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鹰击(2)

山鹰2007 收藏 1 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突突……”带着高炮平射,撕心裂肺的怒吼咆哮;由近及远,由少及多,在大青山-小青山,中空直线距离近2公里,相隔一条宽约百米如狂龙一边张牙舞爪,赤水滔滔的盘龙江,广阔空间里;一泓如高屋建瓴,水银泻地般的霎时向着略低于敌大部高炮阵地的小青山岭,炮5团2营盘踞的数个林木稀落的迫炮阵地丛丛涤荡横扫而来!

一撮撮散开遍布高低起伏的小青山岭一线山头的战友们,除了幽暗、植被对敌未完全的视野遮蔽,还有那一撮一个草草挖出,了胜于无的浅坑;几乎没有任何有效的掩体!“哗哗……”面对淋漓的弹幕,在上方如雨点般倾泻;摧枯拉朽,触之即死,急作的高射炮弹,就在身边乱窜横飞;急风暴雨般横飞的炽烈钢流,就像剃草机一边,把遮蔽周匝至少一人高的蓬草、灌木,乃至于一人粗的青葱林木,乱绽开一蓬蓬扑眼的木屑、草屑与飞土,眨眼间一排排扫了下去,炮5团2营与87团1营依然无所畏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就像叶老与2营诸连长/指导员,几乎一致歇斯底里的咆哮:“开炮!反击!不许停!没死,绝不许给老子停!”炮5团2营火力一齐开火,一串串锋利无当的速射炮弹扫了来;一发发长哨尖厉的100/120mm迫榴弹立时不甘示弱的还了去!眨眼之间,敌我不依不饶就在大青山-小青山,高射炮与迫射炮急促响作的死磕里,互致死神的殷切!相隔盘龙江,高炮对迫炮的惨烈丝毫不压于我们这些曾经与敌人不足50米,面对面拼命的步兵。

寻彼此的光焰,每一发当面倾泻至身旁的高射炮弹意味非死即重伤,每一枚迫榴弹的轰鸣也意味着至少一二个敌人的不幸。(PS:高炮平射普遍采用高爆燃烧榴弹,对人员杀伤力非常惊人)霎时间,随着急风暴雨般的通通轰鸣,大青山-小青山无论敌我的奋战者,全被血色漩涡里!股股飙扬的热血,点点炸开的粘稠,染满不幸者周匝方圆之内,星星火着,横七竖八的槁木,蓬蒿。到处是恸哭咆哮;到处是哀嚎连连。这就是勇气与勇气的较量,生命与生命的碰撞!没有掩蔽,惨烈持续短短三分钟不到的对射,炮5团2营的兄弟就丢了两个炮班。(PS:一个炮班大约5-7不等)但面对可以指挥全营开火叶老,占据高位射程却相对有限的敌高炮却难以聚集起全部的火力。

没有绝对密不透风的高炮弹幕覆盖压制,对于暗视条件下的激烈对射,射速低,尾焰小以面盖点的迫击炮有着绝对的优势。虽然代价高昂,同样持续短短三分钟不到的对射,炮5团2营的兄弟就以3发/门至少砸掉就近10个高炮阵地的骄人战绩,生生将护翼清水河口村与其上综合雷达站,散布山林的高炮群重创强压了下去!

战场上,人死了可以填;重装备毁损了却再难补充上去。凶猛高炮平射对于人员的杀伤力是惊人的,对迫炮的杀伤力却几乎为零!面对两三门拧作一堆,一发轰塌一片,命中工事薄弱的高炮阵地就人与装备俱毁的100/120mm迫榴弹轰击;顿时在敌人沿山梯次分明的高炮防御阵地上暴戾撕开了一条鲜血淋漓的大口子。沿大青山北麓,东西横向三公里,密集得令人咋舌的高炮火力,迅速三去其一。剩余超出射程,沾不着边2营兄弟们边的高炮,也在我零落迫炮不懈的吓阻性射击下,不得不仓惶拖回了借着山体构筑的就近防御工事里;同样臣服于叶老迫炮的威风凛凛,同山脚下深陷一片山崩地裂,炮火冲霄的自己战友一道,继续‘享受’着我炮兵的粗暴蹂躏。

叶老:“4连、5连严密监视、压制雷达及高炮阵地。6连,目标:地空导弹阵地,近程防空指挥车。精确校正射击!”

“嘣嘣……”还未待面对迫炮轰击,犹豫不决的数辆BTR-60ПP防空联络车与BTR-152У轮式防空指挥车下定决心完全撤走对空警戒,避入环山路间,就近的掩体里。一发发惊心恐怖120mm迫炮轰鸣,顿时间便在数量BTR-60ПP、BTR-152У身处的满目葱郁包围,山麓缓坡,仅有蓬草遮蔽的轩敞突起,炸开了一蓬蓬冲天而起的土坯。

“嘭!”立时来不及抽身回百米外掩体中的一辆BTR-152У防空指挥车,顷刻便被砸在就近不足数米外的一枚120mm迫榴弹轰成了侧倒的废品。其余2两辆车,这才一路跌跌撞撞,被创不轻的在数门64式120mm迫击炮的一路零落的欢送下,心有余悸的退回了盘山路就近的掩体里。自此,除了星罗棋布分散在山麓及山脚下防御阵地里,装备SA-7(9K32)便携式防空导弹、ZPU-2、ZPU-4双联/四联14.5mm高射机枪,不务正业,徒劳帮衬的防空哨。装备自行防空炮,长程防空导弹及全部对空雷达的敌合成防空营主力,全数在炮5团2营兄弟们数十门的抵近迫炮轰击中,被强行压制进了洞库里。

大青山熊熊的火海正在向山顶迅速蔓延,在莽莽群山环伺,炮火与山火争艳的广阔空间里,举目,满天都是如流萤般,随风飘洒点点火星,那烽火燎天的滔滔炽烈正扑腾着浓重的青烟,就像旗云和山岚一样,借着袭袭的东北风,先于纵横交错的条条火线,弥漫笼罩了整个大青山雄峻的山岭。

郑营长:“红河,红河,我是刑天。炮火准备完毕。炮火准备完毕。”

“收到。我是红河。魔术请注意,魔术请注意,预设航路12,引导流星、预设航路17,引导猎鹰通场。”

“流星,流星,我是红河。‘上游’行动开始,结束徘徊,全速前进,进入战区!”

“明白!”

收到消息后数十秒;还未待我六连攻击正面,一线浅坡后敌人的逆袭装甲凝聚起对我绝对致命的冲击。密集枪响,短促激烈对射相持中,间间零落的迫击炮与持续对清水河南岸山摇地动的重炮轰击,陡然间戛然而止。就在敌我尽皆诧异,不知所措的2秒死寂之间,“嘭嘭嘭……”由东北至西南,从八里河东山北到小青山南端,中空相距近20公里,天昏地暗,炮火争辉的广袤空间,苍莽包裹高低起伏的山头之巅,顿时陡然次第升起颗颗连成一线彗星般的白炽耀眼,照亮了整个墨云翻滚的污浊天空!“砰砰……”一发位列一线照明弹腾的最末端,光华璀璨的数发26.5mm绿色信号弹,也在我的身旁窜上了天。

“倏……”就在老山中、东分战区,敌我全线陷入一片白热化的激战之中,在惊觉敌人与我们自己战友抬头都难以置信的眼眸里,吊在南温河由低至高淹没在群山间稍稍徘徊的十数条黑影,陡然拉起迅如闪电一般,寻着那十数个山头上次第腾空而起一串耀眼的白炽,由远及近,呼啸着眨眼疾速掠过了敌我头顶!

许光赫:“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狐首2号呼叫流星1号;风向东北,地面风速5米/秒,方位E32N170,预设航路左偏8度,敌装甲群。绿色信号是否发现?”

“流星1号呼叫狐首2号。发现!老许,还没光荣吗?兄弟,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哈哈哈哈……”

许光赫闻言,立时亡魂大冒,立马不顾一切的扑倒在地,疯了似的大骂道:“‘鹤顶红’(人名:项阳红的绰号。)!?奶奶个熊……太阳的(我日)!太阳的!”

不懂行情的我们霎时还大眼瞪小眼,听得许光赫大骂的陶自强,这才扔下了三联左轮信号枪,大失死神本色的扯破了嗓子冲我们高呼倒:“空袭!空袭!卧倒!大家快卧倒!”

空袭!?要空袭,那也一定是我们的飞机!然而等我们这群泥腿子真的反应过来,对敌我都似乎太晚!“呜……”还未待陶自强大叫我们注意,如厉电一般率先贴着小青山岭当空急掠而来的首波三条黑影便以贴地不足2、300米的超低空向着枪声不歇,稍稍沉寂的清水河口‘入’字形河湾,自我侧后呼啸而来!不是轰炸机!那……那是强-5B!

“唰唰……”高速,俯冲,先声夺人的HF-1火箭吊舱,顿时在离我不足500米的缓坡脊,当空划拉出一条条恐怖惊心的劲急!“嘣嘣嘣……”眨眼间在宽不足2、300米的缓坡脊绽开了20余团冲天骇浪土坯。一蓬密集的90mm火箭弹的抵近齐射轰击,威力丝毫不压于配属炮兵的火箭炮覆盖。无论当面一线与我激烈对射的敌人散兵线是否分散,是否卧倒,霎时间,火星四溅,肢体横飞;拦在我当面2、30个敌人除了惨厉哀嚎,汩汩血流,有待发扬的人道主义,登时十停去了九停,成了遍撒荒芜大地的肥料。便染着淋漓血迹的没足草垫,无声哭诉着不幸者的绝望与震惊。豁然见得不足500米上下,一蓬90mm火箭弹炸在附近,上一刻还与敌人激烈交火的兄弟们,立时就在重重叠叠战栗群山的冲击波中,被那群狗日长翅膀的,措不及防的齐齐抡趴了!

“唰……”威风凛凛的首波强-5B,这才带着高速低空俯冲的恐怖音浪,疾掠过了我们一侧头顶。

许光赫:“奶奶个熊!‘鹤顶红’,这TMD是打谁!?小心俺拔了你鸡毛下酒!”

项阳红:“兄弟,‘别摸我’。哈哈哈……”

“蒂……”几乎俱是被强大的冲击波,有幸掀翻在地一撮撮恍若源源不竭的后继疯狗,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戚呼号,首波迎面冲来的强-B顿时再在他们的鲜活肉体上掀起了又一浪腥风血雨!

“咻!咻!”瞬间掠过我头顶的3架强-5B,带着6枚250KG 航炸-2型锥式反装甲集束炸弹脱钩而出,撕裂空气的短粗尖鸣,急速掠过敌人步兵头顶,照准了屯集浅坡后,正欲仓惶冲其射击的十数辆装甲、车辆,一气撞了上去!“嘣嘣嘣嘣……”伴着一串串心胆俱裂的闷响轰鸣,由不得惊慌失措的敌车组成员徒劳爬出了看似威风的铁棺材去;面对更胜于152mm破甲榴弹齐射的2-250反装甲集束炸弹砸落就近头顶,钢浇铁铸的一辆辆铁甲兽、工程车,立时就像纸糊成的;皆是在激荡群山的恐怖音浪中,不幸人车俱毁成了满天激飞的血肉、零件,五花八门的乱坠一地。那死全尸,被炸作千疮百孔,奇形怪状,猎猎燃烧车体的惨不忍睹,绝对是难以用语言可形容其万一。浅坡后,挡在我当面,条条疯狗用高昂代价构筑起阻击线顿时土崩瓦解!

“吼!”环伺周匝散布,刚刚反应过来幸存的装甲,这才探照灯朝上,祭出了一挺挺高射机枪,咆哮着向当面疾速掠过头顶的3架强-5B率先扫而去!“哒哒……”但面对中十数条交织出一片透射污浊苍穹的密实火网,三架强-5B就像如鱼得水似的,兴奋的尖叫着,翻滚着,在群山峡谷之间恍若玩起了特技,一个加速斜拉变线,保持高速低角度超低空俯冲之中,迅即肆无忌惮的在十数辆位列清水河北岸的装甲车载高平机枪的枪口前,疾掠而过。眨眼间,气势汹汹的扑斜刺向了清水河南岸,大青山北坡。空留下急作放了空枪的飘忽弹粒,在乌蒙的天空中遍散下一蓬点点星火,尾追着强-5B迅即间的去无痕迹。

“呜——”一声声尖厉的防空警报,随之回荡在整个空阔的清水河谷平原,一束束凝聚的白炽光穿透混浊天际,来回扫荡。星罗棋布在清水河南岸工事中的防空哨位、机枪火力阵地,瞬间掀起了一串串弹链交错的金属风暴!暴怒的‘岩石’(HCB绰号)在愤恨咆哮;激扬的DShK在兴奋的长鸣;ZPU-1/ZPU-2/ZPU-4 单管/双联/四联 14.5mm高射机枪就像它名副其实‘扫帚’一样,来回涤荡;在昏黄灰暗的笼罩里,挥作了一条条直峙苍穹,状如秋日飞蝗般的曳光璀璨!没雷达引导,没有视野,更没有火力的密集;天昏地暗中,高射机枪打喷气机,纯属天方夜谭!

“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一等功臣,王牌飞行员,项阳红加密电台中近乎狂妄的叫嚣,呼啸而来的强-5B首波三机编队,顿时迎着高射机枪急作的狂风暴雨,超低空俯冲,拉起,改出。一触即散的在天空中,斜刺划出了一个大大的U字形。迅即几乎贴着参天的树木,飞快在敌人大青山北坡高炮阵地眼皮下,掠了过去。隐没进满山被炮火、山火映了,重重压的沸腾墨云中。

小青山南岭,隔岸观火的叶老亦在同时报之不削的冷笑:“全营火力,目标:高射机枪,自行校正射击预备!老迟,呼叫暴雪——”

“唰唰唰……”未待一处处高射机枪阵地迎来迅即间后继呼啸而来的十数架强-5B机群。清水河南岸至大青山北麓山脚下,广阔区域,便再度迎来了一浪排山倒海的122/130mm火箭炮轰击!没有掩体,没有遮蔽,肢体横飞,血肉四溅!那通通剧震崔巍山岳的滚滚雷音,带着无所匹罡风;锋利无当的弹片;将一具具神经高度敏感的高射机枪手几乎连同刚刚拖出掩蔽的机枪一道,和着炸开的蓬蓬乌蒙,全部活活扯成碎片!一个照面,大青山脚下,措不及防的高平射机枪火力瞬间5去其3!

愤恨不甘的山坡上剩余防空火力,还想冲瞬间还处于俯冲状态的强-5B射击;但还没等数十门火箭的张狂暴戾稍稍平息,一发发不甘其后的100迫、120迫、160迫,登时就像抡圆的铁锤一般,照准了条条曳光弹源,掷地有声的猛砸下去;或两发或三发,拧作一团的不紧不慢的精确重击,顷刻便抖落出一撮撮坐上土飞机,血肉横飞的人间惨剧。面对惨厉的死亡,最后十数撮冥顽不灵亦只有不甘惊叫着仓惶舍弃高平机枪,撤回了就近的工事里。

太慢了!面对强-5B低空高速突袭,一时间根本就没有雷达,没有高炮,单凭肉眼和高射机枪的敌人,的确像项阳红狂妄叫嚣的太慢了!对于强-5B高速低空冲击,不论从任何方向通场,穿过十数平方公里的清水河谷平原,都不过是数息。从防空警报全面拉起,到第二波,第三波,一波叠着一波的后续十二架强-5B后继突袭,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根本就令被叶老强压进洞库中的敌防空主力,来不及强行展开半分战斗力!

“倏倏……”一波前冲,数波坠后打了个时间差,高速跟进;绝望的敌人刹那间这才发现,一架架迅即穿过黢黑山岭,高速向其俯冲而来的强击机何止三架!?天昏地暗中,一时争先恐后,难以计数的强-5B,就像发现了死尸的秃鹫,令人毛骨悚然的兴奋尖叫着,争先恐后的向着自己,向着刹那还缄默在袅袅雷霆中的清水河口村及核心洞库群扑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