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鹰击(5)

山鹰2007 收藏 1 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退回就近的掩蔽里?做梦!面对无所畏惧高速俯冲,撕裂开滚滚硝烟;穿行在当空淋漓迫炮轰鸣中,纷至沓来,陡然突兀在视野里,又迅即呼啸、翻滚着疾掠过头顶的强-5B;一蓬蓬暴雨般倾泻而下的锋利机炮炮弹,有幸躲进了就近掩体中的敌人炮兵与山林周近未被梳理的侥幸;由不得分毫心有余悸。刹那抬头惊觉的人,惟有不甘绝望的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

“投弹!”项阳红一声冷哼。“咻咻……”交错俯冲,簇簇向敌人大约迫炮阵地倾泻机炮弹雨的15架强-5B立时便将钩挂于机翼的两枚250KG航炸-1型低阻高爆燃烧弹掷了下去;错愕讶异的敌人刹那之间只见得了短粗尖啸声,眨眼便坠落就近的如电幽影!

“轰轰……”带着次第每枚航炸-1型低阻高爆燃烧弹,总计数百斤发火/杀伤高爆炸药的猝然轰鸣,30枚,总计1500KG的高粘铝镁剂混合燃烧剂,顿时如一蓬激流飞瀑,随着劲爆肆虐的无匹罡风,瞬间将处身山火边缘大青山北坡下缘满目青葱中散布的敌两连迫发射阵地,彻底挥成了一片火星四溅,烈焰滔天的森然炼狱!少数被一蓬蓬倾泻而下的23mm机炮撕成血肉横飞,块状分明的是有幸;多数躲过了强-5B机炮横扫,被航炸-1低阻高爆燃烧弹抡中周近的是不幸!笼罩在浓浓烟幕中,雄峻崔巍的大青山,顿时顺着一道道恶魔般的幽影当空电掣而过,在通通震惊全场,地动山摇的剧烈震颤之中,陡然被炸起势若冲霄的团团赤焰,烧成了一片片连作一团的火烧云!敌两连绝大多数炮兵,随同周匝护翼,连带倒霉,难以计数的步兵;转眼间,被陡然肆虐的火魔吞噬进熊熊燃烧的炼狱之中!“啊……”一声声绝望不甘,厉鬼索命一般,毛骨悚然惨烈的哀嚎;刹那之间,应着炸开剽风肆虐的炽浪汹涌,清晰回荡在阴风怒吼的空阔的群山间!

血,火,除了一片包裹着无尽广袤的深邃幽暗;云接云,岭连岭,天地尽是一块块触目惊心的斑驳妖艳。就像红日掩映风起云涌的壮丽朦胧,崔巍的大青山北坡,亦满目应之完全淹没在红得发紫的赤炼氤氲当中……强-5已出手,身在更上方,敌人的防空主力正在行动!

叶老:“全营都有,目标:1460-1590。大青山林,防空火力阵地。6发装填,急促射击!”

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深谙此理的叶老,炮5团2营兄弟,立时在当面清水河口村最后炮兵遭遇我强击机群毁灭性打击的同时,迅速调转了炮口,向着从延山洞库中,小心探出头来,借着浓烟遮蔽正最先迅速展开的敌高炮火力阵地,盖了上去!“轰轰……”还由不得远在高炮平射杀伤范围外,一门门刚刚拖出洞库的ZU-23、M1939、S-60高炮定住脚,一枚枚100/120mm迫炮弹便已当空划拉出一道道争先恐后的长哨尖厉,三三两两抱团向着一处处葱郁植被包裹着小片空旷山坡的高炮阵地一头扎了下去!浓烟弥漫,精确不足?不要紧!管他娘的,命中命中,杀伤不杀伤;虽说是杀伤力相对‘温柔’的迫炮,那一发炸一片不少于100mm迫榴弹的轰鸣,也实打实是强力面杀伤武器;条条奋力拖炮的疯狗,匍地躲过了轰在就近的迫炮弹轰击;比不得粗短强悍,随打随收,皮实的迫炮;相对笨拙,块大,目标大的一门门高炮,可决计没有一条条疯狗匍在地上就可躲过轰击,这般轻松容易。就是擦了边,除了侥幸打在护盾上的;四射横飞的弹片,也足以把一门门高炮击伤重创。哪怕维护再容易,不能立马有效开火,不过少顷,我们便要了其更多疯狗的命!不过一轮急促射,刚刚一群暴跳如雷的疯狗,刚刚拖出的十数门高炮,便悉数被数量差不多两倍于其的我迫炮,连人带武器,轰成了废品。就只剩少许侥幸能打的高炮,哭爹喊娘的紧紧缩在了洞库,再不敢探出头来。

然而,敌人的防空主力绝不止有数十门牵引式高炮;亦在同时,被空军兄弟们肆无忌惮疯狂杀戮,挑衅得急不可耐的敌人十数辆自行高炮,SA-6地空导弹系统,也怒火中烧的冲出了环山掩藏的洞库来!但见其下,我抵近炮兵作饵被一群贪得无厌的嗜血秃鹫凌虐成一片火海炼狱的迫炮阵地;面对,正在迅速展开自己眼皮,大摇大摆,四五忌惮疾速低略过,从容拉起的15架强-5B。17号战备公路旁,半用备工事中,迅速陆续开出了十数辆ZSU 4-23/6-30/57-2、BTR152防空火力车登时少部直冲已然踪影沓沓的强击机群飙射出一蓬蓬,刺透苍穹的纷繁弹雨!在其聊以**的火力支撑之下,履带声声,车轮滚滚;对强-5B,造成绝对致命威胁的3套SA-6地空导弹系统正迅速展开!为了彻底压制乃至根除掉,短时内对能造成重创与强力压制的我抵近迫炮威胁,当炮5团2营的兄弟们正急转过炮口,全力压制十数门残存牵引式高炮阵地的同时;怒不可遏的7、8辆ZUS 4-23/6-30自行高炮,便沿着盘山路,迅速向一处处能够对小青山我抵近迫炮形成有效直射的山坡地域的就近机动。面对7、8辆ZUS 4-23/6-30金属风暴般纵横涤荡的平射火力,对于没有丝毫掩体,盘踞在数个缺乏树木遮蔽的山头上的炮5团2营兄弟们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而此刻,避免无谓伤亡,拉起隐没在沸腾污浊墨云中的一架架强-5B,在高声呼啸在敌我头顶,不见丝毫痕迹。恍然丝毫不忌惮一辆辆自行高炮与SA-6地空导弹的强击机群,仍然在敌人中、近程防空雷达之中,近乎狂妄的煊赫着自己鲜明的形迹——

叶老:“李副营长,准备战斗!同志们,不要慌!继续打!继续!别管它,放近点!再把它放近点……六连,目标:17号战备公路,自行高炮。急促射!”

“嗵嗵……”短短数息之间,对敌牵引高炮首战告捷的炮5团2营兄弟们;面对敌人近十辆自行高炮致命威胁的迅速逼近,从容不迫的在巩固战果,持续压制轰击敌牵引高炮的同时,立时抽出了8门64式120mm迫击炮,三三两两抱作一团,向着已经立马快靠上火线的一辆辆ZUS 4-23/6-30罩了下去!

“轰轰……”轮番轰击,十数枚120mm迫榴弹顿时砸了在盘山道上扭转着笨拙身姿的一辆辆自行高炮一个胆战心惊。由于满山烽火,浓烟的遮蔽,精度欠佳的大口径迫炮轰击,并未令炮兵兄弟们如愿以偿先把一辆辆自恃勇力的敌人自行炮来一通当头棒喝。然而丝毫同样受此一惊,被我杀红了眼的一辆辆自行高炮,立时应之,就烟熏火燎中,暴怒的公牛一样,在崇山峻岭,烈风呼号,浓烟遮蔽不宽的盘山路上,不要命似的开足了马力,陆续飞快冲进了对炮兵兄弟们近乎致命的区域——

叶老:“82迫游动炮班(87团)射击!二营全体都有,停止射击!隐蔽,快隐蔽!”

如愿掩护了强击机群暂时脱离的炮5团2营兄弟们,犯不着跟一群已经懵然未撞上了我们枪口傻B去死打硬拼。眼见着对面一辆辆ZUS自行高炮,在一片烟熏火燎的昏黄朦胧中,摆正了POSS,正冲着兄弟们转过了森森炮口,只待我板上钉钉;迅速拆了炮架,连迫炮带备弹,一并暂时弃了的炮5团2营,立时头也不回的,翻过了连山大约一人高蓬蒿,就近山岭坡顶的另一侧。

“咻咻……”稍稍疏落,争相恐后,划破空气的长哨尖厉;依然在位列大青山北坡上缘的敌人防空主力持续未停。面对恍若旗云般漫过大青山雄峻山脊的凝重硝烟,隔山打牛,隔靴搔痒似的一通通闷响,依然在敌人自行高炮与正在展开的SA-6地空导弹车组的就近绽开了一蓬蓬弹片横飞的胆颤心惊。自行高炮顶着迫炮没个着落还行,地空导弹带雷达这种精密武器可是一碰就脆;怒不可遏,连带急不可耐的一辆辆ZUS 4-23/6-30一时之间根本不虞其他。

“突突突……”带着一串串4X23/6X30转膛式高炮刹那映红青空的恐怖咆哮,一条条迸发迅即纷飞的弹链立即绘作了数条暴怒扑来的火龙,以兴云布雨之势,在小青山上,陡然绽开一团团硕大,碳酸饮料气泡似的污浊。满目都是满天飞舞,到处是拽着曳光锋利无当的小口径炮弹弹簇。条条火色,道道凛冽的迅即,就像雨横风狂似的骤雨,蓬蓬密不透风,水银泻地似的倾泻了下来;霎时间,一阵飞泥乱溅;连山一人高的蓬蒿、灌木,连带幸以仅存的树木就像台风刮了似的,一片片倒了下去!可惜面对迅速一哄而散的炮5团2营兄弟们,这不过真格是声光效果绝佳,世界上最昂贵奢侈,最恐怖惊心,也是最没效率的割草机。

刹那间,那一蓬蓬恨不能把满山植被都给剃光了的ZUS 4-23/6-30密集扫射,不仅没给兄弟们带来些微末毫发之伤,反成了一辆辆ZUS 4-23/6-30 ‘不务正业’,作法自毙的反面典型。刹那间面对一群自恃勇力的傻B,板上钉钉的妄为矫情;每一个身为其目的的战友们,都不由在心底里发出一阵不削蔑视的冷笑!

叶老兴奋疾呼道:“反坦克排,目标:敌自走高炮,全弹发射!”

暗中憋着口气。早已把目标锁得死死的87团加强反坦克排的兄弟们,比叶老还急!

“唰!唰……”循着数辆自行高炮平射,蓬蓬尾焰熊熊,条条弹道清晰;未待一群摆正了造型的ZUS 4-23/6-30嚣张稍许,一枚枚红箭-73划破两山中空昏黄天宇的火色流星,便若一道道横空裂电,陡然突兀在一条条疯狗被熊熊尾焰映得透红的血色眼眸里——

“嘣嘣……”毫无悬念,俱是一箭穿心。眨眼之间,一枚枚红箭-73在7、8辆ZUS自行高炮之上绽放开团团火星四溅,烟花的振奋人心的璀璨绚丽,顿时一照面即令刚刚冒出头来的大半敌自行高炮,人车俱陨。

“轰轰……”还没等突遇惊变的一群敌防空主力残余:ZUS 2-57高炮、BTR-152对空火力/指挥车及三套SA-6地空导弹系统反应过来,数门82迫,即刻隔着烈风呼号的浓浓硝烟,拧作一团,冲其靠近山脊部署的大约位置,欢快的响作在一起!

“同志们,冲啊!”躲过一簇急风暴雨,几乎成了爬坡折返跑的炮5团2营的兄弟们,又以百米冲刺劲头,反身杀回了自己刚刚脱离侧对大青山北坡一面的小青山坡顶。随之次第剧增的数十门100迫、120迫转眼便同率先揍向敌人残存防空主力的数门82一并相作在一起!纵然视野遭遇山火与浓烟的遮蔽,炮击精确欠佳,亦用锲而不舍的长哨尖厉,向敌人倾泻着撼动雄峻山岳的迫榴弹轰鸣。一时之间,直令刚刚冲出洞库,展开的剩余敌SA-6地空导弹系统进退失据;连带就近掩护其的近十辆ZUS 2-57高炮、BTR-152对空火力/指挥车,也在同时间根本无从及时仓皇退回环山就近的洞库中躲避。

“倏倏……”伴着一通通震动山岳的迫炮重击,徘徊在大青山与清水河口战场之上久久不愿散去的秃鹫们;再度肆无忌惮,近乎狂妄的向着本该为其天敌的一辆辆ZUD 2-57自行高炮、BTR-152对空火力/指挥车,还有弥足深陷SA-6地空导弹系统车组的敌人兴奋呼啸着扑了下来!

导弹?来得及使用的SA-7便携式导弹,在满山浓烟中打全速俯冲的强击机纯属笑话!纵然SA-6已经起竖,面对一门门82/100/120mm迫炮一时没个精准欢快炸在车组就近弹片横飞,土坯冲天的闷声轰鸣;SA-6能够保证精度?引导雷达能够毫发无伤?从未经历过如此险境;小鬼子当心肝宝贝一般藏着,捂着的雷达/导弹兵,能像嚎叫着在冲天炮火,悍不畏死向我猛冲的一条条疯狗一样;坚持着临危无惧的嗜血凶蛮?天方夜谭!

“突突突……”除了6辆天上强-5B数量还要稀少的ZUS 2-57;还有那看似凶猛,面对强-5B其实一无是处的近十辆BTR-152防空火力/指挥车;直冲就近满天回车过来的强击机群,迸发出一串串斜峙沸腾乌蒙,涤荡交织成一片片难遮宽阔天宇,聊以**的如链火色;惶惶无助的敌人主力防空火力残余,只有眼睁睁看着,满天徘徊就近翻滚污浊墨云之中的一只只嗜血秃鹫,在双发涡喷-5甲发动机全力推动下,立时化作了一道道如电幽影;狂妄嚣张的当空强声呼啸着,翻滚着,卖弄着丑陋狰狞的身姿,向着自己扑了过来!

硬吃!?炮兵!“唰!唰……”管TMD中不中,自忖一时奈何不得淹没满山烽火浓烟之中的炮5团2营的兄弟们,也叶老指挥之下,配合默契的把24管分拆81式107mm火箭炮,照准了基本散作一片的敌人防空主力残余部署地域轰了过去!

“轰轰……”炮弹并不准也不密,但立时间瞬发引信当空绽开的枚枚107mm空爆火箭杀伤弹,便用战神不允置疑的蛮横暴力,强行将装甲薄弱,风雨飘摇其间的大部分ZUS 2-57高炮、BTR-152 KПBT 14.5mm双联/四联高射机枪火力几乎尽数炸了个痛苦哀吟,火力暂停。

少数靠在炸点就近,根本就没有任何装甲防护可言的SA-6承载及协同车辆更是倒了大霉。连同惊呼惨叫着,妄想仓皇奔入就近洞库中的十数人,一并在当空炸开团团摄人心魄的刹那瑰丽之中,成就了被横飞弹片、无匹罡风穿透、毁伤,乃至于被撕成片,拆成零件的悲惨结局。

连削带打,投入敌剩余防空火力部署区二十余枚107mm空爆火箭弹就像是一枚枚威力惊人大号震撼眩晕弹,生生将敌人剩余的防空主力,连车带人一同震晕待宰。当徒劳防空火力为之无奈暂停的数息,当空炸开的污浊硝烟迅速随风散尽,听着那头顶愈发逼近的秃鹫们恐怖惊心的兴奋呼啸;看着那在散尽炸开污浊硝烟后陡然突兀在视野了一条条清晰化身死神莅临的疾电幽影,刹那惟有诧异,不知所措瞪大了眼睛的敌人,只有满心的不甘的懊悔与垂死的绝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