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鹰击(6)

山鹰2007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吼!吼……”咆哮带着咆哮,射击点燃射击;死到临头,绝不甘束手待毙的一条条疯狗立时祭起了一门门57mm双联高炮,KПBT 14.5mm双联/四联高射机枪向着数个方向疾掠过头顶的强-5B汹汹迸发出一蓬蓬穿透沸腾污浊苍穹的弹如飞蝗! “找死!”应着项阳红嚣张的怒叱,纷至沓来,向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吼!吼……”咆哮带着咆哮,射击点燃射击;死到临头,绝不甘束手待毙的一条条疯狗立时祭起了一门门57mm双联高炮,KПBT 14.5mm双联/四联高射机枪向着数个方向疾掠过头顶的强-5B汹汹迸发出一蓬蓬穿透沸腾污浊苍穹的弹如飞蝗!

“找死!”应着项阳红嚣张的怒叱,纷至沓来,向着敌急速俯冲;数量还略高于敌人一辆辆防空高炮/高机火力的强击机群,呼啸翻滚,卖弄着迅即狰狞的身姿同时,不甘示弱的2-23机炮,亦向一辆辆冲其飙扬着烁烁弹链的ZUS 2-57、BTR-152,借空爆火箭弹助益,先下手为强的倾泻下一蓬蓬摧枯拉朽的疾风暴雨!

生死决于一线之间!“突突……”应着数十条咄咄噬人的火色弹链,当空交织成一条条刹那戛然消逝的惊艳轨迹;一个先手,一个后手,一个定点靶,一个机动靶;敢于露头,负隅顽抗的条条疯狗,眨眼之间便在高屋建瓴似,23mm小口径炮弹密如暴雨的肆虐剽掠中,被粗略强压下,抵抗无力的被一群只伤得微末毫发的秃鹫们,迅即‘骑’在了头顶!

弃车?已经来不及了!“啊……”就在更多敌人面临强-5俯冲临头,终于妄想停了无谓的顽抗火力,不顾一切的想象奔回洞库中的刹那同时。“咻咻……”带着十二枚航炸-2型250KG集束炸弹脱钩而出的短粗尖鸣,死神顷刻之间便已迅即降临到几乎每个其下敌人的头顶!

“轰轰……”一串大号炮竹似的强劲轰鸣直令群山呜咽,大地颤栗。不论一辆辆车体还是一撮撮仓皇的人群,以大地为碓窝,以人体乃至于车体为目的,猝然罡风肆虐裹挟密不透风的弹片,就像铁杵一般,生生锤开了一片片零碎四射与汁水淋漓。一条条疯狗,连同一辆辆ZUS 2-57、BTR-152、玛兹-543、嘎斯-66猝然间就像朵朵绚丽的烟花般绽放开来!硝烟弥散,空留下十数辆千疮百孔,奇形怪状,闪耀着点点火色的废品与一地莫可名状的焦黑,无声恸哭着生命的美丽。短短3、5秒的次第投弹间歇,随着刹那在大青山北坡山脊下的绽开了一串触目惊心,骤然消逝的纷繁绚丽;独木难支的最后敌防空主力残余,连人带装备,迅速为我和光同尘;被一群化身黑电,迅即掠过其头顶,贪得无厌,嗜血成性的秃鹫们鲸吞蚕食殆尽。

除了零落潜藏在洞库中,瑟瑟发抖的零星高炮与少量高平机枪火力;死死罩在了清水河口村战场,敌人阵地上的大半有效防空火力随之一扫而净。改出,拉起,笼罩着每个敌人头顶,噩梦般死神的阴影;仍然徘徊在清水河谷平原和大青山之上,久久不愿散去……

项阳红:“狐尾,狐尾,我是流星。目标清除,巡航待命!”

“狐首,我是狐尾。千万谨记,接应地点在712。狐尾各小组注意,狐尾4-9小组注意,我是傅苍龙;夺取‘穹顶’,准备战斗!”

“轰轰轰……”楚囚对泣的一条条疯狗稍稍喘息,配属炮兵天崩地裂般的大口径加榴炮压制,豁然间再度再度威临!刹时间,清水河谷平原周近,十数平方公里之内,登时炸开了过。炮弹并不密,但一发发122/152mm散榴弹的轰鸣,炸开了一蓬蓬冲天而起的土坯与纵虐恣肆的无匹罡风;霍然间便把处身其间,大部分敌人强力威压匍倒或者缩回了各自凭倚的掩体里。步话无线通信遭遇强磁干扰,战区防空雷达几乎全被摧毁、压制;血战一夜,已经濒临全线崩溃的敌人谁也察觉,谁也没想到,就那惊动地的炮响与厚厚硝烟,天昏地暗的蒙蔽里;十余架运-5丁运输机,正灯火全灭,以中空2、3000米上下的高度,循着我战区地面定向雷达导航,从北方,多个方向,不紧不慢的悄然靠向了大青山-清水河谷平平原南岸。那地面我通通冲天炮火最末端的延长线,正是聚集目的终点。当敌人彻底丧失的对空警戒与防御的能力,处身清水河口战场的敌人们,仍然无奈着久久不肯散去的我强击机群,肆虐横行。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浓烟,山火,密林。防空火力基本肃清。惨重的伤亡,残酷的杀戮,已然把处身清水河口村核心洞库群敌人后背的大青山北坡防御锐减至最低。分散渗透,悄然集结于此潜伏一昼夜的我直属第五侦查大队精锐兵力16人(不是全部),即此刻,为猎鹰开辟登陆场;在大青山北坡山脊下,东西宽1公里,南北长300米,坡度平缓,代号‘穹顶’,原为一处敌SA-6地空弹道导弹发射阵地,山林环抱的周近发起潜行攻击。以有心算无心,以精锐对平庸,短短数分钟之内,便顺利控制了也难逃我强击群集束蹂躏过‘穹顶’及周近2座开放式洞库掩体。当然,这其间亦少不得人少自有埋伏周近警戒兵力伏击;人多自有肆无忌惮的强-5B,盘旋周近俯冲;用簇簇机炮梳理,烜赫自己存在;把数波妄想赶来看看有无活口的敌人消灭、吓退回去。

项阳红:“流星呼叫狐首,流星呼叫狐首。老许,‘坐山雕’御驾亲临。咱们是不是该表示一下热烈欢迎?”

许光赫:“老大!?奶奶的,鹤顶红,来个劲爆的!嘻嘻……”

项阳红:“收到!你又不是不清楚,咱们的规矩。(PS:除非特殊情况,空军一般不许带弹降落。)”

看着身前匍在坡上,两眼嫉妒得都要喷出火来老甘;闻言,陶自强无奈的摇摇头。一抬手,“砰砰……”数发信号弹顿时次第而起。

“倏倏……”在掩体内,探出头来的一条条疯狗,惊惧战栗的绝望眼眸里;徘徊在头顶,一波俯冲扫射刚刚拉起的强-5B,顷刻间又一波向着大青山脚、山坡,无一不是被密集炮火已然犁成了大约月面状的阵地群疾速俯冲了过来!

由不得一群似乎惊醒的疯狗们多思虑,带着一浪浪122/130mm划破空气的尖厉嘶鸣,加榴炮轰击稍歇,近千发空爆火箭弹刹那之间就在大青山北坡下缘至清水河南岸骤然开了天崩地裂,惊心动魄的姹紫嫣红!山岳仿佛为之倾倒,急流恍然为之沸腾!“突突突……”刚刚兴奋呼啸而来的15架强-5B一时间,也锦上添花似的,高速俯冲之中纷至沓来的向着大青山北坡上缘,一处处早已被数十枚250KG航空炸弹轰成了满目疮痍的剩余敌人盘踞阵地,不论命中,只求覆盖的倾泻下一蓬密似一蓬,摧枯拉朽的23mm机炮弹雨!

许光赫:“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切入角左偏20左右。山下缘,山下缘……正对!各组三机并行,陆续投弹,听我的指令!预备……”

“呜呜……”应着许光赫声声令下,12团战栗山岳,爆竹般炸成一串的死亡之花再度绚丽绽放。凭着一名精锐侦察兵过人的观察力,面对一发发犹胜152mm加榴炮齐射霰榴弹的航炸-2 250KG集束反装甲子母弹炸开片片密布遮天的锋利无当,没有所谓死角,也没有所谓的掩体,满布大青山北坡从上缘到下缘山林之间的一处处非依附山体的隐蔽火力点,地堡,土木工事,俱是连着缩在内一条条疯狗,一并射透成了千疮百孔。如是浓烟散去,抬头远观之,满山早已被炸了个横七竖八,相互颓废耷拉的葱郁林木姑且不计,单是原本雄峻葱郁的山坡之上那袒露出一条长约5公里,宽约1.5公里,被一群强-5B,54发250KG、1型高爆燃烧、2型集束子母弹生生拽出的一片片几乎连成线,满是蜂窝状窟窿的醒目通起,便足以震慑人心!

仍然是近乎狂妄的低空高速俯冲,“唰唰……”带着双发涡喷-5甲淬裂空气的强劲轰鸣,率先离场的3架强-5B,凶神恶煞一般,近乎无视清水河北岸已成惊弓之鸟,幸以仅存,隐没在袅袅青烟中的喘着的T-72;转过头来,纷纷直冲散布掩护周近,完全匍匐于在它噩梦般如电幽影笼罩下瑟瑟发抖,仓皇竞作鸟兽散一撮撮人群,再度机炮迸射出一蓬蓬似若暴雨倾盆的锋利无当,恨不能清尽弹仓的疾速俯冲扫射,再度在一群疯狗的身体为活靶子,掀起了一蓬蓬血光四溅,肢体横飞,绝望哀嚎的嚣张暴戾。

项阳红:“哈哈哈……万胜!老许,同志们可都等着你回家开筵啊。大鱼大肉,烟酒管够!‘坐山雕’到了,同志们,起歌,撤镖——”

“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 把营归 胸前红花映彩霞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咪嗦啦咪嗦 啦嗦咪哆来 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炮声不止,歌声不停。在投完最后挂弹,扫光大半机炮备弹,满嘴沾满了血腥;恋栈敌人头顶,久久呼啸盘旋的秃鹫终于心满意足了。为首一架俯冲扫射中,同时不忘带头划拉开弥漫的硝烟在我们的眼前,欢快呼啸着优雅的打了个侧翻,敌人炫耀着迅猛狰狞的身姿,同时向我致敬,这才领着跟进一般德性的秃鹫们,呼啸着豁然拉起。迅速淹没在隆隆炮火映红了天昏地暗的沸腾墨云中。

眼见着一群插翅膀的家伙们,疯子似干嚎着,在万炮齐鸣,大地颤抖的热烈欢送下,大摇大摆的拽屁股,沓沓消失在茫茫群山之上,墨云翻滚的昏暗青冥;我们这些泥腿子,一时间痴了。人间最大的痛苦与最大的绝望,莫过于咫尺天涯。胜利,回家,对于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缥缈又触手可及的名词?他们是蓝天骄子,我们是军中基石,当真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或许,他们这么做,亦想让依然面对生死决绝的我们能分享他们的凯旋的欢乐吧?

早上一桌桌嘻嘻哈哈海吃胡吹,晚上一车车没气拉回来;对于那个年代有上一顿还不知有没有下一顿的我们来说,这并不算什么稀奇。觉悟视死如归?也许。我只知道,多活得了一分钟,是一分钟;多活得了一秒钟,是一秒钟;生命中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值得珍视,热爱,有意义的。谁知道下一秒我们还在不在?所以哪怕虚无缥缈,脑子溜号,我们亦自觉或不自觉的寻着每一分的轻松快乐。因为的活着,本来就是值得我们轻松快乐事。

谢谢……谢谢天上的战友们!

放下望远镜,看了看两眼嫉妒得都要喷出火来的老甘。指了指相隔清水河对岸,只能用惨不忍睹可形容,再度炮火映红了的敌人阵地。许光赫微微一笑道:“老许家撂话,从来说一不二!看见没?差不多够一个团吧?哎呀,勋章啊……哎呀,嘉奖啊……哎呀,对象啊……这还不大胖小子下地,哇哇的?豹子,你又后进了!”

“哼……”不理许光赫调笑,匍在浅坡上面色不善的老甘只是一声冷哼。

经过一群秃鹫们持续数分钟,这般鲜血淋淋的梳理;秃鹫们满足了,炮兵们满意了,咱们也舒爽了。可有人看见了其下满山燎天的烽火,浓浓的硝烟,还有那被炮兵兄弟们蹂躏成只能以‘惨不忍睹’四个字形容,隐约烽火掩映,浓浓硝烟中的敌人阵地,却是郁闷非常。

秃鹫们疯狂干嚎着刚去,在颤栗全场的隆隆里;天空上,隐没在其中,渐渐响起了不明数量涡桨高速搅动空气,细细的嗡嗡声。数量越来越多,逐渐聚拢成一股清晰,徐徐莅临敌我头顶。不论是几乎尽皆蜷缩在掩体中,瑟瑟发抖的一条条疯狗,还是我们,心底里陡然腾起的一股疑惑。

即在此刻,“唰唰……”数枚彗星般闪耀醒目的白炽亦在此刻,豁然腾起几乎照亮了整个一片笼罩头顶沸腾翻滚的墨云!不明所以敌我不由寻着数枚天昏地暗中联系腾起的数枚照明弹,抬头齐齐看向了,清水河口村敌人的纵深:大青山北坡上缘,近十来条浓浓烟尘中,碧绿眼眸中几乎弱有弱无的黑点,正向我待号‘穹顶’的一处原敌SA-6地空导弹发射阵地缓缓飘去——

“嗡嗡……”地裂山崩之中,觉察到一架架涡桨机迅速逼近我们,同不知所措的敌人同样的震惊:直升机?不像!轰炸机?块儿小了。那就是运输机,老而弥坚的小型涡桨运输机安-2(运-5丁)!在这样的环境,那个时代只意味一种可能——空降兵!

老牛破车,紧赶慢赶,就是赶不着‘吃肉’,许光赫的老连长。即在此刻结束了无线电静默,满心郁闷的在龙副参谋长(团职)加密电台里愤恨咆哮道:“鹤顶红,哪里跑!?你TM拉完屎,老子来擦屁股吗!?太阳的!兔崽子(许光赫),2年没见,火头见长啊!你TM这是搞的是啥?还嫌同志们招风不够吗?(PS:风力不够,低空是开伞难度很大;但如果风力大了,入场角度偏了的话……这里是指,太引人瞩目了。)枪毙!通通都该拉出枪毙!妈的个B……”

许光赫只是吐了吐舌头,回道:“(老)连长,这叫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

“滚!滚……”

满山都是旗云一般满过山脊的浓浓硝烟。这不单是对敌防不慎防的SA-7便携式防空导弹的有效完全屏蔽,更是山地空降的巨大风险。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视野,条件下寻着无视周匝敌人,飞狐送天的一枚枚耀眼的照明弹指引。一架架行动迟缓的运-5丁亦有摸有样的学着‘夹道欢迎’的强-5B一般德行,拉成两波三行的在中空把本已‘慢’得发指的航速减到了最低,就跟降落一样旁若无人的在阴风怒吼,满眼都是呛人的青白烟幕中,从容滑向了飞狐刚刚控制的‘穹顶’。一眼望去,在腾起的一发发醒目照明弹映衬中,顺风燃起的一罐罐黄色烟幕亦分外清晰。

“猎鹰,猎鹰,我是狐尾。‘穹顶’安全。风向东北,低空风速5-8米/秒。伞降适应。信号是否清晰?”

“我是猎鹰1号。非常清晰。同志们,挂钩,跟我来——”

(PS:拿Y-5跳,难度是最低的。用这搞高度少于500m的超常规低空跳伞,这个恐怕用不了倒计时了吧?看看指示灯就可以。)

“倏倏……”在地面敌我俱是听得隆隆爆炸轰鸣声中涡桨机的隐约,只见得满山烟熏火燎的浓浓青烟的滚烫漂泊;先是人,后是装备。一朵朵低跳即开的饱满伞花,呼呼的阴风中,正徐徐下落。

9.20 6:15。满怀着对一群兔崽子怒其不争的愤恨,被许大流氓背地里老叫‘坐山雕’的龙副参谋长亲率135团74名勇士,以惊人的勇气,精湛的技艺,在强击机群和炮兵强力的压制;散布山林中我先期渗透潜伏的总前直属第5侦查大队同志们的掩护下,从山林环抱,距离登陆场高不足300米的高度,超低空跳伞,一跃而下。无一遗漏的全数安全着陆在飞狐控制的‘穹顶’。

面对滚滚浓烟中,真正神兵天降的45师135团特遣支队。匍匐于炮兵与强击机群的敌人大部几乎在浑然未觉之间,便已用在敌纵深伞降方式,抵近了敌清水河口核心阵地区的就近。并截断了邻近‘穹顶’的敌人17号战备公路。随之135团特遣支队并与活动就近的我5侦察大队16人合兵一处;分作三股。一股50人坚守‘穹顶’就近,截断了敌17号战备公路。并展开80式100迫,84式82迫(PS:精锐部队嘛,这个稍稍提前一点。不然用67有点够不着河对岸。),78式82mm无后座力炮共8门。居高临下,如芒刺在背直接威胁到直线距离(中空)不过2千余米,斜侧大青山北坡下缘及山脚下的敌清水河口村核心阵地群与增援上前的敌3师2团机步营屯兵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