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


这是一座海拔很低的山,可以说是有点平坦。但是面积非常的辽阔。上面种植着大片的橡树,还有着大片的罂粟。

就在这看似平静的山中,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正在两个强悍的男人之间展开!

被追逐的男人,他毫不惊慌。正在追逐的男人,也是无所畏惧!

一支AK冲锋枪重4.5公斤,六支就重27公斤!也就是说,欧阳莫在背着54斤的负重,在与背着只有12公斤重的狙击枪的周里山,进行着一场决定生死的赛跑!

要知道,AK冲锋枪的有效射程是300米。而LA3狙击枪的有效射程却是3000米!整整多了十倍!

换言之,在300米以外的距离,只有欧阳莫挨打的份!

当欧阳莫正以绝对疯狂的速度冲击目标时,一颗子弹毫无声音的打了过来,狠狠的擦过了他的大腿!欧阳莫立即一个转身跃进旁边的一个浅浅的沟壑。这时候,狙击枪清脆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这种钢芯子弹,是以三倍于音速的速度飞行的!

欧阳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裤子已经被气浪擦破了,皮肤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痕,正在往外慢慢的渗出鲜血。看来周里山已经站好狙击位了。

好险。欧阳莫在心中暗道,若不是自己在高速奔跑中,这颗子弹肯定要贯穿自己的身体了。

周里山已经趴在了一棵合抱粗的橡胶树下。他标准的射击姿势完全不像一个毒枭老大,更像是一个军人。他的眼睛在光学瞄准镜后面紧紧的观察着射击区域,口中喃喃的道:“射击有误差。距离约一千二百米,半速风3点。”然后用手轻轻的旋转了一下瞄准镜上标尺的刻度。

欧阳莫趴在凹进去的土沟壑里,一动也不敢动。前面正好有一堆乱土,掩盖了自己的身体。如果这时候探出身子去,哪怕只有一瞬间,每秒将近1000米射速的子弹也会当场打穿自己的身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在僵持着。欧阳莫心中却焦急不已,等觉温他们领着的人手回来,把山头一包围,自己岂不是插翅难逃!

不行,必须要争取时间!在觉温他们回来之前,击杀周里山!

但是欧阳莫现在不能往前再前进一步。再往前一步,就是死。

欧阳莫闭上眼睛,大脑如同机器一般开始检索出最好的行动方案。一个个行动计划在他的脑中开始闪现。

周里山通过光学瞄准镜,紧紧地盯着欧阳莫方寸之间的藏身之地。他均匀而细密的呼吸着,久违的射击感让他体内有着一种冷静的冲动。周里山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巅峰状态,只要现在欧阳莫敢露出半个头来,自己绝对保证能让他必死无疑!

忽然,欧阳莫动了!他竟然猛然间探出半个身子来!

周里山瞬间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欧阳莫的半个身子被子弹直接轰穿,一下又倒了下去!周里山喃喃的说道:“找死。”

周里山并没有放松警惕,又观察了十分钟。还是没有一丝动静。周里山疑惑道:“难道真的被打死了?”

想着刚才被子弹贯穿的情景,周里山站起身来,慢慢的向山下走去。他要做一个狙击手最后应该做的事情——确认对方的死亡。

他走的非常谨慎。边走边用目测来观察前方的异动。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很快的,周里山走近了欧阳莫刚才藏身的土堆后面,抬眼看下去,一件扔在地上的外套,被狙击枪的子弹打了个洞。上面还有着一大片的血迹。旁边散落着两支AK-47冲锋枪。

周里山笑道:“好小子,我说在罂粟丛里看不清楚呢,原来背了两把冲锋枪。”说着用枪挑起了欧阳莫的外套看了看,自言自语说道:“看来子弹贯穿了左胸,拿枪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跑不了多远了。”

周里山抬头看去,只见一条长长的血迹,蜿蜒的朝着前方散去。

他双眼瞬间放出冷酷的光芒,暗自道:“追!我要亲手打爆他的头!”此刻的周里山,浑身散发出了猛虎般的兽性。这是一种面对弱小而逃的动物的时候,强大的生物所激发出来的欲望和斗志。

周里山顺着蜿蜒的血迹,快速的奔跑着追逐而去!

这场战争由欧阳莫的追逐,演变成了周里山的反追逐!

周里山迅速的奔跑着,在他的心中,欧阳莫就像一只受了重伤的可怜的兔子,在某个地方正躺在地上瑟瑟发抖,等待着他的最后一枪。

奔跑,迅速的奔跑!忽然周里山听到了一个绝不寻常的声音,他的脚下传来了轻微的“崩”的一声轻响!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不知道已经遇到过多少次类似的情形。正在奔跑中的周里山那发达的运动神经没有经过大脑,直接指挥着整个身体迅速的向下扑去!

“嗒嗒嗒嗒……”两支被细线勾动了扳机的AK冲锋枪,从浮土下喷出了火舌,两窜子弹贴着周里山的头皮飞了过去!

周里山心里暗道了一声,好险!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置了如此简陋又精巧的机关!周里山这波的心悸还没过去,接着又大喊了一声:“**!”

在周里山匍匐下去的地上,一层浮土下面,埋着几根被削的尖尖的树枝!周里山一巴掌按下去,如同牙签一样的木刺深深的扎进了他的手里,疼的周里山倒吸了一口冷气!

连环陷阱!

一个陷阱后面再跟上一个陷阱,反正总有一款适合您!这样无赖的阴险招数,也只有欧阳莫这个痞子能想的出来!

其实在暗铁部队的训练中,日日夜夜的侦察与反侦察训练,有时候欧阳莫想出来的花样让杜连城这位中国最强的男人都直犯迷糊,气的直骂娘。恨不得直接面对面的抓住欧阳莫,然后使劲的暴揍一顿!

周里山咬牙切齿拔掉了手中的木刺,疼的他忍不住喊了一声!这木刺上竟然还用匕首刻上了倒刺!每拔掉一根木刺,都会带下一小块肉出来!顿时,周里山的双手鲜血淋淋。

周里山咬着牙拔掉了手上所有的木刺,怒声道:“欧阳莫!我要打爆你的脑袋!”他一把扯掉了衣服,开始慢慢的包扎起自己的手来。

不……不能包扎。也许是流出的血液降低了周里山的怒火,他重新恢复了平静。“手的敏感度是狙击手的灵魂。如果包扎了手,就如同用棉花套住了猛虎的牙齿。”周里山看着鲜血汩汩往外冒的手掌,眼中恢复了作为暗铁部队最强獠牙的神采。

“欧阳莫,你现在的血都要流光了,我看你还能有什么牛黄狗宝!”周里山重新站了起来,狞笑着,露出了森森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