是许昌人后,就跑去通知王府,王府也早就派人监视杨平,见杨平四处打听,就生起此计,把杨平引入王府,又来个请君入梦。


杨平此时陷入进退两难中,房中女子见杨平正在犹疑思考,就从后举剑刺向杨平。可是在树林里受过高人分享后,现在的杨平对气特别敏感,他不用转身已经判断到剑的刺路,运起气来翻手一档,以手挡剑,就把剑给挡开。女子再连连追击,却被杨平轻而化开,杨平不想伤人,一路思考怎样逃生,一路回避着女子的打击,一见有机而乘,就一个手刀向女子的剑身给劈去,手刀碰上剑身,剑竟然就分成两段。女子被这一劈吓着了,心知杨平绝非平凡之辈,自己也绝不是他的对手,躲到一旁不敢再进攻,就一直虎视眈眈地看着杨平。


杨平见此个女子,虎视着自己,就对她说道:“姑娘请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杨平与你们只是一场误会,还请姑娘出去对官爷们说情,让杨平有机会解说一番。”女子不答话,半信半疑地盯着杨平,慢慢走出房外。

女子出房外不久后,外头的王龙就喊道:“既然高人来此,是一场误会,就请出来对质。”又对声旁的人喊道:“弓箭手,没我命令谁都不能发出一枝冷箭。”


原来王龙经过开海山一亏后,以为前来的是开海山,这次就埋伏了一群弓箭手,不再要活抓来者。也幸好杨平让女子先出去澄清,要不然杨平一出去,也就万箭齐发,难逃一死。


杨平一踏出房门,王龙一见,就惊讶地说道:“是你!想不到你武功高强,被我所擒却不做抵抗,好,有什么话快说。”

杨平马上解说道:“这位将军,当日我在林路中,见两伙人交战,以为你们是山贼才出手相助,帮楚兵打退你们,说来惭愧,我并没心与你们作对。”

王龙招来当日逃兵问个清楚,逃兵却说道:“回都督,此人却是从后出现,但是此人是与司马郡主一同前来,我们就与之出刃。”

王龙听后,沉思了一会,又对杨平问道:“好! 哪!你与司马郡主一同前来,司马郡主又冒死前来救你,此事又如何解说?”

杨平马上恭敬地答道:“杨平是个落难郎中,流落许昌,不小心伤了司马郡主一位部下,就与司马郡主结缘,郡主前来相救,也可说是个有情有义之人,还请将军开恩,把郡主给放了。”

王龙明解一却后,反而对杨平说道:“好,本都督就暂且信你,可是现在两军交战在即,你可要留在本城,等战事过后,你芳可离开。”

杨平希望平息战争,对王龙说道:“两军交战,苦了百姓,将军如果肯放了郡主,杨平愿劝说司马郡主,平息战争。”

王龙听后笑了几声说道:“好,果然医者父母心,仁慈仁爱,我欣赏你。可惜你入世不深,不懂事故,司马郡主并不在汝南,这只是楚王的借口而已,好让他出兵犯境,我看你还是别理这么多。”说后又对手下们说道:“来人!把这位杨兄弟带回我的府中,上宾招待。”


杨平知道王龙没有必要骗他,当天也明明看见司马婷逃脱,被战争一事都搞糊涂了,只好暂时住在王龙府中,再做打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