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鹰击(3)

山鹰2007 收藏 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吼!”“突突……”清水河北岸,散布装甲率先急作的十数挺KПBT、HCBT顿时与当空扑了上,后继突发而至的4波次3机编队的强-5B 2X23mm机炮对射在一起!电光火石之间,一架架强-5B“唰唰”超低空疾速掠过我们头顶的恐怖音浪,生生慑了我们一个心悸胆寒。面对急速掠了过来的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吼!”“突突……”清水河北岸,散布装甲率先急作的十数挺KПBT、HCBT顿时与当空扑了上,后继突发而至的4波次3机编队的强-5B 2X23mm机炮对射在一起!电光火石之间,一架架强-5B“唰唰”超低空疾速掠过我们头顶的恐怖音浪,生生慑了我们一个心悸胆寒。面对急速掠了过来的强-5B,冲着一片天昏地暗,装甲车载高平机枪的仓惶乱射横扫,急促涣散的曳光弹链,登时真格儿名副其实的‘打了飞机’。

“突突……”一波接着一波,轮番急射,一触即散的强-5B,登时在我头顶一泓锋利无当的摧枯拉朽!弹链激错,密集横飞,各寻目标,横亘于其冲击方向上,用高平机枪冲其徒劳疯狂射击的一辆辆T-72、BMP、BTR,乃至于南岸经过轮番密集炮犁,迅速冲出了掩体补漏的数辆BTR-152防空车系数射成了钢花四溅的璀璨绚丽。一条条无知无畏,对天狂吠的不幸疯狗,眨眼间几乎尽数被被一抹飙风般袭来的23mm穿甲燃烧弹,活活撕成大块,汩汩飚血,遍染满布弹壳,伤痕累累辆辆装甲的车体;在星星的火色映衬下,张扬着血腥无比的恐怖狰狞!

防御单薄的装甲车连带倒了霉的步兵战车、水陆坦克,转眼间便成了千疮百孔,惨不忍睹的大号陈尸柜;死的多,活的少,最后盘踞在清水河-盘龙江‘入’字形河湾上最后侥幸与接应的2、30辆各式装甲车辆,亦在这一波争先恐后的12架强-5B杀气腾腾的俯冲射击中,瞬间人车俱毁,只剩下近十辆散布其间,一身重甲上留下了无数道触目弹痕的T-72,孤零零的伫立在昏黄包裹着一片星火掩映,铁色诤诤的空阔死域里;痛苦,无助的剧烈喘息着,看似徒劳,其实也算不无裨益的喷射一股股随风飘泊的青白烟幕;“破破破……”亡羊补牢的一组组抛尾式发烟火箭,一罐罐发烟罐,这才为时晚矣的乱射/点燃开来,把高地起伏的荒废阡陌上零落散布的一幅幅大号铁棺材,一同罩进了满山昏黄火色映衬着恍若厚重山岚,随风摇曳的愈发朦胧里……

争先恐后掠过山岭,绝不稍歇。不理那只能算顺带,高速俯冲中机炮挣来的战绩。机炮不停长点,自东北到西南,俯冲斜刺疾掠过盘龙江与清水河的12架强-5B,立时“倏倏倏……”带着一蓬蓬倾HF-1火箭发射吊舱的声声劲疾,面对丛丛高射机枪火力,如入无人之境,在掠过红河,追朔清水河南岸方向的同时,亦毫不留情的把全部90mm火箭弹凌空抵近倾泻到了,已经备受炮火蹂躏的清水河南岸敌阵地之上!

“嘣嘣嘣……”一时间满目疮痍的敌清水河南岸阵地,就跟除夕夜,过年了似的,串串颤栗山岳的大炮仗登时炸开了锅。火星四溅,土坯冲天,已经被配属炮兵持续火力覆盖拉了一层皮,露出了伤痕累累,狰狞血腥的敌清水河口村防御工事群,顷刻在12架强-5B一气的俯冲与火箭弹攒射中,飞快像是被活活拆了骨。由面到点,面对一梭梭低空俯冲而过,照准了阵地之上任何一点秃起大片的无情火箭弹覆盖轰击,将不少一半被炮弹掀开伪装与裸露的地面的防御支撑点顷刻间夷为了平地。一条条蹲在掩体中,在地动山摇之中,瑟瑟发抖的疯狗,亦在强-5B风卷残云般的高速冲击与近距火箭弹精准覆盖的轰击中,被无情活活撕成了肉片,被工事塌方埋没,甚或者成就了汩汩血流,有待死神收割的鲜活生命。

改出,拉升,“唰——”同样是一涌而散在群山环伺,东西走向的清水河谷平原中,骤降骤升,划拉出一个大大的‘U’字形。抹了抹嘴,意犹未尽的后继十二架强-5B,亦纷至沓来,近乎狂妄的在敌人防空炮及防空导弹阵地的面前,从容扭转着强-5丑陋的身姿,不失迅猛灵活机动的眨眼间没入烽火映红了污浊翻滚的昏黄苍穹,渺然形迹。敌人恶梦是刚刚开始——

许光赫:“刑天,刑天。我是狐首,密位:600-750,标号:815-940。山林,敌装甲潜伏区。火箭弹,漫射,指示炮击任务!”

“唰唰……”立时间,尚未待清水河南岸防御阵地的敌人,心有余悸的目送着一群迅如黑电的强-5B,大摇大摆的拽上天去。24发分拆107mm火箭炮的陆续轰鸣,顿时在一片青山山脚下一堆堆火起的树林中,再度纵虐恣狂的爆绽出一团团冲天而起的赤焰腾腾。“砰!砰!”我两发醒目的绿色信号弹,亦在稍后陡然腾起。

许光赫:“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指示信号是否发现?”

项阳红:“非常清晰!我来也!”

“倏——”提拉,回车,俯冲。眨眼之间,迎上从后尾随呼啸而来的十二架,凌空打了个急转弯的首波三架次强-5B,立时在昏暗里与其后4波次众机急速交错而过之中,立时冲炮兵兄弟们弹道清晰的107mm火箭弹,炸开的一团团腾腾烈焰带,兴奋的呼啸着,对正急速俯冲扑了过去!

“突突突……”一串不论命中的23mm机炮急作,登时打了痛苦煎熬在山林里一组组已经下了车来的ПT-76、MT-ЛB车组成员一个胆战心惊。一抬眼,即见得阴魂不散的三架强-5B,从低空徘徊,沸腾翻滚的乌云中,陡然亮出了它好似夜枭般,惊悚恐怖的如电幽影,再度贴着苍茫,黝黑葱郁山岭向着自己扑了上来!

许光赫看了看迅即间划破昏黄晦暗,稍纵即逝的一串机炮曳光弹链:“切入角,左偏不足!”

“唰!”对正冲天而起了醒目碧绿,迅速调过了机头的强-5B正肆无忌惮的几乎贴着大青山北坡参天的树木,疾速俯冲下去。“突突突……”又一串令其下敌人心惊胆跳的机炮长点立时急作!

许光赫:“右偏大约数度。微调,微调……正对!”

“倏倏——”应着许光赫一声肯定,刹那间迅速回车的12架强-5B,紧随着一息间几乎贴着山坡俯冲进了河谷低的首波3机组,兴奋惊呼尖叫着全速掠了过去。以前一波三机编组为先导,次第15架强-5B自行拉成数波密集俯冲机炮长就像是就像是展开的地毯一般,铺天盖地向着藏在猎猎燃烧的山林中,岿然不动的一辆辆装甲,还有装甲就近的敌人迅即压了下去。“突突突……”此起彼伏,的23mm机炮急作长点,顿时借着强-5B俯冲的高速,一条条疯狗扬头看天的骇然绝望眼眸里,张开一幕密不透风,暴雨倾盆!条条锋利无当,火色劲急的23mm机炮弹链,顿时间交汇在了一起,就像是一辆撒欢开了的除草机,噼里啪啦在大青山脚,疏落的树丛与一人多高蓬草之间,一蓬蓬触目惊心的金属狂潮!

一辆辆隐匿在山林中,纹丝不动的ПT-76水路坦克,MT-ЛB、BTR-60、BTR-152装甲车眨眼间在就近堆堆烈焰的映衬里,乱绽开一团团比山火还要璀璨耀眼的绚丽钢花;丛丛不到一人粗的树木,眨眼在力拉崩倒,木削四溅之间,随着疾速俯冲的强-5莅临,一排排就像联合收割机飞转刀轮下麦子一样干脆利落的撂倒一地。面对骤雨狂风般摧枯拉朽,触之即死的23mm穿甲曳燃烧弹,不幸处身于强-5B俯冲所向的一条条疯狗,一辆辆装甲,几乎没有一丝侥幸;顺着强-5B冲击,葱郁的树林一排排倒了下去,除了横七竖八,相互耷拉在一起被折断的树木、枝条与被道道锋利生生切飞的蓬草,显露近十辆千疮百孔星星火色映衬的装甲;亦显露出被强-5B俯冲攒射划拉一条长约数百米,一撮一撮血肉淋漓。

“唰!”依然还是个大大的“U”,满嘴沾染着血腥,争先恐后的15只夜枭,顿时在敌人尽皆栗栗畏惧的缄默目送下,张狂恣意的拽起了强-5丑陋的身姿,狂妄的当空呼啸着,再度迅速没入了黢黑包裹着苍山如海,昏黄烽火映衬着翻腾混浊的墨云里。

面对霎时间敌人的逆来顺受,拉起强-5B的项阳红立刻懊恼的抱怨道:“老许,猎鹰快到了!这TMD咋还不出来啊……”

许光赫立时一脸狞笑道:“还不出来,就打它出来!狐首呼叫怯山,狐首呼叫怯山,目标:900-1170,敌迫炮预设阵地,空爆弹,指示性炮击任务预备!刑天,确山一簇后,准备火力根除丛林威胁!兄弟们,散开点,准备防炮!”

叶老:“刑天明白。放心下蛋吧,后面就看我们的!”

项阳红:“2组、3组,继续‘梳头’。剩余两组,(高空)徘徊待命!残弹保留0.5个基,航弹一半脱钩!”

“倏倏……”一时间,迅速爬升至昏黄苍穹里的15架强-5B,立时像恋栈的秃鹫一般当空调过了丑陋狰狞的身子,再度一头纷至沓来的扎进了清水河谷平原里!

“砰砰……”信号枪数声脆鸣,数颗萤萤闪亮的醒目碧绿再度陡然腾升于一片黝黑晦暗包裹的广袤大地。还由不得,匍匐于强-5B暴虐蹂躏之下,瑟瑟发抖的一条条疯狗,心有余悸的从掩体里完全探出头;带着涡喷-5甲航空发动机淬裂空气强劲颤栗声,十数条夜枭般惊悚恐怖的迅驰黑影,再度像挥之不去的死亡阴影,肆无忌惮的疾速掠过了位列雄峻的大青山北坡上,敌防空主力阵地一群疯狗的头顶!

许光赫:“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基准点(信号弹)向左,渡桥及河岸周边阵地群。注意,不要炸桥!不要炸桥!”

项阳红:“明白。同志们,注意残弹,不要炸桥,自由发挥!”

“突突突……”三架排开,三波次高速俯冲;寻上残存在被炮火耕犁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的阵地群中,惊呼惨叫着四散奔逃的敌人;与一处处侥幸保持完整的大约土木工事,一蓬蓬23mm航炮地毯式覆盖射击,就像一阵阵急风暴雨,向着匍匐在死神阴影下,瑟瑟发抖的生灵,无情掀起了一浪猛似一浪的腥风血雨!一蓬蓬被23mm曳光燃烧榴弹/曳光穿甲燃烧弹扫中炸开的大地,就像碳酸饮料喷涌的泡沫一般,裹着星星燃烧的草削,密集迸飞的点点土坯,噼里啪啦乱绽开来;在恍若月面,遍布焦黑弹壳与片片光秃的褐色大地之上,随着当空疾掠过头顶的幽影,划拉出一道道时断时续,触目惊心的创痕!

面对一片片迅即间铺天盖地似的摧枯拉朽,锋利无当,泼风似的密集钢雨,血光四溅,肢体横飞,是毋庸置疑的。三波三架次强-5B,俯冲,射击,替拉的数十秒间;一撮撮惊叫着冲出了掩体不幸被强-5掠过了头顶的敌人,连同多数不觉在处处土木工事下瑟瑟发抖的冥顽不灵,就像撞上了高速转动的刀轮一般眨眼间被风卷残云。

不论命中还是沾边,对准了,一蓬蓬拽着凌厉曳光,就像暴雨般倾泻而下的23mm小口径炮弹,眨眼间就将一具具撞上枪口,狼奔豕突在满目狼藉的堑壕中;匍匐在叱咤风云,如电般疾掠过头顶的死神幽影下的鲜活肉体,生生撕成了块状分明,肢体纷飞的血肉淋漓,填满了满目疮痍、纵横交错的弹坑与堑壕。那一撮撮拥挤狭小土木掩体中,只顾得瑟瑟发抖的一条条疯狗更是不幸!面对三波次,强-5B不吝弹药的轮番高速俯冲射击,少则三五人,多十数余挤在了一起,被一蓬蓬瓢泼似的23mm凶猛机炮,全数射了洞洞透透,千疮百孔的豆腐模样;股股飙血,绽开肉糜,横陈尸体的惨绝人寰,填满了被隆起掩护部盖住,短短不过十数米见方的方寸之地。一轮倾尽90mm航空火箭弹抵近轰击,连带两轮2-23mm机炮不吝弹药的俯冲梳理,早已被了重火炮轰成小片零碎青葱,大约月面模样的两片清水河南岸环形阵地登时间成了在阴风嘶吼,满山烽火映衬中,硝烟弥漫,幽幽鬼泣成一片的森罗鬼域!轮番重炮辛勤耕耘,强-5俯冲近距点名,惨重的伤亡,支离破碎的阵地,都是使疯狂的敌人在没有同我攻占清水河口村后继主力完全交上火的时候,两线防御阵地连带戍卫兵力,便已经处于了几近崩溃的临界点。

呼啸而过,满嘴沾满了血腥的秃鹫们面对着清水河南岸,遍布尸骸,满目狼藉,沉寂在袅袅硝烟中的堑壕纵横交错的阵地,仍然意犹未尽。恣意纵虐的无情杀戮,还在持续!

项阳红:“**!还没出来!?流星1号呼叫狐首2号,流星1号呼叫狐首2号,通报,十万火急!猎鹰结束徘徊,即将进入战区!小鬼子,咋TM都成属乌龟的!?老许,耗子再不出来,老子可真得给你跟兄弟们收尸了!”

许光赫:“奶奶个熊,再来!打,给俺狠狠的打!”

陶自强无奈摇摇,迅速填上57式信号枪,“砰砰”数响再度把数枚信号弹打上天去,正此时步谈陡然听到了一个令我们无比心喜同样也无比心紧的声音——

“狐首,狐首,我是狐尾。敌人迫炮正在出洞!敌人迫炮正在出洞!(清水河)北岸不明兵力结合装甲,正向渡桥方向集结!北岸不明兵力结合装甲,正向渡桥方向集结!”

趁着我炮群暂歇,冲过河去?面对依然挂弹,徘徊在头顶的强-5B,步兵过得去,沉重笨拙的残存装甲也过去纯属天方夜谭。恕不说敌人也明白,就因前车之鉴,靠得渡桥太近,首轮冲击过来的强-5B,毫不留情的投出了6枚250KG航弹把残存的装甲炸成了废品。更怕是我们的有意留情,已经悄然匍到了清水河北岸最后一线浅坡上缘,光暗分割线边缘;下了缓坡河滩,距离清水河面渡桥直线距离已经不到6、700米的我们,看准北岸最后残敌全面溃退回南岸去,迅速结合肯定复起的天崩地裂的炮火轰击恫吓,天上强-5B的强力掩护,只要一个冲锋便可咬着被我彻底杀破了胆,尚存近十辆T-72北岸残兵鲜血淋漓的尾巴,迅速一同赶到两线防御阵地皆临近崩溃的清水河南岸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