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南京和杭州

lynnex 收藏 0 419

原文地址:lynnex.blogcn.com/index.shtml



城市的气质是与生俱来的。


南京和杭州,两地相比,都是物阜民丰,山川秀丽,又兼人文历史深厚。欧阳修言:“若为四方之所聚,百货之所交。物盛人众,为一都会,而又能兼有山水之美,以资富贵之娱乐者,惟金陵,钱塘然”。金陵、钱塘分别为南京和杭州的旧称,还颇有些工整的对仗,至于今天,拿起地图还可以发现,这两座城市鬼斧神工般的相似,江、山、湖、城,布局几乎如出一辙,只是方向转了一下。南京的地势在历史上赫赫有名,杭州却因了这一转,没了任何军事价值。


除去紧靠大江,去海不远,南京杭州皆有名湖——南京有玄武湖,杭州有西湖。古人就曾有“钱塘莫美于西湖,金陵莫美于后湖”(后湖即玄武湖)之说。


提及杭州,言必称西湖。西湖是幸运的,它没有遭遇战争的浩劫,只有“西湖十景”日夜不倦的迎着四海的游人,还有前人碎碎念不尽的苏白二堤和康乾御碑守望这一湾湖水。自古至今,“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在此湖”所述的恋恋情结,也许就是如此吧。如果说西湖是艺术,是美学,是人间天堂,是文人墨客附庸风雅之所;那么,玄武湖就是政治场,是人生的风云际会,是历史人物的悲欢离合。隋唐宋明时光流转,命运多舛的玄武湖就如同一面明镜,映照着历史政治人物对它任意无知的“改造”,而南唐后主李煜被软禁在玄武湖之樱洲时,其千古绝唱《虞美人》更把玄武湖的政治意味秀得淋漓尽致。


许是有了历史的借鉴,今日城市治理二湖的理念也颇为不同。玄武湖畔,荟萃了南京城最高端的建筑群,另一侧则是人流如织的南京火车站,每日每夜的人潮和光影,映衬了玄武湖的繁华和喧嚣,湖再也不只是湖,而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到了杭州,西湖作为城市瑰宝,被小心翼翼的裹藏起来,湖边的建筑统统限高24米,为的就是保留自然景观不受城市化的影响,这种观念下,西湖的景致更为纯粹,独立于世。


事实上,若论湖,南京只能望杭州之项背,玄武湖今日的名声和景致已是大大不如西湖,好在还有秦淮河。


秦淮河之于南京,恰如西湖之于杭州。传说秦始皇南巡之时,为泻南京之王气,凿开了钟山,引淮水入城,秦淮河由此而来。从此“金陵王气黯然收”,在此定都的王朝,仿佛中了诅咒一般,全是偏安而短寿。也因如此,十里秦淮如同西湖烟花一般,常被文人骚客鄙夷为荒颓之地——“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与“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艺术效果大抵一致。秦淮河畔,夫子庙前,桨声灯影,纸醉金迷,千古文章,儿女情长,无怪乎君王们日日沉湎于歌舞,忘记了朝政,忘记边疆的战事,忘记了前线的烽火。


然而,传说毕竟只是传说,秦淮河据载是长江改道时候留下的古河道。这样看来,似乎当年隋炀帝为下江南而开凿的京杭大运河,更像一条泻王气的河。运河北下直抵杭州后,在城东拐了个弯,注入城南的钱塘江,一江一河南北环拱着杭州城,连带着西靠西湖,东倚杭州湾而接连东海。江、河、湖、海纵横交错,使杭州自隋唐以来就逐渐成为货运往来、商贾辐辏之地。千百年来,每日每夜,船只携着江浙一带的漕粮和物资,迤逦北上,把江南的秀丽,江南的富庶,江南的王气,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运河的尽头——北京。不过,运河今日早已寻不着往昔千帆竞渡,百舸争流的繁华仪容了,只剩下一条破败甚至有些腐臭的河道供后人凭吊。


除了城中蜿蜒的水道,浩浩汤汤的长江和钱塘分江别从南京和杭州城外奔涌而过,也正是这两道天堑的冲刷和积淀,才成就了今天长三角“十里洋场”的上海。但即便同样是江水,在南京是“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在杭州却是“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气势和意境大不同。究其原因,长江对于南京来说,是天堑,是划江而治的屏障,是城市存亡的第一道关卡,百万雄狮就是从这里渡江,尔后入主总统府,解放后又建起了 “自力更生典范”的南京长江大桥。说到底还是回归到了政治意义和历史高度,就如同整个南京城一样。而对于杭州,钱塘江的意义,则被微缩到了一个天然景观,绝少人还能记得吴越时代伍子胥与文种的典故。每年八月十八,总会有很多人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观赏这“鲲鹏水击三千里”的“天下第一潮”,感喟大自然造物之美,然而,潮水再涨,终究也涨不过人们的难填欲壑。


在杭州,环绕西湖,南有龙井山、南高峰、烟霞岭、南屏山、凤凰山、吴山等,总称南山;北面有灵隐山、北高峰、栖霞岭、宝石山等,总称北山。它们就像众星拱月一样,捧出西湖这颗明珠,却很少让人记得它们的名字,已然蜕化为西湖的陪衬。而在南京,山却是这座城市不可或缺的历史。诸葛亮“钟阜龙蟠,石城虎踞”的预言,让东吴在魏蜀灭亡二十多年后才折戟沉沙。至今,紫金山和清凉山仍一北一南守护着南京城,城中有山,山中有城,山城相绕,南京一如孙先生所钟爱的那般,享受着世间鬼斧神工的溺爱。同样还是这个南京,经历了六十年前那场“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的易帜。事实上,这“虎踞龙蟠”之势,让固若金汤的“金陵帝王洲”经历了更多的王朝更迭,烽烟四起,生灵涂炭。


所谓“王气”,让帝王为之煞费心力,楚威王埋金紫金山,秦始皇引水秦淮河,这些也许只是历史的插曲,但钟山石城并非真的坚如磐石却是铁一般的事实。从冶城、越城、金陵、秣陵,到石头城、建业、建康、白下、江宁、集庆、应天、天京,最后到南京,名字一个一个的变,城头大旗一面一面的换;东吴,东晋、宋、齐、梁、陈、五代南唐、明、太平天国,直至中华民国,凡是定都于此的王朝,就没一个长命的;三国鼎立群雄逐鹿,英雄无觅孙仲谋,同样都是定都后又迁都的赵宋、朱明王朝,起义、登基、内讧、最终被鞭尸的洪秀全,匆匆又匆匆的孙中山,沦陷、复得、继而逃亡孤岛的蒋氏家族……一拨又一拨的生旦净墨丑在这个舞台上鱼贯而出、粉墨登场,无疾而终、不欢而散,演绎了一出出历史的正剧和闹剧,多少旧事随流水,多少风流人物已被雨打风吹去。王朝的兴废、帝王的更迭,总是南京永叹不尽的题材。


因此,南京的陵墓太多太密,几乎遍布了整个城市,从明孝陵到中山陵再到雨花台,而七十年前的那一场腥风血雨的杀戮,更是这座城市最沉重和痛苦的回忆。作为前朝故都,城市的史册上所镌刻的,不仅仅是民国的那些人情与风物,还有刻骨铭心的悲情和肃杀。


然而,故事到了杭州却大不相同。杭州自古多情,不然,中国的两个经典的爱情故事为何偏偏落到了这里。 一曰白蛇,一曰化蝶,前者雷峰已逝断桥犹在,后者万松岭上的书台依旧苍松掩翠。这两个千古一叹的爱情,成就了杭州。还有一个爱情故事让世人淡忘了,那就是苏小小,“钱塘苏小是乡亲”,千百年来,杭州是无论如何忘不了苏小小的,因为,苏小小太美了,不可方物。当然,南京也不乏美女,譬如“秦淮八艳”,譬如“金陵十二钗”,只不过,她们多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命最好的“八艳”之首柳如是偏偏最终嫁给钱谦益终老于西湖畔。这些浅唱低吟的故事,虽有些凄美,却绝不悲壮,更无血腥。


话说,其实杭州也有过政治的风云际会。“靖康之耻”后,赵构沿京杭运河一路南逃,历经扬州、镇江、苏州等地,也曾在建邺稍作停留,卒之决定继续南下,来到大运河的终点——临安。中原的血脉遗存,在这里休养生息,建立起来的南宋王朝竟也苟延残喘了130余载,直至被蒙古人的铁骑所灭。期间也多次有人提议迁都建邺,却因“在德不在险”而无疾而终,这也许是历史上,二城的唯一一次正面交锋吧。作为汴梁的行在,在接受了来自来旧都独特的社会文明整体复制之后,临安逐渐发展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甚至超越了《清明上河图》所绘的让前朝故人魂牵梦绕的北宋汴梁。就在南宋临安城全盘“汴化”的同时,温润的江南临安也软化了硬朗的中原汴梁,缠绵悱恻的江南不仅让这些亡国之人忘记了“王师北上中原日”的誓言,更是“直把杭州做汴州”。


都说江南是君王的温柔乡,于此定都的王朝都是偏安而短寿,南京如是,杭州亦如是。也许不尽然,其实并不是城市决定了家国命运,只是这些孱弱的王朝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这片富庶而宁静的土地,妄图远离了中原的群雄逐鹿偏安一隅,然而,难料历史却难以为之改写,令人扼腕。这样想来,所谓风水论、王气论只不过是文过饰非的把戏,一切皆人之过,这无辜的山水何错之有?!



短短数言,不足以将南京和杭州前世今生的渊源与歧异道尽。故事到了今天,面对“十里洋场”上海,无论是金陵帝王洲,还是钱塘自古繁华,似乎已经有些怅然若失。然而,二者今天分别坐镇长三角南北两翼,也许这一出双城记还将继续演绎下去。




双城记-南京和杭州

南京紫金山


双城记-南京和杭州

杭州西子湖


原文地址:lynnex.blogcn.com/index.shtml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