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将到,哭泣的母亲有人问吗 ?

新年的钟声在步步临近,家家都在准备着欢度新年。但是,在江苏省泰州市西郊乡唐楼村,一位军官的母亲却在每日以泪洗面,艰难度日。

徐伟,09年毕业于合肥炮兵学院(高中就读于江苏省泰州市二中)。在徐伟初中时父亲因一次交通事故跌伤了腿和腰,为了治疗,徐伟无业的妈妈高**在泰州和上海间来回奔走,联系手术,几年的医治化光了家里的积蓄,万般无赖之下,高**到医院做护工,为了多挣钱为徐伟的父亲徐桂强买每天必须的药和香烟,并支付徐伟的学习和上网游戏费用,高**每天不分早晚.,不分男女老少的服伺病人,累了找个角落和衣打盹,饿了买个饼吃甚至吃病人的剩饭,如机器一般的连续工作,有时为了多挣得一个护理机会要和其他护工吵得昏天黑地。

辛勤的劳动保证了徐伟顺利读完了初中.高中,并考上了军校,徐伟到校报到的那一天,妈妈破天荒的和被护理的病人协商,停工送徐伟上学,看着徐伟穿上新领的军装,妈妈笑了,终于把儿子培养大了,送到部队可以报效祖国,成为国家栋梁,自己再苦也值了。殊不知她的噩梦开始了。

经过不断的治疗,徐桂强病情大为好转,但落下一个男人所不齿的毛病:性功能障碍,随着性功能的丧失,其心理发生了极大的畸变,对妻子的一切言行都要怀疑,哪怕和人开个玩笑他都要打听是否有关自己的性功能,甚至半夜躲到医院的黑处,看高**和谁讲话,如果对方是男的则要追问名字.职业.住址.电话号码等等,任何时间到医院只要没有看到妻子,便立即断定“偷人”去了,于是在医院的任何地方他都会用各种非常变态的流氓语言高声谩骂,有病人曾说过徐伟的父亲一分钟能骂出近20个不一样的“B”,尽管长时间的跟踪并没有发现妻子有的事行为,回到家里仍然用各种变态的方法虐待妻子,甚至到处造谣说高**把钱藏到娘家去了,高**苦不堪言,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但她有一个信念,等儿子回来,经过部队的教育,儿子一定能明辨是非,还自己清白,可是她想错了,徐桂强一边摧残妻子,一边通过电话竭尽所能的诋毁妻子,告诉徐伟“你妈妈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徐伟放假回家后,听信其父的煽动,不经任何查问便断定“妈妈不好”,并用在部队学到的擒拿技术“招呼”妈妈,甚至将院门锁进行更换,不让妈妈回家,妈妈苦苦哀求徐伟让她进门,但徐伟叉腰立于门前,我们这些邻居的劝说也无济于事,高**最后说“我要到部队去找你的领导”, 徐伟的回答让在场所有的人汗毛倒立“你敢去我找人扒了你的皮”,闻听此言,高**浑身颤抖,这就是养育了20年的儿子对母亲的回报 ?这就是送子参军的回报 ?休假过程中,徐伟从不过问妈妈的任何事情,即便如此,妈妈不记儿过,在徐伟休完假期回校时,妈妈仍然追到火车站,将生活费交给徐伟。我们这些村民经常叹息高**命苦,但只能背后同情,因为被徐桂强既其姐姐知道了只会讨来臭骂。

今年徐伟要毕业了,经常听到徐伟的父亲在村里炫耀“我儿子出来就是军官,工资好几千”,有了徐伟的工资支撑,其父有了一个恶毒的计划:逼妻离婚,且不许分享家中的一草一木,多年汗水砌成的楼房一个平方都不许分得,高**当然不同意这种要求,徐桂强威胁她“如果不答应,我就杀了你”, 高**无奈只能再一次向徐伟求助,这一次徐伟和他的父亲联手演出了让人叫绝的“双簧”,整个假期徐伟都不和妈妈照面,打手机则拒绝接听,到最后干脆停机换号,玩起了失踪,徐伟的父亲每天以死亡威胁不断,徐伟老实巴交的妈妈每天生活在惊恐和无助之中,最后被逼到民政局签下了丈夫早已准备好的“协议”,两手空空离开了自己辛劳建起的家,现在医院既是她工作的场所,也是她生活的地方,换衣服都要躲到垃圾房无人的地方,很多病人及家属了解这些情况后无不表示愤慨和不平。

建国60年,全国人民都在欢度节日,看到徐伟的妈妈的今天,我们在犹豫,我们的孩子将来能送到部队去吗 ?除夕要到了,徐伟或许正叮嘱他的士兵要打个电话回家报个平安,以免家长担心,或许在超市买酒,准备和父亲边推杯问盏边欣赏春节晚会,但是,生他养他的母亲或许会蜷缩于医院一角,眺望着满天盛开的礼花,呜咽重复着同一句话:

我的儿子在哪里 ?

我的家在哪里 ?

恳请合肥院和徐伟部队的领导能辛苦一下,看看徐伟妈妈的现状,在新年到来前的寒冷冬天里为她送去一丝暖意,同时看看军队学员是如何回报母恩的

(如有人怀疑本帖真实性,请电询合肥院是否有此一人)


村 民

2010.2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