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到时候,那就当真是狼入羊群;北岸退下来的残存溃军,在上有强-5俯冲索命,一片空旷中面对着疏密有致的炮火覆盖下,肯定惶不择路,横冲直撞,把支离破碎的防御线搅得个七零八落;纵然已经督战队压阵,面对同样狂飙溃逃T-72一身甲胄乃至于内讧火力的束手无策;一个带动众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四散奔逃;即便真能把陷在敌群里的我六连肃清。愈发惨重的人员伤亡,愈发低迷的士气和摇摇欲坠的防御线,面对着又一浪溃军必经的清水河口村及周边地域,还有从后紧随,被我后继主力咬了个血肉模糊,誓不罢休的乘胜追击;被我无情撕掉了最后一片遮羞布的敌人,再难逃脱被我开膛破肚,直捣清水河口村核心洞窟群的命运。进而战役以敌人的完败与我们的完胜结局。

所谓敌倾全国之力,精心勾勒出的所谓“北光MD-1”作战计划,自此成了一场闹剧,不光偷鸡不成蚀把米;更甚至于玩火自焚,反让我把战火反烧到自己无可争辩的疆界里。罄尽越军5成以上的‘精锐’主力和几乎全部的全苏械王牌师,恐怕自此一战俱殒;就剩没把数支带有指标性的‘王牌’军旗,全让我缴了去。到时候,生死与夺决于我口;小鬼子伸向我南疆的黑手和痴心妄想,自此可绝矣。是重创还是毁灭,是击溃还是全歼,一个看似寻常的溃退,危若悬卵,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下,早已被我把玩于股掌之中,狡猾而凶蛮的敌人恐怕看得比谁还清。

事不过三。连续经历过我以信号弹为基准点,配属炮兵火力的强力压制为辅助,在天昏地暗中引导强-5B反复对地进行准确扫荡点名的敌人,亦发现了我们的两大弊病的同时,迅速作出了反应:

第一,没有我们的信号弹结合无线电引导,缺乏夜战装备的强-5B难以对自己大部分有生力量进行有效杀伤;而作为强-5B大半眼睛的我们却是身陷敌群,无遮无掩,已成强弩之末还要打信号弹引火自焚。故此接到潜伏侦查中狐尾通报我们可以明晰,北岸残兵的集结,这绝不会是什么溃退之举。相反可以想象,死命令还是死命令;逆势冲击,还是逆式冲击;一个个恼羞成怒,灭绝人性的所谓‘精英’,正在用其势汹汹的暴怒煽动着北岸一群疯狗萎靡的士气;正在用森严的军律和自己战友的枪口威逼着一群近乎疯狂、暴走的冥顽不灵,向我酝酿着你死我活,最后的奋死一击。

第二便是红河对岸,盘踞小青山31-37号山岭,作为强-5B巨大助力,强力压制自己防空主力,叶老的炮5团2营同护卫他们的87团1营兄弟们,因为前途靠前攻击,同样没有工事与掩蔽,防御薄弱。并且前期由于87团打得过快过猛,顶在了最南端的炮5团2营与87团1营是我方盘龙江东岸除87团2营外的最突出部。所以输红眼了的敌人决意拼死一搏。

被86、87团击溃回牛昆唐前攻击发起阵地敌881、981、982及其他团再度组织起了一队队敢死队,一个个游动式火力组,借着小青山脚下一望无边的茂密丛林,还有天色的昏暗未明,一半割断联系打阻击,死死缠住了意图靠拢上来的86团和坦8师伴随步兵诸营;集结大半精锐力量,越过坦8师、炮9师数营炮火封锁线,向着护卫31-34号山岭后卫炮5团2营的87团2营249,左47、183诸高地冲了过来。游动在山林间数量众多的敌炮班,立马就与87团2营和护卫的炮9师诸前出迫炮营对轰在一起。同样为剪除炮5团2营对清水河口村-大青山北坡敌加强防空营的强力压制,高炮对射失利,惊现我强击机空袭清水河口村的同时,与清水河口村仅仅相隔一条百米宽盘龙江的敌866团主力,亦向盘踞35-37号山岭之上护卫炮5团2营东、南翼的87团1营主力,与相隔不远前,穿过葱郁的小青山林,向清水河-盘龙江交汇口进发向我六连攻击目的靠拢过来的87团3营二度发起攻击。

为配合盘龙江东西两岸行动,所以我们亦听到了狐尾通报敌人正动用当面最后两个压箱底的迫炮连的消息。迅速呼叫炮群继续压制?缺乏精确引导,隐匿烽火与山林间的敌迫炮连,不是我一轮覆盖式轰击能彻底根绝的。在炮弹当空横飞的气焰冲天和地动山摇中,对敌更具致命威胁的强-5B空中打击也便会同样消弭于无形。空中打击?先不论强-5B对散布硝烟弥漫的山林间,一个个迫炮组的杀伤力。明知数量不多的迫炮连,在我绝对优势的火力面前已成了鸡肋的敌人,恐怕这就是逼我强击机群完全出手,从而展开被我压在洞窟里不敢出头,也出不得头来,对流星、猎鹰造成致命威胁的高炮(包括自行)与SA-6导弹的最好契机!

正因为此,敌人的算盘打得不可可谓不透,不可可谓不精;隐没敌群中,狐尾的一声通报才会令我们如此的心紧。那么又为何心喜呢?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任何英雄的壮举,精明的算计,都是虚弱者无谓的挣扎与徒劳的笑柄!怕什么?不论身陷敌群的六连还是只待出击的猎鹰就怕被一群强-5杀得摇摇欲坠,横尸遍地敌人不出来!

谁能耗得起?最多一刻钟,作为护卫着强-5眼睛,处身一片坦荡河谷的六连,便会毫无悬念与陶自强、许光赫一道,被尾随而来更北方敌人溃军的滚滚洪流中淹没。而在这之前,每一分每一秒,忍气吞声的清水河南岸之敌都会持续严重失血;也绝对会在我引导空军和炮兵兄弟们的肆虐横行中,把数倍,乃至于数十倍于我,清水河口村两线环形阵地一处核心阵地上的敌人拉来陪葬;到时候,被炮兵辛勤耕犁,空军兄弟来回梳理,羽翼着清水河口村核心洞库群的三处绝对会成为真正名副其实的森罗鬼域。忍得住,杀光了我们又怎样?没了六连,还有裹在溃退敌人群中,激奋率先冲了过来的红1团1营和红2团兄弟!更何况之前,还有一群疯狗作梦也不会想到的飞狐与猎鹰!?到时候,不光守不住清水河口村核心洞库群。每一个敌人,也绝难逃败亡乃至于被我彻底踏作肉糜的悲惨命运。

谁耗得起?强击机群的到来,随时都在死亡流血的敌人;从来就埃不住;根本就等不及!

怎么办?如敌所愿!在敌人尽皆未知的情况下,一支支穿膛利箭悄然对准了青烟滚滚恍若凝重山岚的大青山北坡上缘……

许光赫:“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耗子已出洞!切入角,右偏不足,继续扫荡沿河阵地群。怯山,怯山,我是狐首,目标:900-1170,敌迫炮预设阵地,指示性炮击任务,空爆弹,一簇漫射压制,预备——”

“倏倏……”带着强-5回身,再度兴奋呼啸着高速俯冲进清水河谷平原的声音,“突突突……”不吝弹药的2X23mm机炮再度在满是惊呼惨叫,遍地尸骸,一片狼藉的敌人阵地之上,无情掀起了又一波腥风血雨!

“嗵嗵……”亦在此刻,在惨厉杀戮中惊醒的清水河被岸边,我当面近十门侥幸的无后坐力炮/迫击炮寻着一线缓坡后近在数百米内我信号弹的腾起,悍不畏死的冲我发起了急促轰击!

“斯塔咧!萨斯嘎尼!萨斯嘎尼……”装甲未动,步兵先行,霎时间,一条条冥顽不灵的疯狗在一撮撮督战者的怂恿与威逼之下,由北岸,到南岸,一撮撮散作了异常松散的散兵线,无视头顶强击机群的存在,咆哮着,向趁着持续数分钟空袭,迅速跃进2、300米,刚刚匍到了清水河北岸,最后一线浅浅长坡北脊后的我们发起了奋死冲击!

“嗵嗵……”带着数十门82迫,同样猝然的轰鸣。2 VS 3,深藏在大青山北坡山林间洞窟坑道中,护卫着清水河口村核心洞库群的敌人两个迫炮连,亦在山火猎猎,浓烟滚滚之中,向着已经暴露出确切山头的炮5团2营兄弟们,悍然不甘示弱的发起了轰击!

一时间,稍稍沉寂的盘龙江-清水河战场乱成一锅粥,一枚枚争先恐后破膛而出的迫榴弹,就敌我的头顶,厮磨着空气,往来交错,划拉一道道惊心恐怖的长哨尖厉;不歇气的在大青山-小青山,炸开了一重叠着一重闷雷似轰鸣!隔着层厚厚的浓烟与山火,都是缺乏视野的敌我炮兵,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但这无关要紧!俱是明确的彼此迫炮阵地的敌我迫炮,正用一发发准确投送到彼此阵地的榴弹轰鸣,勿论敌我死死纠了一起,谁也抽身不得。一群敌人如愿以偿的钳制住了把自己防空火力死死强压进洞库中的我炮5团2营。门门高炮/自行高炮,一枚枚SA-6地空导弹,正在大青山北坡隐没在黝黑葱郁,浓烟滚滚包裹的深幽洞库之中,小心奕奕的探出头来!

肖剑卿:“怯山,怯山,我是红剑06。敌松散步兵正向我逼近!标号:710-770,瞬发引信,拦阻性持续漫射压制!标号:900-1170,敌迫炮预设阵地,指示射击,放!”

“轰轰……”一声令下,糟乱作一团的清水河口战场顿时彻底炸开了锅。无所畏惧,高速穿行于当空呼啸淋漓迫榴弹雨中,亦是高速俯冲之中,机炮汹汹长点,在惊慌失措的清水南岸敌人头顶,倾泻下一蓬蓬摧枯拉朽,锋利无当暴雨似的强-5B刚刚拉了上去。赋予敌人真格儿魂飞魄散,永生难忘,梦魇般的重炮轰门在稍稍沉寂之后再度威临!炮弹并不密,但在清水河南北两岸的敌人,血红混浊的眼眸里,数十门122mm、152mm榴弹炮并不齐整急促的轮番轰击,亦足以要了不少疯狗的性命!带着通通巨颤群山的沉闷雷音,短短十数秒间,数百枚口径不少于120mm的榴弹炮弹,便在宽不过数平方公里之内的清水河北岸边与大青山北坡下半缘山林的敌迫炮阵地,忽如百花争艳一般在猎猎烽火映衬着硝烟弥散的昏黄污浊之中,绽开一片片凌乱,乍现即逝的瞩目绯红。那团团当空炸开重重腾起的妖冶彤云,就像人世间最绚丽耀眼的烟花,一时之间,又不知多少匍匐于战神赫赫神威之下,瑟瑟发抖犹然负隅顽抗的冥顽不灵者,被驳杂四射弹片,无所匹及的罡风活活吞噬进无尽幽冥。面对一蓬纵情挥洒的大口径榴弹炮弹轰鸣,再富于煽动的言行;再凶蛮顽抗的拚死一击,亦不由得一触即溃;刚刚少量抱成团,向我6连发绝死冲击的一撮撮疯狗,转眼之间便成了血肉横飞,横尸一地的反面典型。面对高悬头顶大口径加榴炮不容毫厘质疑的致命杀机,一撮撮在暴怒的怂恿与军法的威逼下,狂吠着率先冲来的疯狗,在零落迫榴弹愈发急促的徒劳妆点式轰鸣中,老实的三五成群,一撮撮拉开了近百米;死不悔改的狂妄叫嚣着,向我们扑了上来!

“砰砰……”先是一枪枪不紧不慢的79/Dragonov狙击,再是一簇簇突步枪疏密有致的短点。匍身在将近浅坡顶,光暗分割线最边缘,成环形一撮撮散步的我们即刻同一条条陆续迅猛冲来的疯狗接上了火。从后勿论是湮没在腾腾青白烟幕中的敌人近十辆被我强-5因航弹不足,有意放过大难不死的T-72;浅坡后,阴暗中我们一双双十字线/望远镜后冷峻的眼睛,陡在一片纷乱之中迅速寻觅、把握着彼此对敌的致命一击……

“轰轰……”先北后南,轮番轰击的数十门大口径加榴炮,亦于同时在山火猎猎,浓烟弥漫的大青山北坡山林,敌迫炮散布阵地之上,转眼间纷纷炸开了百余团山岳剧颤,气焰激荡的死亡绚丽。“哗哗……”带着颤栗每一厘空气,炽烈飙扬的弥散劲气,山火、浓烟,幽暗山林紧密包裹着的敌清水河口村迫炮阵地,就像飓风席卷茂密丛林,荡开重重雾霭瘴气一般;眨眼之间,应着林木不堪重炮蹂躏,立拉崩到,一撮撮被炸倒,乃至于被重重邻近炸起的冲击波撞折在地;因为避炮豁然暂熄的敌人迫炮,顿时在霎那之间被与其刹那对射,小青山持续不懈的炮5团2营的兄弟们,部分看了个清晰隐约。

“宰了他们!”不用杀红眼的叶老叫嚣,得势不饶人的炮5团2营的兄弟;立时配合默契,一门门三三两两,抱团向着一处处暂暴露在清晰视野中满山林中,稍稍一歇的敌人部分迫炮轰了过去。霎时间,血肉与土坯、碎木,草削齐飞;“吼吼……”终于见血,先折一阵的敌人炮兵,亦无视我大口径加榴炮的存在,不甘示弱的愤恨咆哮着,迅猛还击!

死磕!硬碰硬!2 VS 3,82mm Minoment Vzon 52 对71式100迫/64式120迫。没有掩体,没有遮蔽,勿分敌我的惨烈对射,猝然一个照面之间便把一个个炮班炸成一片片惨烈哀嚎的血肉淋漓!“杀了他们!打!打!不许停!绝不许给我停!”任凭霎时间,一蓬蓬淋漓的迫榴弹尖就在当面厉呼啸着,炸开了一蓬蓬扑簌满头满身沾染自己血肉的飞土乃至于肢体,炮5团2营的兄弟们也绝无退缩!这绝不是什么妄趁血性的死打硬拼,因为智珠在握,短促惨烈难以避免的牺牲绝不意味持续无谓壮烈!我们伤亡不清,作为短时内唯一能迅速钳制住炮5团2营兄弟们强力压制防空火力的敌2连迫炮伤亡只会更加惨重!

“倏倏……”持续数十秒短促的惨烈对轰,并未让骁勇的炮兵兄弟们稍待;稍稍徘徊于沸腾污浊苍穹之中,一只只恍若秃鹫般丑陋狰狞的幽影,亦在此刻宛若黑电一般,向着山林中散布暴露出来的敌人迫炮阵地劈了过来!拉起,回车,俯冲;霎时间,率先冲来三组三机编组,与稍稍高空徘徊两组三机,顷刻之间,再度聚起!一个东南,一个西北,双向高速俯冲,刹那在参天树木之上,敌人防空主力的眼皮下,近乎狂妄的在天昏地暗之中,肆无忌惮的当空交错出一道道心惊肉跳的劲急弧线,齐齐向一撮撮敌人炮班倾泻下蓬蓬急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