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鹰击(1)

山鹰2007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PS:终于要向大家最后摊牌了。敬请期待……) “突突突……”没有悲痛,只有暴怒,随之T-72车内陈震彪复起的HCBT 12.7mm高平机枪的急奏,登时迸射出一串串醒目的曳光弹链,好似一条死神纵虐挥舞的长鞭,来回涤荡,在一条条咆哮猛冲疯狗的身上迸绽出一蓬蓬群芳争艳似的摄人心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PS:终于要向大家最后摊牌了。敬请期待……)

“突突突……”没有悲痛,只有暴怒,随之T-72车内陈震彪复起的HCBT 12.7mm高平机枪的急奏,登时迸射出一串串醒目的曳光弹链,好似一条死神纵虐挥舞的长鞭,来回涤荡,在一条条咆哮猛冲疯狗的身上迸绽出一蓬蓬群芳争艳似的摄人心魄。“轰轰……”寄予着条条无比期望,拼死一搏300米上下的PG-7B 85mm火箭弹轰击,顿时不由分说的被厚甲重装,怒目狰狞的T-72无情弹飞了去!

“突突突……”凭着小半装备的单兵夜视仪,不断猛冲,不断撂倒的当面十数条疯狗,亦在用几乎全部的性命的代价换来了对T-72徒劳的轰击后,最后几个完全绝望的侥幸,亦难逃被环伺三面的我们乱枪击毙的宿命。

“嘣嘣……”当面敌人急作的零落迫击炮,依然响个不停。还由不得我们复发起冲击“突突突……”一撮撮陆续迅速赶到了缓坡脊的疯狗,相隔一片昏黄不命中冲我大致方向的急促攒射已经越来越密!纵然面临着触之即死的一挺HCBT涤荡横扫;纵然不断零落伤毙;在督战队的驱赶下,仍然冥顽不灵的坚持攒射,力拒着我们的迅猛的冲击。面对被我占据裹足不前的T-72致命威胁,有着前车之鉴,当面浅坡后陆续迅猛冲到就近的数辆BTR在释放出搭载步兵后,并未一味求快求猛,悍然冲过了大约横亘敌我浅浅坡脊。而是停浅坡后,顶着我愈发稀落的迫炮轰鸣,结成了一个以数辆BTR机枪火力为主,后有数门散布持续轰击的82mm无后座力炮/迫击炮为辅,结合少量掩护步兵的坚固防御以备万一。为了拼来连长急不可耐的T-72坦克炮又一响轰鸣,丧心病狂的条条疯狗可以不惜人命!数息间就近逐渐在浅坡后,靠拢在一起的T-72、BMP-1乃至于BTR-70和北岸数量稀少的ПT-76水陆坦克正酝酿着对我六连的一次致命冲击;一旦令敌人聚集起数辆对我占据的T-72可造成致命性打击的装甲;或是连长再也按捺不住引而不发的T-72坦克炮轰击,面对敌人的装甲完全偕同步兵的迅猛冲击就会是我们的死期。

“突突突……”“轰轰……”正此时,相隔不足2、300米外,跟了上来,右翼战友们的枪响连带火箭筒和临时就地缴获的2门迫击炮,也在我最先与敌人激烈交火的当途,随之激烈响了起来。霎时间,负责指挥左翼的肖剑卿,又给我们带了了个坏消息:“报告连长,2-4点钟,距我500-1000米,发现敌装甲数量正协同步兵意图向我包抄!我已引导擎天大部可调配火力,持续压制!快!一定要快!”

“知道!”临时替代连长指挥的钟建平没头没脑的应了句。与此同时久不可耐的徐茂才直冲顶着零落子弹稍后赶来的5排长朱兴挺,焦躁咆哮道:“小朱,我们的炮,我们的火箭炮呢?”

朱兴庭兴奋喘息着,匍在地上急道:“太近了!超过火箭炮安全射界600米,超常规火力覆盖,配属炮群有顾虑!而且增援……增援……”

“什么增援!?”一听这词,徐茂才情急之中一把将同样匍在地上的朱兴庭捋了过来,高叫道。一夜了,六连就像是裹在敌人怒海狂潮中一叶孤舟,现在几乎裹在敌人群中的我们,最近的红1团1营和独立团1营,红2团3营,离至少还相隔参杂股股溃敌,重重塌方的一个山头;除了炮兵兄弟的密集火力,怎么来援军,又怎么可能得到增援?

朱兴庭只是急切转述道: “绝密。红河电令,执行攻击预案:‘上游’。 步谈机,要陶队长或许副队长,甚高频,加密频道I波段。快!魔术马上将对此局部实施强力电磁干扰。”

“什么?明白!奶奶个熊,这群兔崽总算来了……再点,下起雨,摔死你们这群天杀的!”放下步谈机,面对着一片昏黄中,4、500米距离浅坡上一线拉开的撮撮敌人攒射,许光赫瞪大了炯炯有神的铜铃眼,满脸不削的兴奋骂咧转。转首零落流弹中,直冲被一群疯狗乱射缠得气鼓鼓,没了半点威风的老甘,轻松道:“豹子,加油!你这小打小闹的啥时才是个净啊……这都第几个了?老许家亮话,从来说一不二!只要小鬼子管够,俺可是至少能干掉一个团的!”

“突突!”老甘又一簇点射将条妄想起身咆哮冲近的疯狗立马撂倒,头也不回的破口大骂道:“***B!”

“嘿嘿……赫哥,早餐吃什么?红烧,清蒸,爆炒,还是包子,馒头,八宝粥?”从旁,心思又溜号的混蛋,死不正经道。

“腊肉!蘑菇炖肉!”许大流氓一拍混蛋脑袋,言简意赅的微笑道。

借着微光一翻军表,闻声皱紧了眉头的陶自强又开始放下M40磨起洋工,兀自沉吟道:“来得真准时!作孽啊……”

9.20 6:10。小青山南山岭,丛林。承受着一浪浪远有整库批发的榴弹及空爆弹覆盖式轰击,近有难以计数游动式骑兵炮班(PS:其实基本上60/82迫绑着滇马或骡子上随步兵冲锋)抵近轰鸣。面对如狼似虎的87团赫赫威风,围攻276诸高地的敌人只有无穷无尽的死亡与无边无际的绝望。不愧为之敌人噩梦的‘塞北猛虎团’在配属炮兵的鼎力支援下,通用山脚下丛林预伏敢死队斜刺冲击,趁黑搅乱在丛林中为完全展开的敌人攻击序列,在狠不能将小青山大片茂密山林,一同铲平,蛮不讲理的凶猛炮火下,全线出击。仅仅一刻钟,87团便配合从后穿插过来的86团全线冲击,以2敌5,一刻钟之内便将敌866、981两个王牌团领衔的首波亡命冲击,杀了个哭爹喊娘的,基本打回了2公里外南昆唐东北端一线的攻击发起阵地。

老首长:“87团全体都有请注意,87团团长杨庆益。根据红河通告,猎鹰和流星已报到。现执行绝密作战预案‘上游’:

孙德广(二营长),配合炮兵坚守249,左47、183一线阵地;下一波敌人的反扑会更猛,绝不能让敌人冲破后卫防御线,威胁配属31-35号山岭,配属炮兵部署区域。

何令才(三营长),带上全团70火及驮炮(60迫/82无),目标红河岸,清水河口村渡口;别问我怎么渡河,就是给我做火力支援营,当钉子,也得给我钉在死死钉在清水河-盘龙江交汇口。

郑律成(一营长),这次来的是咱们以前的咱们的老对手了。上次全军大比武,你让我在师长面前丢脸了。今天,我不希望你这回再给87团跟咱师在兄弟部队面前丢脸。猎鹰主攻,咱们助攻,怎么打该你知道。给猎鹰的清场子,是咱们猛虎团的荣誉。你们任务最重,一定要保护好配属炮5团游动炮兵,干掉蝙蝠,压下丛林,护住飞狐和猎鹰……”

到处是敌人的横尸遍地,到处是满目青葱中的团团火起。迎着飙风席卷的滚烫的炽人,眼见着其下墨绿深邃的苍山如海;团团冲天而起的姹紫嫣红,烘托着紫霞般青白缭绕中,勾勒出苍莽群山轮廓的巍峨雄峻。一波战事末了,不甘87团一群老虎们专美于前的叶老,也在其下依然稍稍零落天崩地裂似炮火中,示威一般在郑营长面前,豪兴大发。狠狠拔上一口烟,扯破嗓子高颂道:“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过瘾!真TMD过瘾!”

郑营长摇头道:“啧啧……啥跟啥呀,文皱皱的!老叶,想来个更过瘾的不?”

叶老疑惑道:“哪里?”

郑营长微微一笑,指了指山岭下西南方,不足2公里外,真个隔岸观火,相隔宽近百米浩瀚奔流的盘龙江。密集的炮火正在其手指的位置的天昏地暗中,炸开团团战栗群山的繁花似锦般雄浑壮丽;急奏出一出天崩地裂,风云悸色的雷霆交响曲。

放下62式望远镜的叶老浑身一震疑惑道:“清水河口村!?”

郑营长微微一笑,再指了指道:“也对,也不对。再向南,向上一点。对,就是那片……”

不明情况的叶老道:“就一片山林跟山脊啊……”

郑营长笑道:“那可是块活火山呀。打得了,清水河口战役咱们87团,跟你炮5团2营的集体一等功,那可是绝对跑不了的。”

“要干你们干。老子可不想当‘刺猬’!”何营长大摇其头,立时领着3营及驮马超前越过了87团1营和炮5团2营战友们临时阵地,穿过猎猎燃烧的山林向红河与清水河交汇的入字形河湾,向我迅速靠来。

听着何营长大发感慨,叶老不明所以,继续对郑营长问:“‘刺猬’什么意思?”

郑营长继续指了指大山北坡,故作轻松的一笑道:“蝙蝠指代雷达,丛林指代防空火力,那里是清水河口的防空火力阵地。老叶,信不信红河这边的那群家伙,会为了这,不顾一切的跟我们拼命?”

面对谈笑自若的郑营长,恍然大悟联想到后续行动的叶老,被郑营长,还有打仗比郑营长还要招风,未曾谋面的猎鹰们给彻底震晕了。只待配属炮兵兄弟们在稀疏的山林间,仓促布置迫炮阵地的叶老,立时说话不经大脑的对郑营长问了个几乎幼稚荒唐的问题:“我说老郑,你认为要是咱们有幸挨上颗中程防空导弹,那会是个啥威力?”

郑营长一摆手,道:“谁知道?兴许比152mm炮少?毛毛雨啦……反正该比高射炮平射好些。”

闻言,叶老顿时乍舌了:“高、高射炮?多少?”

郑营长举起了62式望远镜冲红河对岸雄峻的大青山北坡望了去,一脸平静道:“那边数量大概一个营。距离2000米还是2500?马马虎虎吧。”

“马、马马虎虎?”叶老仿佛看见急风暴雨般的23/30mm高射炮弹把前出阵地,根本就没有任何掩体,盘踞在周匝一个个树木稀松山头上的兄弟们,扫了个血光四溅,尸横遍野。顿时两眼一抹黑……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打仗又想立功,又不想招风,鱼与熊掌是不可兼得的。这回打过咱们‘黑炮’,用弹药囤积功勋的炮兵兄弟们,可真是要饱尝咱这群泥腿子的恐怖揪心了。

郑营放下望远镜,微笑道:“怕了?”

叶老一弹烟灰,捋开了衣领大叫道:“虚肾!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老四,给咱狠狠的打!痛扁那群狗日的!”

一旁指挥着战友们布置的迟连长(炮5团4连),对着不是风就是雨的叶老,只有沉默着,一副苦瓜脸,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在他的眼里,被震晕了的叶老这话多少有些歇斯底里。一个营,防空导弹、高射炮平射?这世界真是疯狂,但还有一群更疯狂的……

“老叶,4连准备完毕。”

“5连准备完毕。”

“6连准备完毕。”

“报告叶连长,87团加强反坦克排(3个排)准备完毕。”

“刑天,刑天。我是狐尾,红河命令我已知晓。通报,标号:1450-1455,17号战备公路,敌П20、П15摇摆天线式防空雷达站。标号:1230-1590,大青山北坡山林,潜藏式半永备工事群。敌高炮/防空导弹部署区。标号:900-1170,坑道、半永备工事群,敌配属迫炮及核心阵地屯兵区。我大部于1575-1610散布潜伏。请注意。”

叶老:“明白。目标确认。狐尾,是否配合引导火力?”

“我正潜伏。如无必要,将继续保持缄默,自主行动。直至全线展开全面攻击。”

叶老:“明白。瞧好吧……”

怎么打藏在繁茂植被里,在山脚天崩地裂炮轰中,岿然不动的敌人雷达站与半藏在洞窟的防空火力?看着对岸斜前掩映在团团炮火中雄峻崔巍的大青山北坡,一脸平静的叶老只有无比的自信——

“咻咻……”万箭齐发,激烈交火中,在敌我难以置信眼眸里;稍稍停作,恍若冥河倒悬般的急风暴雨式的飞火流星,映红了整个墨云翻滚的乌黑苍穹!“轰轰轰……”带着122mm火箭弹擂动山岳的助纣为虐,相隔清水河,直线距离我3-5公里,清水河谷平原对面,沉寂于黝黑中,苍茫的大青山北麓登时在一旁愈发剧烈的山呼海啸,大地剧颤之中,挥毫出一线线纵横交错,烈焰焚山似的壮丽!横贯于眼前,深藏在幽暗中,隐隐在天昏地暗,炮火连连中,勾勒出雄伟轮廓的大青山自从亦在战神的赫赫神威中,再难避免被点燃。火长风势,风助火狂,转眼之间,举目借风爬坡而上的熊熊赤焰,迅速蔓延燃烧了一大片植被茂密的大青山。在我3面汇集一起,持续不断的122mm火箭弹轰击下,仿佛彻底成了座炼狱中连同山体一道,渐渐燃烧起来的活火山!

乱轰一气?这只是近乎奢侈的照明!正在敌我皆是一愣的当口。一通火箭炮乱轰少歇,“咻咻……”距我左翼近前,相隔红河的小青山岭,顿时划拉出一条条敌我都无比熟悉的长哨尖利!“轰轰轰……”小青山,大青山,一矮一高,中空间距2、3000米;数十门100迫、120迫,眨眼如冰雹般砸向了我当面大青山高逾数百米,一块数千米平方,狭长轩敞的山脊突兀,秃顶。顿时间,映着炮火冲天的微末反光,在望远镜里,那顶在大青山山脊后,数个大块分明的网状物,立时应声倒了下去!

“那是摇摆式雷达!不是击毁!5连,轮番保持炮火压制!”放下望远镜,叶老不依不饶的继续命令道:“李副营长,反坦克排同志们千万要看准了!老迟(4连长),敌山顶,雷达站。分拆63式火箭炮一轮急促射!”

“唰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在敌人妄想继续咬牙‘享受’着我122/152mm榴弹炮**蹂躏的时候,又一蓬源于小青山岭,中空间距不足2、3公里的抵近107mm火箭炮再度向着被打得缩回了山脊后的敌雷达站轰了过去。“轰轰……”拆成24管轰击的2门63式火箭炮的轰击,火力并不猛(相对成连建制批发弹药而言),弹着也不密,但如长空飞矢般,在一片昏黄灰暗中划拉出条条清晰、劲急的弹道,顿时间就在位于大青山山脊后的敌雷达站附近炸开团团飞石满天,火星四溅,如烟花当空绽放似的璀璨绚丽。

“漂亮!”纵然无法击毁,稍稍缄默后,狐尾忍不住一声赞叹;亦迅速印证了还来不及收回工事里,面积过大,敏感脆弱的П20、П15雷达天线,被火箭炮横飞破片,飞石迅速被击伤的事实。

“轰轰……”拉开了场子,轮番上阵的8门64式120mm迫击炮,霎时间继续不遗余力的轮番张狂着稀薄的火力。把一发发炮弹砸向了对岸高处,山脊后,看不见雷达站大约区域。

不出预料,配属重炮几近全灭;就近仅两个混成炮连,还处于我持续炮火压制的敌人,在迅速发现了抵近炮营的同时,自忖我大部配属炮兵射程不足,顷刻间恼羞成怒的拉开了布设于山林间,一处处高炮阵地的伪装网。一门门ZU23 23mm、 M1939 37mm 、S60 57mm高炮在火箭炮骤然炸起纵横交错的熊熊火线闪耀着触目惊心的恐怖狰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