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泪桥(1)

山鹰2007 收藏 1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另两股共40人,一东一西,沿山扫荡而下。就像刺向清水河口战场敌人背心的两柄匕首,在一片天昏地暗,炮声隆隆之中,从山火猎猎,硝烟弥漫山林;直扑向敌人的核心洞库群。而视野不明的幽暗昏黄包裹着弥漫硝烟的山林火场之中,已经被一群秃鹫用数十枚250KG高爆燃烧弹与集束破甲子母弹覆盖过敌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另两股共40人,一东一西,沿山扫荡而下。就像刺向清水河口战场敌人背心的两柄匕首,在一片天昏地暗,炮声隆隆之中,从山火猎猎,硝烟弥漫山林;直扑向敌人的核心洞库群。而视野不明的幽暗昏黄包裹着弥漫硝烟的山林火场之中,已经被一群秃鹫用数十枚250KG高爆燃烧弹与集束破甲子母弹覆盖过敌清水河口村后背防御阵地,除了被炮兵、强击机杀破了胆;小半侥幸蜷缩在坑道、洞库工事中再不敢露头,单兵战力不佳的敌高炮兵;大青山北坡从上缘至下缘,敌人散布‘穹顶’下山林之间,几乎尽成一片满目疮痍,浓烟滚滚,烽火猎猎;阴森诡谲的幽冥鬼域。除了小心山林火场中,可能存在地雷陷阱与零星敌人偷袭,2股40人直插敌人前沿指挥部核心洞库群的掏心部队,一时之间如入无人之境!

但见梦魇般盘旋头顶的强击机群,终于散了去。虽在我强击机和炮兵强力压制下,近乎毫无作为的眼睁睁任由着135团特遣支队的同志们着了地。绝不甘心失败的敌人,也在顾此失彼之中迅速反应了过来!

已经伤亡不轻的敌人,在惊醒逼近的我先遣空降兵意图自上而下,直捣其前沿指挥部与核心洞库群后。顶着我配属炮兵重炮群复其轰击,压制覆盖火力,紧急抽调护卫指挥部与核心洞库群,作为防御清水河口村总预备队,敌3师直属警卫营及特工连精锐,共百十余人为机动清剿兵力,向着茂密山林中,烽火猎猎,浓烟滚滚的大青山北坡山麓搜索猛扑上来;并以有线电话联系,命令大青山各处相关所有洞库,坑道,哨位位;严密警戒,原地严防死守。没有命令,通报,绝不允许自行行动,脱离各自负责防区,一有情况随时通报。

精锐对精锐,当135团特遣支队精锐空降兵协同总前直属第5侦查大队侦查员共计40人,沿山扫荡,迅速从距离敌核心洞库群头顶不足的2公里的山麓上,扑敌人的致命核心;以班排为单位,分作数股,行动。机动兵力至少三倍于龙副参谋长,并随时可调用散布周近不知凡几,戍卫据点敌人的增援;装备精良,战斗力极强敌清剿部队,在山火,浓烟密布的大青山北坡丛林里。迅速战在一起!

炮兵,强击机暴力砸碎敌人严密防御网;渗透侦查兵开辟登陆场;空降兵特遣自纵深伞降,可鸟瞰敌人清水河口村敌主力防御正面的‘穹顶’,并突袭敌核心洞窟群。这仅仅只是打破敌人清水河口村坚实防御的“上游”行动,主要的前三步。根据连长草拟,红1团各团营领导签名联署,江师长(1师)上报总前指讨论,核准备案的作战计划,还有需以本该为红1团1营、2营,红2团3营,共同实施的第四步;87团,135团,379团,380团共同实施的第五步……然而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快,2营就只剩下不到2排的我们了;同样因为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雨与穷途末路的敌人凶蛮顽抗,准备后续跟进主力的135,379,380团也将迟到。率先跳到了敌人纵深发起攻击的135团特遣支队,与被裹在一群溃兵洪流中的六连一样,深陷在绝对兵力优势的敌群。

空降兵便注定被包围?不,六连就在这里。当看到了强击机群,看到了空降兵,每一个六连剩下的兄弟们纵然难免英雄壮烈,却已经都可以真真切切感受到,仿佛已经快触手可及的胜利。连长说,相信自己的战友,也要相信自己。是的,纵然深陷敌群,我们从来就绝不是孤军!红1团2营就是六连;六连就是红1团2营!现在,轮到六连了……

前、后、右方到处都是地动山摇的炮火轰鸣。我小心匍在光暗分割线的浅坡脊后,探了眼坡后,满是火色映得尽昏黄,肉眼能见度不足百米的硝烟滚滚,转首:“还剩多少?”

放下望远镜,两眸如刀锋般冷厉,映衬着清水河南岸熠熠火色的老甘,凝重道:“北岸T-72,8;步兵,数量不明,受我炮火阻隔全部未渡河。南岸桥头堡未击毁。北岸两翼火力防御阵地,未造成毁灭性打击。敌北岸残存炮班,已撤入南岸桥头堡后阵地,在两处渡桥的正面成大约U字形夹角散布。为保护渡桥,难以动用重炮清除敌防御支撑点。”

黄忠虎:“报告连长,左翼7点钟位置,距离大于1公里发现敌溃兵群;数量不明,正向我迅速靠近!已呼叫配属炮兵,全力射击阻隔……”

我心头一凉,却又不由得随之热血沸腾起来。终于要来了么?

连长:“现在是6:20,135团特遣支队已抵达……肖剑卿,导炮,后卫不需全力炮火阻隔。标号720-820,霰榴弹,一轮覆盖后,继续全力压制南岸纵深。全体都有,我最后再强调一遍:我这不是带你们去找死;要相信自己,同样也要相信自己的战友。冲过去,夺桥渡河!”

就此时,但见一群秃鹫们真正完全隐没在天昏地暗的沸腾墨色中;当面平阔的浅坡至清水河北岸河滩之上;连天炮火,连片山火掩映着如霞霓般若即若离,蒸腾在弥漫烟云的凝重暮色里,数量不下于我的一撮撮疯狗,正在我复起炮火未顾及到清水河北岸的间隙,悍不畏死的跟着三辆品字形排开的T-72,在我1点钟方向大约7、800的距离,果断向我扑了上来!而在我攻击正面12-2点钟,1000米上下,紧挨河滩的稍后是5辆大约聚在了一起,斜向一字排开,定住硕大狰狞炮口直向我连散兵线掩身浅坡后大约位置,陆续瞄准的引而不发;攻击正面10-11点方向,不过6、700米距离就是在两处桥前的数个散布近前,同样害怕伤及渡桥被迫放过环形短壕与沙包构筑火力阵地,死死挡住了我们夺桥的目的。

纵然当面敌人遭遇空袭,伤亡惨重;实力依然悬殊,腹背受敌的我们,形势依然万分危急!深陷在敌群中的我们,冲过了桥又怎样?我们面对的依然是敌3师增援上来的精锐结合溃退下来与戍卫部队,坚守着倍受我炮兵与强击机群蹂躏后,满目疮夷的阵地。前无进路,后有溃兵,绝境依然还是绝境!我们无比相信战友,也相信自己,但哪里才有六连的生路,六连的胜利?掏心,斩首,杀破千军!

肖剑卿:“怯山,怯山,密位:2700,目标:720-800,敌坦克及步兵正向我逼近!霰榴弹,束状散布500米。六发急促后,继续压制南岸阵地群。请求调用全部可支配火力!请求调用全部可支配火力!”

一道电波,划破滚滚墨云。在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眸中,那擂动清水河口战场周匝苍莽群山的通通天崩地裂,瞬间稀疏戛然而止!战场上短短4、5秒的无声缄默中,回荡山峪间的渺渺雷音,比死还寂静!

“吼……”于无声听惊雷,恍然意识到刹那后身死命绝的悲惨结局;当面一条条疯狗立时在刹那间死寂的震惊中,垂死疯狂的咆哮着,妄想直令掩在身前,成品字形排开的T-72开足了马力,往我掩身浅坡后的大约处,向我扑近过来!但瞬间迎头上的,却是战神鄙夷苍生的无情暴戾!

可怕,恐怖,震惊,还有诸如此类的任何言辞,都不足以形容那近百门大口径加榴炮稍稍调整后的齐整化一!

“轰……”的一声,天都像真要给轰塌了。一道道如有实质掀开头盖骨的无匹洪音,撕裂空气,骤增气压,眨眼间在我们头顶的眼前,炸开了不寒而栗,脑浆沸腾与头晕目眩!“嘣嘣嘣……”一排122/152mm空爆霰榴弹贴近地面的闷响猝然,顿时间就像的炸开烟花般,在我们正浅距离近不过数百米的当头一线,绽放开了数百团触目惊心,吞噬天地,死亡绚烂!

“哗……”炸起重重叠压,激荡碰撞,无所匹及的罡风,刹那忠实履行着无形榨汁机功用的同时,在飓风穿林般的恐怖音爆裹挟下,亦瞬间随之掠起绽开像是霜降暴雪前的点点颗粒,带着锋利无当的劲疾,猝然在‘入’ 字形河湾,清水河北岸的开阔河滩之上展开了一道风雪交加似的弥漫!密集横飞的破片,噼里啪啦的在其中T-72彪悍车体上乱绽开蓬蓬冲天而起的璀璨钢花!铁血横飞,零碎满天,清水河北岸散布周近空阔2、3平方公里之内,基本无遮无掩的一条条残存疯狗,顷刻之间便毫无悬念的来不及一声绝望哀嚎,无声湮灭在点点锋利无当,暴雪狂风似乍开的青白弥漫中。十停,登时九停被活活被砍成了尸横遍野;兵解肢解,和光同尘乃至于随风消逝,俱成了沿着清水河滩,蔓延2公里,连成一串的片片血肉淋漓!

“哐啷……”管TM是冲在前面的,还是吊在后面掩护瞄准的;一辆辆皆难逃浑身挂满23mm机炮恐怖弹痕的T-72,亦跟着我数百枚大口径霰榴弹当头炸开的恐怖绚丽,瞬间齐齐‘霸王解甲’将贴附满身块状分明的接触-1复合式外挂装甲,大片片随着乱绽在满身的纷飞火雨迸飞了出去。在烽火猎猎,掩映着袅袅浓厚青白烟幕的霞霓中,展露着铁甲猛兽,恍然坚不可摧,伤痕累累的剽悍狰狞!

(PS:科普就不提了,有兴趣自己研究研究。反正告诉各位军迷,如果你认为120mm以上非轰顶式破甲榴弹命中现在的主战坦克>譬如88式这类尚未有复合装甲的<,能够一次性击毁、乃至于杀伤车内坦克车组成员的概念是严重错误的。当然严重毁伤外部设备或造成主战坦克,侧倒、停车乃至于失去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声明一下,峡谷那一段重迫炮打装甲,我可从没提过主战坦克直接被轰成车体大面积变形的废铁,乃至于杀伤力由外至内贯穿进去把人毙了的。当然,要是被破甲火箭筒由上至下近距离轰击炮塔顶,那就另当别论了。)

重炮榴弹并不足以摧毁T-72,恍是受此一击,见血红了眼。彻底激怒了满身创痕的当面三辆T-72,立时引擎咆哮着,加快了速度,从我的正面的浅坡下冲了上来!5、600米对于从起步,到迅猛提到5、60km/h全速急进的T-72而言,只不过数十秒的时间!面对压阵在后,一字排开引炮冲我岿然不动的后面5辆T-72根本就不敢在浅坡顶,光暗分割线露头的我们只能看着三辆好像暴怒公牛一样,沉重喘息着,拽着蹄子向我奔来的T-72离我们越来越近!

仓皇缩回头去,在老甘凌厉的碧绿眼眸里,同样发现了自我10点-11点钟方向,距离更近5、600米,由于邻近渡桥,令我被迫放弃重炮击地轰击的敌人火力阵地;豁然间,从环形短壕、地堡中冒了出来的数撮疯狗;也拽着武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肆无忌惮的同斜行高速冲来的三辆T-72并在了一起!撵着稍稍减速,品字并行的T-72屁股,向我大约位置迅速逼近!

冲?面对由暗转明,突兀在浅坡顶的我们,5辆掩护在后,蓄势待发的T-72,只需一波125mm滑膛炮齐鸣,便可把我大部分风卷残云似的顺了去!但T-72诚然可畏,对于每一个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6连,无遮无掩遭遇我数百枚霰榴弹,不计成本的覆盖轰击;开阔的清水河北岸,能够保护T-72的步兵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根本就不怕敌人北岸残余T-72坐以待毙的我们;稍退一步可谓是海阔天空。

“撤!”一声低语,最后反身稍稍撤回到浅坡背光面的老甘这有一脸不削的狞笑着。隆隆炮响,根本盖不过愈发逼近的T-72引擎轰鸣配合履带滚动的声音……

尾随前进,停车,超越观察。当两撮敌人步兵,小心匍到光暗分割的边缘,只有不知所措瞪大了眼睛,提心吊胆的看背光面,满坡散布着难辨敌我,亦难辨死活的一地零落尸骸。我们在哪里?兵少有兵少的好处。比起大部队,我们更隐蔽。就在不过一二百米的敌人正面眼前,离得远的兄弟们,无所顾忌的匍在昏黄幽暗的包裹里岿然不动;离得近的兄弟们,已经寻着满坡为我击毁的一辆辆装甲残破车体,小心掩蔽住身体。看不见,却刹那明显心下忐忑,感受着我们抵近存在的两撮敌人,唯有拿出了望远镜,左右观瞧。

正面,袅袅硝烟中,还是这般情形。右翼,敌人豁然一惊:亦是佯攻亦是主攻的淡漠硝烟笼罩中散开难辨准确人数4排兄弟,正绕过了其后敌人5辆T-72大致向拉成一线的火力掩护正面与敌人冲击的正面,在数百枚大口径霰榴弹覆盖入字形河湾形成的巨大兵力真空中,真个如入无人之境的在我右翼拉开了3、400米,向着当面敌人掩护的5辆T-72散落车阵侧后翼悄悄抄了上去。这就是为何不怕隐隐依然压制住我六连攻击正面的敌人,岿然不动,只待后面先头已经距离我过1公里,却遭遇我炮兵火力拦阻轰击,举步艰难的溃兵洪流把我淹没的真正原因!

“斯塔咧!”兵凶战危,顾不得那么多的敌人;立刻,一撮不忘警戒正面;一撮反过身子,招呼着邻近缓坡后稍稍停车的3辆T-72无线通报后继的掩护的5辆T-72小心我4排从一线大约斜行车队形,侧后包抄过来的战友们。但一撮敌人的异动又怎能逃得过藏身其眼皮下,我们的眼睛?一样手势带动其后步话机通信,在一群敌人惊愕的视野中,迅速包抄向敌人后继掩护5辆T-72侧后难辨准确数目的四排兄弟们,在迂回尚未翻过浅浅的短坡之时,已经恍然未卜先知的在5辆其后T-72挪动车身,调转炮口之时;大部分诡谲的在背光的浅浅缓坡之上打了个弯,折了回来;前后散得异常松散兵线横向冲向了还露在浅坡脊小心谨慎着我正面抵近的睁眼瞎。亦在此刻,匍匐在浅坡顶,光暗分割线边缘的数条疯狗,浑然不知稍稍耽搁的自己早已被掩身在一只只装甲残车后碧绿的眼眸与一具具十字线,悄悄锁紧……

6个警戒?6个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伸手,劈。“砰砰砰”霍然间应着惊天动地的隆隆炮声,三发见血封喉的7.62mm高爆空尖弹,立时在3个睁眼瞎鲜活的身体之上爆绽开三蓬红酱白汁混合的粘稠。战栗群山隆隆的轰鸣中盖过了狙步的清唳;3个睁眼瞎就这般‘无声无息’的湮灭满坡横陈的尸骸中;刹那之间坡顶人人散开了5-10的一撮敌人根本浑然未觉。

距离200米,在三个敌人视野的盲点;掩身在2辆肃清装甲车体后的我们,趁此机会,迅速闪出了身子。从容不迫的,举枪瞄向了三个傻B。同时本能侧头,面对刹那间便无声无息,脑颅迸裂,死于非命的自己战友。垂死一刻,死有所觉的三个傻B,只有瞪大了惊骇欲绝的眼睛,深深的绝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