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泪桥(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啊……蒂……蒂……”似乎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近在浅破背光面,一只只恍若荧荧鬼火般深幽的碧眼死死套紧;侧头,最先惊醒的个敌人,立时惊心恐怖的哀嚎着,不顾一切的妄想翻身滚下坡去!

逃?人快得过子弹?个个枪法都不赖的我们,天知道是谁打的。“突突……”皆是响彻全场的一簇短点,纵然匍在坡顶零乱尸骸中鱼目混珠,三个傻B根本不够守株待兔的我们分的。循着一丛逼近枪响,在刚刚反身回去一撮敌人鸦雀无声中,三个匍在我攻击方向正面警戒的傻B,只来得及奋尽毕生气力的一声惨厉哀嚎,便瞬间被我乱枪击毙。

“啊……”那顷刻中弹,尚未断气的垂死者,应着枪响,恍似源于幽冥地狱的鬼泣呼号,直令就近反身回浅坡后的一撮敌人汗毛起竖,不寒而栗。掩护,冲击,生死磨砺出的配合默契,令我们根本不需任何交流。靠掩身在装甲残车后的我们,一部原地掩护,一部迅速扑了上去;靠后的兄弟们同样迅速跟进。在一撮越前侦查的敌人不知所措之间,一散一聚,分作两路的我正面与右翼4排兄弟们一慢一快,就像一计组合拳,从不同方向的砸向了正面率先扑来的三辆T-72。相隔一道浅浅的缓坡,根本看不清情况。又要防我4排兄弟们包抄,又要防我从正面散兵突击。护卫T-72步兵的严重减员,根本就令一群敌人顾此失彼。小心翼翼停车失去了,机动性,同样迅速失去了越前步兵对缓坡面侦察监视的我们得以在开阔的浅坡上迅速展开散兵突击线。近乎诡谲在包抄中折了回来的4排兄弟们,立时在惊惶失措的敌人率先发起了攻击!

“轰轰……”先声夺人的OГ-7 40mm榴弹,立刻越过一线浅浅的短坡,在一撮惊惶失措的敌人就近,炸了一个胆战心惊。“杀!”一声呐喊,在敌人装甲与步兵的包藏祸心的狞笑中。一人当先的4排长肖剑卿领着4排的兄弟们陆续突兀在浅坡顶,光暗分割线的附近。但一群敌人瞬间便错愕了,因为凸现在一辆辆压阵的5辆T-72及周匝零星的步兵视野中的4排战友们并未如其预料中的一样,在袅袅飘泊的硝烟中,包抄或斜次直扑向其一线斜来开的防御车阵,而是杀声大,人数少,几乎无视浅坡河滩上距离最近不过7、800米的它存在;就像并行线一样,在临近浅坡顶的地方,折了过来,横向前进;也不跃浅脊,完全进入其坦克炮直射范围,仅仅在浅坡上,漂泊的袅袅硝烟中,数个人露出了半个身子,前前后后松松垮垮的一个个从斜后大约成品字形车列3辆T-72冲击正面的侧后斜刺扑了过去。迅速间,距离停车在浅坡上,挡在我攻击方向正面的3辆T-72不足400来米!而在霰榴弹覆盖中,猝然丧失了几乎全部周边伴随步兵的3辆完全破像的T-72,除了后面护翼的5辆坦克火力;仅剩下了,紧急赶上来,区区不过6条疯狗伺候在旁。同样措不及防的后卫5辆T-72不能,同样也根本不可能组织起一轮坦克炮轰击。

“呀——”“突突突……”带着发现目标的怒吼咆哮,明知不可为掩护在后的5辆T-72立即在从旁掩护的零星步兵引导下,祭起了一挺挺HCBT 12.7mm高平机枪肆虐5道泼风似摧枯拉朽的弹链,向着7、800开外,浅坡上仅仅数人露出半身子来的4排兄弟们歇斯底里的徒劳胡乱扫荡起来,毕毕剥剥在浅坡乱绽起点点土削飞沫,却根本伤不到借着浅坡坡度掩体,横向冲击中,不时露出半个身,隔着袅袅硝烟,形如鬼魅一般,撩拨着一群疯狗嗜血兽性的4排兄弟们毫毛。

“萨斯嘎尼!”“突突突……”我正面一撮浅坡后的敌人但见如此,立即大部转过的枪口,与掩护身前转过炮口向后的3挺 ПKT 7.62mm同轴并列机枪但不敢越过浅坡脊,光暗分割线同样是生死分割线,面对400米上下4排兄弟们借籍浅坡地形掩护自其攻击方向发起的迅速冲击;觉察到我正面存在,不敢越雷池半步。射界同样受浅坡阻挡,束手束脚的他们,接火的数息间这才发现在自己是那样无能为力!

退堂鼓?哪有那么容易!?恕不论近前浅坡后,在战友掩护下几乎无所顾及以冲刺速度重新匍到了靠近浅坡顶,尚未露头的我们。单是那T-72有前手没后手笨拙异常的倒车制动,就地转身就足够耽误掉能够逃命的大半时间去。(PS:这不是坦克通病。事实上崇尚集团冲锋的苏系主战坦克,都是这样倒档艰难。因为老毛子与我们一样相信,战场上主战坦克能灵活开倒车,没什么意义。)更何况把屁股露给了近在咫尺的我们;只要一种可能,那就是死路一条。失了方寸,遭到我散兵钳形攻击的当面敌人,纵然十万个小心,兵力缺失严重的他们亦难逃被我迅速歼灭的悲惨宿命。

“那里……”循着老甘手指的方向,靠在背光面浅坡顶蹲下,稍稍喘息下的我迅速觉察了当面一群敌人,冲4排兄弟们射击,浅坡后的大约方位。不是正面?可以想象,一群瞪大了眼睛,紧盯着我们的敌HCBT机枪手,连同1、2个数量同样少得可怜的伴随步兵正紧盯着我们一直数百米外怒吼咆哮的盘龙江岸,目不转睛。今时,不比过往;硝烟袅袅中,视野较为清晰。趁着敌人可控防御面过低,摸上去;实在难以保证得了很大把握的安全稳妥。听着缓坡近前,连绵不断的枪声,我可以判断,向我冲来的三辆T-72就在离我百十来米的不远。“榴弹开路!”我一声沉吟,取出枚F1 55mm枪榴弹,迅速塞进了AK枪口的LON-1退制/发射器中,周近的兄弟们同样依葫芦画瓢。

“手雷!”恍若几乎无视敌人坦克火力的存在,管TMD浪费不浪费,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我们立刻率先一声令下齐齐将十数枚各式手雷从浅坡的背光面,掷向了就近向光面的近前。“轰……”那猝然而至的手榴弹轰鸣,面对清水河南岸,持续山摇地动中,天地也为之崩裂,风云也为之失色的重重炮击;绽开十数蓬零落冲天而起的土坯已可谓是波澜不惊。

“啊……”经过这么一提点,面对侧后抄了过来的4排兄弟们无能为力的敌人刹那不由得齐齐侧头观瞧,不过迅即间立听到“破”的一浪闷响,十数枚F1 55mm枪破片榴弹、OГ-7 40mm破片杀伤火箭榴弹,越过了浅浅的缓坡脊,瞬间向着大约方向次第纷纷砸了过来!无奈顿熄攒射,仓惶扑倒。“轰轰轰……”随着一串密集的各式破片杀伤榴弹轰鸣,随说算不准定深,精确度只可用惨不忍睹可形容;但十数枚找准了方向,轰在了就近当面敌人就近的榴弹,依然用数量和炸开四射横飞的破片、弹片,在轰鸣声中,连逼带吓,将挡在我当面的敌人与警戒的3车T-72暴露在外的HCBT火力,强势威压了下去。

“突突……”没有转过炮塔,面对注定顾此失彼的我钳形攻击,浅坡腰3辆T-72的敌炮长唯有在车内怒不可遏的咆哮着,把一挺挺ПKT同轴并列机枪,冲着浅坡后,横向冲击中,探出半个身子又迅速缩回去的一二个4排兄弟们,凶猛徒劳的簇簇扫个更勤。

眼睁睁看着,迅即间丝毫不受机枪攒射的右翼4排兄弟们,距离由400到300越来越近。就在我十数破片榴弹猝然轰鸣后的当口。已经斜向逼近其三百米上下的4排兄弟一露头,在敌炮长枪火映红了的血色眼眸中,已经惊慌失措的见到了操起火箭筒探头,又迅速回缩的4排兄弟们身影……

“嗖嗖……”趁着十数枚手雷与榴弹炸开的一层单薄的土色蒙蒙;暴露在外保护的T-72伴随步兵与T-72车长(HCBT 机枪手)被就近四射横飞的破片与冲击波强压得抬不起头来,一撮撮处身正面最前方的我们,立即数人从大约敌3辆T-72阵估摸着的大角度,大约位置,拽枪,紧贴着遍地没足的短草率先匍匐到了浅坡顶,光暗分割线上。迅速发现了浅坡腰,距离自己右侧200米上下,一片炮火掩映着暗红里,随着大地阵阵颤抖的品字形排开3辆T-72清晰身形。架枪,瞄准——

与徐渊伟一道,老梁,王洪威,靠前的三个爆破手,立刻以人人相隔数十米的距离,随着掩护身前的战友,猫腰迅速3辆T-72的正面,沉默中率先冲过了分割明暗乃至生死的浅破脊。在逼近三辆T-72与护卫一撮步兵,刹那复抬头,瞪大了炮火映得赤红的血色眼眸中,无所畏惧的冲了上去!

“嘶咧伊!”抬手,举枪,不知所谓的狂妄的叫嚣;仿佛见到了刹那后率先冲上了浅坡的我三爆破手,毙命其枪下的情形。但一群蠢货,从T-72车后、车中,疯子似的咆哮,露出身来;率先冲上了短坡,紧贴短草,乍一看与零落散布在浅顶的一具具尸骸不分轩轾的战友们,已经满心不削的狞笑着,率先扣动了扳机!

“吼!”自恃一身甲胄,刹那间次第率先露出头来,拽起T-72车载HCBT重机枪,妄想射击的三条疯狗,顷刻间即在“砰砰”三枪一弹一命的狙步清唳中,把好大个头颅像砸碎了充满果汁的玻璃瓶;被不过200米上下的许陶邱三个,逮住机会,只需扣动扳机,轻松惬意的绽开了一蓬红白粘稠为满身弹痕,张扬着触目惊心,恐怖狰狞的铁甲猛兽,勾上一笔浓墨重彩的画龙点睛。

铁色,弹痕,尸骸,血汁、脑浆渲染着无与伦比的暴力血腥;还未待三辆周近T-72一群刹那惊醒骇然的疯狗及时反映,同样罩准了方向的数突步几乎也在同一时间,次第急促奏响。“突突……”骤然间一簇簇枪弹,状如嗜血飞蝗一般,嗖嗖划拉开凝滞的空气,顺着浅坡,微微自上而下,从不同角度,不同方向,一撮护卫着三辆T-72,缩身在车体后的一撮敌人长点开来!噼里啪啦,珠落玉盘似的脆上,是子弹撞上T-72装甲,雨打屋棚,却又波澜不惊的声音。“噗!噗!”两簇中地,一伤一毙,瞬间被撂倒在地。“啊……”伤者、死者均未一次性断气的惨烈唉声,就像疾电一般撕咬着当场每一个敌人不知所措的敏感神经。面对一露头,便会遭遇我精确的点射;及时撤回身来,掩蔽在T-72车后临近一撮剩余的惊慌失措,唯有高度紧张之中眼睁睁看着在我掩护下,三个爆破手对其迅猛冲击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近!

绝不能束手待毙!掩护在后,时刻保持着无线电联系的5辆T-72,顷刻之间迅速转过了自己全部的HCBT枪口,与部分炮口;斜前隔着我正面7、800,意欲枪炮齐鸣!顶在更近的3辆T-72亦迅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境;直冲横插过来的右翼兄弟们射击的三挺ПKT 7.62mm同轴并列机枪,霍然舍了徒劳无功的右翼,炮塔转过来直冲暴露在向光坡面,无遮无掩,直向浅坡腰自己迅猛扑来的我三个爆破手,妄想一簇毙命!

敌人的反应,并未出乎我预料。“小心!”但见远近8辆T-72齐齐转过了炮口,兄弟们当即相互扯破了嗓子大吼道。坡后的匍倒,坡顶的侧身回滚,坡前的三个爆破手,猫腰急奔之中,拽紧了火箭筒,不顾一切的团身摔了下去,顺着浅浅的缓坡,侧滚而下。“轰……”即在此刻憋闷良久的三门125mm滑膛炮,就在距我斜侧不足1000米的清水河岸边,炸开了三团硕大噬人火色尾焰!三发破膛而出的OФ-17 125mm尾翼稳定式榴弹,在我散兵突击线攻击正面横向200米上下绽开了三蓬而起的土柱与冲击波骤然推散开薄薄扬尘、草削激荡弥散的风墙马阵!

看似凶猛,其实无用!大炮虽然凶猛,却绝计打不着我们以个位数投入,斜向迅猛冲击中的单兵。不提那一波战栗横亘眼前,长长浅坡的恐怖音爆,把周匝邻近匍地的我们有惊无险,震了个七荤八素;虽是惊险万分,亦为引诱,亦为强攻,率先冲过了浅坡脊的我三个爆破手,也基本安好的在邻近炮弹炸开的恐怖冲击波的推动下,譬如下坡走丸,加快的速度向这浅坡腰距离已不过200米内当面三两T-72滚了过去!

炮打不中,不也不出一群敌人的预料。近乎疯狂的用炮轰击,不过是想把掩护着我正面三个爆破手的兄弟们强压下去。“吼——”趁着从后T-72及时的一通炮轰,掩蔽在三辆T-72紧密车阵中的一撮疯狗,立时悍不畏死的兴奋咆哮着亮出了身子,抬枪就想一撮乱枪,把当面顺坡滚来的我三个爆破手立马击毙!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亦此刻一露身;在又两条疯狗,瞪大了难以置信的血眸中,“突突突……”应之毫无征兆,猝然迸发的两支56班用机枪长点;顷刻间便无情敲碎了他们的脆弱生命!子弹嗖嗖,两具鲜活躯体之上,“噗噗”登时绽开的一串花开并蒂;立时带着,两丛7.62mm子弹强大动能,把两个不幸者,就在身侧一撮最后两个残余者眼前,干净利落的撂倒了下去。力毙者垂死一刻,汩汩血流,瞪大了不甘的眼睛,不甘剧烈抽搐;一蓬温热的血,立时溅了临近侥幸者,满身满脸。带着死亡酷厉,冰火交融的零距离接触;掩身三辆T-72车阵中当面的最后两条疯狗,彻底神经崩溃了!

哪里来的枪?就在敌人的眼前,借着浅坡时隐时现,踪迹诡谲,横向插来的右翼兄弟们,远比亮出身来敌人看到的,更不可捉摸。兵法之道,虚虚实实。敌人看得到亮出身的,不一定就是头;也不一定就是高速横插中,飞快探出又回缩的。面对南岸,连片炮火的阻隔;面对我正面逼近空袭连带霰榴弹的清场;我们绝不会让敌人不知所谓冲,我狂吠的全苏械王牌师,有一块铁板可以安然撤的清水河南岸去!

“啊……啊……”面对命中注定的死到临头,战斗意志彻底崩溃的两条疯狗,刹那间再没了冒死亮出身子,把眼前一片空旷中冲来的我三个爆破手枪毙的幻想;反是惶恐失措的哀嚎着,反身不顾一切的连滚带爬,努力压低了身子,接着T-72硕大车体遮蔽意图逃回去。视野有限,行动稍慢,即在此刻顾此失彼,间接酿成此祸的当面三辆T-72炮塔转了过来!急切间,已经顾不得其他的敌T-72炮长,正急切的转动着ПKT同轴并列机枪,直冲正高速向其侧滚过来的我三个爆破手瞄准射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